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短视频最新资讯 > 正文

短视频时代,给了《指环王》致命一击

2021-05-04 09:53 · 稿源:阑夕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阑夕(ID:techread),作者:小满,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盛夏将至,影迷心寒。

被无数人奉为殿堂级神作的指环王》系列,在国内重映后,口碑和票房双双滑铁卢。

有人吐槽说,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有人说送个破戒指,竟然三个小时都没送到。

还有人直言不讳地说,这就是烂片

图片

图片

也许,这就是“烂片”。

史诗级“烂片”《指环王》系列,在当年获得了351项国际奖项,包括17项奥斯卡金像奖。

其中,《指环王3:王者归来》夺得了11项奥斯卡金像奖,成为了奥斯卡影史上获奖最多的影片(之一)。

在豆瓣上,三部曲的评分别是9分、9.1分和9.2分,上映后,该系列全球总票房高达28.98亿美元。

可以说,《指环王》简直“烂”出了水平,“烂”出了高度,“烂”出了境界。

纵观影史,也唯有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可以与之抗衡了。

20年前,享誉全球的神作。

20年后,无人问津的烂片。

难道,真的是时间改变了《指环王》的成色?

错了。

时间,改变了人心。

1

奇幻文学鼻祖

亚马逊曾经举办过一次票选活动。

最终,英国作家J.R.R.托尔金所著的长篇小说《指环王》,被评为“两千年来最重要的书”。

凭什么?

一个词:如真似幻

上世纪50年代,三部《指环王》小说相继出版,开创了世界文学史上奇幻小说的先河。

二战过后,遍地萧索,世界文学都充满了对战争和人性的反思。

《指环王》则用了一种奇幻而犀利的方式,表达了托尔金对于人类世界的观察与思考。

一个架空的中土世界,九个不同的生物种族,二十枚按数分配的魔戒。

其中,最重要的一枚至尊魔戒,具有无穷力量,可以统驭众戒。

有统治和权力的地方,就会有追逐与厮杀。

中土世界如此,现实亦如此。

在《指环王》的故事中,真实与虚幻相互依存:设定和情节是虚构,欲望和邪恶却是真实。

我们在观看异世界的战争,其实也在窥测人性的较量。

《指环王》的“奇幻”,并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是对于现实世界的影射寓言。

至尊魔戒是什么?

是权力的化身,也是欲望的膨胀。

它会让人丢失自我,最终彻底沦为意志的奴隶。

因魔戒而疯,为魔戒而死的咕噜,就是凡人不断堕落的典型案例。

托尔金走过的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二战时期,邪恶的轴心国让焦土遍布,血腥的战争犹如万千绞肉机。

资本世界,周期性的金融危机从不缺席,饥饿的人们走上街头抗议。

无辜的平民,总会成为他人疯狂意志的祭品和代价。

托尔金看到了这一切,也看到了权力与野心的可怕之处。

于是,他把人类灵魂中的邪恶欲望,物化成一枚至尊魔戒。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黑暗与光明的对决,良知与恶欲的缠斗,都被他一一写入其中。

《指环王》系列出版后,瞬间火遍全球。

奇幻的故事,现实的隐喻,美好的追求,让无数人为之神往。

很多的导演都曾想把这个故事搬上大银幕,但囿于技术条件所限,迟迟未能实现。

世纪之交,新西兰导演彼得·杰克逊拿到了2亿美元的投资,人们才终于看到了《指环王》电影上映的希望。

2001年12月19日,《指环王1:护戒使者》在美国上映。

是的,这是一部没有结局的电影。

三个小时的时长,只是铺设了电影的世界观和基本人物关系,甚至没有一场中等规模的武装冲突。

即便如此,观众依然欣然前往,《指环王1》收获了8.7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在电影版《指环王》中,新西兰壮阔秀美的自然景观,为托尔金的华丽想象找到了坚实的落点。

无论是夏尔的田园风光,还是神圣的瑞文德尔,亦或是阴冷灰暗的魔多,都展现了中土世界的恢弘绚丽。

从托尔金的小说到彼得·杰克逊的电影,这个关于魔戒的故事也从单一文本的层面,变成了立体多元的视听史诗。

三部《指环王》,无论是票房表现,还是市场反响,均是一部更胜一部。

对于很多人来说,《指环王》的重映,也更像是一种情怀。

在当年18寸的方块显示器里,全宿舍的男生都能看得血脉偾张,如痴如醉。

但谁也不会想到。

仅仅过了20年,那个让无数人魂牵梦萦的中土世界,就彻底被冲击地溃不成军。

究竟是何种力量在作祟?

答案是短视频

2

短视频的魔法

至尊魔戒可以在中土世界呼风唤雨,短视频则制造了现实生活的价值宗教。

据近期一项官媒调查显示,2020年中国人每天多了24分钟休闲时间。

其中,有38.28%的人在休闲时间里玩手机,手机娱乐前三位分别是刷短视频、打游戏和追剧。

刷短视频,已经成为了占据大众时间的第一名。

所有完整的故事,都被零碎化的呈现。

这里没有前因后果,也没有铺垫结尾,只有瞬间的感官刺激。

一部耗资数亿元,倾尽多年心血打造的影视作品,可以被几分钟的剧情解说一带而过。

在一个个由15秒片段组成的平面时空里,我们可以尽情欣赏着各种魔幻表演。

在这个由一个个15秒片段组成的时空里,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魔幻表演。

比如,当下最热的“潘嘎之交”。

嘎子直播带货卖假酒,结果被封禁了账号,潘长江过来安慰嘎子说:

“嘎子啊,听你潘叔的话,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你把握不住,你还年轻,你没有经验,这里水很深你不懂。”

图片

没过多久,潘长江也在直播间开始了卖酒,结果被网友质疑也是假酒,于是大家让嘎子去劝潘叔。

“潘嘎之交”的典故就此诞生。

意思就是:行业内地位和资历较高的前辈,通过假意劝告年轻人,使自己在行业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的行为。

在万事万物皆在内卷的奔腾年代,人人追求短平快。

于是,超10个小时的《指环王》三部曲史诗,变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布。

手机就像戴在我们身上的魔戒,它让我们逐渐失去了自我。

让我们花费3个小时看一场电影,几乎成为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奢侈。

短短三个小时,就可以制造一出社交的灾难。

这期间,老板会找你,家人会找人,朋友会找你,内心的欲望也会找你。

当一个人被嵌入到社会的网格之中,就注定会付出自由的代价。

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挣到最多的钱,获得最大的刺激,这是短视频时代的基本逻辑。

我们不再相信细水长流的故事,只会觉得此生太短,自己时时刻刻都要过瘾。

没有人愿意延迟满足,大家都要享受当下,短视频就像是发给成年人的安抚奶嘴。

在算法的操控下,每个人都会无意识的完全上瘾,并不断吸吮奶嘴为自己带来的安抚。

即使每每短暂的欢愉过后,只会剩下无尽的空虚和茫然,最终只能选择重复吮吸,直至精疲力尽,但人们依然义无反顾。

时间被切的七零八碎,耐心被消磨的所剩无几。

3个月,年轻人就要换一份新工作。

3年,爱人们就能完成了一场婚姻。

图片

短视频彻底消解了精英文化,让每个人都能成为中心信息源。

纸媒和影视的话语权开始走向没落,一场无人可控的草根狂欢正式到来,每个人无论愿意与否,都已经被这股洪流裹挟其中。

在今天,随手拍下一段东北虎下山的视频,或者是拍下一段特斯拉女车主维权的视频,都可以成为热门和焦点。

人性的潘多拉魔盒被彻底打开。

说年轻人把握不住的潘长江,最后也陷入到了直播带货的洪流大潮中。

在名利欲望的诱惑之下,脆弱的人性似乎不堪一击。

当我们拿起手机这枚至尊魔戒时,到底是掌控魔戒,还是被魔戒掌控?

或许,这是上帝出给当代人的最难一题。

3

用魔法打败魔法

《指环王》的结局,其实很有意思。

弗罗多在准备将魔戒投入末日火山的最后一刻,结果被魔戒的力量反噬,变成了欲望的傀儡。

宿命早已注定,魔戒生于欲望,必死于欲望。

当咕噜一把抢过魔戒之时,它也抱着这枚戒指,与其一同葬身火海。

至尊魔戒坠入岩浆被毁,中土世界重新迎来光明。

即便心地善良如霍比特人,最后也并没有真正摆脱欲望的束缚。

如何消灭至尊魔戒?

托尔金给出的答案是用魔法打败魔法,毁灭魔戒的不是咕噜,而是流淌在他血液的欲望。

托尔金看到了人性脆弱的一面,他深知欲望与人类相伴相随,没有人可以真正剥离它。

然而,当欲望无限膨胀时,它就会变成邪恶。

《指环王》是人类命运的精致寓言,甚至它也预言了自己的命运。

20年前,《指环王》三部曲所向披靡,万人空巷,口碑票房双丰收。

人们出于娱乐消遣的欲望,争前恐后的买票进场。

《指环王》三部曲从2002年开始,陆续在国内上映,那时候全国电影银幕不过1800多块。

即便如此,《指环王》三部曲在国内的票房分别是5620万、2400万和8630万元。

现如今,中国电影市场的银幕数量达到了惊人的75581块。

但《指环王》再度上映时,却鲜人有问津。

已经上映的前两部,目前重映票房分别为5070万和1810万元。

考虑到这个无比的激烈五一档,《指环王》的排片空间还将会被进一步压缩。

正视现实,浮躁的气息彻已底灌注进当下每个人的躯体。

我们受欲望的驱使与摆布,无人可以跳脱,亦无人可以奏凯。

人们宁愿坐在家里看“三分钟看完《指环王》三部曲”,也不愿意走进电影院去忍受超过10个小时的“痛苦煎熬”。

这就是一个用“魔法打败魔法”的真实故事。

它发生在潘叔教育嘎子的故事中,也发生在《指环王》重映遇冷的尴尬现实中,更发生在我们每一天的挣扎与前进中。

长与短的战争中,监管的铁锤即将落下。

国家电影局近日发声,将依法打击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

图片

有人说,几分钟看电影,短视频追剧即将成为过去。

也许未必。

没有版权的平台被一脚踢出局,那么版权方旗下的短视频是否还将继续生长?

在逐利的内卷之中,已经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肯定不会再被合上。

最后,借用狄更斯《双城记》中名句: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无人知晓,时代这艘巨轮将带领我们去往何处。

娱乐至死,还是理性之门。

生存,还是毁灭。

光明,还是黑暗。

我们已然知道,欲望的魔戒生在人心。

它摘不下,更毁不掉。

它是天使,亦是魔鬼。

它会消逝,也会复活。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亚马逊突然取消《指环王》游戏开发:与腾讯有冲突

    亚马逊在获得《指环王》的版权授权之后,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IP开发,除了备受瞩目的电视剧版之外,还计划开发《指环王》游戏。不过现在有报道称亚马逊突然取消了《指环王》游戏的开发,原因也颇为意外,不是不看好项目,而是他们的游戏开发是与乐游进行的,但腾讯收购了乐游,在游戏条款上跟腾讯有了冲突。去年9月份,腾讯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意像架构投资有限公司(Image Frame Investment),以约为14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乐游?

  • 国家电影局:坚决整治“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

    近日,针对部分影视行业协会、影视公司和演员等倡议的抵制短视频侵权问题,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电影局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安排部署。针对当前比较突出的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配合国家版权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侵犯电影版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的侵权行为,积极保护广大电影版权权利人的合法权

  • 电影局打击短视频侵权

    今日,国家电影局表示将加强电影版权保护,依法打击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国家电影局称,近年来会同公安、版权等部门,持续打击电影盗录、盗播等违法犯罪行为,将电影作品纳入版权保护预警名单,推动各类网络服务商采取有效措施,提前防范、及时处理侵权盗版行为。

  • 最贵美剧!《指环王》第一季制作费用超4.6亿美元 顶级特效

    据好莱坞报道者消息,亚马逊高度令人期待的《指环王》剧集第一季制作费用将高达4.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30亿元)。《指环王》剧集正在新西兰拍摄中,该剧的成本最初由新西兰经济开发和旅游部曝光。该部门称亚马逊即将在第一季上花费大约6.5亿新西兰币。虽然亚马逊官方没有回应,但好莱坞报道者确认这个数字是正确的。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报道称《指环王》头两季的制作成本为5亿美元,这意味着最终的制作费用将远不止这个数字,毕

  • 苏联版指环王30年后被重新发现 已被上传到YouTube

    据外媒BGR报道,近日在YouTube上出现了一部大约在30年前拍摄的苏联版《指环王》。虽然这部电影与彼得·杰克逊执导的经典《指环王》三部曲无法媲美。但这种特殊的《指环王》演绎却有一些神奇的地方。显然,它在俄罗斯拥有一批粉丝,J.R.R.托尔金的粉丝们在那里疯狂地寻找了三十年。最终,它被发现、数字化,并被上传到YouTube上,任何人都可以观看。

  • 传闻中的赵露思,在短视频里扮演自己

    粉丝近3000万,几乎所有视频都是爆款视频,点赞量少则几十万,多则700万+,所有视频平均点赞量超过100万,更是多次登上热点榜,这是赵露思在抖音平台上的数据。<br/> <br/>

  • 短视频大厂,瞄准傻瓜版“Pr”

    1998年,Adobe公司在北京国贸开设了它在中国的第一间办公室。当时,Adobe进入中国的产品远不像今天这么多,只有Photoshop5.5、Acrobat Reader4.0、Illustrator8.0,还有Premiere5.0(以下简称Pr)等等。

  • 国家电影局:加强电影版权保护 依法打击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

    据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消息,近日,针对部分影视行业协会、影视公司和演员等倡议的抵制短视频侵权问题,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保护电影版权是维护电影产业健康良性发展、激发创新创作活力、推动电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国家电影局一贯高度重视电影版权保护工作,近年来会同公安、版权等部门,持续打击电影盗录、盗播等违法犯罪行为,将电影作品纳入版权保护预警名单,推动各类网络服务商采取有效措施,提前防范、及时处理侵权

  • 首例短视频模板侵权案宣判

    4月1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原告深圳脸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某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进行宣判,判决二被告立即停止在Tempo App中提供涉案短视频模板,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6万元。

  • 国家短视频基地项目正式开工 落户杭州

    据央视新闻报道,今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打造的国家(杭州)短视频基地项目正式开工。

  • 短视频里,谁在保护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全面触网”已是事实。相比1995-2005年出生的Z世代,最新一代的孩子们自出生起就被成熟的互联网所包围,是更纯粹的网络世代。而随着疫情的爆发,我国网络课堂、在线教育等产业不断发展,移动智能设备几乎成了孩子的必备用品,我们不得不意识到一个新的事实:现在的未成年人,越来越离不开网络了。

  • 比抖音、快手还早做短视频的开眼,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开眼App成立六周年后的一个周四。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开眼的办公区,虽是春日却也有些炎热。靠近落地窗旁,一台立式摇头风扇在不停旋转。在会议室里,她穿着浅绿色的针织半袖,桌上是她没喝完的无糖可口可乐和一部倒扣的苹果手机。

  • @刘宇引发国风热潮,短视频时代,国风文化如何破圈?

    ​一袭水墨长裙,跟随《大鱼》悠扬的笛声,@刘宇在创造营的舞台上翩然起舞。挥舞着水袖长扇,仙气飘飘的古典舞将《大鱼》这首空灵缥缈的国风歌曲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独有的中国风气韵,在这个国际化的选秀舞台上让人眼前一亮。有人在评论中感慨:“刘宇一出来,感觉内娱还没完蛋。”

  • 版权局打击短视频侵权

    在今日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数据称,坚决反对、及时打击商品恶意注册行为。2018-2020年累计驳回恶意抢注、商标囤积15万件。上个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启动了集中打击商标恶意抢注专项行动。

  • 凭什么说达赏必将成为短视频行业的黑马

    由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01647.HK)旗下杭州达赏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达赏”短视频APP已于 2021 年 3 月 21 日正式上线。公开信息显示,杭州达赏科技的法人代表为雄岸科技CEO李伟,达赏是雄岸科技集团继达人店之后全力打造的具有趋势引领地位的社交短视频平台。达赏的核心团队成员均来自一线互联网公司,这也使得达赏APP十分重视用户体验,视频音频清晰流畅。据了解,雄岸科技CEO李伟毕业于英国考文垂大学,先后供职于微?

  • 从“学猫叫”到“快乐星球”:短视频BGM为何总是如此洗脑?

    “什么是快乐星球?什么是快乐星球?”即便你没听过这首歌,或许也会在朋友圈和微博看到过类似的文案动态。全媒派前几天的文章《“什么是快乐星球”,到底是个什么梗?》,回顾了这首歌的出圈始末。

  • 短视频成杀时间第一利器:到底是你玩它还是被它玩?

    4月19日下午消息,据央视报道,调查显示:2020年中国人每天多了24分钟休闲时间。在休闲时间里,有大约38%的人在刷手机,排在手机娱乐前三位的是刷短视频、打游戏和追剧观影;95后年轻人最爱网购,直播购物的中坚力量是26—59岁人群。调查显示相比之下,女性刷短视频比例高达57.63%,占比高于男性的54.99%。对此,多位高赞网友表示:“短平台我都删除了,感觉不是你玩它,而是被它玩”、“这玩意儿就是精神鸦片”、“没下载过短视频

  • 视频借版权发难后续:短视频与影视二创的UP主们要如何过冬?

    “我们(影视区UP主)内部讨论结果是,还是照常做视频,直到不能做为止,正所谓‘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当聊起近期长视频平台联合发起的“影视版权倡议”对影视类短视频创作的影响时,B站知名影视UP主@王知无颇感无奈的向数娱君坦言。

  • 滴滴起诉恶意抹黑的短视频作者 将为司机讨回公道

    5月3日,对于近日网络上出现抹黑滴滴司机的短视频创作者,滴滴方面表示,将起诉他们,要求无良作者给广大滴滴司机师傅道歉。

  • 百度宋健:短视频起点是娱乐至死,终点是回归理性

    在2021百度移动生态万象大会上,百度短视频生态平台总经理宋健分享了百度短视频生态升级,打造泛知识第一平台的目标及实现方式。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