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宁谈罗振宇跨年演讲:当我们都能活过一百岁,不妨放宽人生的视界

2019-01-09 09:05 稿源:用户投稿  0条评论

    罗振宇 2018 年跨年演讲,提出了扎心五问。我最喜欢的问题是“我的时间够用吗?”

  这一问题的背景是,现代科技昌明、癌症被慢性病化,人类的普遍寿命必然延长,每个人都可能拥有百岁人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古人平均寿命4、 50 岁,所以 70 岁都叫“古稀之年”因为“人活七十古来稀”。我们中国人集体心智中的时间表,对 30 岁以前有清晰且紧迫的目标与日程安排。

  我们的人生日程表,大致是这样的:

   2 岁要上幼儿园,不能输在起跑线前、 3 岁开始为最好的小学排队、小升初、初升高、高考……毕业开始,被逼婚、生娃。

  如果你 30 岁以前完成上述任务,很好,下面开始新一轮的递归,这次是你来安排你的孩子: 2 岁要上幼儿园,不能输在起跑线前、 3 岁开始为最好的小学排队、小升初、初升高、高考……毕业开始,逼婚、生娃。

  所以三十岁以前,你天天听得都是“再不如何如何,就来不及了。”

  而三十岁之后,一片空旷。我们发现别人要求你的目标,你的“自我目标”都在 30 岁以前,40、 50 岁的人没什么必须达到的“自我目标”,往往只剩下对着自己的孩子使劲了。

   60 岁以后呢?更加空空荡荡,没有任何“自我目标”等在那里,没有人要求你,更残酷点说,没有人期待你。

  如果拥有百岁人生,到 30 岁的时候,前方还有 70 年,到 60 岁的时候,前方还有 40 年啊。

  历史学家黄仁宇有个提法“放宽历史的视界”。黄仁宇用用长时间、远距离、宽视界的条件重新检讨历史,看到了不同的前因后果。

  我们在已经拥有百岁寿命的今天,其实不妨放宽人生的视界。

  罗振宇在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关于这个部分,也提了五个问题。我说说我为什么觉得这个内容好,接着把罗振宇跨年演讲关于这五个问题的内容附后。

  1、退休了能干啥?

  人为什么要退休?

  因为原来的组织不需要你了。

  我难以想像雷军、马化腾这样的人会 60 岁退休。大概率他们会像李嘉诚一样, 90 岁退休。我更难以想像,他们会和一群平均年龄7、 80 岁的副总裁,一起管理公司,服务2、 30 岁的用户。

  所以,即使你的公司非常有前途,老板与你关系也很好,老板要干到 90 岁,大概率,他还是需要更换他的执行团队。就好像公务员 60 岁铁律退休一样。

  中国老人有奉献精神,往往会选择,帮下一代看孩子(这在其他文明可不是这样的),但是百岁人生的视界中,你孩子的孩子都上大学了,你也不过7、 80 岁,前方还有 20 年。

  我们中国人更喜欢被动,“组织需要我”“孩子需要我”“我妈需要我”,以应别人要求为荣,不好意思提“我要如何如何”。

  百岁人生则会遇到巨大的、几十年的时间空白:“组织不需要你”“孩子不需要你”。

  如果没有“自我目标”,确实只能靠广场舞填充了。 2018 年,我看糖豆广场舞的数据,发现上千万广场舞大妈用户的平均年龄是 42 岁。

  2、我怎么和我的孩子相处?

  “孝”这个字,本身就表示了一种秩序:老在上、子在下。

  “孝”这个字,天生对中国的父母赋权:我可以发号施令,如果孩子不听,就是不孝。父母就会因为权力被冒犯而生气。

  父母不想和孩子交朋友,他觉得自己在上位,拥有权力,有很多自以为居上位者的莫名其妙的考虑。就好像你见过哪个领导真的下属交朋友、平等相处吗?领导就是领导,大家不会有相同的视角和心态。

  但如果有百岁人生,如果 30 岁生孩子,你会有一个亲近的人,可以陪伴你 70 年。但是,你要 70 年的时间,都站在他的上位吗?那是不是对这个人很不公平?

  所以,如果父母没有和孩子交朋友的能力,那漫长的人生里,就会失去本来应该是你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最天经地义和你站在一起的那个人。

  3、怎么重新定位婚姻?

  有个科幻小说,讲一项关键技术突破,人类寿命可以达到 500 岁。一瞬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富豪纷纷离婚——之前不离,是因为离婚要分割财产,成本太高。但如果前方还有 500 年,那实在就不能忍了。

  古人的框架里,中国人 30 岁以前的关键字是“赶”,代表句:“再不如何如何,就来不及了。”

   30 岁以后的关键词是“忍”:代表句:“就这么着吧,凑合着过吧” “忍吧,不折腾了。”

  但如果放宽人生的视界,对于“赶”或者“忍”,似乎可以不那么恐惧。

  人是社会动物,社会能力再差的人,也会慢慢拥有与人共生、协同进化的能力,摸索出与人长期相处时自己最舒适的姿势。百年人生,如果能有某人相处惬意,琴瑟共度,不亦快哉?

  关于后两个问题,如何面对职业的变化,和如何面对挫折,罗振宇讲得都非常好。

  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原文节选附后:

  

  【第一个挑战:退休了能干啥?】

  所以你看,这是我们在百岁人生这个框架下面对的一个极大挑战。我们这些做事的人,是不肯把这么长的时间用来虚度的。

  可我还能干啥呢?每个退休的人,多少都会有这样的疑惑。这是我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下一个挑战又来了。

  第二个问题出现了:我怎么和我的孩子相处?

  【第二个挑战:我怎么和我的孩子相处?】

  活得长,影响的不仅是我们自己。你想过没有?我们和我们孩子之间的关系,会因此变得不一样。

  你看这母子俩。母亲 92 岁,儿子 70 岁。当母亲真活到 120 岁的时候,儿子都 98 岁了。从年龄上来看,这母子两代基本上就算一代人了。但是他们真实的关系,并不是一代人啊,这个亲子关系,该怎么处理呢?

  老人家、上一代总想着把自己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甭管是金钱、宝贝还是经验、观念都攒着,传给下一代。你还别小看这件事。代际传承的秩序,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基本的价值纽带。但是,当人人都有百岁人生的时候,这个纽带就变松了呀。

  你先是发现,那些东西很难传下去,我们想想一百年前的大户人家,他会这样想,藏一套名贵瓷器,打一套红木家具,这些看起来没什么用,都可以传家。但是你能想象一个场景吗?今天小俩口结个婚,女孩会要男方奶奶的奶奶的一套红木嫁妆吗?她咋会要呢?这种事在日本已经发生了。祖辈传下来的几十万套名贵瓷器,都堆在二手店里。在百岁人生这个坐标系下,代际传承,很多价值就这样,尴尬地呆在了半路。

  同样的道理,时间太长、跨度太大,那些曾经帮助你成功的经验和观念,也传不下去了。现在我们说,你要和你的孩子做朋友,这好像还是个比方。但在百岁人生的框架下,你如果不能和你的孩子、和你的父母成为真正的朋友,那你们就真的很难相处下去。

  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和后辈的幸福,总有一些计划。但是这些计划都建立在一个默认的基础上,就是这个时代的预期寿命。但是当预期寿命变化的时候,我们的计划有的时候就会变成变化。我会想到泰森的那句话:每个人都有一个计划,直到被一拳打到脸上。

  接下来,是第三个挑战:怎么重新定位婚姻?

  【第三个挑战:怎么重新定位婚姻?】

  亲密关系对于我们的人生特别重要。但是我们一生当中能维持多长的亲密关系?人类过去那种对于长久婚姻的终极想象,其实是有顶的, 50 年是“金婚”, 60 年叫“钻石婚”。再往上就没有定义了。因为人类绝大多数活不到那岁数,寿命限制了想象力。

  【寿命限制了想象力】

  但是,如果人类平均寿命到了 100 岁以上?情况就变了。 70 年的婚姻、甚至更长的婚姻就会存续,那婚姻的意义会发生变化吗?当然会。

  现在年轻人和父母之间,关于逼婚的矛盾,你还真以为重点是结婚不结婚啊?其实是,婚姻在长寿命这个背景下的社会意义变了。过去,婚姻是人进入社会的第一件事,是人的成年礼。只有结了婚的人,才被认可为合格的社会细胞。而现在年轻人怎么想的?婚姻是把自己的人生整理好后才做的事。年轻人想,我人生道路还没定型呢,我自己还没想清楚呢,我爱什么样的人,跟什么样的人过一辈子还不知道呢?结啥婚呢。年轻人想的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以前关于婚姻,我们美好的愿望是金婚、银婚、钻石婚。从今往后,对婚姻最好的祝福可能是“顶石婚”。啥叫“顶石”呢?就是指修建建筑的时候,最后放上去的、在拱顶上的那块石头。它标志着这座建筑从此稳了、从此建成了,就真正屹立在世间了。拱顶石是一座建筑的落成典礼,婚姻就像拱顶一样,是人生的落成典礼。所以“顶石婚”才是未来婚姻的最好祝福。如果父母逼你结婚,你就要告诉他们,你要一桩顶石婚。

  说完结婚我们再来看,在百岁人生的背景下的第四个挑战: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

  【第四个挑战: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

  现在年轻人毕业了,进入一个行业,我们是默认要在这座山上一直往上爬的。所以,才有一句古训“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对第一份职业那么在意。就是因为不能错啊。错了,一辈子就完了。很多人在职场上那么谨小慎微,那么恐惧就是因为这个,即使自己非常痛苦,也没有勇气修正重来。

  但是,如果你把你的困境放在 120 年的生命周期里,用新的坐标,再看一次呢? 情况完全不一样,在这个坐标下你会发现,有些想法那是可笑的,有些想法那是荒谬的。

  今年,有一个收费站的员工很有名。她们收费站裁员了。面对裁员,她悲愤地说:“我都 36 了。除了收费,啥也不会。我学东西也学不了了。我这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呢?”请注意,她36。

  而一位 100 岁的老奶奶,也很后悔。她说,我特别后悔 60 岁的时候没有开始练小提琴,如果学了的话,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有 40 年经验的小提琴手。

  一个 36 岁的人说自己来不及了,一个 100 岁的人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开始一项人生任务。

  你会发现,这不是有出息没出息的区别,这是两种生命坐标系下,对境遇的感慨。

  再给大家介绍一位老人家,她叫姜淑梅。 60 岁的时候,她才开始认字。识字以后,她看了·莫言的三本半小说,看完就不服了。她说,都是山东老乡,这样的小说我也能写。她女儿就说:那给你纸和笔,你就写吧。她就在 75 岁开始写作了。今年,她 81 岁了,已经出版了 4 部小说。引起了文学界的震动,还拿了很多奖。

  我这不是在跟你讲励志故事,这就是将来的人生常态。 60 岁,上个大学。 70 岁,出来创业。 80 岁,再新学一门手艺。没什么稀奇的。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一定会经历的过程。不然等到 100 岁后悔,何苦来哉?

  我特别希望刚才这段,你能和你的父母一起看。没关系,跨年演讲的视频优酷上一直会有,有机会建议给父母放一放。如果他们很固执,不愿意看,你至少一定要把这句话告诉他们: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来得及的呀。

  我们继续面对百岁人生给我们带来的第五个挑战:如何面对挫折?

  【第五个挑战:如何面对挫折?】

  我们来简单描述一下一个人的情况,他创业办了一个公司,花了上百个亿,全部赔光了,还欠了好多债,有几百万个债主,还被法院下了限制令,连飞机都不能坐。你觉得这人是不是就完了啊?这辈子是不是就交代了?走投无路了啊?

   2018 年我们都知道这个人是谁。ofo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关于他的那些情况,我也不了解具体情况,我也不认识戴威。我不是替他喊冤,但我只是觉得看这个问题稍稍多一个维度就好。

  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1991 年出生。 27 岁。多年轻!按照百岁人生,他至少还有 70 多年,甚至更多。后面还有多少种可能?快到一个世纪了。人生还有多少种变化?不管今天戴维负债多少,他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

  在百岁人生的坐标系的里面,一个年轻人如果遇到了挫折,可别只记得丘吉尔说的那句话:“永不放弃。”他更应该记得的是,丘吉尔的另一句话:“这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只是开始的结束。”

  刚才我们一口气说了五大挑战,百岁人生会给我们出很多难题,但是,我们最困扰的不是那么长的时光怎么办,而是在这么长的时光里,我们必须调整做选择的标准。

  我们做选择的标准,也许就不是眼下的利弊了,而是要叠加进一个时间的因素。

  这位大家都认识,曾经的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她有一个著名的重新选择的故事。 3 年前,她选择从主持人转型投资人,很成功。

  今年,我劝她再重新选择一回,来我们的少年得到公司。但是说实话,我是有一点小担心,因为她的世界太丰富多彩了,摆在她面前的机会太多了。我的担心就是,万一她不能全情投入,怎么办?后来,有一个朋友一句话就给我把这个心结解开了,说像张泉灵这样的聪明人会知道,她拥有的最珍贵的资产,就是她的社会信用。她只要对一件事做了公开的长期承诺,她就一定会坚持做下去。所以,你尽管去劝她。劝到她答应为止。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她答应了。张泉灵已经正式就任少年得到董事长。她正在为少年得到打造一个杀手级产品。不久之后,就会由她自己向全市场宣布。她宣布的那一刻,就是她向市场作出的长期承诺的那一刻,上面绑定的是她个人的社会信用。

  你看,她的这种行动方式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就会给我们特别大的启发。就是在你做一个决定的时候,在百岁人生的坐标下,能分得清什么能穿越时间,什么会被时间过滤。所有能穿越时间的东西,就该坚守,因为人生太长了。所有会被时间过滤的,该翻篇就翻篇,因为人生太长了。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