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权 > 关键词 > 优酷最新资讯 > 正文

优酷告赢B站,抖音、快手的日子也难过了?

2020-07-03 08:28 · 稿源:吴晓波频道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吴晓波频道(  ID:wuxiaobopd),作者: 巴九灵,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平台、创作者、版权方都是从自己的角度进行表述和博弈,有时候难分对错,关键是要有规章。

这两天,大家都在吃腾讯告老干妈的瓜,但前几天,还有两个大厂也打起了官司——优酷B站告了,还告赢了。

小巴先说说来龙去脉:

2018 年,电影《我不是药神》大火,一名B站UP主将整部电影的原声音频传了上去,取名也很精准“【1080P】我不是药神 影视原声”。没想到,就惹了事儿。

当时拥有这部电影版权的是优酷,优酷认为,我享有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谁想要使用这部电影哪怕是纯音频,也得先交版税才行。

故事到这里,该慌的是那位搬运音频的UP主,跟B站又有啥关系?

这时,优酷又指出:未经我允许,B站不仅审核通过了这个电影原声,还擅自提供电影原声的播放和下载服务,这就是在帮助用户侵害我享有的版权。

这不,优酷就起诉了B站。前几天,案子出结果了,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B站运营方)构成帮助侵权,需赔偿优酷6. 5 万元。

说到这里,有些读者纳闷了,B站上明明可以搜到《我不是药神》的完整版,可见B站是购买了版权,那么输了官司又是怎么回事?

小巴插播一下,《我不是药神》是在 2018 年上映,同年优酷就拥有了版权,电影下线后就能在优酷播出。但B站是在 2020 年才购买了《我不是药神》的版权。而B站UP主上传电影原音的时间更是微妙,是在“院线上映后还未正式登陆优酷网之前”啧啧啧,怪不得优酷一怒之下把B站给告了。

但是,优酷告了一个侵权的音频,还有千千万万个。小巴在B站输入“影视原声”,就出来一堆电影、电视剧的纯音频,有的音频播放量达到近百万,画面则由海报代替。

B站上的影视原声

按照《我不是药神》这个案子的打法,若版权方有心维权,这官司恐怕一打一个准。

由此延伸的新问题又来了,咱们天天在抖音、快手等App上刷视频,是不是看的也是一些侵权内容呢?

抖音上某影视领域账号页面

抑或者,现在很多人都喜欢上传和分享一些音视频,是否也会在无意中,游走于法律的边缘?

于是,小巴特意请了行业观察者、律师和UP主,给大家说道说道这事。

其实,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剧剪辑、精编和改编庞大而无序,由此形成的侵权是一个巨大的体量。类似的侵权诉讼早已有之,但平台方为了流量和内容质量(剪辑影视剧的画面质量通常高过一般原创视频),大多以避风港原则(即平台在收到举报之后,再去查处)为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这个案子可见影视机构有了更多维权意识,但如果这类判例依然停留在敲山震虎和碎片化维权上,就无法真正在行业内形成更有效的威慑。判例的体量至少要大过当下的十倍以上,判罚也要形成惩罚性效果,才会真正对分享型平台以及有侵权行为的内容创作者具有威慑力。

在技术条件下,发现影视内容(包括剪辑状态下)的侵权行为,并非难事。每一个影视剧都有自己的数字特征,如果根据此类数字特征形成行业大数据平台,各种剪辑在前置内容审核阶段,就很容易被鉴定出来。只是平台之间的壁垒以及内在的私心,才是此类行为以擦边球的方式屡禁不止的关键所在。

在B站搜《家有儿女》出现上千条剪辑作品

而真正让内容平台并不害怕维权的,除了即使判罚也不过九牛一毛外,更重要的是维权周期过长,个人维权大多会选择放弃,即使是公司层面进行维权,也费时费力,未必“实惠”,且等判罚生效时,大多数侵权行为所要达成的流量聚合和用户黏性早已完成。

因此,最终能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一是靠惩罚性判决来让平台和内容创作者不敢越雷池;二是平台和版权方之间形成版权公共数据池,在技术层面上形成“隔离”,这两个条件都要达成,才能解决问题。

但在另一个层面上,一些影视剧又会“放任”这种剪辑行为:

1. 新剧宣传需要,一些影视剧上线时还会主动邀请UP主剪辑,下线时又会要求平台方删除所谓侵权内容;

2. 或许还能激活老剧,这也需要版权方和平台方之间的合作,形成一个更灵活和兼顾版权、平台和内容创作者各自利益的管理机制。

所以,各方都是从自己的角度进行表述和博弈,有时候难分对错,关键是要有规章。

从B站案子的判决逻辑来看,市场上多数的分享型平台都可能涉及版权侵权问题,若它们继续按照现有业务模式发展,必然会面临大量的诉讼和索赔,意味着这些分享型平台的合法性根基将被撼动。

从根本上来说,互联网行业讲究创新和突破,这些分享型平台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创新模式,而法律天然地滞后于经济发展且偏向保守,所以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和法律层面的冲突势必长期存在。

因此,这类案件对法院来说尚属于需要去确定法律如何适用的新案件,尚未形成统一明确的裁判规范。就版权保护制度而言,法律设定这个制度的立法本意并非“如何防止使用”,而是“如何控制使用”,事实上著作权法的实质也是一种控制作品使用的机制。

我国《著作权法》只规定了 12 种可以合理使用他人著作权且不构成侵权的情况,例如: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为报道时事新闻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等等。现有法律规定,不违反这 12 种情形,并且不牟利,就不构成侵权。

显然,分享型平台审核并允许内容创作者将具有版权的音频、视频等内容上传,并不在这 12 种合理使用的范围内。对于平台及个人是否牟利这个点,事实上也很难有证据证明。故,不管是内容创作者还是分享型平台,其实都是踩在法律边缘行事。

不过,也应该看到积极的一面,分享型平台已经现实存在,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帮助作品宣传的作用。我个人认为,若能在促进网络发展和保护著作权人利益间寻求一个平衡,既能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让其能从著作权中获得收益,又能最大化地发挥作品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这个状态的实现,在司法解释或其他指导性文件出台之前,只能寄希望于在众多个案审理中形成相对固定的规范,进而指引再创作的个体以及分享型平台主动调整适应了。

我做的是原创视频,字体的版权已经购买, BGM的版权问题还没有一个完善的解决方案,尚在非法的边缘不断试探。

我喜欢的一般都是比较小众的外语歌曲,我也没有在YouTube上传过视频,目前尚未遇到被起诉侵权的问题,但内心还是会有担忧。

而如果跟音乐版权库签约付费的话,好一点的版权曲库一年的费用约 200 美元起,对于个人UP主而言还是有些贵。再者,即使签约了,也不见得就一直能从中找到合适的BGM。

现有的解决办法是,我会特意挑选年代较久、较小众的音乐,版权方不容易找上门。我也会联系国内一些小众乐团,询问他们能否将音乐作品授权于我,做非商用视频的BGM,目前已经征得一些乐团的同意。同时也在寻找适合的付费曲库,还是希望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音乐版权问题。

此外,我在使用BGM时,会在视频中显著标注这首歌的名字和创作者,目的也是尽力帮助这些BGM引流,比如会有一些粉丝在看了我的视频之后,专门去搜索这首歌听。

————————————————————

号外:近日站长之家推出商业字体购买平台字体超市(font.cn),提供大量正规授权保障的精选字体,帮助大家轻松解决用字问题。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B站获得LOL三年独播版权

    8月1日消息,2020英雄联盟总决赛将于9月25日至10月31日在上海举办,B站将独家提供包括总决赛、冠军赛在内的一系列直播与点播内容。据悉,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与拳头游戏(Riot Games)共同宣布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B站正式获得中国大陆地区2020-2022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B站将独家提供包括全球总决赛、季中冠军赛、全明星赛在内的一系列直播与点播赛事内容。同时在全球总决赛举办期间,

  • 雷军官宣入驻B站:听说我在B站很有名 争取做一个有趣的up主

    今日,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雷军正式在B站发布了首部视频,官宣入驻B站。雷军在视频中表示:“今天正式加入B站大家庭,成为了B站的一名萌新,听说我在B站很有名。未来将带大家逛逛小米的科技园,试玩小米新品,争取做一个有趣的up主,欢迎大家发弹幕提出宝贵意见。”

  • B站与拳头游戏达成战略合作:获英雄联盟赛事三年独家直播版权

    8月1日,哔哩哔哩与拳头游戏(Riot Games)共同宣布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B站正式获得中国大陆地区2020-2022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在上海全球电竞大会上,拳头游戏正式宣

  • 这届rapper为什么都上B站?

    在B站,所有你意想不到的人都可能是个rapper。在B站UP主的魔鬼剪辑之下,康熙皇帝、大宋提刑官宋慈都有了说唱名场面,单支视频就有破千万的播放量;央视主持人朱广权凭借押韵神技,在B站成功再就业为一名rapper,还成了B站那场出圈的跨年晚会的主持人;连B站董事长陈睿也少不了开麦吼一首《听睿总的话》,该视频也以超 65 万的播放量和3. 7 万的点赞,顺利存活至今……

  • B站撒出的重金,到了听响声的时候

    这是B站在游戏直播领域投入最大的一笔,去年消息公布的时候,业内都在争论花得值不值。

  • 送说唱下乡,上B站催更

    “老乡别怕天气热,来首说唱听着乐。”当这句标语刷爆社交网络,硬糖君真觉得嚷嚷几年的说唱破圈,终于有点盼头了。

  • B站虚拟主播的前生今世

    在虚拟与真实的缝隙之中,还有许多可以向外延展和想象的空间。月初,一位新的虚拟主播“菜菜子Nanako”在B站出道。出道即“顶流”的“菜菜子”,首场直播就冲到了微博热搜前五位。

  • B站 VS 西瓜视频:奇怪的战争

    2016- 17 年,字节跳动推出了三个短视频APP,即抖音、火山、头条视频(西瓜);它将因此被媒体冠以“APP工厂”的称号。

  • 退出 B 站的巫师财经,现在怎么样了?

    一段时间的坊间争议之后,巫师财经的去向终于尘埃落定。7 月 8 日,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上传了他的第一支独家视频内容,题为《重启:生命向左,经济向右》(下称《重启》)。在这段将近 20 分钟的视频中,巫师财经一边正式宣告,将在西瓜视频重新出发,另一边仍着眼自己的专业领域,聚焦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重启面临的新格局。巧合的是,巫师财经重新出发,也顺势揭开了西瓜视频“重启”活动的大幕,平台正以 100 万现金奖励,征集

  • 退出B站的巫师财经,现在怎么样了?

    一段时间的坊间争议之后,巫师财经的去向终于尘埃落定。7 月 8 日,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上传了他的第一支独家视频内容,题为《重启:生命向左,经济向右》(下称《重启》)。在这段将近 20 分钟的视频中,巫师财经一边正式宣告,将在西瓜视频重新出发,另一边仍着眼自己的专业领域,聚焦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重启面临的新格局。

  • B站考虑在香港二次上市

    据路透社报道,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视频网站哔哩哔哩正考虑加入其他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行列,在香港二次上市,最初出售10%股份。

  • B站「豪赌」千亿电竞直播市场

    3 年全球顶级电竞赛事独家直播,国内Z时代年轻人最喜欢的两家公司首次携手,传闻中 8 亿元的签约合作费用,很多人在听到这些描述语句时,应该已经猜到了谈及的是哪件事。8 月伊始,B站与拳头游戏(Riot Games)正式官宣,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 2019 年二者签订 3 年国内独家直播S赛(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合作的坊间传闻被坐实。

  • 微信大号能在B站乘风破浪吗?

    “今年还不抓住视频转型,明年可能就玩完,或者说没得玩了。”这是网易传媒文创事业部高级总监文处萄对团队成员说过的一句话。

  • 数据告诉你,谁才是B站的“实火”艺人

    每当深夜来临,在被窝里点开那个熟悉的粉色图标,脸上总会不由自主的泛起微笑。不管是鬼畜、追番还是学知识,无数青年们都在B站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老家。

  • B站的必经之路:“造富神话”即将袭来

    尽管一直以“兴趣社区”自居,但B站在试图向主流互联网展示,其作为内容营销平台的巨大潜力。然而,B站作为视频平台的品牌出圈,并不等价于up主们作为创作者的出圈。在B站做up主,似乎并没有像B站所传递出的那样美好。

  • “刷屏级”爆款频出,B站的营销红利开始了?

    10 多年了,那个被定义为小众的、二次元的“小破站”B站,也正变得大众,成为了响当当的互联网平台。并且,因为聚集了品牌们最想拥抱的大量年轻人,而独具魅力。<br/> <br/>

  • B站做游戏,但是做的不仅仅是游戏

    今天,B站游戏开了一场线上新品发布会,介绍了自己即将推出的 11 款游戏,这些游戏大部分是原创IP的手游,还有两款会登录PC与PS4 的独立游戏。很多人在评论这些游戏以及制作人如何,但这些不是重点。

  • 小米创始人雷军开通B站官方账号

    DoNews 7月28日消息(记者 刘文轩)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雷军已入驻B站,并通过bilibili“UP主”认证。雷军的B站账号UID为646730844,不过目前并未发布任何内容。其实B站与米粉一直有着很深的渊源,B站有些时候甚至被称为“米站”。再加上小米在粉丝群体维护的工作上也下足了功夫,似乎特别乐于回应粉丝的各种恶搞,比如有名的《Are you OK?》,当时小米甚至还把它制作成铃声放进应用商店里提供下载。另一方面,B 站用户

  • 在B站对饿了么喊话,这些年轻人在想啥?

    “夏日限定”,虽迟但到!疫情导致无法返校,成为这届毕业生最大的遗憾。好在Bilibili(以下简称B站)搞了场夏日毕业歌会,让天南地北的学子可以相聚云端,共叙离愁,畅想前程。朴树、李宇春、逃跑计划……这神仙阵容,谁看了都得说声值得。

  • B站推出“花火”:后浪们恰饭的碗,MCN还端得住吗?

    据官方称,花火UP主商业合作平台基于平台大数据,为UP主提供系统报价参考、订单流程管理、平台安全结算等服务,帮助优质UP主更好地实现内容变现,提高创作收入,减少合作纠纷。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