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融资3500万美金的音悦Tai,为何如今却“战略收缩”资金吃紧

2017-05-08 14:30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拖欠工资社保风波”还没过,音悦Tai又陷入了“黑幕危机”。

在上月举行的“ 2017 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因为EXO与压轴大奖“最受欢迎组合奖”失之交臂,主办方音悦Tai被爆有“疑似黑幕”。

该奖由粉丝投票选出,之前EXO一直遥遥领先,就在投票截止最后 20 分钟,突然被内地女团战斗少女ATF反超几十万票。

这两则新闻,将这家成立十几年的互联网音乐公司重新推到了聚光灯下。一位业内人士甚至调侃道,可能有人想并购,进来抄底?

比这些花边新闻更值得关注的是,音悦Tai,这家粉丝们心中的“亲妈台”这几年的发展远不如从前,甚至有逐渐边缘化的趋势。

尽管这家公司曾在 2015 年拿到了B轮高达 3500 万美金的融资,但经过一系列“激进”的试错之后,公司资金层面甚至有些吃紧。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音悦Tai几乎是近两年TMT领域投资泡沫中的一个典型案例,融资之后,大手笔扩张业务线,但新业务未成,基础业务又有些不稳。

事实上,作为一家十几年的创业公司,音悦Tai算是在同行中最早看到“粉丝经济”的风口,并最早收割红利的一家。

但很遗憾,他们似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榜单“黑幕”和“欠薪”疑云

在上月举行的“ 2017 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EXO抵达了现场,但最终,与压轴大奖“最受欢迎组合奖”遗憾擦肩。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最后投票数赶超EXO、获得年度最受欢迎组合奖的内地女团战斗少女ATF,于 2016 年 3 月 26 日出道,在微博只有 4 万粉丝。当天,两个组合争奖项的话题还在粉丝中掀起了骂战。

“请了EXO来,最后给了无关紧要的奖,这不就是纯溜粉吗?”有粉丝抱怨。

EXO的粉丝小A告诉娱乐资本论,这届颁奖典礼之前举行了付费投票,一块钱可投 10 个星,最低要买 60 个星,光EXO团体加个人,粉丝差不多就砸了 200 万元。

娱乐资本论联系到音悦Tai商业事业部总经理邢锦亮,他回应称,其实当天EXO的粉丝总共刷了 187 万元,但其中 170 万元都是投给了EXO中的单个明星,团体最后分到的资源只有 17 万元,而ATF的粉丝投了 20 万元。

但对于EXO的粉丝小A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结果。在她看来,虽然最后女团ATF因为投票金额高而拿到奖是事实,但这样的评选机制,让她觉得这个奖项已经没有意义,“基本上那场颁奖礼的奖都是粉丝砸钱砸出来的。”

V榜事件没过多久,刺猬公社的一篇报道又称,继 2013 年之后,音悦Tai再度陷入了资金链危急困境,音悦Tai近期大量员工离职,拖欠工资和社保。

4 月 20 日,张斗回应称,“没欠过员工工资”,只是有过未按时发放的情况,而社保在 2013 年确实拖,但没有欠过,该公司也正在进行“战略性收缩”,有员工离职,但“属于正常情况”。

本周五,音悦Tai方面回应娱乐资本论称,网上查询社保信息会有延迟现象,比如你 3 月份交的社保, 5 月份才能在系统上查到。“除了 2013 年和 2014 年拖欠过一些外,后来的完全没有问题,而且当时拖欠的,后来也补上了。”

榜单“黑幕”和“欠薪”疑云,似乎是当下音悦Tai的一个缩影。曾经被粉丝称为“亲妈台”的音悦Tai,正面临着粉丝的信任危机、核心业务发展瓶颈及商业化挑战。

音悦Tai之困:盈利难,粉丝不信任,核心业务被边缘化

音悦Tai创立于 2009 年,最初以MV视频上传、播放为主要业务,借着韩流的势头,音悦Tai迅速成了日韩音乐粉的集中地,粉丝可在上面看偶像的演唱会视频、MV,或分享饭制MV。

当时,音乐市场主要有主打音频和MV视频的两类音乐产品。相比较明星真人秀节目火爆的今天,在 2009 年- 2012 年期间,粉丝主要通过歌曲和MV关注偶像,对MV需求极大。

音乐迷静静告诉小娱,大学时代,虾米音乐和音悦Tai是最常用的两个音乐网站,一个用来找歌,一个用来看MV。她是从 2013 年开始用音悦Tai的,会在上面看MV、给偶像打榜。

当很多粉丝苦苦在视频网站、社会化媒体上寻找MV,并感受了模糊不清的画质后,音悦Tai一下就把最好的MV体验给到了粉丝。

虾米音乐创始人、原CEO张皓曾表示过,虾米和音悦Tai“切入点不一样,但是结果类似,虾米更像一个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唱片公司,音悦Tai则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MTV台。但是这两个产业对于整个音乐产业来说都是需要的。”

以高清MV切入,在一大堆同行里,音悦Tai找到了差异化,在音乐视频领域占据了先发优势。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似乎有限不合时宜。

“音悦Tai太执拗于传统的MV业务了。”一位业内人士对娱乐资本论这样评价:“对于现在的受众来说,看 5 分钟音乐视频远没有看 5 分钟的网剧或者搞笑短视频来的更有快感。现在所有的移动端都在竞争流量,音悦Tai在这波潮流中掉队了。”

静静告诉小娱,她从 2016 年开始,就已经不用音悦Tai了,“饭圈里的粉丝大多都不怎么在乎这个榜单了,因为经常出现的一些不公平排名已经惹怒到粉丝了。”

另一位TFboys的粉丝小雨(化名)还透露,此前因为音悦V榜进入大众视野,在音悦Tai活跃的TFboys,现在也不去音悦Tai活动了。“这种榜单对偶像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一是平台影响力在减弱;二是作品本身关联性较弱。而且打榜投票主要靠会员”,她说“钱要砸在正确的地方”。

小娱了解到,音悦Tai会员打榜的效率要比普通用户高,“会员打榜的 1 次是普通用户的1. 1 倍”,邢锦亮说。

这样的机制,让粉丝觉得V榜就是一件“拼谁砸的钱多的事情”,小雨认为“没有实际意义”。

粉丝经济不好做,大跃进反而导致“战略性收缩”

四年时间,音悦Tai为何发展如此缓慢?甚至步入了平台期?

音悦Tai创始人张斗的回应是:太着急做产业链了,“大跃进”后,公司进入“战略性收缩”期。

音乐Tai创始人 张斗

据小娱了解, 2013 年左右,音悦Tai业务迅速扩张,并进行商业化探索,如推音悦Tai商城、直播、自制节目、线下活动等。

尤其是 2014 年 4 月 15 日,TFboys出道,并在音悦V榜超过Super Junior冲到了第一名后,音悦Tai受到了启示,看到了粉丝的力量和潜在的商业价值,开始着眼于粉丝经济。

2015 年 4 月,音悦Tai还拿到了韩国NHN(韩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NHN,旗下有全球最大网络游戏门户网站Hangame,以及韩国最大的搜索引擎naver)、湖畔山南资本、东方富海、青桐资本投资的 3500 万美元B轮融资。

之后便深耕“粉丝经济”。

以MV为流量入口,用V榜刺激粉丝活跃和消费,并搭建粉丝社区,最终把粉丝转化成商城消费者,是其思路。

不过,粉丝经济这条路却并没有那么好走。粉丝经济到今天,竞争者不少,但真正做成的却不多。

就连 2016 年 5 月正式上线的阿里星球,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第一次尝试——李易峰粉丝活动,就被斥捆绑销售、购票信息不明确等。

邢锦亮表示,音悦Tai的粉丝经济其实是以V榜为核心,向两个维度延伸,一个是内容展示体系,一个是用户消费体系。内容展示体系体现影响力,用户消费体系体现消费力,两者都可以算作粉丝经济。

音悦Tai现在的状态是,内容展示体系亟需创新,而用户消费体系并未完全实现盈利。

首先在内容层面,除了MV垂直领域的优势逐渐被综合性平台吞噬,版权问题是最大的困扰。

2014 年之前,互联网音乐产业普遍存在版权保护不健全、用户付费意识不高的现象,导致音乐付费难以推行。 2014 年左右国内音乐版权意识开始觉醒, 2015 年国家版权局下发网络音乐“版权令”进一步拉开了版权之战。

邢锦亮告诉小娱,因为版权突然收紧, 2014 年前后其实也是音悦Tai最难的时候。流量下降、资金压力也大,但公司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下一步的竞争,“路是一片黑,连个灯也没有,你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

其实在版权方面,音悦Tai也不是没有努力。张斗曾透露,每年音悦Tai大约需要为此支付 2000 万元左右。

但是这仍无法彻底消除版权隐患。毕竟音频和MV的版权不能分开授权,且一些主流音乐平台对版权控制相当强势。 2016 年,腾讯公司就曾起诉音悦Tai盗版侵权,共涉及腾讯独家版权的 452 首英皇MV, 5 案共索赔总额 1371 万元,涉及谢霆锋、容祖儿、twins、林峰、古巨基、巫启贤、王祖蓝等歌手的MV。

此外,音悦TaiMV视频的局限性也让其很难沉淀下用户。粉丝一般是跟着偶像走的,而不是认准某个平台。艺人没有MV要上线,粉丝活跃度就极不稳定、大大降低,甚至会流失。

对艺人来说,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MV越来越少。邢锦亮表示,MV的需求还在,但第一它没有收益模型,第二拍摄成本高,一部好的MV“不亚于拍一个小型综艺的成本”。

一位TFboys的粉丝就告诉小娱,最近很久没去音悦Tai了,因为三小只并没有要上的MV,“但是过几天可能会去,因为我家哥哥(易烊千玺)会有MV上。”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