首页 > 传媒 > 关键词  > 中国超算最新资讯  > 正文

中国超算TOP100二十年里程碑,“商业化超算”批量上榜

推广 · 2021-12-06 15:47 · 稿源: 厂商投稿

按: 2021 年的中国超算TOP100 排行榜有两大特点。这两大特点,都是新的转折点。

一、发榜

近日,第三届中国超级算力大会(ChinaSC)在京召开。会上,中国计算机学会高性能计算专业委员会(CCF高专委)联合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高性能计算与数学软件专业委员会、中国智能计算产业联盟发布了中国高性能计算机(HPC)性能TOP100 榜单。

相比去年,本届榜单前 10 名有 8 个新面孔。其中,由某服务器供应商研制、部署于某网络公司的主机系统*以125 PFLops(12. 5 亿亿次每秒)的测试性能登上榜首,打破了“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对榜首长达 5 年的垄断,后者屈居榜眼。

另外,中国HPC TOP100 排行榜来到第 20 个年头,出现了一个最大的新特点:多个提供“商业化超算服务”的系统榜上有名。

比如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T6 分区、A6 分区、A分区登上榜单第7、10、 11 位,浙江云谷超级云计算中心M6 分区、宁夏超算云E分区分列榜单第52、 69 位。其中,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一举在榜单斩获 3 席,这也是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一期)继去年首次登榜之后再获殊荣。

这一局面的出现,正是我国超算服务商业化于近年来取得成功的一大力证。

二、“北京超算”

截至 2021 年,科技部批准建立的国家超级计算中心已有 8 家,分别部署于天津、广州、深圳、长沙、济南、无锡、郑州、昆山。

很多人不解:北京高校院所林立、计算需求旺盛,国家级超算中心中怎么没有北京?

事实上“北京超算”早已有之,它就是“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

该中心成立于 2011 年 11 月,比部分国家级超算的落成还早,坐落于北京怀柔科学城。但它的建设主体并非科技部,而是由中国科学院与北京市政府共建,依托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建设,具体由北京超级云计算有限公司运营。

最初的几年,北京超算的运营模式与前述国家级超算中心相似。直到 2017 年,北京超算为进一步加强商业化运行改革,引入专业的超算商业化运营公司“并行科技”开展深度合作。 2018 年开始,北京超算实现盈利,宣告其商业化转型成功。

而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商业化转型成功的秘密,就隐藏在它的名字里——“云”

北京超算商业化探索的征程,随着 2018 年“中国科技云·超算云”发布进一步升级。这种以云服务的理念和方式输出的超算资源,注重匹配需方的“按需供应”“随需扩容”的要求。

该模式一经推出,即获得了中小型超算用户的欢迎。

3 年来,北京超算不断创新和发展这一理念,用户数量也稳定增长。最新数字显示,目前北京超算服务的中小企业用户数已达到 16 万,年交易量突破 10 亿元,已实现自负盈亏、可持续发展。

相应地,用户数量的增长也推动着北京超算算力规模的扩张。目前,北京超算拥有惊人的近50PFlops的通用CPU算力, 100 万CPU核心,纯CPU性能位列全国第一,是国内最大的通用超算集群。这些均得益于北京市委市政府对科技事业的关注,以及怀柔区历届区委、政府领导的远见卓识与鼎力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北京超算(二期)也将在怀柔盛大启幕,为首都、怀柔科学城及京津冀科技创新再立新功。

三、“商业化超算”之路

作为超算大国,我国拥有多种不同规模的超算类型,从国家投资建设的国家级超算中心(尖端超算),到地方省市投建或高校运行的大型超算,再到科研机构、企业等建设的中小型超算,不一而足。然而即便如此,并非所有有超算应用需求的单位团体或个人都有触手可及的算力资源;相反,由于大多数超算开放程度并不高,反而让超算的使用门槛在无形中变得更高。

一边是得不到超算资源可用,一边是潜在的超算利用率不高,这给“超算商业化”提供了成长的土壤。

然而,超算商业化这条路走来并不容易。因为,要将冰冷的计算资源提供给各行各业,除了需要大量的技术投入、软件开发与适配、服务人员跟进之外,“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更加重要,因为这直接决定商业化超算到底能不能盈利。

当然,超算商业化得以成功的基础在于,有足够的技术投入帮助用户获取省心、便宜的超算。因为对于大部分超算用户来说,超算的速度和价格是最“刚需”的。运营者对外提供超算服务,只有同时满足这两点,用户才愿意买单。

迈不过“技术门槛+市场规模”,这也是目前市场上超算商业化公司相对较少的原因之一。

换句话说,在这个赛道上,北京超算一开始是很“孤独”的。

但现在情形有些不同了。超算这只“旧时王谢堂前燕”,如今正待“飞入寻常百姓家”,已成大势所趋。不仅阿里云、华为云等云计算厂商开始介入这一赛道、同类型超算服务公司闻风而动,一些超算运营单位也在谋求超算商业化之道。

这不是什么坏事,这在一定程度上催动了超算商业化市场的繁荣。

谈及北京超算的成功,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CTO郭宇认为既有外因,也有内因。

“行业大环境非常好、市场规模变大、云计算行业快速发展、用户需求快速增长是外因,北京超算聚焦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与服务价值体系是内因。”郭宇说:“现在,北京超算可以提供用户更具性价比的算力——在这里,用户以相同IT支出预算,能够获得 3 倍计算算力。”

四、“发电机”在哪儿不重要

除了提供性价比更高的超算资源,“让计算不排队”是当下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提供超算服务的另一个核心理念。

前面提到,国家级超算中心作为尖端超算,虽然也是开放资源,但它们肩负着支撑国家重大科技研发项目的重要使命,因此在国家超算面前,重量级科研项目优先。许多中小用户向国家级超算平台提交的使用请求,往往都要“先排队”。

“排队计算”显然不是好的使用体验。

因此,北京超算“随需扩容,按需使用”的服务模式,成了这些超算应用“散户”们最好的归宿。北京超算为用户提供独占、包核时等使用方式,同时提供数量和类型丰富的配置资源,这保障中小用户能够通过弹性扩展,有效支撑“高峰—平峰”使用需求。

此外,为了满足不同类型的超算应用需要,北京超算划分了数个分区,它们中有的内存更大、有的计算性能更高、有的数据传输速度更快,不一而足,此次上榜的 3 个分区就各有千秋。

不断动态扩容、动态升级以实现对需求变化的及时响应,也成为北京超算一种常态。用郭宇的话来说,北京超算或许是对“散户”最友好的超算平台了。

计算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资源,它将是驱动整个社会发展的不可缺少的动力和资源。因此,如果一些地方建设的超算平台都采用“北京超算”模式,让它们以“超级云计算”模式为更多有超算应用需求的人提供物美价廉的超算服务,那么它们不管分布在哪里,都会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算力底座。

现在,这个名单上除了有北京超算,还有浙江云谷超级云计算中心、宁夏超算云……我们希望这个名单还可以变得更长。同时也希望,未来地方政府不要视建成大型超算为政绩的衡量指标,而是以超算的有效利用为标尺来衡量——毕竟“用好”和“好用”才是超算存在的终极要义。

身在其中的人更有感受。

“我们的理想是不必人人都拥有超算,而是让人人都享受高性能计算的服务能力。”郭宇说,在底层的超算算力资源好比是发电站,用户们都能享受到服务就好,至于“发电机”在哪儿,没那么重要。

回首看,中国超算历经 30 年发展,超算商业化的春天才姗姗来迟,这一局面得来不易。而在中国超算发布百强名单的第 20 个年头,商业化超算终于起势,让这一进程平添了几分里程碑的意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均为站长传媒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文章为企业广告宣传内容,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对本页面内容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相关信息仅供参考。站长之家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页面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可及时向站长之家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点击查看反馈联系地址)。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依规核实信息,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