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生活7年, 前阿里程序员谈我们的区块链差距究竟在哪?

区块链(5)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区块链大本营(ID:blockchain_camp ),作者:学远,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 年前,邓小平参观上海市展览馆举办的十年科技成果展。20 年之后,我们把关键字”计算机”换为”区块链”,小平同志所说的字字句句仍然掷地有声。

今天,分布式计算的潮流浩浩荡荡,不以任何公司或集体的意志为转移,在经济规律驱动和密码学的保驾护航下,人类协作动力的本源资产,和履约的保障(可信计算和加密资产智能合约控制),都已经憋足了马力,要走上加密去中心化经济的高速车道。

我偏安于澳洲大陆一隅,眼见从Sun的“一次编译,到处运行”Java宏愿红红火火,到各公司斥资上公有云建私有云,到如今若隐若现的去中心化计算Blockchain。这些改变背后目的只有一个——哪种技术能降低成本,提高经济协作效率,必将普及。

这篇文章,我希望对悉尼及其他澳洲城市的区块链社区做一简介,挂一漏万,希望能帮助中国开发者知己知彼,了解全球区块链技术和开发者现状。同时,也促进中澳技术圈间的交流。

舅舅影响了三代人

在开始澳洲区块链的内容前,我想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情况。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的大舅就开始跟身边的人说“以后计算机什么都能做”。现在回想起来,我大舅应该算是国内培养的第一代计算机专家。

那个时候,虽然我们都似懂非懂,但我母亲听进去了大舅的话开始身体力行,从算盘财务时代升级到会计电算化,然后把这些话也告诉我们,并积极地影响我们。最终,我们一家三代都与计算机结缘。

从大型机时代,一直经历了个人机,再到分布式自由云计算的时代。可以说大舅影响了我们一家三代人。

我到澳洲后,也经常参加一些本土的Meetup,得到很多的益处。接下来,我就分享一些澳洲开发者圈的情况。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社区组织

对于热衷party聚会,美食荟萃,喜欢扎堆和陌生人networking的澳人来说,没有比Meetup(技术聚会)更合适的技术交流方式了。下班后,喝着啤酒听着大咖分享技术心得或讨论业界动态,收获很多。

最重要的,这是一种技术对外普及方式。很多圈外人,就是这样了解了高深的金融、编程或别的技术,了解之后,可以用到自己的工作中。有些人甚至自己逐渐越扎越深,甚至是转行了。

一般Meetup选在下午六七点,IT公司集中的地方,多提供pizza简餐,最要紧的是有啤酒,场地和披萨基本由热心社区领袖赞助。Meetup大概包含3- 4 个环节,以半小时的主题讲座或沙龙讨论开始。

Security Token法规专题聚会宣传海报中,显著的“免费啤酒披萨“字眼

在区块链领域规模最大的,要数Adina组织的Blockchain聚会,大概 3000 个观众。

而办的最久的,恐怕是Bobby的Ethereum以太坊工作坊,迄今已经办了 120 多场,早期都是Bobby(化名,以下同)一个人张罗如今随着社区壮大,他依旧每次参与。可以想见他无偿投入的心力,但也可以看出他在以太社区的巨大影响力。可以说,如果没有见过Bobby,没有听过他无私分享的技术秘密,你就不能说你在悉尼链圈混

2019 年,Bobby在几百人的开发大会上分享了自己开发运行几年的分布式交易所,逐行代码讲解撮合方式

可以说,是Bobby、Adina这样的默默付出的技术开发领头羊和社区组织者,带动了澳洲区块链前进的坚实脚步。

澳洲链圈众生像

60 岁再创业的倔老头

Key今年 60 岁,已经退休了。他自己做过几家公司,所创立的保险公司被大公司收购后,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的小目标

可是Key这个人很奇怪,偏偏退而不休。找了一班子人马,决定赶ICO热潮,再做一个链技术的保险公司。

无奈团队磨合较慢,没有跟上链圈飞速节奏,白皮书迟迟出不来。再一个,真正要把业务和区块链融合,坑很多。像他这样吹牛功力不深,或者技术储备不足,确实是很难成事的。

.com时代的老司机

坐我旁边的一个同事Johnny,资格很老,干活也利索。成天拿“这是泡沫”打击我们这些加密币信徒。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是从比特币两万美元牛市跨向熊市的那几个月,也算被他言中。

我们这些显卡挖矿族和新韭菜吹牛的时候,他在旁泼冷水:“这就是我经历的.com泡沫的再现,等泡沫破裂你们就见识厉害了。”

结果,和我们关系最好的一个自谦为“红脖子”(底层白人)的哥们儿,果然是在高点成为新韭菜,一掷万金买入Ripple,被套得没钱补仓了(不像老韭菜,Ripple底仓是当年免费领的,平摊还能熬下)。

Mike,也是我公司同事,加勒比裔二代,成天笑呵呵的,做市场的。有一天告诉我们要离职了,先去国外玩一圈,之后听Johnny说他去了Hav*n(澳洲第一大ICO,做金融汇款)。

Johnny不屑地说,千万别去拿Token,我在.com时代看被股权忽悠跳槽,后来竹篮打水的人多了,我只认现金,给我什么Token我都不要。

事隔一年多,看Mike的朋友圈,确实换了工作,看来Hav*n发展不是很好,也许是做事烧钱太快了?毕竟都说只有不做事不烧钱的团队(并高位套现fa币),才能活下来。

律师也来插一脚

在技术圈的聚会中,嘉宾里经常有一群西装、裙装的俊男靓女,挺引人注目。他们不是来自什么大公司,而是从事区块链方向咨询的律师。

对于这帮人,我其实很看好他们。作为文科背景,他们判断自己的职业终将被智能合约取代,这话说得就好像我们程序员不会被取代似的,被机器超越不分早晚。

他们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积累,帮助加密经济更早更好地在阳光下合规发展,更早更好地让律师业和其他行业更新换代。自己成为后浪的同时,也酝酿着将自己这波推走的更大的后后浪。

编程从娃娃抓起

在各种面对已工作人士的编程大赛、区块链大赛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年满 10 岁,还在上小学,可是他们已经熟练应用EthereumAPI,给自己开发的游戏加上虚拟币的经济激励

在某次大赛上,我认识了Kennny,天才东南亚华侨。 20 岁大学刚毕业,轻描淡写拿到比赛第一名上万元大奖。我看好他成为阿里之星之类的年轻栋梁,正在给他传销中国的996。

加密币的使用在澳洲已很常见

在悉尼的生活区,接受加密币支付的地方还不少,比如本地火车站的比特币小店,就有比特币取款机。

还有一些爱好者自己举行的Crypto Run,跑过每一个接受比特币的商家,注意门上的Bitcoin小灯箱。

再看国内外区块链教育差异

身在澳新,拥有认真组织行业规范自律的从业者,友好但严谨的监管环境,老中青三代无年龄性别歧视的IT大环境,对投身区块链的人士是一大幸事。

生在中国,可以见证矿工、中国开发者、认真做事团队的崛起,看到技术人能在996的护佑下,无惧体制牵绊和大妈资金、传销伪区块链的夹攻下,杀出一条血路,更是难能可贵的幸事!

以我参与的一些DAG社区的研发和活动为例,作为本身就不受国界限制,天生爱自由的区块链,一个项目的开发者虽然是自由进出,但实际上基本都能坚持深耕。来自中澳欧洲等不同国度的开发、前端、矿工组织,松散但有节奏的协作,线下各国技术聚会,线上多国讨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ICO割韭菜,推动以PoW为主的技术创新。

区块链若作为百年大计的底层技术依托,则无需急功近利。类比国外编程教育发达,和价值观驱动社会,家长以身作则,主动参与社会活动(如组织技术聚会)有关,中小学生不是为了升学,竞赛而学编程,而是“我做这件事怎么好玩,怎么能帮到周围的人”为初衷。我们至少要考虑培育可持续的,家长又可以见到效果的长期学习文化。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看好区块链和去中心化计算(注意是去中心化计算,而非分布式计算,也非去中心化管理,搞清楚这三者之间的区别对于理解区块链至关重要)。我的的回答是5G和物联网。根据IOT ANALYTICS, 2019 年IOT设备大概 83 亿个,到 2025 年大概会有 215 亿个。

2020 年发达国家平均每个家庭连接的智能设备数量将达到 50 个,加上工业互联的智能设备、无人车、无人机等,毫无疑问,智能设备的数量将会是惊人的。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利用这些智能互联设备产生的数据,如何让这些隶属于上百万,上千万个不同的团体个人的设备相互协作起来,区块链技术正成为可能性极大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方面,事实上英国等发达国家早已经开始了准备工作,例如在英国,Raspberry Pi早早就被应用在了儿童编程培训上,现在这个信用卡大小的单片计算机性能越来越强大,也正被越来越多的应用到教育儿童各种编程项目上,我们认为这将是一个未来。

面对AI和Blockchain,我们到底是拥抱还是阉割,选择都真真切切,摆在每个读者君自己的面前,是冲在浪尖像盖茨、马云、孙正义去闯出一条血路?还是随波逐流,坐享其成。

关于这个问题,每个独立个体,每个公司、组织、政府,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货币管理机构巧取豪夺个人财产已是历史,中本聪团队引来的数学规律之神在硅晶加持下,正指引着未来的方向。

*关于作者:

学远, 2011 年因对挖矿感兴趣,不慎入链圈成为分布式加密货币较早期支持者。 2018 年All-in区块链前,历任阿里巴巴分析专家,WWS数据科学家,CCNSW分析部门经理。业余引导自家儿童编程(Python, Tinker), 9 岁获美亚FutureEngineer奖学金。

Ben Liu,CSIRO澳联邦科技院博士,澳纽数字资产协会执行秘书长。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