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部落 > 关键词 > dnf最新资讯 > 正文

DNF普雷攻坚战剧情一览 DNF普雷攻坚战背景剧情汇总

2019-06-17 16:22 · 稿源:斗玩网

DNF很多玩家对普雷伊希斯攻坚战的剧情很感兴趣,下面就来为大家分享一下DNF普雷攻坚战背景剧情汇总。

普雷•伊希斯(PREY - ISYS)

◆普雷•伊希斯 (PREY - ISYS)

与伊希斯•普雷既是一体,又分裂为二;

立于光之末端,呼唤黑暗者——

“普雷•伊希斯”。

如果说普雷象征光,守护生命、歌颂富饶的话,那么伊希斯则象征黑暗,掌管死亡、歌颂安息。

两者归于一体,一方醒来时,另一方陷入沉睡。

普雷醒来时,唤来光明、开启黎明,光孕育生命并促其成长。

伊希斯醒来时,召来黑暗、开启夜晚,在黑暗之中,使生命走到尽头者安息。

一天之中,一半由普雷掌管,一半由伊希斯掌控,泰波尔斯就在这样的循环中繁荣发展。

然而,渐渐地,两者的均衡开始向一方倾斜。

泰波尔斯的许多生命开始追随象征光的普雷,并逐渐发展成一种信仰,使得普雷掌管的时间变长了。

均衡就这样被打破,白昼延长了,新诞生的生命也变多了。

相对的,伊希斯的时间渐渐缩短。

本应安息的生命不断减少,伊希斯的力量也逐渐减弱。

在所有人的遗忘中,伊希斯失去了存在的依凭。

然而……在生命的尽头,即将湮灭的时刻,伊希斯觉醒了新的意志——愤怒与憎恶。

他下定决心,要夺取身体的支配权,取代普雷统治泰波尔斯。

察觉到这份恶念的普雷,竭尽全力飞向了无人之处。

伊希斯借机作乱,企图掌控身体。

双方为了争夺身体的支配权而展开激烈争斗,使得四周被翻腾暴冲的混乱气息撕裂,变得支离破碎。

普雷感觉到了危机,直呼三声伊希斯的名字,要将他吐出身体之外。

第一声,伊希斯的邪念逃逸出身体之外。

第二声,伊希斯长出了骨、肉和羽毛。

第三声,伊希斯展开了翅膀。

伊希斯缓缓飞上天空,望着使尽全力吐出自己的普雷,开始缓慢地挥动着翅膀。

第一次振翅,四宇之风陷入沉睡。

第二次振翅,漫天星辰失去踪影。

第三次振翅,夜幕降临,黑暗笼罩泰波尔斯。

唤来黑夜的伊希斯开始攻击普雷。

他们的战斗持续了很久。

黑夜与白昼不停变换,世间也因此陷入混乱。

万物被裹挟在巨大的混沌之中,恐惧如影随形。

数日后的某一刻,

黑夜消失,白昼长存,

这场战斗以普雷的获胜告终。

普雷使大地裂开,将伊希斯深埋于地底。

就这样,伊希斯被囚禁在梦里,在比黑夜更深的黑暗之中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直到某天,伊希斯感知到束缚着自己的普雷的力量消失了,他拼尽全力冲出了地面。

这一次,一定要决一死战,然后夺回肉身合二为一!

然而,伊希斯找遍了泰波尔斯,也没有寻到普雷的踪影。

不过,他查探到普雷存在于宇宙的某处,并且感知到他在逐渐靠近。

这是本属一体、且即将重归一体的两者之间,本能般的吸引力。

伊希斯缓缓张开了翅膀…… 

为了去迎接另一个自己。

◆黄金翼狮特里图拉 (TRITURA THE GOLDEN WING)

连接泰波尔斯东面与西面的风路的守护者——黄金翼狮特里图拉。

他钢铁般的翅膀划破天空,强韧的利爪撕碎敌人。

那金黄色的鳞片,对于受其庇护的人来说是希望,对于敌人来说则是绝望的象征。

在一往无前的他面前,敌人只能战栗着跪下。

于是,受庇护的人们放下心来,赞颂着黄金翼狮的名号。

在普雷和黑色碎片一起消失后,特里图拉的勇猛也丝毫未减。

他站了出来,用坚定无畏的目光环顾所有人,高声喊道:

“在那位大人回来之前,我会用我的利爪守护大家!” 

话音刚落,一阵阴森的风吹来。

特里图拉立刻飞上天空,注视着风吹来的方向。

“这风有些不寻常,我必须去查探。” 

大家惧怕这不祥的征兆,纷纷劝阻他。

然而,在一往无前的他面前,大家也只能退让。

特里图拉约定十天后就回来,然后便离开了。

十天,二十天过去了,

为了保护众人而沿着风路飞上天空的黄金翼狮始终没有回来。

他曾经守护的风路上,没有他归来的迹象,只有不祥而阴森的气息流动着。

◆星光守护者乔迪亚克 (ZODIAC, GUARDIAN OF THE STARS)

他存在于泰波尔斯天空的最高处。

在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天空中,他通过变幻身体来创造星座,为天空之下的一切生命指引道路。

沿着那闪耀金色光芒的路,无论是在天空中飞翔的,还是在海洋中遨游的人们,都可以辨别方向。

由于他的存在,泰波尔斯从来没有人因迷路而彷徨。所有人都对他的悉心帮助表示感激,称他为“星光守护者乔迪亚克”。

然而,有一天,泰波尔斯下起了紫色的雨。

当天空被黑暗笼罩,一切都被遮蔽之时,乔迪亚克也消失了。

紫色的雨停止后,乔迪亚克也依然没有出现。

天空中不再有星座,也不再有闪耀着金色光芒的路了。

天空与海洋开始动摇,泰波尔斯的秩序开始崩坏。

接二连三有人迷失道路,甚至因此丢掉性命。

人们都在急切地寻找乔迪亚克,但他始终没有出现。

从此,为了生存,所有人都停滞在原地,忌讳远走。

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后,乔迪亚克忽然现身了。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的他浑身沾染了浑浊的气息。

曾经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天空变得昏暗,曾经用于指引人们的力量被利用来吞噬周围,令黑暗笼罩一切。

泰波尔斯再次陷入混乱,乔迪亚克却仍未罢休,他创造了黑暗星座。

这一次,是为了那独一无二的存在——普雷•伊希斯。

◆甘霖之云 (CUMULONIMBUS)

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后,她飞上泰波尔斯的天空,留在了那里。

她将白云作为自己的休憩地,发现干旱的地方时,就洒下甘霖与祝福。

她的祝福能够使大地常年保持适当的水分,不会干旱,也不会发生洪涝。

这成为了泰波尔斯生命的源泉。

所有生命由此诞生、成长。普雷曾亲自飞上天空向她表示感谢,卢芙松也为她吟唱赞歌。

所有人都对这位从长眠中醒来、向万物赐福的古代精灵的献身心怀感激。

她也怀着喜悦的心情,将这一份份感谢收下,并许诺会永远将祝福洒向这片大地。

随后在漫长的岁月轮转中,泰波尔斯成为了一个和平富饶的金色星球。

直到所有的一切都被吞噬的那一天……

◆掠夺者罗斯沃尔 (ROSSALL, THE PLUNDERER)

罗斯沃尔没有羽毛。

他只有遍布全身的粗糙的杂毛、塌陷的鼻子和退化的双眼。

他浑身散发着恶臭,没有人愿意靠近他。

因此,他无时无刻不在寂寞与痛苦中挣扎。

面对这样的罗斯沃尔,伊希斯·普雷伸出了手。

伊希斯·普雷帮助罗斯沃尔走到光明的外界,并让所有生命欣然接受他。

然而,由于双眼的退化,罗斯沃尔其他的感官格外敏锐,所以当天空中出现黑色碎片、降下紫色的雨时,他感知到的恐惧驱使着他没有为迟迟未归的伊希斯

·普雷飞上天空,而是躲到了洞穴深处。

当他再次走出洞穴时,黑色的碎片消失了,世界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之中。

就在此时,罗斯沃尔犯下了一个绝对不该犯的错误。

斯雷克伦为了伊希斯·普雷而飞上最高处后坠落,失去了意识,罗斯沃尔却趁机偷走了他的尾羽。

罗斯沃尔罔顾普雷的恩情,对勇于牺牲的同伴也毫无敬意,被欲望诱惑,背叛了所有人。没有人愿意原谅他。

斯雷克伦的弟弟斯雷克坤对他尤为愤怒,他飞上天空的最高处,四处寻找罗斯沃尔。

罗斯沃尔因为惧怕斯雷克坤,在将斯雷克伦的羽毛粘在自己的尾巴上之后,就躲进夜之洞穴中不敢出来。

一天、两天、三天…… 在数不清经过多少天的漫长时间里,罗斯沃尔一直藏在夜之洞穴里,日日夜夜因恐惧而瑟瑟发抖。

就在此时,某处传来低语声。

“这不是你的错。跟随我吧。” 

罗斯沃尔被这似真非真的伊希斯·普雷的声音吸引,走到了洞穴外面。

此时,外面的世界已变得面目全非,周围充斥的灾难的气息令罗斯沃尔耸起了羽毛,但这一次,他没有感到恐惧。因为,那个引导他走出洞穴的声音还在继

续指引着他。

◆堡垒守卫 (OMEGA GUARDIAN)

在金色星球泰波尔斯某处,存在着一座连卢芙松都不知道何时建造的古代神殿。

从很久远的过去开始,神殿大门就一直紧紧地关闭着,任何方式都无法打开,任何人也无法踏入神殿内部。

然而,就在普雷第一次飞向天空最高处的那一天,神殿就像是给予他祝福一般,自动开启了大门。

堡垒守卫从门中走出来,亲自迎接降落到古代神殿前的普雷。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神殿的大门都敞开着,堡垒守卫也一直守护着这里。

然而,当伊希斯觉醒,飞上泰波尔斯最高空的那一天,古代神殿却没有给予他祝福。

对于拒绝了自己的神殿,伊希斯感到非常愤怒,他径直飞过去想要破坏神殿。

此时,堡垒守卫走出神殿,并关闭了身后的神殿大门。

他望着从天空中飞来的伊希斯,决定只身对抗伊希斯,守护神殿。

这一刻他的姿态,一如当初,他亲自迎接普雷、给予祝福的那一天……

◆恶女格蕾塔 (VILLAINESS GRETTA)

啊啊……怎么会那么完美……

简直是只有梦中才会遇到的完美的人! 

他是我的。

只属于我。

谁都不许碰。

他是只为我而存在的!!

夜之摩天楼中,佧修派的某个研究所被燃烧殆尽。

恶魔研究相关的材料全被烧毁,研究员们的头颅也全部消失。

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从恶魔手中夺取并存放在研究所的镰刀。

犯人究竟是谁,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

仅有的线索,来自调查过程中,惨剧唯一的幸存者在精神失常的状态下留下的证言。

“格蕾塔……拥有巨大翅膀的恶魔……所有人的头……脚下……”

◆白羊座卡莉尔 (ARIES KELLY)

小时候卡莉尔很喜欢星星。

虽然其他人讨厌这种光,因为它意味着可怕的东西正在逼近,但卡莉尔却喜欢躲开父母的视线,彻夜仰望星空。

在卡莉尔眼中,每颗星星都是另一个世界。

她相信星星之中,一定有一个不同于这里的世界,那里什么都有。

她相信总有一天,她可以到达那个世界。

她相信在那个世界,她一定可以远离饥饿与恐惧,幸福地生活下去。

尽管弟弟因疾病去世,哥哥被怪物吃掉,

外出寻找食物的母亲再也没有回来,父亲因为泰拉石中毒而去世……

尽管如此,卡莉尔依然相信,总有一天,她一定能到达那个所有人都过着幸福生活的星星。

时光飞逝,有一天卡莉尔发现自己拥有魔法才能。

为了生存,她开始学习魔法。

不久后她便崭露头角,加入了佧修派。

她的食物变得丰富了,她的生活不再时刻充满恐惧,

她得到了小时候憧憬的一切,却没有寻找到想象中的幸福。

她开始怀疑,

她以前憧憬的幸福世界真的存在吗?

不会是幻想吧?

还是说,是错觉?

这时,某个人出现了,他在卡莉尔的耳边低语。

很久都没有笑过的卡莉尔突然展开笑容,那是无比幸福的笑容。

从此以后,卡莉尔就失去了踪影。

◆斗士库盖 (FIGHTER KUGAI)

库盖并非生来就是个强悍的战士。

相反,曾经的他身材矮小,由于先天身体限制连飞翔都感到吃力。

他一直渴望飞上高空,并为此不断努力。

经过不懈努力,他终于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他如愿地成为强悍的战士,飞向高空,与伟大人物们并肩作战。

然而,在黑色碎片出现,他为了消失的普雷而飞上天空的那一天,

他连天边都没能到达,就狼狈地坠落到地上。那一刻,他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曾经不畏惧任何困难克服一切阻碍的库盖,第一次感受到了挫败感。

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束手待毙的挫败感。 

他内心沸腾着无名怒火,浑身散发出燃烧般的热量。

从那以后,他就销声匿迹了。

时光流逝,当他再次露面时,他已不再是与伟大人物并肩作战的强悍战士。

他被来历不明的红色气息裹挟着,渴望着更强的力量,成了只为战斗而活的残酷斗士。

◆爆炎信徒加德拉肯 (JARDRAKON, THE SEEKER OF FLAME)

爆炎信徒加德拉肯被称为极地之王,居住在泰波尔斯的边境。

他的领域备受尊重,就连普雷也会在每次造访之前先获得他的许可。

加德拉肯将巨大的热量喷吐出体外,这股热量散播到泰波尔斯,可以保持环境的温暖,将卵孵化并孕育出生命。

据说,要是没有他停留在极地,泰波尔斯恐怕早就遭到酷寒袭击,变成了生命无法生存的星球。

仿佛是为了印证这一点,只要加德拉肯进入长眠,冬天就会降临泰波尔斯。

加德拉肯的这种能力,在那场紫色的雨从天而降时,也发挥了作用,他喷出的热气直接蒸发了降落的雨水,因此极地幸免于难。

泰波尔斯的居民们为了躲避灾难,纷纷涌向了极地,藏身于他的威能所及范围之内。

为了保护他们,加德拉肯也喷出了更多的热量。

结果,虽然来到极地的居民们很快恢复了稳定的生活,但加德拉肯却比平时更早地进入了漫长的睡眠。

而就在加德拉肯入眠期间,黑色的气息包围了他,并入侵了他的梦。

当加德拉肯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时,他的羽毛像火焰一样熊熊燃烧,喷出的烈炎之中也弥漫着堕落的气息。

目睹这一情景的居民们非常震惊,一时间哀嚎遍野。

就这样,加德拉肯以新的面貌飞向高空,将堕落的火焰布满了极地。

然后,他跟随着那道梦中呼唤自己的声音,毫无留恋地向更高处飞去。

◆月光彩虹艾伊克 (EIK, THE LUNAR RAINBOW)

艾伊克一直都很幸福。

大家都喜爱着她,她也喜爱着大家。

她总喜欢和她爱的人们一起在金色田野上奔跑。

然而,有一天,天空被染成了紫色。

曾经抚慰她的伟大存在也消失在了天空中,世界开始变得面目全非。

承载着欢声笑语的金色田野消失了,解渴的清泉也变得浑浊不堪。

悲伤环绕着所有她爱的人。

艾伊克感到十分伤心,她不再幸福了。

在日复一日的悲伤之中,艾伊克忽然重新获得了幸福。

尽管金色田野没有回来,泉水依旧浑浊,

但那个曾经抚慰她的伟大存在回来了! 

虽然模样不同、声音不同,但那双抚平一切不安与悲伤的手是一样的呢……

被染黑的艾伊克流着黑色眼泪的同时,感受到了幸福。

◆红腿爱克托·普勒瑟斯 (ALCETO-PRAXESS, THE CRIMSON LEGS)

他是坚毅勇猛的战士,也是亲切随和的古代神殿守护者。

当黑色碎片出现时,他最早飞上天空守护古代神殿。

当得知普雷没有回来时,他也第一个飞上天空保护了大家。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最先撞上尖利的冰块,失去了双翼,坠落到地上。

当他清醒过来时,他最敬爱的普雷,还有令他骄傲的双翼都消失了。

他陷入绝望之中。

因再也无法乘风飞翔而绝望,因再也不能为他无比敬仰的普雷效力而绝望。

他失败了,什么都没有做成,而且以后也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天空。

“站起来吧。” 不知何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他打起精神来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声音的主人。

“再次振动翅膀,追随我吧。” 

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了。

“你的本质与我是一样的。” 

他觉察到有什么不太对劲,但那个声音并没有放过他。

他慢慢握紧了手心,声音主人的气息令他想起他曾经感受过类似气息的人。

“你……你是……”

红色羽毛飘落到了地面,

随后闪耀着不同的颜色,重新飘起来,变成披风覆盖在他的肩上。

是痛苦? 还是喜悦? 他带着捉摸不透的表情,飞上了天空。

然后,追随呼唤他的声音,飞向再次出现的黑色碎片。

◆野兽斯瑞姆(SRIM, THE BEAST)

他是坚毅勇猛的战士,也是亲切随和的古代神殿守护者。

当黑色碎片出现时,他最早飞上天空守护古代神殿。

当得知普雷没有回来时,他也第一个飞上天空保护了大家。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最先撞上尖利的冰块,失去了双翼,坠落到地上。

当他清醒过来时,他最敬爱的普雷,还有令他骄傲的双翼都消失了。

他陷入绝望之中。

因再也无法乘风飞翔而绝望,因再也不能为他无比敬仰的普雷效力而绝望。

他失败了,什么都没有做成,而且以后也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天空。

“站起来吧。” 不知何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他打起精神来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声音的主人。

“再次振动翅膀,追随我吧。” 

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了。

“你的本质与我是一样的。” 

他觉察到有什么不太对劲,但那个声音并没有放过他。

他慢慢握紧了手心,声音主人的气息令他想起他曾经感受过类似气息的人。

“你……你是……”

红色羽毛飘落到了地面,

随后闪耀着不同的颜色,重新飘起来,变成披风覆盖在他的肩上。

是痛苦? 还是喜悦? 他带着捉摸不透的表情,飞上了天空。

然后,追随呼唤他的声音,飞向再次出现的黑色碎片。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