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向左,雷军向右

2019-08-05 09:02 稿源:全天候科技  0条评论

雷军

声明: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

作者|姚心璐 编辑|罗丽娟

黄章又删除了一篇与雷军有关的社区发文。

7 月 31 日凌晨,黄章在魅族社区发文,再次提及雷军与魅族的一段往事,“雷军当初希望魅族作价 10 亿,他投30%我并没有完全拒绝……我一直都没有发觉他原来要做手机。”数小时后,这段文字从魅族社区上悄然消失。

这不是黄章第一次删除关于雷军的社区发文。在 2011 年,在小米首代手机发布会后的第 3 天,黄章曾在魅族社区上斥责,雷军“曾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利用高新区领导关系接触我套取魅族的商业机密”,并强调禁止在魅族社区讨论小米和雷军。

在此后的 8 年,黄章多次在社区针对雷军发文,有怒骂、嘲讽,也有澄清。但无一例外,这些内容都被先后删除。只是这段“公案”究竟真相如何,外界始终未能真正了解。

黄章与雷军,两位中国智能手机的创始鼻祖,一位曾被称为“中国的乔布斯”,一位被称作雷布斯。他们的相似之处是对产品都有执着的态度,但在性格、为人处世等方面,却展现出截然不同的两面,这直接影响了魅族、小米两家公司的发展路径。

而黄、雷二人的种种事迹,也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从未消散。

从密友到反目

黄章在魅族的办公室冰箱里,曾专门冻着雷军爱喝的可乐。

2008 年夏天,魅族“将发布一款效仿iPhone的手机”的消息在行业中传得沸沸扬扬。做出这个决定的黄章,因高中肄业、偏执狂、怪人等标签,被称为“中国的乔布斯”。

在此前几个月,雷军刚刚卸任金山CEO。和所有人一样,雷军也被发布于 2007 年的首代iPhone所震撼,并隐隐意识到了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很难判断,当时的雷军究竟报有怎样的目的,总之,辗转托人后,雷军找到了黄章。

大概有数月的时间,雷军常常出入黄章办公室探讨手机。而黄章对这个比自己年长 7 岁的金山创始人颇为欢迎,日后传出的消息称,当时雷军有意投资魅族,黄章亦愿邀请雷军担任魅族CEO。

这是两人难得的蜜月期。上海广电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屠一新曾在微博上回忆:“那天在黄章办公室,听他比划讲M8 的输入法应该是怎么样的,雷军来了,跟黄章要了不少M8 的电池。当时感觉他们两个很谈得来,都是拼命三郎,都琢磨用户体验,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应该是乔布斯和google创始人早期的关系的样子。”

雷军曾是魅族的忠实粉丝。许多圈内人都记得,雷军在多个聚餐场合,都会从口袋中掏出一部魅族M8 向旁人讲解。

直到黄章发现雷军已经做出了MIUI系统,几乎是一夜之间,黄、雷二人的关系急转直下。

关于两人交恶的原因众说纷纭。

主流的说法分为两类,其一是“黄章不舍股权”。据说,雷军当时希望入股魅族,但黄章不愿释出股权,只愿雷军以小额持股的方式担任CEO;此后,当雷军将时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的林斌介绍给黄章,希望魅族能以5%的股权吸引林斌加盟,但遭到黄章的拒绝。意见相左中,雷军看到了黄章的局限,无奈之下,只得放弃魅族,改为自立门户,小米因而诞生。

而在另一种说法中,则是甫一开始,雷军便抱着“偷师”的想法与黄章接触,以投资为名、拉拢林斌与黄章接触,均是为了获取更多信息。在小米诞生初期,其手机产品在营销思路、设计方向、UI界面都与魅族高度相似,似乎也在印证这一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黄章更执着于“偷师”的说法。在无数发布于魅族论坛的言论中,他反复提及,曾与雷军毫无保留地交流了一切,“连手机的UI交互文档都有发给他请他一起探讨”,因而被雷军获取了“整体理念、开发流程、供应商选择、生产和销售计划、核心人员介绍和财务报表等”,直言“自己中了圈套”。

多方消息显示,自此之后,黄雷二人再未有过私下接触,曾经的知己走向两极。

而黄章始终未能对此释怀。在最近的发文中,他旧事重提:雷军的确曾经想向魅族投资 3 亿元,且自己对此“并未完全拒绝”,“只是我正式答应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决定自己做一个软件公司,期间他安排林斌(现小米总裁)、黎万强(小米联合创始人)分别拜访我了解做手机情况和思路,我一直都没有发觉他原来要做手机”。

雷军很少会谈起这段往事。仅仅在 2014 年接受《人物》采访时表示,有一次,他曾试图回应黄章的指责,但后者不久后将这些内容尽数删除,并托朋友说情,“所以,在我这个角度我没办法评价黄章,你能理解吗?”

迄今为止,雷军的正面回应只有一句,他说,“那都是他(黄章)的一家之言”。

雷军曾在 2010 年写下“为什么爱魅族”的微博,强调“魅族是国内少有的用心做事情的公司”。如今,这些内容早已被删除,自此之后,雷军再未在微博中提及过魅族。

隐士与劳模

魅族M8 在 2009 年面市,一举走红。尽管这款手机远达不到完美,但在国产手机即为山寨机代名词的当时,这款设计与iPhone相仿的智能手机受到了行业的一致好评和追捧,销售额在 5 个月内突破 5 亿元。

那是黄章最受瞩目的时代,他甚至放言称:“不做中国的苹果,要做世界的魅族。”

然而,就在人们将疯狂、执着、不折不扣的产品经理等词语贴向黄章时,他却在 2011 年魅族第二代手机发布后,突然选择“归隐”,将公司交给魅族另一位创始人白永祥。多年后,黄章解释最初隐退的原因说,M8 发布后,被苹果指责窃取创意和知识产权,由此导致中国知识产权局要求魅族停止生产和销售M8,这使他感到心灰意冷,“感觉做大民营企业几乎没有希望”。

此后,黄章鲜少出现在公司。位于魅族大厦第 5 层的大办公室变得空空荡荡,逐渐成为行政部门用来接待客人的贵宾室。经年累月,在魅族员工眼中,黄章这位创始人、董事长的形象,也逐渐从“热爱产品的偏执狂”变成一个种菜、带娃的“闲散掌门人”。

2014 年,因为魅族原副总裁马麟带动部分骨干跳槽,黄章曾一度复出,并宣称“大彻大悟得有些迟了”。但仅仅数月后,由于黄章自认为连续熬夜开会导致身体累垮需要休息,外加已成功引入阿里投资,他又将公司事务交给CMO李楠,再次隐退。

据魅族离职员工透露,尽管在 2014 年到 2018 年之间,黄章多次宣布复出,几乎“达到一年一次”的地步,但仍然很少见到他到公司上班,常常难以分辨黄章处于“隐退”与“复出”哪一个状态。

即使是在 2018 年黄章彻底重新接手魅族事务,也有许多员工发现,他仍保持着“准时 6 点左右下班”的作息。

“隐士”归去,“劳模”登场——黄章“失去希望”的同一年,雷军发布了首代小米手机。

当年拿着魅族M8 推销的雷军,依然拿着手机在各种场合四处推销,只不过这一次换成了小米手机。“我见过好几次,他(雷军)就说你看我这个做得多好多好,”潘石屹曾这样回忆。

“采用7× 16 小时工作时间,放弃几乎所有节假日”,雷军由此被业界冠上“劳模”的称号。据雷军的下属和朋友回忆,他可以彻夜工作,并在很长时间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与黄章的“游离”相反,雷军创立小米后,在公司的每个环节上都表现出较强的控制力。据一位老员工回忆,在小米成立的前几年,公司只有三个层级,分别是雷军等合伙人、业务负责人和一线工程师,在许多工作中,工程师甚至会直接向雷军汇报。

2015 年,小米因为供应链出现问题,销量呈断崖式下滑,雷军紧急撤换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及其下属郭俊后,亲自接手该部分工作,多次拜访供应商,最终推动小米销量回升。

2019 年,小米手机销量再次下滑,雷军随后宣布亲自执掌中国区,“雷军亲自抓的项目,成功几率很大,”这一举动提振了不少员工的信心。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