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每年为此投入四千多亿,马云却无缘这个肥大的市场

2016-12-29 14:46 稿源:新芽NewSeed  0条评论

契诃夫说,“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的:容貌、衣裳、心灵、思想。”我们对于后两者的追求,往往低调而隐秘,对前两者的追求则奔放而自由。在PS照片的华而不实和整容的冒险大变脸之间,用美妆“PS”人脸就稍显真实而靠谱,它所带来的“美丽”是在我们的需求时间内可持续又不存在后顾之忧的。对美有着偏执追求的芸芸众人让美妆得以穿越经济周期波动,成为遍地黄金的领域。不管是在经济好极了还是糟透了的时候,人们并不会为了购买化妆品而捂紧钱袋子。多年以来,有无数人进入这个市场掘金,成功者众,失败的大多数籍籍无名,美妆市场的边界在哪里?

肥大的市场和拥挤的空间

“美妆市场足够大,天花板足够高,而且,美妆是刚需,要陪伴你一生”,美着呢CEO曾莞晴如此形容这个她第二次创业选择的市场。她向新芽NewSeed分享了一组数据:2015年,中国的GDP增长率为6.9%,全球经济增速为2.9%,而相比之下,美妆领域的增长率是15.5%。另一方面,虽然中国人口是欧美的10倍,而我国彩妆市场的占比仅为欧美的15%。这些数字所代表的增长空间并没有让美妆领域成为人人皆可获利的“印钞机”。

曾莞晴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美妆市场已是红海一片。她把整个市场做了个切分,一部分叫美妆前市场,一部分叫美妆后市场。“只要跟卖卖卖和买买买相关的事情都叫前市场,后市场你可以简单粗暴地理解成,卖卖卖和买买买结束之后的这一片市场”。她的观点是,红海在美妆前市场,而美妆后市场则是一片蓝海。

像欧莱雅、雅诗兰黛和资生堂这样的国际美妆巨头都在前市场“战斗”,他们的优势在于只要换个包装或把化妆品的成分加以调整,就能带来新一轮的买买买和卖卖卖,这种靠多年产品研发和品牌积累打下的基础,让它们无暇顾及美妆后市场。相比之下,那些同样在前端市场厮杀的国产品牌,没有巨头的优势。在这场战争里,它们的胜算在于供应链和成本,拼的是谁有钱、渠道强、铺货能力强。而现实是,中国的人工成本已非世界最低,用曾莞晴的话说,“我们的生产红利期已经过去了”。

在前市场分不到羹汤的创业者们,纷纷瞄准了美妆后市场。不过,一些“新来者”却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他们选择做统计,即收集化妆品的评论,然后做排行榜和达人推荐。曾莞晴认为,这就是隔靴搔痒,并不能解决用户的痛点。她表示,美妆后市场包括三个部分。

首先,要把那部分不敢化妆、不会化妆和不想化妆的人“拉拢”过来。其次,钱从消费者兜里掏出来完成一次购买,只是开始。购买之后是否使用以及使用效果如何、购买者的画像等信息的准确获取才是更重要的事情。第三个部分是工具+服务,比如通过机器学习提供庞大的人脸和化妆分析数据库,用人脸识别和定位系统为用户推荐个性化的最佳上妆区域等。同一款妆容会因不同的长相而有不同的画法,美着呢做的就是在人脸识别的基础上,基于千人千面给出相同妆容效果的私人定制解决方案。

每日美妆创始人罗晓东也认同曾莞晴对美妆市场红蓝海的划分。他表示,前端化妆品市场一直处于红海阶段,《2016中国美妆消费趋势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美妆产品零售交易规模达到4846亿,蛋糕很大,但同时,美妆前市场的上市公司“十个指头都数不完”。

每日美妆是面向高校少女的化妆品跨境电商平台,其以线下实体店为主,移动端为辅,专注于日韩台精品化妆品业务。虽然化妆品市场在罗晓东眼里,已经红得发紫了,但“至少在高校里占主导地位的渠道是没有的。”另外,高校用户可以标签化,他们的购买习惯是统一的,这两点带来的好处是,非常低的获客成本和用户基本一致的阶段需求。

罗晓东向新芽NewSeed表示,人们对化妆品的忠诚度周期正变得越来越短。他举了个例子,某个韩国品牌在中国上架的时候,靠着某种资讯频道炒火了。在上架的头一周,上多少就能卖出去多少,可一周之后,就基本上卖不动了。“前后只有一周时间,可见,用户的需求已经很难很难去准确把握了。”

蛋糕很大,分食者众多,红海蓝海交织,资本反而越来越冷静。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