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动态 > 字节跳动人事调整最新资讯 > 正文

字节跳动人事调整 张利东升任中国董事长

2020-03-12 21:50 · 稿源:站长之家

3月12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向员工发布内部信,张一鸣在内部信中表示字节跳动要做一个比较大的组织升级,公司会任命张利东和张楠(Kelly)分别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

字节跳动,今日头条

内部信介绍,本次字节跳动组织升级中,进行的主要人事调整包括:3 月 12 日起,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人力;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两人向张一鸣汇报。

以下为全员信全文:

《字节跳动 8 周年:往事可以回首,当下更需专注,未来值得期待》

大家好,

今天是公司创立 8 周年的日子。在这个远程办公的新模式下,我在线上跟大家聊聊新想法。

我想在这个时间节点做一个比较大的组织升级:今天,公司会任命张利东和张楠(Kelly)分别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也帮助新加入的Erich Andersen、Roland Cloutier等更多同事更好的融入。

过去 8 年,字节跳动飞速发展,我们已经从一个小产品,成长为给全球用户提供多个产品服务的大平台,全球员工人数今年也将达到 10 万人。在成长道路上,我们遇到很多的挑战。

为了应对业务的变化,我们一直在公司组织和合作方式上不断优化调整。比如,明确主要业务的CEO和管理团队;建立各业务虚拟的P&L,帮助各业务更好的做决策;绩效管理和OKR工具也不断更新。但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的课题。

随着业务的变大,外部效应也不断扩大,社会也对我们有了更多期待。过去一年,我花了近2/ 3 时间去了全球很多地方。除了了解公司业务,我还跟很多当地的同事和朋友交流,去德里迪利哈特市集做用户调研,去巴黎朋友家做客,去各地博物馆了解历史,我对世界的丰富性和文明的演化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在全球多个国家有业务有用户,要更认真思考和外部世界的关系,对外部世界的贡献。

不止于此,在我们比较熟悉的信息和内容平台业务之外,我们也开始探索很多全新业务的方向。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跨界,但我们对于这些新业务的认知还远远不够。

这些挑战要求我们公司的组织方式有更多变化,除了完善全球管理团队工作,我会从公司日常运营中腾出精力来,重点关注几个事情:

1、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

坦白讲,管理一个在 30 个国家, 180 多个城市,有超过 6 万名员工的公司,并不容易。这还不包括,我们教育业务在北美的 5000 位外教,公司行政体系的外包员工等等。过去一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管理问题,最直接的反馈是员工敬业度和满意度统计结果下降了。

我争取在未来三年走遍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了解公司也学习当地文化。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建立全球化的业务,更是建立全球化的多元兼容的组织。通过更好的组织,激发每个人的潜能和创造力,服务全球用户。

我们一直说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理解公司这个产品的本质是什么,对改进管理很重要。

2016 年之前我看很多东西,也有很多思考,并且在我们公司管理中进行实践。字节范中的坦诚清晰,来源于我试图理解杰克韦尔奇在《赢》中反复强烈的强调——坦诚降低组织交易成本。“知识型组织中,每一个人都是管理者”,这是德鲁克关于管理者的重新定义。他对于目标管理的思考,启发了我们对于组织有效性的重视和OKR的实践。他和科斯的想法,促使我思考企业边界是什么,以及如何从外部视角衡量组织内部的交易成本。我们坚持的“context, not control” 的理念,受到Netflix的直接影响。当然也很大程度上跟哈耶克关于理性的自负的论述有关,我认识到信息透明、分布式决策和创新的重要性。

科技公司组织方式变化,会带来很多新的变化,在业务、财务、人力方面都有体现。财务上,如何把UG中的LTV引入内部财务报表,各个业务之间应该如何结算成本。人力上,在职能、业务、市场三个维度交叉下应该如何组织人才。当然相应的,企业内部工具也需要新的研发优化。对我们来说,过去两年,其实是问题多思考少。我之后会花更多时间学习研究,也和ES的同事一起讨论提升。

2、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和管理团队重新认真讨论公司的本质是什么。我们是从最基础的问题开始讨论的。什么是科技,什么是科技公司?为什么科技公司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科技是指the application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for practical purposes, especially in industry,能成为科技公司的基础条件是不断的学习 scientific knowledge。科技公司如果能不断提升认知改进方法,其杠杆就会越来越大,头部公司在经济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会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受到监管关注。

从外部来讲,公众期待会越来越高,从内部来说,员工也需要更强的使命感来承担更大的责任。为用户提供创新、高品质、有效率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企业基础的社会责任。但是科技公司还要思考如何面对自己的外部效应,积极和外部各方合作,创造社会价值。

过去两年,我们在企业社会责任方向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建立公益部门,要求每一个业务都有CSR的目标和规划,和用户目标、商业目标并列。寻人、助医、扶贫等几个项目很成功,但总体我感觉还远不够,尤其是和我们要在全球范围达到较高的水平的目标相比。

我会和更多的同事以及外部交流,一方面更好地了解世界当下的问题,一方面探讨如何在公司内建立更好的机制去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3、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教育是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大家应该了解,我一直很重视人才招聘,对个人的潜力充满期待。 我认同德鲁克的说法,对于公司内部来说,公司存在的意义,是通过公司这个方式实现人们的创造力。我会再加上另外一句——让每个人有更丰富有意义的经历和体验。对的,和我们用户产品的使命一样:inspire creativity, enrich life.

2016 年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公司好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大ACM班,我特地去上海拜访了俞勇老师。从交大ACM班的成材率,以及后来对Minerva University的调研,让我直接认知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这算是我认真思考教育业务的一个起点吧。过去两年中,我访谈过不少老师学生,包括到不同课堂体验不同的教学效果,但因为时间精力有限,不够持续。接下来,我会重启对教育的访谈观察。

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我觉得现在还是很早期,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当然前提是我们有更深刻的认知。尤其对于已有成功业务的公司来说,启动新业务是不容易的,有惯性也有惰性。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

八周年之际愿大家:往事可以回首,当下更需专注,未来值得期待。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