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朱一旦最新资讯 > 正文

“朱一旦”幕后导演出走,短视频头部IP陷入“内容焦虑”?

2020-10-21 16:21 · 稿源:娱乐独角兽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雨静,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0月16日,《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导演张策在微博宣布离职,不再继续担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策划、导演、编剧、配音。当天,朱亘发文支持张策创业,并表示双方不存在任何矛盾,新视频正在创作中。

据悉,今年6月,张策与妻子张译文成立山东造梦星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约1333.33万元,张译文持股比例为55%,张策持股45%。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文艺创作、个人互联网直播服务(需备案)、影视制作等。

作为朱一旦IP的缔造者,张策的出走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关于双方孰输孰赢的大讨论。

知乎网友“曹泽宇”认为,失去张策,是对朱一旦IP的致命打击。张小策的配音与策划正是朱一旦IP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剥离了视频中“味最冲”的部分之后,《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可能真的会“枯燥到朴实无华”,最后泯然众人。

在自媒体人卢诗翰看来,如果朱一旦账号数据下滑,则宣告只能提供简单标准化工作的MCN会被淘汰,MCN将加快转型速度;如果张策很快延续朱一旦的辉煌,则证明目前内容作者是核心竞争力,只要有内容,标准化工作都是能快速找到替代品的,各家团队估计马上会给自己的内容作者还有编导团队加薪。

在全网告别枯燥的朱一旦后,我们应该看得更远——朱一旦这个特殊的IP,像放大镜一样,让我们看到了幕后内容从业者的现实情况与职业焦虑。

朱一旦的生活为何不再枯燥?

2019年《朱一旦的枯燥生活》首条视频在抖音3天涨粉30万,一夜之间全网都认识了这个手戴劳力士、生活枯燥的有钱人朱一旦。

朱一旦的扮演者名为朱亘,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亘字拆开为一旦,朱一旦似乎是为朱亘量身定制的。事实上,被称为“朱一旦灵魂”的却另有其人——张策。所以他的离开才会引起外界如此强烈的唏嘘。

为什么张策走了,朱一旦就结束了呢?

张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说过,《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是借用朱一旦的视角,描绘自己眼中的生活面目。所有的创作素材和视角全部来自他对中产阶级的观察与幻想,而维持文本想象力恰恰是朱一旦系列最需要做到的。

“配音变化给人的异样感更加直观,当听到朱一旦的配音不再是那个枯燥、无趣的声音,总会有一种违和感。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里,朱一旦团队都要努力对抗这种违和感,走上殊为不易的转型之路。”网友光年旋律表示。

在这一点上朱亘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继续模仿张策的创作风格,朱一旦在未来的路上将会被拷上隐形的枷锁,举步维艰。与其被质疑,不如主动打破。

10月16日,《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连更两条视频。“这个BGM用了很久,说实话我有点腻了。”在《说实话我真的有点腻了》里,朱一旦要做回自己,“我想要换一个BGM,就像一个影帝,忘掉之前的荣誉,重新开始。”

朱一旦枯燥的生活还在继续,但观众似乎还没适应过来,“朱一旦一旦开口就完蛋了”“配音没内味儿了”。

从数据上看,B站两条视频被“爷青结”、“完结撒花”等弹幕刷屏,截至撰稿前播放量均未突破200万,据悉该账号巅峰时期播放量平均每条视频都在500万上下。

其实,朱亘是一个非常和善的领导,从不否定员工的原创内容,这是张策最珍视的地方。也正因为朱亘给了他充足的自由创作的土壤,朱一旦才得以诞生。但是这种自由在朱一旦爆火后似乎成了“负担”。

白天拍摄,凌晨4点写剧本,8点出发去上班。张策在一个人“肝”了策划、编剧、导演、配音全部的内容工作,并保持着2-3天一条视频的更新速度。

Polo衫、劳力士、内八字、笑容,就连朱一旦说话的语调,都是张策为了凸显有钱人的慵懒和优越感,配合BGM精心设计的。当张策突然从这些痕迹中剥离,朱一旦该怎样撑过这段“空窗期”?方向尚不明朗。

幕后内容创作者的职业焦虑

虽然朱亘自我感觉他是除了父母与张策妻子外,最懂张策的人。但在张策看来,他们日常交流却仅限于老板与员工、演员与导演之间。

在接受GQ采访时,张策将自己与朱亘的关系比作韩信与刘邦,在与朱亘的想法有分歧时,要拎的清身份,听老板的。而他的处境,也恰恰是万千短视频幕后内容创作者职业焦虑的缩影。

泛娱乐内容,尤其是幽默娱乐内容,需要持续、高质且新颖的内容输出能力。正如“半佛仙人”所说,“做内容要成的话,必须是给你的读者或者观众那种不一样的体验,不然凭什么关注你呢?”

但是随着观众审美逐渐疲劳,每一个IP都将面临瓶颈期与创作极限。创意资源有限,入局者越来越多,致使爆款内容抄袭成风,劣币逐良币,市面上优质编导也就越来越少。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破500万之后还是老样子,视频播放量肉眼可见的不如从前。倒不是大家胃口挑剔了,流量追求的是新,高水平演员也会遇到转型困境。”一位朱一旦粉丝评论道。

另一方面,在短视频行业内,特别是剧情类领域,编导往往是决定IP,甚至是公司成败的关键,是公司最不想被夺走的“利刃”。张策曾对媒体袒露被隐藏的不平衡感,“我觉得他想藏着我,不让别人知道《朱一旦》是我做的。”

除了被“雪藏”,当一个IP成为爆款后,出镜的人成为万众瞩目的网络红人,而幕后的创作者却不被关注。在机场,张策默默等待着与粉丝合影的朱一旦;在活动会场,他被工作人员要求与观众一起排队入场...这种荣耀只属于演员的失落感,是每位幕后内容创作者都会经历的心路历程。

可能有人会认为,想挣钱就那么别矫情。其实他们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做的IP爆了,在收入分配上却没有完全体现应有价值。虽然有公司愿意把股权或期权与真正有才华的编导挂钩,但大多数情况下,幕后创作者拿的还是工资。

据新榜了解,业内大多数短视频编导绩效考核由爆款数量、涨粉量、广告分成三部分构成。行业平均水准的月工资为,新入职者3000-5000元,有起色者8000-10000元。也有团队编导根据账号的整体营收计算绩效。在账号做出效益前,只拿符合履历的底薪。对大部分短视频编导而言,10万元月薪遥不可及。

朱一旦已经是千万粉丝的爆款IP了,但编导张策依然并未入股。另外据天查眼数据显示,公司还申请了100个相关商标信息,张策与这些IP衍生品所得的经济价值也没有直接关联。

“人均离职”笼罩下的短视频行业

10月5日,张策妻子张译文在微博晒出了二人在Dreamaker logo前的合影,配文“为梦,起航。”

事实上,像张策这样离职创业的短视频内容创作者不在少数,这也代表了内容创作者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自我转型。如papi酱成立papitube;微博段子手@精分君创立蜂群文化;代古拉K、七舅脑爷等现象级IP操盘手——任洋葱集团前内容高级副总裁鲍泰良离职创业,成立美妆类MCN草莓星球...

另一方面,短视频内容创作者的流动,也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观察一些求职数据我们发现,企业对求职者的工作经验要求集中在“1-3年”和“经验不限”,多数求职者会在工作1-3年后选择离职;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仍然在业内流动。

无论张策能不能再火起来,之于我们而言,张策离职更大的价值在于,它提醒了MCN思考爆款IP出现后,如何应对优质幕后创作者流动的问题。

目前短视频行业已进入成熟化、细分化阶段,大部分KOL只要有镜头表现力即可,由MCN提供内容团队进行包装、培养,达人的成功更多仰仗内容作者这一最核心的竞争力。

一些MCN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比如风楼传媒运营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他们会将更多奖金发给内容团队,而不再奖励达人,因为达人日常商单收入已经非常可观。未来之路创始人同样认为,对于能够创造经济价值的好编导,应该是除达人外薪资最高的,上不封顶。

在“人均离职”和职业焦虑笼罩下,短视频内容创作者们将如何发展,且行且待。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