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探访Evernote:慢公司的成功探秘

2013-06-24 09:16 稿源:搜狐IT  0条评论

写在前面的话:呃,搜狐IT驻硅谷的美女记者、知名的“工程师杀手”晴然又来了。这次晴然走进了Evernote,继续用她的魅力“秒杀”Evernote的中国工程师以及COO。晴然在采访和参观完Evernote的总部后,对这家以“慢”著称的公司有了更深层的了解。她认为,Evernote有几个有意思的文化,而我揣测,这也许也是其成功的因素。所以,各位创业的人、也想慢慢成功的人,一定要擦亮眼睛看了。

晴然体会的Evernote的文化如下:

1,开放、平等、尊重工程师。

2,假如你够牛,被Evernote相中,恭喜你,那就不需要面试了。

3,办公区洋溢着生活气息,环境很“宜家”。

4,有严重的“美食”文化,员工伙食在整个硅谷首屈一指,世界各地的美食每天不重样,严厉杜绝垃圾快餐。

5,鼓励员工开电动汽车上班。

6,工作和生活没有分割线,而这也为Evernote产品的生活化提供动力。

So,还等什么呢,快看原文吧。

PS:结尾有彩蛋哦,晴然美女还附送近身采访Evernote COO的实录哦。(以上,by林丰蕾)

文 / 晴然 搜狐IT驻硅谷记者

再过一周,Evernote就会迎来自己5周岁的生日!6000万(过去一年涨了3000万)的全球用户数、400万的在华用户数(本地化的印象笔记仅登陆中国1年)、刚刚收入囊中的苹果设计大奖、免费增值模式的典范、俄罗斯裔CEO的慢生意经、做百年企业的理想…… Evernote正茁壮成长为硅谷startup中的‘青年偶像’。

一个做 ‘笔记’的能火成Evernote这样,还能赚成Evernote这样;这种ms不靠谱的成功故事背后一定存在某种必然。带着很多好奇和撇不清的个人情结,小编近日采访了一位来自Evernote的高级工程师。 我们聊了他的故事,以及Evernote的方方面面。..。.我似乎明白一件事:Evernote这个小东西 ------ 就是有种‘革命’生活的力量。

图注:悬挂在围栏上的木质象脑袋,大家能看出它跟Evernote Logo最大的不一样在哪里吗?屏幕中是CEO Phil Libin

纯‘中国制造’的硅谷技术大拿

跟硅谷大批的‘技术海留’不一样,我的这位受访者,没有任何留美背景,英文水平也仅限于国内课本上教的那些。他叫刘通,来自江苏徐州,是Evernote引进的第一位‘纯粹’的中国开发者。 刘通本来是个中规中矩的好学生,先是保送南京某高校,接着又保了研。研究生期间,意识到自己在天朝学术界‘不会太得志’,他擅自做主干了人生中第一件出格儿的事:退学,加入iOS开发者大军 。时值2009年,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iOS应用开发者,刘通跟哥哥两个人,一个是工程师一个是设计师,包揽了应用开发、测试、营销和售后服务的方方面面。他们一共上线过5款应用。用他的话说,“都不是什么复杂的应用,都很实用,设计得很洋气,总之,老美很买账(笑)”。这些作品全都被App Store feature过,也上过周下载量前100的榜单。

今天的刘通受聘于Evernote总部,是Evernote Hello(人脉应用)的核心开发人员,属于典型的硅谷技术大拿。至于他跟Evernote的故事从何开始,如何实现的‘中美穿越’,请看下面这段。

靠‘选秀’敲开Evernote大门

2011年,刘通在做Wonderful Days (一款日志撰写应用,风格和定位都类似于早期的Evernote) 。恰巧同一时间,Evernote在搞第一届DevCup(开发者大赛);第一名的酬劳是10万美元,同时还能收获 Evernote Trunk开发者大会的入场券。刘通和哥哥都觉得自己的Wonderful Days可以为Evernote所用,于是开始紧锣密鼓地加工Wonderful Days这一参赛作品。

出乎哥儿俩的意料,Wonderful Days并没能在DevCup中获奖,却意外收获苹果的青睐。后者将这款为参赛准备的应用评选为app of the week(一周应用之星),放在应用商店里重点推荐。苹果的这般‘重视’让Evernote吃了一撮回头草,他们终于给刘通送来迟到的Trunk大会入场券。一周之后,刘通第一次踏入美利坚;他说自己“完全没想找工作这茬儿,只是单纯想来这边看看”。

Trunk大会期间,刘通受邀参观了Evernote总部,跟这里的核心团队有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Wonderful Days虽然设计感鲜活、但依然意在实用;相似的产品理念让双方一拍即合;Evernote当即给刘通发了高级工程师的Offer。“在中国当自由开发者虽说赚得也不少,但是没地位,一直被女朋友的爸妈判定为不靠谱青年。加入Evernote让我有了个‘像样的职业’,刘通说。

图注:刘通之前搞的Wonderful Days应用,至今依然在苹果应用商店热卖

英雄不问出处

除了招贤纳士的功夫了得,是Evernote那份对员工的‘信任’彻底收服了刘通。不管你是实习生,不管你是中国还是哪里来的,不管你来公司多长时间,你都受到一样的尊重,你的作品都能得到同样的重视。刘通在上班第一天就修复了几个bug,然后当晚就把作品直接提交上线了。另外,大家今天在Evernote中看到的那几个‘想象力丰富’的预告页(第一次打开应用后,最先看到得那几页)其实是出自实习生之手。刘通说,“这样的‘信任’在硅谷的科技公司中也不太多见”。

图注:采光很好的办公区域。

图注:文中提及的钟。每周五CEO会敲钟,召集全体员工开会。

图注:一进门就看得到的巨幅粉笔画;一个日本设计师趴在上面一笔一笔画的。

‘快生活’,慢慢过

走进Evernote总部,映入我眼帘得是:暖色调的墙纸、跳色的家具、温馨无比的陈设、开放式厨房里林林总总的小零食、古朴俏皮的装饰挂钟,木质楼梯上的大软皮垫子…… 我半开玩笑地跟刘通说,“走进你们总部,我有种进了‘宜家’的错觉”。“是吗?(笑)Evernote的主题就是‘生活’啊,”刘通这样回答我。他没把Evernote看成是个单纯的‘效率管理’应用。在他眼里, ‘Evernote打着‘笔记’的幌子,其实是在传递一种‘生活方式’。

这不,刘通还跟我数起了Evernote的‘家珍’:

1) Evernote充当你的全能小管家(她能记住你的任何事)

2) Evernote Hello帮你打理人脉(跟你的小秘书一样)

3) Evernote Food记录你的美食人生(不管是好吃的、还是它们的菜谱)、

4) Evernote Peek担任你的专属学习伴侣(比如随时随地考你单词背诵etc.)

5) Skitch随时待命、捕捉你的艺术灵感(不管是画的、写的、还是说的)

……

跟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太一样,Evernote并不讲究将工作和生活撇得太清。刘通告诉我,这儿的员工都是先变成Evernote粉丝而后加入这间公司;让Evernote变得更完美也是帮了他们自己一个忙。在这间致力于成为‘百年Startup’的公司,科技不仅仅是工具或是时尚,更是一种生活的‘滋润’。 “我们希望Evernote能让自己跟大家的生活都变得更有品质”,刘通说。

图注:类似IKEA风格的公共休息区。

图注:开放式的厨房;各种零食。

图注:一间间小会议室;也可用作独立工作空间。

图注:像‘家’一样的办公区。

关于‘品质生活’,刘通忍不住谈到他眼中最称职的实践者,CEO Phil Libin。 “我们老板是个狂热的美食家”,这一点既反映在Evernote的产品上(Evernote Food),也反映在Evernote的员工伙食上(刘通说Evernote的员工餐在整个硅谷首屈一指;世界各地的美食每天不重样;严厉杜绝垃圾快餐)。再比如,为了帮助大家节省时间和提高生活质量,Evernote为驾驶电动汽车上班的员工提供优厚的补贴(真不是闹着玩的,公司停车场里有一长排的汽车充电器);这也是刘通最爱的福利。

图注:停车厂里的充电器。

图注:员工食堂的菜单(看到右图上画的寿司了吧;那是因为正值周三寿司日)

后记

后来,刘通跟我闲扯到Evernote每周三的sushi day(寿司日);在这间公司,是个人都会用筷子夹寿司。我问刘通,为什么Evernote在日本这么火?走进书店都能看到一柜子的书教你Evernote的各种使用窍门。他说,这跟日本人的文化习性有关;“他们是个‘特别喜欢整理东西’的民族”。

然而,跟日本人不一样,大多数人仍然只是用Evernote记下笔记,殊不知这只是冰山一角。尽管各种使用教程漫天飞舞,但面对Evernote五花八门的功能和使用诀窍,很多人仍然感到‘无所适从’。如果不幸被我言中,请参看这个视频。百闻不如一见,我也把自己的使用案例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用到的都是些最傻瓜和实用的功能)。

  

(L = Lisa Zhong 钟晴然;K = COO Ken Gullickson)

P.S. 我一进门就看到Ken正专心把玩手中的‘苹果设计大奖’(一个比魔方大一号的银色立方体);这摆件儿挺逗,上面的苹果Logo用手一碰就会亮。对了,看到我进来,Ken立马递给我一张纯中文的名片,上面印着‘印象笔记, 肯 加里克森,首席运营官’。

关于WWDC,尤其是iOS 7

L:感谢您接受搜狐IT的采访。首先的几个问题会围绕刚过去的WWDC。第一个问题,作为开发者,您认为这次WWDC Keynote中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K: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当然是iOS的redesign,扁平化设计。这下,我们也得好好思考下怎么调整自己的design。为了让Evernote的产品跟iOS 7更好地无缝兼容,我们已经启动了一个专门项目组,他们会专职负责Evernote产品在视觉上的redesign。

从功能的角度看,我们对苹果全新的‘多任务处理’(multi-tasking support)功能感到兴奋。目前,我们还在学习新的API、探索各种可能性;但能肯定的是,这个‘多任务处理’功能会给Evernote开启一扇全新的创新大门,它可以直接服务于Evernote的产品主题。

L:您怎么看Keynote中的硬件发布?会跑去‘拿下’某一件吗?

K:我应该会去买新的Mac Pro,简直太酷了, “Beautiful piece of hardware!” (是款极好的硬件)。

L:您刚才提到iOS 7的redesign意味着Evernote也得陪着redesign。面对接下来大量的‘修改’工作,你们团队真的是‘期待‘态度吗?会不会也觉得挺闹心的?

K:最近大家都在问我这个问题;其实,我们是真心盼望去‘服务于’iOS 7的扁平化设计。任何‘平台层面’(不管是iOS还是安卓)的革新对Evernote来说都是好消息;我们因此又收获了一个 ‘区分自己产品’的契机,或者说,一个创新的机会。

跟很多公司不同,在产品层面,我们从不信奉‘跨平台的一致性’(cross-platform consistency)。在我们看来,这种‘一致性’意味着‘平庸’而非‘卓越’;我们的目标是后者,代价再大也在所不惜。事实上,在Evernote负责iOS、安卓、Mac还有PC的都是完全独立的团队,他们的工作节奏也截然不同。这些团队的目标就是在自己负责的既定平台上打造最完美的Evernote,最大限度地体现‘这个’平台的优势。

对比iOS和安卓平台

L:谈到跨平台,我想知道 Evernote在哪个平台的盈利情况更好呢,iOS还是安卓?

K:目前的情况看,iOS的每用户盈利能力更强,但是安卓落后得也并不远。片面看‘数据’其实有点‘扭曲’(skew)实质。Evernote的盈利模式属于免费增值,原则上,我们不着急让用户在短时间内升级成付费用户;趋势上,人们使用Evernote的时间越长,升级的‘情愿度’就越高。安卓生态比iOS年轻很多,这就等于没跟苹果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而我们目前的数据分析还没将这个因素考虑进去。所以,现在谈Evernote在哪个平台更赚钱,还为时太早。

COO眼中的Evernote

L:后面的问题会全然围绕Evernote。从原来投资Evernote到现在加入公司管理层,您算是Evernote的元老之一;能谈谈这公司最让您自豪的地方是什么吗?

K:我们公司的开发者都是Evernote的粉丝,他们中有很多因为太爱Evernote这款产品,最终决定加入Evernote。你知道,最棒的事情就是让‘开发者为自己开发’;Evernote很幸运地成为这样一个公司。我们所有的设计初衷都源于对‘自己需求’的不断推敲。

L:我之前跟您公司的员工聊过,他们提到Evernote对美食文化的推崇,甚至把Evernote看成是个lifestyle shaper(生活方式的塑造者)。您是如何看待Evernote跟‘生活’这一主题的关联度呢?

K:哈哈,美食文化的确在Evernote盛行,我们的CEO、VP都是美食家。跟硅谷其他的公司不太一样,我们在Evernote不讲究把工作和生活撇得太清。大家伙儿都是从生活中学习自己的需求,然后再把灵感融入到对Evernote的塑造和改进中去;Evernote Food就是最好的范例。我们自己深觉记录‘美食人生’的重要性,于是精心打造了这样的产品;不管你是下馆子还是下厨,那些‘食味瞬间’这下就都没跑儿了。

关于中国市场和“印象笔记”

L: 听Phil说,‘Evernote 进中国’这件事上,您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现在入华一年的‘印象笔记’用户数过了400万,您能给个评价吗?

K:我们非常满意,尤其欣慰‘印象笔记’在中国的品牌塑造非常成功。‘印象笔记’的品牌形象跟国际版的Evernote保持一致,但是又兼具本土化特征,这就是我们期望达到的效果。所有的产品都被赋予中文品牌,感觉上很native。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很迅猛;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中国很可能会超过日本成为Evernote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

L:专注于中国本地的‘印象笔记’对Evernote的战略发展有什么样的贡献?

K:我们眼里的‘中国’不仅是个前景广阔的巨型市场,更是个重量级的‘创新源头’,尤其是在互联网和云服务领域。‘在中国谋发展’有助于帮Evernote实现全球化的创新。当我们的产品不被中国市场认可时,我们心中的疑问不是‘怎样才能更好地服务于中国’,而是‘我们能从中国学到什么,使Evernote更好地服务于世界上的每个人’;这就是我们在中国最大的战略目标。如果你看看Evernote的全球覆盖和办公室分布,就能发现世界上所有的‘创新源头’都有我们的影子。

L:在定位上,‘印象笔记’跟它在中国的竞争者(有道云笔记等)有什么不同?

K:我们不太关注所谓的竞争对手,也没觉得‘有道’和跟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者有什么本质的不同。现在市场上有上百个产品跟Evernote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叠;做产品层面的直接对比几乎不可能。在我们看来,这么做(跟竞争对手做比较)等于是在浪费时间。

紧盯竞争对手不会让我们的产品更好;只有‘努力学习用户需求、了解怎么让他们开心’才能让Evernote变得更好。如果每一天,我们都能让自己的产品变得更好一点,让这个世界更聪明一点,那我们就算尽职了;‘竞争对手’根本不在我们的考虑范畴。

L:会不会有好多公司跑去‘复制’Evernote进入中国的方式呢?(建立纯独立的本土公司)这么做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K:不瞒你说,的确有很多公司来找我们探讨这种‘方式’,而且还是双向的;有中国公司想去硅谷发展的,也有硅谷的公司想效仿我们的做法进军中国。大家这么关注,这也算是对‘印象笔记’的一种认可吧。

‘这样做’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们等于在中国又‘克隆’了一个自己,让Evernote的一个双胞胎运行在一个本地品牌上。中国的‘印象笔记’是everything from scratch (一切从零开始);这跟我们发展其它市场有本质的不同。在别的地方,我们只需要做一点营销,再找找本地的合作伙伴之类的,比起对于‘印象笔记’的投入就是冰山一角。

关于进军硬件市场

L:谈谈之前被媒体一通渲染的 ‘magical hardware’(神奇的硬件)吧?Evernote真要进军硬件市场?

K:呵呵,我们还没准备好宣布任何事。我能告诉你,我们不会去做手机或是平板,也没打算去跟那些大公司竞争。

类似于Evernote跟Moleskine的合作(Moleskine是标榜为欧洲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服务的传奇笔记本,做工很精美的那种)更符合我们的定位和方向。你知道,有一款Moleskine笔记本,上面印有Evernote的品牌标识;如果你打开iPhone上的Evernote应用,用page camera拍下笔记的一页,Evernote就能纠正图像的瑕疵,让那个原本的‘物理页面’非常完美地呈现在Evernote应用当中。总之,类似这样的互动方式和这种branded co-product (贴有商标的联产品) 才更贴Evernote的边儿。未来,Evernote会通过跟其他‘实体产品’(physical product)的融合,带给大家更好的体验。

展望未来

L:未来,Evernote最让您兴奋的地方在哪儿?

K:未来值得期待的东西太多了,取舍起来真的有点困难(笑)。我们希望Evernote可以‘completing your thoughts’(完成你的想法)而不仅仅是‘taking your notes’(记你的笔记)。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方向;我们的产品中已经出现相应的功能,比如搜索中的提前键入、关联性笔记、自动的标题添加、智能菜谱分类等等。不需要任何‘学习’和‘刻意’,你只要使用Evernote的产品,这些功能就会‘自动’地为你服务。这里面还有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我们能做的实在太多了。

L:Evernote的衍生产品越来越多,产品的外延和内涵也日益丰富。有没有考虑‘过度丰富’可能会让用户‘overwhelmed’(不堪重负)?

K:(笑)我们会更努力地‘educate people,’比如做短小的视频展示使用窍门等等。像Evernote Hello(中文叫人脉)这样的产品可以理解为我们的‘创新孵化器’。Evernote一直在思量如何创新;当希望尝试的东西跟老用户的习惯有所出入时,我们认为最好先做成一个独立的产品,试着‘自我定义’,待时机成熟后(比如,当我们认为Evernote Hello足够完美的时候)再将相应的新功能引入到核心产品中。

你说得没错,当你拥有一个功能强大的产品,又希望大家能立马上手(掌握它的使用),这始终是个严峻的挑战。

1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