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勾网获1.5亿元B轮投资,曾濒临倒闭的3W咖啡缘何能咸鱼翻身?

2014-08-20 08:56 稿源:i黑马  1条评论

3W咖啡子公司拉勾网8月20日宣布获启明创投领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跟投的2500万美元B轮投资,资金已全部到账。今年4月1日,拉勾网宣布获贝塔斯曼投资资金投资的500万美金A轮投资。即便今年下半年资本很热,只要是稍微靠谱的项目都能获得大额的投资,但拉勾网此轮融资的完成,估值已达到1.5亿美元。当年濒临倒闭的3W咖啡和创始人团队凭此彻底咸鱼翻身。

脱胎于3W咖啡的拉勾网上线于2013年7月20日,定位于互联网人才垂直招聘,据拉勾提供的数据,目前使用拉勾网进行招聘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超过220000家。短短1年时间,拉勾网为什么可以成长如此迅猛?3W咖啡这个母体给它输送了怎样的养料?

3W咖啡自2010年创立至今,从一家咖啡厅出发,瞄准互联网公司和人群,深耕细作,现在已成长为涵盖创业孵化、投资(有个4000万的基金)、猎头、公关服务和在线招聘于一体的创业服务平台。据称,下一步3W咖啡会继续拿咖啡馆单独融资(每家咖啡馆开店成本是300-500万元),准备在未来两年在全国开20-40家创业咖啡馆,与拉勾网打通,构建互联网人群O2O服务大平台。3W在下一盘好大的棋。

以下为《创业家》对3W咖啡创始人许单单的采访整理:

当年开3W咖啡是脑袋抽筋了

我们是个典型的创业公司,马德龙、我、Ella我们三个创始人,最开始先做了3W咖啡馆。

做咖啡馆其实挺悲惨的,大家本来都在大公司,有着不错的工资:马德龙是北京邮电大学设计系毕业,曾在腾讯做过一个准备用来跟MSN打的QQ版本的设计师,在百度做过百度hi的设计师,还曾在一家叫全时的电话会议系统公司做产品经理,后来在雷军投资的一家叫瓦力的公司做产品经理。Ella一直在搜狐教育频道做市场活动策划,呆了6年。我之前在腾讯战略部,领导是刘春宁,后来刘春宁还担任过拍拍、腾讯视频的总经理,现在被挖过去负责阿里大娱乐板块。你看,今天我们的分工还是这样的:我当董事长,管战略;马德龙管产品和公司运营;Ella管市场。三个人干的还是原来经验最擅长的部分。

3W咖啡是无意为之,当年真是脑袋抽筋了,就是觉得好玩。如果再给我们一次选择的机会,坚决不会再做了。到今天我们还看到有这么多人脑袋发热要开咖啡馆,但你看那么多创业咖啡都死了。

3W有100多个股东,(i黑马注:3W咖啡馆被誉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众筹创业模式案例之一),刚开始都想得很好,可以让大家都来这谈事。但大家第一次来是凑热闹,第二次来图新鲜……但最终生意都归生意。

我们原来有误区,认为互联网的人很高大上,好像我们掌握了一种更先进的生产力,你觉得你很容易自上而下,就像什么《三体》里的降维攻击一样,我多牛X,传统咖啡店多苦,我做一个咖啡店还不小case?你真去做的时候,发现每个生意有每个生意的门道。

之前我们谁也不把一个咖啡馆当成一个生意,以前3W咖啡馆可小了,只有200平米,破破烂烂,大家都是做着玩而已。

在经营了一阵子后,咖啡店快倒闭时我们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关掉,要么尽可能地救活它。

我们股东太多了,而且又都是大佬,当时好面子,觉得关了挺不好意思的,就想着那我们更努力一点好了。于是我和马德龙、Ella在2011年底先后辞职,全职来干。现在回头想想其实没有必要,关了也就关了。

全职后,我们把雕刻时光奉为偶像,经常跑去请教交流,我们三个人尽了最大的努力:弄好点的装修、做更好的咖啡、教导店员更专业……当时我们想着怎么做活动吸引人流,后来发现服务员不断流失,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管理他们,每天我们早上9点半来,晚上11、12点才走,三个人也不知道在干嘛,就待着。做了将近一年后,发现还是亏损。

后来我们遇到3W一个比较牛的股东,他说你们几个人不太尊重商业的规律,你们是互联网咖啡馆,互联网是前面的形容词,咖啡馆才是那个名词。首先你们要保证它是个咖啡馆,没有这个基础怎么都做不好。他说,你们要以咖啡馆为中心,而不是以互联网为中心。

之前我们虽然努力做3W咖啡馆,但我们努力的重点是在做互联网活动,做宣传,做创业对接,我们认为这就是做3W咖啡的独特方法。但创业对接又收不到提成,你也没基金投项目,3W咖啡搞得名声很大,《新闻联播》也报道了,最终怎么着了?最终亏得你交不起房租,房东来催,人家还要断你的水断你的电。

那个时候咖啡馆真的不赚钱,我们曾想过给创业公司提供按摩服务,想过把3W咖啡变成一个NGO组织挂靠某个慈善机构……我们搞了一大堆东西还是不赚钱,最终唯一赚钱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组织活动,找人来演讲,收门票。最早3W咖啡的核心收入是这个,那个事情就是Ella干的,天天组织活动卖门票。

那年冬天,我开着车在路上,很不经意的对他们说,我3月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微博粉丝是20万,到年底的时候我的粉丝是23万,徒长了3万粉丝。基本上整个2012年都是这样,都在找方向,特别迷茫。

现在回头想其本质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不太尊重商业的基本规律——感情归感情、噱头归噱头,生意最终还是要归于生意。当时3W咖啡馆又小又破,装修烂,空调又不好,咖啡难喝,餐难吃,我们几个人就在那么破那么小的咖啡馆里,硬生生的做了很多活动,一场活动卖门票也能赚几千元钱。

跟那位股东聊完之后,我们突然间好像醒悟了,开始把精力转向咖啡。一旦思维转换过来,你会发现,原来咖啡店的选址是不合理的,因为它太小了,小咖啡馆只能走文艺范儿,我们是做据点的,一定要做大。那就要重新换个大的地方,需要几百万元,需要开始重新融资。

投资人不愿意投咖啡馆——咖啡馆又不赚钱,你们几个又不是开咖啡馆的料。我们说,我们会做一个互联网的东西,你可以投我们互联网的东西,虽然我们不知道想做啥,但我们很有名,有很多的用户,你如果相信我们你就投我们吧,但要投我们得有个条件,要咖啡馆和网站一起投,我说,你只投网站,我就不要你的钱。当时真的是为了救活咖啡馆,我们牺牲了其他的利益。最后,我们融了600万元,有400万元是投给咖啡馆的,200万元是投给网站的。

找到地方后,发现咖啡馆光靠我们几个人也开不好,那就找一个很专业的人,给他股份给他高工资,让他当咖啡店的CEO,我们来辅助他。最后找了一个在海外学酒店管理的海归来当我们的店长,给的工资比我们3个合伙人都高一倍。

把线下的流量搬到线上做社区,失败了

马德龙开始琢磨着做个互联网的东西,Ella继续做活动卖门票赚钱养活大家,我也帮忙琢磨,什么都干。后来我们想的第一个商业模式是做一个互联网商业的社区,觉得3W咖啡里面都是互联网的人,而且我们活动又多。(i黑马注:把线下的人气搬到线上,这是3W做商务社交社区的出发点,但后来证明,这是错的。)

我在美国工作的那几个月的研究对象就是互联网招聘,把全球的招聘网站全看了一遍,有一些体会、收获。研究完了后发现Linkedin很牛逼,但后来我们发现中国不适合搞Linkedin。因为Linkedin是商业社交,在美国,Linkedin和Face book上的关系链是分开的两群人。而在中国,你要想和别人有商业上的合作,首先要先成为朋友才能合作,中国的文化就是这样。

后来我们认为互联网行业应该比较贴近于美国,或许互联网行业适合做这件事情。另一方面,3W活动越来越多,每天聚集很多人,每个人我们都有保留他们所有的联系方式,于是就想着做一个互联网行业的职业社区,做中国的Linkedin。

看了无数的域名之后,最终我们选了lagou.com这个域名,花了12万块钱。买了域名之后我们开始做社交网站,招了6个人的团队,在角落的小屋里办公。

当时我们定位的是互联网圈子内的社交,以职业、兴趣等为核心,并和微博打通。但等网站做出来上线后,我们发现用户增长特别慢。我们开始琢磨怎么办,当时觉得我们可以继续接着这个方向,但融资就这么多钱,这个方向要做很久——要先把社区养起来再考虑商业化,这样可能没等到赚钱就死掉了。

后来我们觉得Linkedin的最终商业模式也是招聘,不如先做招聘活下来,回头再转Linkedin。这个转折还挺艰难的,因为是从一个商业模式转到另外一个商业模式,并且Linkedin商业模式的美国原型估值是200亿美金,招聘的原型估值5亿美金,团队就会觉得很不爽。于是我们就给他们涨工资,拼命的说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做,大家最后都没走。

同时,有一个人注册了一个域名叫3Wzhaopin.com,汉语叫3W招聘,他的微博上用3W招聘的微博去@所有3W咖啡的股东,让3W的股东帮忙转发。我们特别生气。我们骂他是个骗子,他也不理我们。后来我们觉得这样不行,干脆我们自己做一个,以正视听。这两个事情叠加起来,让我们决定自己做一个招聘网站。

拉勾的赢是3W咖啡多年积累的赢

2013年7月20号,3W咖啡新店开业,我们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同时上线了拉勾,是最简洁的版本。当时我们只有一个CTO、一个前端和两个实习生。

上线后真的有人在上面找到了工作,数据涨得还挺快,我们开始感觉貌似有点做对了。这和之前做的职场社交是截然不同的感觉——那个拼命推数据也不涨,这个你不用怎么推,哗哗哗哗地涨。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