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2018互联网大裁员:繁花落地,一地鸡毛

哭泣,伤心,裁员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文/霍青城 霍超

来源: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今年进入四季度,宏观经济的不景气终于传导到了个人身上,“裁员”消息一波接着一波。烧钱最猛的各互联网大厂员工,率先沦为泡沫破灭时的“代价”,年底被裁,哀鸿遍野。

据统计,从京东、知乎、锤子、到近期的美团、摩拜等,过去几个月,至少 11 家大型互联网企业传出裁员消息。时至今日,没有一家公司承认自己“裁员”,但“裁员”动作最后均落地实施。进入 12 月份,社交网站上“裁员”爆料突起,百度搜索指数冲至半年内最高。

对于大厂“裁员”为何集中在今年年底,虽各家公司业务不同,但员工感受如出一辙——为了省年终奖,裁员有KPI。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走访了 6 家身处舆论中心的互联网公司被裁人员,包括京东、知乎、摩拜、斗鱼、锤子、美图等。他们的遭遇表明,企业裁员的同时也意味着这些公司或商业化上的失败、无力维持现状,或部分业务未来已经不可期。

年底裁员也许是客观原因主导,但公司具体怎么做,却能体现领导层的良心。

号称有“情怀”的知乎,员工描述大裁员突如其来,“电脑瞬间被没收”“饭卡当晚被停”;美团接着知乎,被爆“ 3 分钟办离职”的传奇,率先向应届生开刀;刘强东在国外积极证明自己行为合法,京东却对被裁员工的合法补偿没那么热衷;摩拜整个一身不由己,员工都在等美团砍过来的那一刀;斗鱼海外员工现身说法,辟谣“N+6.5”赔偿为不实言论。

而此前负面新闻漫天的锤子,被裁员工则拿到了足够的补偿,维护前东家意愿明显,舆论与实际对比强烈;美图公司为在此次互联网公司“大裁员”中,舆论表现较为平淡的一家,“合法补偿”的正面评价较多,公司与员工最终“好聚好散”。

京东、摩拜——“裁员进行时”

点评:京东、摩拜未裁员时已风声四起,员工有一定时间找下家和争取补偿。京东的裁员补偿标准正在与员工谈判中,摩拜最新被爆出 2 天内要“优化”完毕。

打分:

京东★★★☆☆    

摩拜★★☆☆☆

京东 (4)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京东裁员的风从上月底吹到了这月底,至今没有正式通知。但在半个月前,每个在职员工都能从上级领导和周围同事那打听到点什么,基本确定了“商城裁10%,金融板块裁20%。”

“裁员规模与网上传的一样,但说优先裁未婚未孕女性的,我这里没见过,身边有个情况特别符合的女同事,就还在。”京东员工陆游向小娱透露,“裁员”在京东内部已经搞的人心惶惶,虽没有通知,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大概知道了该何去何从。

“优先裁没领导罩的,或者是那些异地办公的团队、非嫡系的分公司。”陆游的思维充满了斗争的味道,由于他所在团队老大半月前已经跑路,所以很遗憾,“一个部门都被裁掉了。”陆游告诉小娱,跑路前,团队老大就私下透露整组要被裁,他们剩余 30 多人随后组成了联盟,开始主动掌握形势。“抱团才是面对危机时的真理,何况我们要的合法权益。”

在联盟成立之前,陆游打听的消息为“N+1”为被裁员工获得的最高补偿,有相当一部分员工被以“末位淘汰”的理由直接踢出,什么补偿都没有。但是近期在联盟群体的主动要求之下,京东总部给出的统一补偿标准是“N+1”。

陆游觉得,跟单打独斗相比, 30 多人能争取到“N+1”已经是一种进步,但他们的合法权益远不止于此,尤其是对于那些工龄较大的同事。“公司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经营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员工犯有重大过失,按照‘劳动法’这样的裁员就是非法裁员,应该赔偿2N,而这对工作 2 年以上的人,差别很大。”

为了吸引更多的力量加入,增加与公司谈判的筹码,陆游所在的联盟积极拉拢试用期“萌新”员工,由组长或产品负责人起头,给这些员工发送转正邮件,而公司如果拒绝的话,则需要举证他们不能胜任工作的理由。“举证不了就是非法裁员,试用期,包括刚转正的,一般不满半年,公司给半个月补偿往往就能镇住他们,其实按照法律他们能拿 1 个月的。”

已有一定斗争经验的陆游,现在回想起 11 月底京东网传的“裁员”消息,认为公司就是在故意扇风,至今他们中未有一人接到被裁通知,但焦虑的情绪早已泛滥。“就是让你待不住,主动离职找下家,这样他们就不用赔了。”陆游强调“这时就需要团结,该争取的不能丢。”

对于争取“2N”赔偿可能失败的结果,陆游则胸有成竹地表示,他们准备了一堆实锤,放出来京东会很被动,上法庭的话不赔也得赔。另一边,还有员工在某社交软件上喊话,准备爆料京东某部门的利益输送和刷单套现窝案,疑似对裁员赔偿不满,围观者众。可以预见的是,处理不好裁员补偿问题,京东不久或将遭遇刘强东之后的又一波危机。

“干的好好的凭什么裁我?很难受很失望,我们联盟都是年年都评优的老员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裁了,赔偿也不按法律来。”陆游心里憋了很大一股火气。 12 月 22 日,刘强东那边传来“没有性侵女大学生,自己是守法公民”的新闻,陆游对此不做评价,某职场社交论坛上,京东员工对此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趣,他们最关注的还是“如何争取到合法补偿?”

“千万不能授人以柄。”时至今日,陆游及同伴们仍然按时上班,好好打卡,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砍刀砍过来的时候,自己不至于被“宰杀”。

摩拜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与京东一样,提前一个月传出消息,但没正式通知的还有摩拜。嗅觉灵敏的摩拜南区市场人员李潇潇, 10 月份从胡玮玮发出的一封邮件——“摩拜城市市场部,从全国市场部归到城市团队之下”,就嗅到了“裁员”危机。

在李潇潇看来,“裁员”并非胡玮炜的本意,而是迫于美团的压力。“美团 11 月要砍我们30%人的时候,阿姨极力反对,所以裁员的事没进行下去。”李潇潇告诉小娱,胡玮炜的人品在摩拜内部广受认可,但也因为其太重感情,公司治理上存在很大漏洞,“助长了腐败风”。

11 月美团要求摩拜的“30%裁员计划”没有如期推行,但在李潇潇 12 月下旬离职后的几日,公司便群发了“明年 1 月市场部预算全部砍掉”的通知。“摩拜一直不赚钱,美团今年刚上市,财报肯定要做好看了,我们市场部这些辅助性的花钱业务明显成了累赘。”

李潇潇告诉小娱,从今年开始摩拜市场部的预算大概缩减了80%, 10 月以后市场活动全面停止,而市场部员工 8 月开始转用户运营,卖骑行券和站内/车身广告, 10 月开始设KPI。“这个月KPI跟上个月KPI很不一样,你能明显感觉到摩拜在积极变现,但又不得其法。”

商业化情况确实没有好转,李潇潇通过后台数据发现,摩拜的活跃用户数和订单量明显在减少。“其实 10 月份将市场部划归为城市团队前,很多三四线城市就进行了一波劝退和关站动作。”摩拜在市场败退的原因,李潇潇认为是“车太差”和“维修跟不上”,而同时市场上后兴起的青桔单车和哈罗单车,质量明显更好。

对于美团收购的摩拜的原因,李潇潇作为普通员工百思不得解,觉得美团进入后,“摩拜什么变化都没有”,最大的动静就是把押金免了,原有押金可以退。“钱是美团出的,当时美团想借此提高自身APP的日活,但由于执行特别差,用户只把钱退了,却没人知道美团。”

12 月 20 日,网曝美团王兴和穆荣均将所持摩拜出资额全部质押,这条消息进一步加深了李潇潇和身边同事对于收购案的不解,“也许是腾讯让美团战略性收购一下,美团只好从了?”

12 月 23 日凌晨,胡玮炜群发邮件宣布不再担任摩拜CEO,权力完成交接。“摩拜员工再也没有挡箭牌了。”这是李潇潇的第一印象,而她庆幸自己提前一周抽身上岸。“那些在 10 月没感受到危机的同事,现在都很慌。”短短一周风向大变,李潇潇在同事眼中,由原先的“太冲动”变成了“正面典型”。

上周末,李潇潇打听到原HR在本周商定了大量会议,她认为这也即意味着摩拜要在年底正式加入互联网“大裁员”队伍。本周一,李潇潇突然告知小娱“全国各地今天开始优化,周二前要搞定。南区CRM同事已经被优化,杭州市场部一个不留。”

“有消息的人早就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整个西区 11 个市场人员只留主管一个;我们城市的运营专员会很惨,HR在跟运营主管商量,要设KPI让人不达标;裁员补偿参考 10 月以前劝退的那批,最多拿‘N+1’。”李潇潇向小娱大方地分享自己获得的消息,并表示前同事对“N+1”的标准还挺满意。“吹了一个月的裁员风,可能大家本来期待就不高。”

回忆起刚进摩拜的那段时间,李潇潇形容为充满了理想主义,不会跟公司计较得失,而现在没有人再把公司当回事,“同事们早已貌合神离,找新工作都都成公开的了。”对于美团必然要砍下来的那一刀,李潇潇没有负面评价,并真心认为“没有美团,摩拜也撑不到今天。”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