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十周年:踏遍热血峡谷,归来仍是少年

英雄联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陈彬,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英雄联盟,复制漫威宇宙。

这几天游戏圈最火热的话题,无疑是英雄联盟十周年。

相关话题空降各大话题榜。#LOL手游开启预约#微博热搜第四;“如何评价拳头游戏十周年发布会公布《英雄联盟》手游即将到来?”知乎全站热度第一。

“英雄联盟”关键词微信指数一路飙升。当然还有各类自媒体对热点的追逐。

TapTap上《英雄联盟(手游版)》的预约人数已超过 100 万,同时公布的IP游戏,评分最高可达 10 分。这还是平常 1 分起步的腾讯吗?

无论端游还是手游,英雄联盟IP似乎总能凭一己之力挽回腾讯的口碑。大家玩上产品之前,印象分就已经狂飙。

现阶段,《英雄联盟》十周年,作为一场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庆典”,可以说是成功了。但做游戏,远没有这么简单。

游戏IP的“宇宙观”

漫威成功打造“宇宙”之后,这一概念迅速在影视行业风靡, 10 岁的《英雄联盟》似乎也想在游戏行业复制这种成功。

其实早在 2017 年初,《英雄联盟》就提出要打造自己的游戏“宇宙”,连漫威那一套“平行宇宙”的东西都学了过来,比如漫画《星之守护者》。

最新发布的新英雄暗影之拥·赛娜,她是卢锡安的妻子,曾被锤石杀死并囚禁灵魂。这些英雄设定,都是从原有的宇宙故事背景中不断丰富衍生的。

《英雄联盟》官方在知乎写道:“我们希望《英雄联盟》不仅仅是一款游戏,而是希望它可以成为大家的一种生活方式,在未来,我们可以玩游戏、看比赛、听音乐、看动画……没准还可以走向影院看电影。”

与漫威以不同英雄为主体营造的“宇宙”不同,《英雄联盟》的做法,是让唯一的游戏IP,展现不同的形式。

10 月 16 日,在全球十周年庆典中,拳头公布了英雄联盟世界观下的 4 款手游以及格斗、RPG游戏,以及一款全新IP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作为拉动《英雄联盟》玩家活跃度的重要角色,《云顶之弈》将在 2020 年上线手游。

此外,拳头还将推出以电竞战队为对象的模拟经营类手游《英雄联盟电竞经理》;卡牌策略游戏《Legends of Runeterra》;第一人称战术射击游戏《A计划》,以及英雄联盟世界观下的格斗与RPG(暂未确认)游戏。

射击、策略、卡片、经营、格斗,《英雄联盟》宇宙初步形成。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英雄联盟》手游。手游从整个召唤师峡谷,到英雄造型、技能效果、装备设定等,都忠实还原了端游的基础设定。官方表示,手游与端游的藏品等内容不会互通。

消息一出,全世界都在问:不是已经有《王者荣耀》了吗?

腾讯与拳头对于《英雄联盟》手游的立场,《王者荣耀》在其中的角色,都是微妙且敏感的。

一方面是以端游玩家为代表的舆论的兴奋,另一方面,则是对于产品本身中性偏负面的担忧,比如消耗IP、玩法没创新,还有手游之间可能会加剧的玩家敌对,以及一些并不友善的评论。

LOL手游由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主管马晓轶主管,而并非拳头。现在,《王者荣耀》聊天界面甚至封禁了“英雄联盟”四个字。

但这都是水面下的暗涌,当前一切表面上的动作,都要为“英雄联盟宇宙”服务。这是腾讯和拳头达成的共识。

其他围绕IP的动作,除了新英雄赛娜,还包括 2020 年第一季度将更新峡谷系统,加入“元素崛起”,队伍拿下元素亚龙,地图会发生相应改变,以及将推出原创动画《Riot Arcane》。

《英雄联盟》在中国

2007 年,拳头刚刚创办一年多,陷入融资困难,经现任光子工作室老大陈宇的考察,腾讯成为了拳头游戏的早期投资者。

2009 年 10 月 27 日,《英雄联盟》美服开服。

2010 年,腾讯引进代理过许多游戏,均不敌《穿越火线》和《DNF》,在那个韩国游戏扛把子的年代,腾讯没能从北美游戏的引进上尝到甜头。

直到 2011 年 9 月 22 日,《英雄联盟》国服开服。

《英雄联盟》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粉丝量曾为B站第一的游戏up主敖厂长,当时还是优酷游戏频道的一枚小up主,只有 8 万关注量,视频点击量平均也只有 7 万。

当时叫兽易小星、女流等人是优酷游戏频道的头部流量,播放量可达百万,腾讯有意让TA们为这款新游戏做做推广,但已成名的up主们拒绝了。

于是敖厂长做了一期《囧的呼唤 93 期:马化腾之心,路人皆知》,这个视频成为《英雄联盟》的第一批广告。

学生敖厂长拿到了 1000 块的推广费,人生第一次靠自己挣到了钱。

此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英雄联盟》不需要敖厂长再为他打广告了,甚至也不需要叫兽易小星和女流了,它在中国拥有了爆发性人气,并成为一代青年人的青春记忆。

庞大的用户基础,使这款游戏得以创造了免费游戏的全新商业形态。

不再靠土豪,人人花一点钱,也能创造可观的营收。这与此前MMO游戏采用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

《英雄联盟》引领了moba游戏在中国的全新局面,也提供了不一样的商业想象力,但开局者不一定是最成功的。

根据SuperData数据,《英雄联盟》营收最高的一年是赚了 10 亿美元的 2017 年。而 2016 年底,游戏宣布月活超过 1 亿用户。

这些数据不可谓不多,但跟后来者《王者荣耀》相比,就显得没有什么优势。

去年 8 月,还有海外媒体发文《英雄联盟背后的剑拔弩张》,详述了腾讯抄袭拳头的幕后。腾讯早就想做《英雄联盟》手游,只是拳头不让,最后腾讯推出了《王者荣耀》。

文章引述拳头员工的话:“我们都震惊了,这是赤裸裸的盗窃知识产权。”

而《英雄联盟》刚问世的时候,也不乏其抄袭《DOTA》的声音,据龙渊网络CEO李龙飞回忆,某拳头高管曾对他表示:“玩法抄袭不算抄。”为此李龙飞吐槽道,Riot十年,最成功是模仿Dota做了个英雄联盟,第二就是抄了个自走棋,真是一家很值得“尊重”的公司啊。

腾讯全资收购了拳头,一再强调保留原团队,不干涉内部业务。事实证明,在公司并购之后,原团队依然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小公司,并不好管理。

虽然在今天,《英雄联盟》游戏本身和其电竞产业,依旧在中国拥有庞大的流量,但在这层欣欣向荣之下,一些最基础的部分正在动摇。

2016 年,《王者荣耀》日活达 5000 万, 2018 年春节更是接近1. 3 亿。据媒体报道, 2017 年初,《王者荣耀》分流了《英雄联盟》10%的玩家,这个数字今天可能更多。

拳头不得不在世界范围内裁员数百人。

在 10 周年狂欢的反面,《英雄联盟》的百度搜索指数已经接近历史最低点:

10 年,足够让逃课去网吧的毛头小子变成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时间带走的不仅是游戏的热度,更是玩家的可供支配时间。

游戏制作人陈星汉曾说:“游戏和书籍、电影一样,可以解决人们的情感诉求。”

游戏能成为时代记忆,只是,一款游戏一代玩家。老游戏的老玩家,当加班结束,哄孩子入睡之后,比起花4- 50 分钟开黑,也许更愿意去看一场《英雄联盟》电影。

老骥伏枥,靠电竞化和新玩法维持生命

《英雄联盟》整体热度的确大不如前,但S8 夺冠后,多少老玩家表示又下载了游戏,登上了荒废许久的账号开黑?

《云顶之弈》玩法推出后,又有多少玩家回流,就为了下棋?

9 月,拳头设计师发布数据称,《云顶之弈》的月活有 3300 万。

Super Data8 月份PC游戏榜单也显示,《云顶之弈》登录《英雄联盟》后,整个游戏全球同时在线人数峰值平均提高了30%,其中中国玩家贡献最大,在线时长平均增长35%。

10 岁的端游《英雄联盟》,已经是老骥伏枥,靠着电竞化和新玩法维持生命。

是时候为过去的自己唱一首“挽歌”了。《英雄联盟》需要全新的认同,一些来自新玩家,来自更广泛娱乐用户的认同。

英雄联盟宇宙观的根本逻辑,是吸引更加广泛的受众,增加他们的粘性,让他们对IP有更多精神上的共鸣。

所以要开发手游、要学习漫威,要贴近用户。漫威有漫画粉、电影粉、英雄粉、cp粉,英雄联盟也想要自己的游戏粉、英雄粉,甚至是漫画粉、电影粉。

当然,要实现上述愿景还需要不少的努力和时间,当前人们最关心的,还是两款现象级手游的关系。

《英雄联盟》与《王者荣耀》的确存在历史遗留问题和当下的冲突,但要实现腾讯和拳头的“宇宙观”,《英雄联盟》手游是必不可少的。

在游戏从业者刘溪(化名)看来,中国市场LOL手游会有一席之地,拳头腾讯也会力推。

拳头和腾讯的共识是,在全球范围内再造一款MOBA现象级手游,同时推动移动电竞全球化。

他强调,《王者荣耀》海外版AOV是失败的,几乎没有声量。这里面既有产品问题,也跟腾讯运营策略失误有关。

反观LOL,该作在海外市场拥有足够的玩家群体,手游化后转化率自然不会差。

而某电竞俱乐部负责人告诉竞核,腾讯已经跟他们沟通过是否开设LOL手游分部。该负责人直言,兴趣当然是有的,尤其是国际市场这块大蛋糕,平均下来赚的不会比KPL少。

但他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全球范围内搭建移动电竞赛事体系没有成功的先例,不成功便成炮灰了。

《王者荣耀》永远不可能成为《英雄联盟》官方手游,“英雄联盟宇宙”也不可能没有手游。

而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说,游戏盛衰交替,只有文化是永恒的。《英雄联盟》的第一个十年,至少证明了一件事:游戏和电竞文化的渗透,是任何个体和组织绝对无法阻挡的时代洪流。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