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评论 > 二次元最新资讯 > 正文

二次元野生小站的月之暗面

2019-06-25 09:13 · 稿源:吴怼怼公众号

二次元,cospaly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吴怼怼(微信号:esnql520),作者:咸鱼鱼,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当前二次元网站按照字母表顺序,可以排到Z。

除了众所周知的A站与B站外,还有C站、D站、E站、F站、G站、H站……

这些ACG网站有些沿用bilibili的叫法,自称是cilicili、dilidili或是giligili,有些则自发命名,但是简称沿用字母站名,如PIXIV是P站,E-hental是E站。

就目前用户自发整理的A-Z站的排名来看,不仅包括国内的ACG网站,还包括一些海外的ACG网站,比如弹幕视频网站鼻祖NicoNico也在其中。

这些字母站中,除少部分国外ACG网站与B站、A站外,剩下的几乎都是国内的一些野生小站。他们不仅存在,而且活得还不错,这是个「问题」。

 01 

ACG文化的大本营

在互联网普及前,ACG爱好者们还如同一个个孤立的岛屿,只能独自在盗版单行本、VCD机里淘金。

后来,社交媒介的出现串联起这些有共同兴趣的人。

上世纪 90 年代,ACG风潮自台湾高校BBS而起,传到大陆高校后,学子们通过教育网连接了ACG文化的第一个圈。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更迭,如今的ACG文化爱好者们除了集中在特定的ACG网站,还活跃于各字幕组、贴吧小组、微博社区等。

而国内早年的ACG网站经过互联网第一轮洗牌后,技术上淘汰一批、监管上封杀一批。最后,呈现出B站一家独大,A站与各小站挣扎求生的局面。

B站的发家史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但关于其他二十来个ACG网站可能还只是躺在老宅们的收藏夹里。

实际上,这些A到Z的小站们,在互联网的暗处,各司其职,有序生长,从视频、音频、游戏到ACG壁纸、广播剧、插画都有涉足。

比如:C站(tucao网)视频内容大多来自日本电视台深夜网站,主打偏「绅士」内容。

D站(dilidili)是早前广受漫迷追捧的新番、无圣光番聚集地。

M站(猫耳fm)是用二次元声音连接三次元的弹幕音图网。(已被B站收购)

E站(E-hantai)则可以说是ACG「盗版天堂」,也是同人本资源聚集地。

G站(叽哩叽哩)是以游戏为主,包含cos分区和番剧资源ACG网站。

……

这里面,唯一稍微出圈一点的可能是今年 1 月份被B站送上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的D站(福州嘀哩科技有限公司)。

在天眼查中,嘀哩嘀哩的风险信息列表里 16 条开庭公告有 15 条都是有关「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版权纠纷」。其中,有一条是宽娱数码对D站「侵害商标版权纠纷」。

在被B站拉上PK台后,这个自称月活峰值突破三百万,百度指数综合对比超过A站 5 倍的小站,一夜之间成了「炮灰」。

正义之锤砸下,这个「兴趣使然的无名小站」不得不夹起尾巴进行改版升级。

这是发生在D站身上的故事。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这会不会出现在F站、H站等身上。

从A到Z的字母站里繁荣生长着ACG文化,共同盛开着隐秘的二次元之花。

区别可能在于A站与B站是走入大众视野的正统牡丹,而无名小站则更像是偷偷生长在互联网野地里的旺盛杂草。

 02  

巨头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当然,无论从哪个维度来说,B站都是当之无愧的ACG文化巨头,是开的最艳丽的一朵二次元之花。

但是不能忽视的一点是,随着社区的扩大,B站越来越规范,也越来越走向大众,而这株花如果要摆在盆景中,就必须要修剪枝丫。

ACG文化自纸媒而起,从租书店、影音店、BT下载站到早期播客渐盛。

这一路而来,产业链越来越完善,但是生态圈却越来越复杂。

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ACG文化始终是资源至上。

诸如微信、QQ等产品的基本逻辑是人与人的连接,但是在二次元社区并不是这样。

二次元社区的粘性来自人与资源的连接。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互动并不是重头戏,用户与资源之间的互动才是第一要义。

在二次元社区发生的社交行为基本都是围绕某个剧、某个资源而生。

拿B站来说,随着月活用户突破 1 亿,他越来越站在了公共场域的中心。

先是 3 月份肃清低创内容,后是 6 月份番剧自查,下架近 300 多部番剧,「福利番」是重灾区。当然,下架后的番剧可能还会被再次搬上,但是,大多都是阉割版。

对用户来说,看阉割版的体验大大下降,那么自然会迎来「网盘见」与「小站见」。

但这却是B站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因为,受众更多,监管更强,责任更大。在知名度与社区群体的进一步扩大后,平台要对更多用户负责,那么就要对UP主投稿进行管控,早年间上传盗版资源的现象如今在B站几乎不太可能发生。

另一方面是平台自身走向开放,当体量做到了一定程度后,寻求新的增长点成为必然,而最快的方法一定不是收割原始用户,而是扩大目标群体,寻找新的增量。那么,纯粹的ACG文化社区就得向着「Z世代生活娱乐社区」转变。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二次元群体推出天选新品牌 底气何在?

    二次元,来自于日语的“二次元(にじげん)”。泛指动画、漫画、游戏等以二维图像为载体创造的虚拟世界。随着互联网和ACGN的发展,二次元群体极速扩张,二次元文化也从“小众”异军突起,逐渐成为了当代年轻人的文化潮流代名词。据《 2019 年动漫二次元人群白皮书》显示,截止 2019 年,我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 3.9 亿人,以年轻的 90 后 00 后群体为主,性别比例均衡,具有较高的消费能力和审美、品质诉求。二次元文化究竟有何魅?

  • “狼”来了!淘宝首位虚拟主播出道,二次元破圈卖货

    直播间里,主播“狼少年”的身体朝前,头向后旋转了 180 度,呈现出吊诡的姿态。“现在给大家展示的,是人类主播做不到的事情!”画面外,配音员灵机一动,用诙谐的语言救场了突发的Bug。

  • 天选姬为爱出道,重新定义二次元新潮流

    次元文化潮玩演绎?华硕电脑全新子品牌天选游戏本今日正式开启预约,硬核新潮的配置一秒穿越异次元的同时,旗下首个虚拟IP天选姬(华硕天选游戏本官方代言人)也倾城出道,开启游戏本潮玩新次元。热爱生活,充满活力,追寻着潮流脚步,同时也为新鲜事物所驻足是潮玩文化不可或缺的特征。其中,ACGN“二次元”更是潮玩文化最重要的代表。截止 2019 年,我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 3.9 亿人,二次元文化市场规模达到 1500 亿。以年轻的 9

  • PC市场新思考 二次元人群的需求谁来满足

    时值 2020 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多元文化冲击了消费者的审美与诉求,使得消费者的价值观与消费观发生了巨变。而这些现象在作为新生代消费支柱 90 后、 00 后身上尤其明显,追寻潮流和个性成为了他们的新代名词。而潮流文化中的代表,ACGN“二次元”文化更是异军突起,迅速成为大众焦点。二次元文化市场及相关领域也出现大幅增长。从动漫电影到人气游戏,从A站B站的走红到各类二次元文化的传播……长久以来主要存在于年轻人群体中

  • B“亿实盘”大佬被锤哭了

    这两天有个B站视频在群里疯传,标题是《我花了 7000 万现金买了腾讯的股票,【一亿资金】炒股实盘》。 在两天时间之内,这个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200w,UP主“华哥”跻身B站财经类顶级流量行列,比肩半佛/巫师(而这只是他发的第二个视频)。

  • B会怎样慢慢变质?

    B站 09 年成立的,我可能是B站十年的老用户了。以前我们倒是写过一些关于B站文章,不过今天文章的大部分内容会脱离B站,写点关于社区破圈的想法。我觉得我快成为意识流写手了……

  • 别把B当“YouTube”了

    在上周美股遭遇连续熔断一片哀鸿遍野之际,哔哩哔哩(下称B站)对外发布了2019 Q4 季度及全年的业绩报告。从财报提供的详细数据来看,B站在Q4 营收方面同比增长74%,净亏损达到3. 872 亿元,同比增长102.9%;从全年的数据来看, 2019 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67. 779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 2019 年净亏损为13. 036 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 650 亿元。财报发布后,B站盘后股价一度下跌超3%。

  • 播放6亿B买断:西山居竟然做了个动画爆款?

    这一年多,因为动画《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以下简称沈剑心)》的放映,西山居「被游戏耽误的动画公司」的名号,在坊间越传越广了。

  • B是怎样死去又活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B站用户们觉察到了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也从模糊的感觉变成了可清晰概括的现象——奇怪的“官方”越来越多。

  • B“出圈”:技术不够,运营来凑?

    伴随“出圈”,B 站一直以来被质疑的不重视技术,又被反复提及。最近一段时间,B 站火出了天际。疫情下“宅经济”崛起,B 站所推出的线上课、云蹦迪掀起热潮。2 月 28 日 B 站发布的《宅家抗疫大数据报告》显示,B 站用户观看疫情相关视频 19 亿次,UP 主创作相关视频总长度达 61218 小时,如果连续播放的话得花 7 年才能放完。

  • B卡位自媒体视频化时代

    去年 12 月 23 日,半佛仙人(后简称半佛)入驻B站,入驻后第一天,他就接到了商单,至今仅三个月,粉丝数飙升至 220 余万,而全站最知名的游戏up主之一“芒果冰OL”也不过 180 万。半佛说,自己到现在也没缓过来。和半佛一起在去年年底加入B站的up主不在少数,他们都同样专攻财经、科技或科普等垂直学术领域,更重要的是,多数up主都是从微信公众号“移师”到B站的文字自媒体。短时间内,冲浪普拉斯、厉害财经、IC实验室等账号都仅?

  • 中老年扫盲:B的“祖安江湖”

    ​最近,“祖安”在b站又火了。放眼望去,视频标题、弹幕、评论区到处都是“祖安人”、“祖安文化”、“祖安大舞台”……

  • 中老年人B视频扫盲

    作为一个 90 后互联网弃婴,我时常在刷B站的时候,露出“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奇妙表情。为了不被 98 年的实习生嘲笑,我特意跑去B站“入站必刷”区补课。

  • B与知乎的媒体化宿命?

    在《B站会成为"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吗?》中,我做了一个设问:“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会是知乎还是B站?无论是从公共话题的参与能力,还是用户自发的传播意愿上来看,这两个社区的传播外延都在向平台外溢出。

  • 从公众号到B,“武汉日记”何以走红?

    在这场疫情中,很多的重要信息,都是我们从自媒体人的日记“窥探”而来的。2 月底,疫情爆发,上百名媒体记者第一时间直击战“疫”前线,走进医院、病房、物资捐赠等现场,获取最新的疫情动态。然而,在这个人人皆是自媒体的时代,当记者在前方“冲锋陷阵”时,缺乏新闻采写资格的内容创作者,开始按捺不住,以第一视角的日常记录向外界传输最新的“一线”实况。

  • 搬到B的发布会,到底香不香?

    受疫情影响,各大市场在迎来宅经济的同时,也开启了全方位的线上时代。线上办公、线上教学、线上展会……当线下市场陷入停摆,一切商业都在尽可能将触角往线上延伸。线上新品发布亦然。 2 月 14 日,小米 10 线上发布会开启。这期间,其与B站联合推出了 72 小时的超应援直播。2 月 25 日,iQOO3 的发布也选择了线上, 10 小时直播在B站收割了 2205 万观看量。不止于手机领域。到 3 月 8 日,兰蔻结合女神节热点,更是发起一项极光?

  • B,正在变成下一个“公众号”?

    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熬夜写文案是常有的;有次照例熬夜了,第二天到中午才醒来,于是急忙起身配音、找素材、加字幕,虽说过程中总是遇到难以预料的问题,但好在电脑没崩,第一期“文字转视频”的节目按时闯进了B站茫茫UGC作品大军中。

  • B-下一个互联网流量风口

    最近几年要说最火的流量赛道,那毫无疑问是短视频。抖音现如今已是 4 亿日活的庞然大物,向来产品更新非常克制的微信,也在最近推出了视频号的功能。这让原本就已经非常激烈的短视频赛道,现在又多了一位重量级的选手。

  • “斗鱼一姐”冯提莫来到B的75天

    如果将冯提莫生日当天宣布签约B站一事,看作其个人直播生涯的一个分水岭, 80 天前离开自己发迹的平台斗鱼直播,在下一个 80 天里,冯提莫和她的粉丝似乎已然习惯了B站。

  • 消息称京东聘请瑞银、美国银行安排在香港二次上市

    3月16日据香港《信报》援引市场不具名人士报道,京东最早将于 2020 年中在香港二次上市。京东对市场猜测不予置评。京东成立于1998 年,2014 年 5 月,京东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