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刚:一个投资了陌陌和锤子手机的“奇葩”

2014-06-23 15:50 稿源:新浪科技  9条评论

  二、性,社交

郑刚一共有3支手机。

一支是 iPhone 5s,还有一支也是 iPhone 5s,一支的屏幕已经碎了,另外一支的5000人微信已经加满了。

还有另外一支是锤子手机,他把它从裤袋里掏出来。

我觉得这个手机是达到我的预期了,而且我还真得没想到它可以给弄得这么好。

他掏出手机,扒拉着屏幕,指着后背的划痕,解释说并不是摔坏的可能是自己的狗磨坏的,畅想希望能够有调高中低音质的设计,说起关于锤子手机的功能、设计,语气中颇有几分无暇掩饰的自豪与骄傲。事实上,郑刚几乎是外界知道罗永浩要做手机的几个人之一,而他与锤子、罗永浩的故事要从更早的他与唐岩、陌陌的故事说起。

2011年8月,某次与朋友吃饭,正聊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朋友的小女友突然让他们别用米聊了并向他推荐了陌陌,那是郑刚第一次听说陌陌。他当场接过手机操作了几回合,也没多说什么,但回去之后,他立马就找了行业和市场的资料来看,他之前一直在用微信、米聊,经过一下午的对比之后,他忍不住兴奋给唐岩打了电话,告诉后者要来北京与其见一面。

当天晚上他就从上海到了北京,婉拒了唐岩到机场接他的建议,住在离陌陌当时公司不远的酒店里,第二天一早唐岩就来见他,他们下楼喝了些酒,随便闲聊,然后又去了唐岩的公司,但办公室毕竟不方便谈正事,他们便又转战到大楼里的茶馆。

郑刚当然对陌陌也有感到质疑的地方:

1、为什么要做这个东西

2、将来可能会是什么样

3、目前的竞争对手怎么样

4、用户怎么看这个东西

5、对用户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6、用户会不会存在,用户会不会突然消失

他特别关注和担心的是陌陌最后陷入类似开心网的窘境,在经历过短暂的热潮之后就被用户抛弃,但是在和唐岩聊过之后,他这方面的疑虑逐渐减轻。

有的用户会用烦,但是他偶尔还是会用一下,这是最不好的情况。在大城市比如北京上海里,可能会有人说陌陌不行了、大家不用了,其实他们不知道陌陌并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一席过后,郑刚说可以投,唐岩邀请他去公司再看一下,和几个部门的人聊过之后,郑刚认定要投资陌陌,尽管这是他第一次投移动互联网项目。

之后,陌陌从紫辉创投和经纬创投共获得天使及 A 轮的250万美元投资,公司估值超过1000万美元。此时,陌陌不过刚刚在 App Store 上架,距离唐岩从网易离职不过五个月,距离陌陌科技公司成立仅仅过去了一个月。

郑刚对唐岩的评价是“观察事物一针见血,洞察力非常强”,尽管公司刚刚成立,但是唐岩坚持千万美元级别的估值,而郑刚也认可了他的判断。一年以后,陌陌完成 B 轮融资,公司估值一亿美元。

然而自诞生以来,陌陌就背上了“约炮”工具的骂名,始终处在道德指责和批评的漩涡中心。

指责一款软件的道德这是很傻屄的事情。这一切的问题都是人的问题,不是他妈的软件的问题。

郑刚听闻关于陌陌的这方面指责之后,倚在沙发上的身子顿时端直起来,一手撑在踞坐的大腿上,一手配合着自己的语气激烈地比划着,尽管他第一句就说“一点都不在意”。

他妈的说实话我觉得约炮就是个伪命题,说实话,我们认识男女朋友包括父母,其实人生就是一个约炮的过程。

他的两支手臂在胸前交叉小幅度舞动,捏住的拳头松开,手掌紧握在一起,眼睛盯着,认真说完这句话,然后自己也忍不住嗤笑了。

约炮只是一种附属产品,如果把它当做一种动物性行为,那就是拉低了我们自己的水平。

他继续说道,但是却已经没了最开始的激烈,语气里满是不屑。在郑刚看来,陌陌是一款社交聊天工具,但被一些人用在别的用途上,各种针对它包括“约炮”、“不好用”的指责怨愤更多地是发泄,通过上网来释放自己在现实中被压抑的自我。

但,陌陌又不仅仅是一款社交工具而已,这是三年前第一次见面他就和唐岩已经商量规划服好的。

1、开放 API 接口

2、完善第三方应用

3、游戏

4、网上商城

前两个方向是为了打造一个属于陌陌的生态系统,让它能够继续坚固自己的竞争差异化优势,为之后陌陌的商业化拓展埋下足够的伏笔。游戏相当于low-hanging fruit,是陌陌当前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一款联运游戏就能为陌陌带去了超过1200万元的月流水,这也是将来陌陌继续不断深化扩大的业务线。截至今年2月为止,陌陌拥有1亿用户,月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网上商城正是真正可能打通线上线下壁垒使得陌陌成为一个平台的关键枢纽。

我可以给陌陌的商业化程度打到9分。

郑刚毫不犹豫几乎脱口而出。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没来由地把一直搁在桌子上的锤子手机收了起来,装进了兜里。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