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 > 关键词 > 蘑菇街最新资讯 > 正文

蘑菇街裁员背后,一个七年老员工的自述:蘑菇街如何与上千亿擦肩而过

2020-04-20 08:37 · 稿源:科技唆麻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ID:techsuoma),作者:唆麻,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4 月 17 日,蘑菇街发布内部信,宣布了新一轮裁员计划,内部信称,约有 140 位员工在此次调整中受影响,此次裁员比例约占整体员工的14%。

这封信由创始人陈琪发出,陈琪在信中强调了三点,一是蘑菇街聚焦电商直播业务,有部分业务和核心业务偏离,其次今年疫情对时尚消费打击巨大,需要开源节流,最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有为股东创造利润的责任。

“曾经在蘑菇街工作过的员工都很优秀,我们非常感谢他们在公司发展进程中的贡献,也已经联合猎头机构帮助员工定向推送,祝愿他们未来会做得更好。”陈琪表示。

舆论并不是一片悲观,事实上,宣布裁员后,蘑菇街楼下的咖啡厅是生意最好的一天,蘑菇街被裁的员工都忙着庆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蘑菇街给出的补偿非常慷慨——N+1.5,哺乳期2N+1.5。甚至有内部员工调侃,被裁员的员工比没被裁的员工幸运。

蘑菇街 (2)

这可能和公司管理层的性格有关系,接近CEO陈琪的人说,陈琪是一个比较亲和、情商很高的人,也愿意跟大家在一块分享很多东西,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金钱方面的利益。

但对于蘑菇街来说,过去的 10 年则在不断转型、试错,然后完美错过了一个个风口,像是一只不停旋转的陀螺,掉进了西西弗斯陷阱。

蘑菇街成立于 2011 年。最早靠社交起家,给淘宝站内导流,但随后被阿里封杀,另起炉灶做起了电商生意,在漫长的电商赛跑里,蘑菇街先后错过了海淘、社区和微信,而取而代之的是网易考拉、小红书、拼多多。 2016 年,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合并后一年整体交易额仅为 90 亿元。 2020 年财报显示,调整后净亏损为 9560 万元,市值距离最高点也缩水了 30 倍。

邵伟 11 年实习就进入了蘑菇街, 12 年入职, 18 年末主动离职——在纽交所的敲钟声中提交了辞职书。他几乎见证了蘑菇街大半个历史——从辉煌到没落。

我们采访了元老级别的前蘑菇街员工邵伟,听他以一个局内人的身份,聊一聊蘑菇街的故事:公司为什么会裁员、为什么在走大家眼里的下坡路,以及蘑菇街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草莽时代的蘑菇街

早期的蘑菇街自带一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邵伟回忆,蘑菇街刚创立时老板陈琪才 30 岁左右,刚从阿里出来,卖了杭州一套房开始创业,公司刚起步,同事大部分都是毕业一两年,刚刚步入社会的新人,团队只有几十个人,没有太多层级划分,也不懂什么办公室政治,大家就坐在一起工作:“沟通靠喊,喊一声,大家就跑过去交流工作了。”

邵伟说,刚开始公司其实只是一个分享社区:“用户是一群女孩子,都少有成年女性,大多都是学生,在这里分享购物的一些东西。”一年之后,也就是邵伟入职的时候,公司业务逐渐清晰——开始做导购,做淘宝客。这也为后来的封杀埋下了隐患。

那时候淘宝还没有个性化算法推荐,但那时蘑菇街有一个绝技——用爬虫技术或用户自己上传进行人肉算法推荐——大家越喜欢一件商品,它的排序就会越靠前,就成了爆款。这种社会化的导购转化率很高,所以就能拿到很多淘宝客的佣金。在 12 年到 13 年期间,蘑菇街收入非常高。

那是淘宝客比较火的时候。但好景不长, 14 年淘宝开始警惕蘑菇街,原因在于蘑菇街成了淘宝的流量上游——当时一度流行先上蘑菇街逛,再去淘宝下单。阿里封杀淘宝客后,蘑菇街不得已,被迫转型自己做电商。

其实在淘宝对蘑菇街下手之前,蘑菇街就已经对局势有所察觉,开始谋划转型,但并不成功。

邵伟表示,做电商之后,要关心的东西就比较多了,不仅要关心用户流量,同时要关心商家的货:以前只要把推荐做好,技术上搞定,再有一些社区氛围就可以了。而蘑菇街一开始销量还是不错的,但后来发现,流量越来越贵了。特别是从PC端到手机端之后,流量获取越来越难。

另一方面,商家资源也是问题。阿里限制淘宝客之后,也开始限制商家在入驻淘宝的同时脚踏两只船。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内,蘑菇街的商家资源都是淘宝上淘汰下来的商家,这些商家势必会带来商品的良莠不齐。

“所以如果你去微博上搜一下一些比较旧的用户的评论,他们会说,我在蘑菇街买过东西,但质量很差之类的。但我们也没办法。那些质量好的商品都在淘宝那边,淘宝是不可能把它们放出来的。所以这也是在阿里的阴影之下,那些中小电商公司遇到的最麻烦的问题。”

但前三年,蘑菇街至少在销售数字上是好看的。直到第三年,发现销量上不去了,与此同时,获取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于是蘑菇街开始尝试第二次转型。

这次转型主要是靠广告曝光,除了疯狂投放各种广告、赞助各种电视节目之外,也试图把做电商期间抛弃的亲儿子——社区捡回来,但并没有做起来。“社区是需要长期沉淀的,并不是说一两年之内就可以做起来的。”

而 16 年蘑菇街和美丽说合并并不算一个好生意。邵伟觉得,这两家公司合并很大程度上其实是一个资本上的操作,在两家都有投资的一个股东的牵红线下,两家合并。

“就我们所了解的而言,其实蘑菇街并没有希望两家合并,因为两家的业务都很雷同,合并了之后,是不会给公司带来什么东西的,所以这只是资本上被投资人所逼迫着去做的一个事情。”邵伟说,1+ 1 并没有大于2。

邵伟特别有感触的是,公司从来都跟风口完美擦肩而过。

“公司每次都能够在转型过程中提前踩中互联网的风口,但是除了第一次抓到以外,之后都没抓住。”邵伟说。

生不逢时的蘑菇街,如何分别错过三次风口

蘑菇街的第一个风口来自瀑布流。

邵伟说,公司最初确实抓到了风口:也就是瀑布流形式的导购。蘑菇街踩中了,并且抓住了。这也使蘑菇街从一个小平台一跃而起,变成了一个用户大量增长、大家都在用的平台。

“国内可以说是蘑菇街和美丽说最早复制了瀑布流这种形式,在那个PC的时代,瀑布流的优势是可以一下子看到最多的商品,而这样的展示方式对服装购物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当时吸引了很多的女孩子在上面进行浏览,浏览的体验会比淘宝好。”

但接下来的风口,蘑菇街却完美的擦肩而过。

错过的第一个风口是海淘。

14 年的时候,蘑菇街就试水了海淘,当时蘑菇街把一些海外网站,比如韩国的一些服装网站和品牌化妆品的网站,上面商品的数据全部都拿到蘑菇街上去上架,用户在蘑菇街下单之后,系统自动帮他在海外网站下单,然后海淘邮寄过来——非常原始的方式。

但是蘑菇街在做这个的时候,整个互联网还没有开始盛行海淘。公司这个业务大概试了几个月,发现整个链条没有打通,跨海的购物体验也很不好,就砍掉了这个业务。然而,业务砍掉后海淘忽然盛行:出现了多个海淘APP,包括洋码头在内的海淘网如日中天。

而第二个风口是品牌特卖。

蘑菇街开始做电商之后,一直在思考什么样的电商模式更吸引消费者:当时还没有品牌特卖这个概念,老板考虑要不要帮大品牌处理一些尾货。大家内部讨论过,但是没有做。但唯品会做了这件事情,直到品牌特卖大火,又变成了一个风口,从而成就了唯品会这家公司。

邵伟说,其实当时他们能感受到管理层是有一点后悔的——唯品会本应该是蘑菇街。因为蘑菇街本身非常适合做品牌特卖。

第三个风口是社区。邵伟说,蘑菇街其实一直在做社区——本来,公司从刚开始成立之初,其实就是一个社区,大家分享各种在淘宝上面看见的好看衣服。但公司对社区是阴晴不定的——这个业务一会儿被摆在台上受重视,一会又被边缘化,公司重点业务转移到电商上。在左右摇摆中,社区这个业务没有一直坚持下去。后来,小红书火了。

“其实有一段时间我们(蘑菇街)是瞧不起小红书的。因为小红书是一家小公司,不是那么大众,北上广一些比较时尚的人才偶尔会去逛一逛,我们没有想到如今小红书会变得这么火。”

但小红书除了中间有一段时间在做海淘,其余时间都在从一而终地做社区,一直积累了很多年,把内容上的东西逐渐积累了起来,厚积薄发,直到大家都认可了小红书。最终小红书成为了社区做得最好的一家公司。

“俗话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其实有时候风口踩到了,你也不一定飞得起来。我觉得很多时候也是跟公司有关,要看公司的构成,看老板的个人的判断,看公司是否能够胜任某一个业务。并不是谈上了这个业务就能做起来,要看公司整体的状态。”

最后一个风口,蘑菇街也错过了。

邵伟回忆,当时蘑菇街在纽交所上市后,腾讯投了很多除了阿里之外的电商,包括京东、唯品会,也投了蘑菇街。用邵伟的话说,蘑菇街其实抱到了腾讯的大腿,有了微信的资源——蘑菇街当时是微信小程序第一批内测合作的公司。

当时公司成立了一个团队,直接跑到了广州,就在深圳微信楼的边上租了一个房子研发:研究怎么做小程序,怎么样去挖微信里面的资源。蘑菇街尝试了很多方式,公司也在深圳直接跟张小龙沟通。结果是,微信那边也是给了很多资源的支持,说让蘑菇街去尝试,去发明创新,但最后还是没有做成。同期有一个公司也在做这件事情,最后成功了。这家公司叫拼多多。

拼多多当时发明了拼团,也就是通过分享到微信里去帮忙砍价,成功地在微信里获取了大量的流量。

“我觉得这也是很可惜,明明当时我们才是腾讯的亲儿子,但最后你发现你输给了一个后来居上的庶子。”邵伟惋惜道。

蘑菇街完美错过了海淘电商,品牌特卖,电商社区和社交电商,而这些风口分别成就了洋码头、唯品会、小红书和拼多多。

甚至当京东也孵化出京喜,借着微信的一级入口推出超 60 种社交玩法,精准渗透用户时,蘑菇街大概明白了:舞台上已经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换句话说,蘑菇街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当然蘑菇街也为大势所迫——在 16 年之前,蘑菇街都发展的蛮顺风顺水的,即使遇到过一些挫折,总体也都是在向上发展的,直到 16 年之后,那时候整个互联网环境被阿里和腾讯这种巨头公司占据。

截至到昨天,拼多多估值516. 79 亿美元,唯品会估值119. 61 亿美元,小红书也离上市不远。而同期,蘑菇街估值仅为1. 11 亿美元。

塑像的命运,往往超越肉身,在历史轮回中起承转合。经历过高光,也必然也承受谷底的至暗。

而在大潮流冲击下,邵伟最终选择了离开。

蘑菇街的未来在哪里

那么问题来了,蘑菇街真的出局了吗?

至少目前,还没有。

蘑菇街现在已经转型做电商直播。直播其实也早就是蘑菇街的一个边缘性业务,蘑菇街做直播比淘宝早——这很蘑菇街。事实上,早在映客直播的时代,蘑菇街就尝试直播,直到近期,李佳琪、薇娅等人大火把电商直播送上了风口。

七年老员工的自述:蘑菇街如何与上千亿擦肩而过

而邵伟预测,蘑菇街最后很有可能会变成一家大型的电商类的MCN公司,专门培育各种红人,输送人才,以及把直播的工具做得门槛更低,任何一个品牌都可以直接拿来用。因为蘑菇街相对一些专门的红人孵化公司,它的优势是:蘑菇街懂业务、懂电商、懂卖货、懂直播。比如一些品牌现在直接在自己小程序里面做直播,直播的工具就是蘑菇街提供的。

“蘑菇街的战略核心放到直播购物上之后,其实它的业务模式相对比较简单,就是平台提供直播的工具,有人去运营这些达人们,然后搞好电商的供应链,总的来说它不需要那么大的公司、那多么人去做这个业务。所以我觉得裁员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觉得未来很有可能,蘑菇街一方面给品牌提供主播,另一方面给各个不懂直播、不懂得短视频的企业提供直播的工具。”

但说到对未来的预测,邵伟觉得,未来蘑菇街如果再做电商的话,依然做不起来,因为有两个问题蘑菇街依然没有解决:一个是流量的问题,一个是货的问题。货牢牢掌握在阿里手中,流量大部分牢牢掌握在腾讯手中,而蘑菇街只有直播的工具和一些主播的资源。

最后

直到采访的最后,邵伟也一直跟我们强调:“我不希望你把它写成一个蘑菇街一直手滑抓不住风口的稿子,事实上,换个角度,屡战屡败也是屡败屡战。其实如果你能采访到更多蘑菇街的老员工,你会发现,他们对公司都是非常感恩的。公司发生问题裁员,大家也没有什么埋怨的地方。”邵伟对科技唆麻的记者说。

如今,当时公号排名前几十号,元老级别的员工大部分都离职了。而离职的大部分老员工,都加入了阿里。因为蘑菇街本身跟阿里有源远流长的关系,整体的企业氛围,企业文化与价值观都是高度匹配的。而当年,蘑菇街的老板陈琪就是毅然从阿里离职,放弃了阿里的期权出来创业的。蘑菇街当年的很多HR也来自阿里。一切像一个周期性的轮回。

而回到最初的起点,也就是邵伟最初加入蘑菇街的时候,同事大部分都是刚毕业一两年的年轻人,也没有特别厉害的人。但当时赶上了淘宝客的风口, 12 年~ 13 年期间,收入特别高。

邵伟至今还很怀念的一件事是,在 2012 年 4 月 16 日的那天下午,公司里有四五十个人,陈琪说,我们刚刚在所有的淘宝客公司中做到了第一名。然后陈琪拿出当天淘宝客的佣金收入,共 30 万人民币,全部买了iPad,然后现场抽奖,大部分人都抽中了。那个时候,iPad刚问世,大部分人都没见过,抽中的人拿到奖品特别高兴,会发微博分享。

 “那时候,大家都很开心。”

注: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被采访对象邵伟为化名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蘑菇街的直播暗战

    在我负责淘宝直播期间,愿意一起玩直播的平台并不多,当时最强劲的对手,就是蘑菇街。虽然现在已经是淘抖快的三国杀,但我还是无限怀念和蘑菇街PK的那些年,他们的运营精细程度,数据分析能力,对人货场的理解,对供应链的掌控水平真的是强。

  • 上海商铺投资新机遇——上海中欧街

    前段时间,“地摊经济”火遍了大街小巷,但是地摊经济门槛虽低,市场竞争却非常大,这只是国家为应对疫情下消费不振采取的举措,但未来发展走势究竟如何还是个谜。那么,究竟如何去转化疫情这场危机?在这一特殊期间,我们要提前学会做好资产投资的布局,择优配置资产,让自己成为一个拥有“睡后收入”的人,这样无论是“寒冬降临”还是 “春天到来”,我们都才能处事不惊,从容面对!商铺才是后疫时代的资产配置优选伴随疫情的全球?

  • “乡下亲戚”空降蘑菇屋 万和暖心助力“快乐家族”温暖相聚

    7 月 3 日晚,向往的生活第四季第九期在湖南卫视播出,在这期节目中,蘑菇屋迎来了何老师的“乡下亲戚”们——“乘风破浪”的吴昕、还有“快乐家族”的其他两位成员李维嘉和杜海涛。相识合作了 15 年之久的好友,在蘑菇屋里重聚, “笑果”自然不同凡响。 快乐家族版纳来“访亲”,蘑菇屋“全军出击”做农活 为了满足节目组的“甲方”需求,蘑菇屋“全军出击”割树胶、摘百香果。“乘风破浪”的昕姐的割胶之路困难重重,乌龙场面?

  • 俞渝提交感情没破裂证据:分一半蘑菇 李国庆直呼真恶心

    6月15日,李国庆俞渝离婚案在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李国庆与俞渝双双现身,但全程无交流。据此,此次开庭主要是二人提供质证,并未宣判。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天先质俞

  • 导购角色升级成KOC,超级导购成线下70%流量推手

    面对电商直播大环境的日趋稳定,KOL就像巨型山峰一般,横亘在企业和消费者中间,以“大主播、平台流量、全网最低价”等标签截断流量,薅走了更多商品利润,成为最终受益者,压的零售企业难以喘息。越来越多企业开始重新思考下一步的营销行进方向,期望以更高效的运营体系,打赢零售场上的战役。线上红利殆尽,零售企业寻找新突破无论是淘宝这样的电商直播平台,还是小红书、抖音等这样的社交直播平台,零售企业的打法非常一致,只?

  • 超级导购+草动营销数字化导购,玩转社群营销提升直播业绩

    7月3日消息,在“上位·2020亿邦直播社交电商云峰会”上,超级导购CEO李治银发表了题为《品牌流量模式再升级 导购角色带来新的制胜机会》的演讲。李治银认为,数字化武装到每一个导购,数字化经营客户的能力建立在每一个导购身上,才是零售企业抗风险的唯一出路。“无论是做直播还是做社群,还是做电商,零售企业应该把每个第三方平台上的专业能力通过数字化的工具赋能,变成每个导购的普遍能力,要把这种能力建立在最前线连接客户

  • “为人父让我更懂客户”——“金牌手机导购”是怎样炼成的?

    社会上曾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叫做“七年一循环”,指的是每过 7 年,人的身体、精神状态就会“焕然一新”。这句话放在彭学森的身上,确实有一定道理:从 2013 年至今,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快餐店服务生,蜕变成了平均月销手机 90 台的“金牌导购”,也从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成长为了一个有着坚实臂膀的父亲。和彭学森一样,国内还有数万甚至数十万名从事一线手机导购工作的人,尽管并不起眼,但也在日复一日富有挑战的工作中实现了?

  • Nike称将进行裁员 大举强化电商和直营业务

    日前,美国运动巨头Nike(耐克)表示将进行裁员,因为公司正加大力度通过互联网和直营零售渠道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产品,计划进一步撤出受疫情重创的传统批发渠道。此前,Nike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净亏损7. 9 亿美元。由于疫情和全美抗议活动导致零售鞋店和百货商店大规模关闭,Nike出现两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 巨亏56亿,全球裁员,这个行业第一怎么扛?

    新冠疫情影响下,全球运动品牌一哥耐克也扛不住了。2020 财年第四财季( 3 月 1 日~ 5 月 31 日),耐克营收63. 13 亿美元,低于预期的73. 8 亿美元,单季营收亏损7. 9 亿美元(约合 56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79.88%。

  • 耐克宣布将裁员,单季巨亏50亿,股价大跌

    国际知名服饰品牌耐克公司在近日公布了2020财年的财报,本财年耐克集团营收为374. 03 亿美元,同比下降4%。截至 5 月底, 2020 财年第四财季营收为63. 13 亿美元,亏损7. 9 亿美元。

  • Grab因疫情宣布裁员360人,曾获得软银集团投资

    6月16日消息,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宣布将裁员360人,占目前公司总员工数量的5%,本次裁员的目的是减少新冠疫情期间的支出对公司造成的财务压力影响。

  • 诺基亚在法国裁员1233人 占比超30%

    北京时间 6 月 22 日消息,两名法国工会官员表示,诺基亚公司计划在法国裁员 1233 人,占当地员工总量的三分之一。诺基亚在周一早晨举行劳资协议会前向法国工会通知了裁员计划。诺基亚法国公司不予置评。

  • 吉利大幅降薪的“蓝海计划”被质疑变相裁员!员工发帖吐槽

    作为国产车中的一哥品牌,吉利在面对市场寒冬时,能够有更多的实力抵御。此前,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吉利汽车曾公开声明,不会裁员,降薪,大家共同度过难关。如今,吉利对员工公布了&ldquo

  • 消息称迪士尼香港将在未来几个月启动裁员计划

    根据Variety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迪士尼香港员工上上周五已接到裁员计划的通知。报道称,根据未经证实的估测,未来几个月可能会裁员100-150 人。对于该报道传闻,迪士尼暂未回应。

  • 软银再遭打击:投资的东南亚网约车Grab裁员360人

    东南亚网约车巨头Grab今天宣布,将裁员360人,略低于员工总量的5%。目前,Grab正削减支出来应对经济衰退以及业务在新冠肺炎疫情后缓慢复苏。Grab CEO陈炳耀(Anthony Tan)表示,新冠肺炎对企业和经济产生了广泛影响,公司正采取措施适应这一挑战。除了裁员,Grab还计划削减部分非核心项目,合并企业职能,把一些员工重新分配到更新的业务中,例如外卖。Grab获得了软银集团的投资,

  • 汇丰恢复3.5万人裁员计划?官方回应:传言缺乏事实依据

    今日,针对“汇丰恢复3.5万人裁员计划”的传闻,汇丰中国发布澄清声明回应称,网络上出现有关汇丰的一些具有误导性的传言,缺乏事实依据。汇丰中国称,中国是汇丰集团重要的战略性市场。未来将继续在业务、服务、人才和技术等各方面增加对内地市场的投入,也希望社会理性对待、客观评价国际银行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 为削减成本 诺基亚计划在法国子公司裁员1233人

    【TechWeb】6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诺基亚公司周一表示,为削减成本,计划在法国子公司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裁员1233人。诺基亚诺基亚今年4月曾表示,计划在年底前削减5亿欧元(约合5.6亿美元)成本,其中3.5亿欧元来自运营费用,1.5亿欧元来自销售开支。诺基亚表示,其位于法国的巴黎-萨克雷和拉尼永的研发和中心职能部门将裁员1233人。目前,诺基亚正与爱立信和华为展开激烈竞争,争夺5G市场份额,激烈的竞争给

  • 哭着活下去 空客全球裁员1.5万人 连续3个月飞机订单挂零

    面对2020年这样史无前例的情况,航空业未来几年也不会好了,两大飞机制造商空客、波音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月初空客宣布全球裁员1.5万人,不裁也是没办法了,因为6月份他们的订单也是0,三个月没有

  • 中国区被曝欠薪9000万元后:拜腾将对美国区进行裁员

    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成立仅三年就遭遇经营危机,因资金困难致公司陷入停滞。最近更是被曝出烧光84亿造出不量产车、中国区员工被欠薪9000万元,工厂欠费停水断电,以及拖欠一汽夏利4.7亿元。日前

  • 诺基亚在法国裁员1233人,占当地员工总数三分之一

    6月22日据两名法国工会官员表示,芬兰通讯公司诺基亚计划对其法国子公司阿尔卡特·朗讯裁员。本次裁员涉及员工数量达到1233人,占当地员工总量的三分之一。诺基亚在周一早晨举行劳资协议会前向法国工会通知了裁员计划,诺基亚法国公司不予置评。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