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长视频最新资讯 > 正文

长视频借版权“重拳出击”,影视圈剪刀手“大撤退”?

2021-05-06 08:59 · 稿源:娱乐独角兽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何西窗,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我已经收到几批B站视频下架通知了。”视频剪辑爱好者肆月说。

两天前,她发现自己综艺《创造营2021》相关的视频剪辑被B站退回,退回原因是版权方(腾讯)要求。而更早之前,她主页里剧集《宸汐缘》《长歌行》相关的视频剪辑也被下架,同样是由于版权问题。让她稍稍庆幸一些的是,她很久之前剪辑的日本电影和香港老电影的同人视频还留着。

图片

4月底,官方领导机构联合影视行业主流视频平台、头部内容公司乃至导演、编剧、艺人等,掀起了一场自上而下的短视频侵权清扫运动,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等侵权行为,试图为影视内容市场建立新的版权秩序5月初,视频创作者们迅速遭遇了下架潮。

同人“剪刀手”之外,B站、抖音等平台影视相关的短视频虽然受到一定限制,但是头部影视博主依旧在产出内容。如B站上老邪说电影五一假期期间更新了对剧集《暴风舞》的吐槽视频,影视区里五一新片《你的婚礼》的解说影评视频播放量依旧可观;抖音上关于电影《扫黑·决战》《秘密访客》等电影的剧情解说短视频依旧保持着相当的更新速度。

图片

“平台和政策的大锤下来了,但是生活还是得过,先还是该剪视频剪视频,该解说解说,不能做了,再想办法。”已经在B站、抖音、微博等社交平台混迹几年的非全职影视博主维生素说。“现在做影视解说视频有点顶风作案的意思,但是有时候实在忍不住,有的是因为老粉催,有的是因为作品实在太激发人吐槽欲了。视频能发一个是一个吧。”

平台们掀起的长、短视频版权战,而受到最大冲击的,是产业链末端的创作者们。

重拳之下,

“剪刀手”内娱圈大撤退

目前内容市场上的视频创作者,可以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是视频剪辑爱好者,被称为“剪刀手”,这种剪辑大部分以原生视频内容为素材,创作新的衍生剧情,在音乐、剪辑、叙事等方面进行再次创作,对原素材实现一定程度的解构与重建。

图片

另一类则是影视博主,同样以原生视频内容为基础,但多以视频杂谈、解说、评论等方式对于原生内容进行吐槽或推荐。虽然是个人化评述,但基本保留了原本内容的特点,是对作品高光片段或漏洞的放大。如“x分钟看剧/电影”“xxx说电影”等系列。

图片

这两类视频创作者,都带有一定自发性,但是前者多出现在同人粉丝圈层,粉丝为爱发电,自主产粮,还处在粉丝原始积累的阶段,即便内容方也开始推行各类官方二创活动,但是“剪刀手”少有以此完成规模化变现的人。

“我觉得短视频版权整治这件事,主要冲击的是内娱剪刀手。”肆月说。她一直对国内剧集、综艺保持着一定关注,兴致来了就会剪同人视频产粮。“我是《明星大侦探》的老粉,一开始最喜欢何炅和撒贝宁,剪过‘双北’,后来觉得全员都可爱,就CP大乱炖。”

图片

(B站上的《明星大侦探》相关剪辑)

这几年各类选秀综艺崛起,夏日限定的《陈情令》《山河令》等耽改剧也是流量大户,肆月也陆陆续续剪过相关的视频。她为《创造营》《青春有你》等系列剪过几个满意的舞台和同人视频。

“我记忆里最深刻的是之前看《创造101》,我喜欢赖美云和段奥娟,小姑娘太可爱了,就剪过一个小甜品视频,播放量一般,但是我觉得我把美好的时刻留下来了。”今年的《创造营2021》利路修“被迫选秀”完成出圈,但肆月没有参与这场狂欢,“大家都是图个热闹,但这不是我想剪的。”

肆月最满意的是自己为《山河令》剪的视频,她熬夜找了素材和配乐,调试镜头。这个视频里没有坏人,所有人停在最美好的时刻,温客行没有白头,阿湘和曹蔚宁欢欢喜喜的在一起。“我想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他们在这个平行时空里是HE。”

而短视频版权整治让肆月有些沮丧。“我理解平台版权保护,有一些搬运和CUT剪辑是侵权了,但是现在这种整治,让二创剪辑也受到很大冲击,感觉自己本来单纯因为喜爱付出的心血,都被抹杀了。我这段时间可能不会剪国产剧和综艺了。去欧美圈、日韩圈看看吧。我剪辑群里的几个朋友,也是准备先看看情况。”

相比肆月视频的大批下架,新人剪刀手空海就幸运得多,她的视频逃过了被下架的宿命。“我其实才开始玩视频剪辑的,太糊了,大平台没空管我这种小虾米。”她剪辑的《延禧攻略》《如懿传》的二创视频被留下来,此前试手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留了下来。

可是对于二创圈普遍的下架潮,空海也觉得十分焦虑。“我B站收藏夹里的很多视频都是失效了,就像放在自己仓库里的宝藏一瞬间都没了,就这么点零碎的快乐,都没有了。”而她最近也不想剪辑了。

现在空海也采取了与肆月同样的打算,暂时不剪辑IP相关剧集或综艺。“我的视频没有被下架,但我估计现在不会去碰热门IP剧了。我看见圈子里有大大很多经典的视频都被下了,有的都只是带了一点点IP内容。有的情况更过分,可能只是标题里带了IP剧名或者相关tag就被要求下架。”

剪刀手们在版权重拳之下除了苦闷也有愤怒。“平台一刀切是有些过分的。内娱很多剧或综艺是通过二创视频引流的。很多热门剧集官方举办过视频二创活动的,用剪刀手提高热度,奖品也大部分是会员或者签名照。虽然也有内容方找剪刀手做同人商稿,但是大部分的剪刀手都是为爱发电。现在要维护版权,就给剪刀手打上侵权的帽子,太让人心寒。”这基本反映了做剪辑视频UP主们的心声。

影视行业自上而下的变革,没有人预料短视频版权整改会给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但是显然,内娱圈的同人剪辑不会再像此前那般茂盛生长了。

侵权与点评,

影视博主们无处寻找的安全边界

“我现在也是有点茫然。”维生素说。5年前,维生素无意中看见了电影博主“电影最TOP”做的一期盘点视频,盘点电影史上最成功的特工,这让他萌生了可以自己做电影推荐视频的想法。“我觉得我也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喜欢的电影,虽然不一定很专业。”

图片

这两年维生素陆续做了几个喜爱的海外电影解说推荐视频,几分钟讲述电影内容,提炼关键剧情,进行推荐,一段时间的积累,维生素也积累了一部分粉丝。“收到粉丝评论或者私信,说他们也喜欢这部电影,或者因为我知道了这部电影,我就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有点价值。”

这时候维生素没有去思考侵权的问题。“我会大概解说电影内容,有我觉得很好的地方,会重点推荐,因为是海外电影,有一部分没有被过国内院线引进,一直也没有意识到版权问题。”

但短视频版权严整行动之后,维生素开始意识到一些问题。“我很少做国内电影或者剧集的解说视频,但是也会看一些大博主们的作品,比如木鱼水心、老邪说电影这些,头部博主都是花心思在做内容的。”

图片

但是这其中也存在问题。“解说视频里确实有一些博主直接浓缩剧情,详细解说作品内容,看完了解说视频就能了解一部作品的关键内容。”而这种安利模式对原生内容产生的作用并不固定。“有的人看完这类解说视频会再去看原生内容,但是有一部分人看完解说就完事了。”

理论上,影视博主与原生内容的理想关系,是互利共赢的正向关系。影视博主推荐内容,自身通过内容获得流量,而内容借助博主的传播扩大覆盖面与认知度。

但是现实里,理想关系并不容易出现,影视博主截取原作画面进行创作,所有创作依托原生内容,并由此获得关注与流量,但除了创作时间与精力成本,博主不需要对内容本身付出成本。而内容方,内容版权的独家性被影视博主消解,却不一定能够收获用户。

“现在的问题是,版权保护其实很多地方是模糊的。比如电影版权保护,现在官方表示重点打击搬运与切条、速看,那吐槽、配音、Reaction这些怎么处理,什么程度算是侵权?如果连视频评论吐槽都被划分到侵权范畴里,那么是不是博主连评论作品的权力都没有了?”维生素感到很迷茫。

图片

而这对于影视博主们的内容变现也有影响。“圈子里有粉丝基础的大博主,有的会接软广,推荐一些剧集,用干货包裹广告,这种能够看得出来,会带上tag,粉丝也会谅解,毕竟大家都要恰饭。还有的博主进行商业推广,可能品牌和影视没有什么关系,这种形式可能会伤害自己的品牌。”而在短视频版权“新政”之下,对头部博主的内容能力之外,更考验版权运营意识,甚至将来会多出一笔版权成本,这势必会对B站、抖快等平台的内容生态产生重大影响。

历史的车轮往前进,长、短视频的版权之争,牵连的不仅仅是产业链上游视频平台的利益,还关系到所有视频内容创作者的生存环境。行业挥下重拳,想要建立新的秩序,但是也需要在铁血政策之下为创作者们留下喘息空间,侵权行为不容姑息,但如何为视频二创找到安置空间,也是十分重要的问题。

毕竟,在打击短视频版权的潮水褪去之后,热爱影视行业的人并不会真的离开。“今年看了一些国产电影,有很喜欢的,本来打算试试开辟一个国产电影推荐系列,现在还是再看看吧,摸索一下边界在哪里。”维生素说。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