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动态 > 公众号最新资讯 > 正文

再陷争议:关于曾经的「今夜九零后」,如今的「青年大院」系列

2020-02-19 08:33 · 稿源:新榜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 新榜编辑部,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再一次,曾经的「今夜九零后」、现在的「青年大院」团队在业内引发巨大争议。

一位新媒体从业者今日发朋友圈表示,未来如果有广告主投放过「青年大院」团队旗下微信公众号,“那对不起,我拒接”。

当然,与此同时,也有一众表示支持「青年大院」团队的读者在他们的文章中留言,称“有污蔑就要反击”。

这个以易岚为核心创始成员的团队如今经营着「青年大院」、「野火青年」、「姨母来了」、「地球上所有夜晚」、「生活进化论」等账号,在过去一个多月间,凭借着《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 33 年前这么牛逼!》、《抗击肺炎疫情,我打心底佩服中国这个省》、《欠东北人的热搜,这次该还了》、《武汉肺炎事件,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捐空家底的山东人,你们怎么这么傻?》等接连不断的阅读、在看双10w+爆款,成为近期微信公众号数据传播量上最闪亮的星。(下图为 1 月 20 日- 2 月 3 日期间与疫情有关的微信双10w+文章,「青年大院」团队占了 3 篇)

考虑到这个团队去年 8 月才组建,可以说,崛起速度比起他们当年供职的「咪蒙」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其选题角度、语言风格、排版技巧等亦开始被总结学习。

资料显示,“青年大院”系列公众号的认证企业主体是北京浮光跃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有可靠消息称,该团队此前已接受外部投资。

但是,在崛起同时,他们多篇爆款连续遭遇指控、陷入争议。

首当其冲是 1 月 10 日《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 33 年前这么牛逼!》一文。这篇文章发布后阅读量很快超过 2300 万,但带来的舆论争议丝毫不比传播热度低。

澎湃新闻刊发方可成观点,批评该文将澳洲山火和 1987 年中国大兴安岭大火进行比较,是将人祸造成的大兴安岭火灾简化并美化成消防员勇敢牺牲的英雄故事,是对历史的不尊重。

新京报刊发评论:“这篇爆款文章‘把灾难当凯歌’,不仅是对生命和自然的亵渎,也是对历史事实、对常识的无知和扭曲。”

针对指责该文“篡改历史”、“真是坏透了”的舆论,曾有辩护者称,「青年大院」的本意是赞扬中国消防战士,“篡改历史”的指控过于严厉。

不过, 1 月 14 日,作为被赞扬的对象代表,「北京消防」官方微信公众号亦发文《中国确实一直很厉害,但我们更希望这一身本领无用武之地》,亦称“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说到底,在消防蜀黍的眼里,‘灾难’,本就是不该被赞扬的”。

除此之外,“青年大院”团队引发行业争吵的还有一系列洗稿指控。例如《欠东北人的热搜,这次该还了》,公众号「林熙」的作者认为该文疑似洗稿自己的《这一次疫情,我们都欠东北人一个热搜》。

当下正在发生的一场争议,同样又是因“洗稿”而起:

三天前,公众号「腰线」作者桑桑姐发文《洗稿惯犯今夜 90 后团队,还有你们没抄过的博主吗?》,公开表示自己的《花式舔屁沟大赛正式开始,进来为你支持的爱豆打CALL!》(已被删除)被「青年大院」团队的《三问湖北媒体,你们到底要将疫情真相引向何方 ?》(此后同样被删)洗稿:“立意、思路、素材、故事、连我亲手用美图秀秀拼好的图都懒得换,还开了打赏,近 6000 人把钱赏给了这个抄袭者。”

对此,「青年大院」团队先以《新媒体泼妇桑桑姐,你给我洗脚都不配》反驳洗稿,认为两篇文章从结构到内容、角度、观点没有一处相似,还在文末指控对方“勾搭有妇之夫,破坏别人家庭”。

不过这篇文章很快显示被其自行删除,随后出现一篇“温和版”:《桑桑姐,你给我洗脚都不配》。文章修改了部分措辞,将结尾的“勾搭有妇之夫”删改为“那我告诉你吧,我们以前写过的爆文,随便拎一篇出来。你这辈子写过的所有文章,加起来都赶不上。我就问你,打脸不?为自己胸无点墨惭愧不?”

桑桑姐由此发文《今夜 90 后团队,泼我脏水的文章你们删晚了一步》,指责「青年大院」团队造谣污蔑,并表示已联系律师,将专程回国起诉。

今天下午,「青年大院」该篇《桑桑姐,你给我洗脚都不配》已被微信官方判定“涉嫌侵犯名誉/商誉/隐私/肖像”,显示删除。目力所及,这是类似论战中,第一篇因为上述原因被判定删除的文章。

回溯更早之前,在使用「今夜九零后」之名时,这个团队曾因对“ 17 岁上海少年跳桥事件”的推测式描述遭遇第一次巨大争议,有多家自媒体以及媒体机构批评这种写作方式有违伦理。

新媒体人六神磊磊当时曾发问:人家母亲以这种残酷方式失去了孩子,他“推测”一下,就可以放肆视虐了,要脸吗?格十三则评论称:别给 90 后抹黑了!

此后不久,「今夜九零后」被封号,后曾短暂更名为「今夜 90 后」复出,但很快又销声匿迹。直到 2019 年 9 月底,团队正式化身进入「青年大院」系列公号,

除陷入关于洗稿、人身攻击的争议外,查询可知,「野火青年」最近一篇发布《为了感动我们,官媒能有多拼》已被显示“因违规无法查看“。有在平台处罚前读过这篇内容的批评者表示,此文与此前青年大院那篇《澳洲大火》的价值观立场堪称截然相反,有如“精神分裂”,“完全是迎合式创作,流量需要什么就创作什么”。

针对外界批评,此前,当团队成员“东北直男”勇博在《钟南山已鞠躬尽瘁》一文中自称“我老家在武汉”而被质疑“编造户籍”后,易岚本人曾经署名发表《三年半了,青年大院的自白》,长达近两万字,回顾自己入行经历,反击指责及误解。其中,作者许长安的《国难当头,有人为了发国难财,连户籍都改了》被重点反击,易岚指责对方才是撒谎造谣且洗稿,并对自身团队在咪蒙及张五毛处供职期间的经历作出陈述,称自己才是“办公室政治受害者”、“不存在任何定义上的带团队出走”。

在 1 月 31 日这篇可以说是至今最完整的反击中,易岚指责同行“比臭脏黑还没底线”,自陈“我辈孤且直”、“受尽了这种侮辱”,例如:

1. 在新媒体,爆款是最大的原罪。你一旦成为爆款,会有无数同行,拿着几万倍的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挑错。造概念,扣帽子,挖出身,和文革没有任何区别。

2. 青年大院没了,对任何同行有任何好处吗?不过是自媒体的原罪又加深一分,投资人的怀疑又增重一分,广告市场的热情又冷淡一分。现在同行骂得最多的,是我在咪蒙实习过,是咪蒙小号,咪蒙余孽。为什么一定要提到咪蒙?因为他们说这两个字,就是想让你封号。

3. 我比所有人都痛恨洗稿,因为我们写爆文,被拿去直接抄,投诉无门,维权无门。是行业里最大的受害者。

4. 我们敢发声,敢鸣不平,有青年人不怕虎的莽撞。也因此不知道被删了多少文章,得罪了多少利益集团。我们一股热情做公益,推掉广告排期,去大凉山实地考察。捐钱捐物,花大量时间成本,踏踏实实做自己的贫困儿童助学项目,马上就要到第三年了......就这样,同行还是骂:你们做公益是作秀。

附个人说明:我(张洁)曾因对「今夜 90 后」跳桥事件一文的朋友圈表态以及此后新榜对于该次风波的相关报道,受到「今夜 90 后」团队在《三年半了,青年大院的自白》一文中点名,意指新榜报道导致他被封号(下方附图)。对于这一指控,我表示不能接受,但亦无意反诉。此番,再次撰写有关此团队的报道,同样是基于及时传递行业相关信息之目的,在此说明。事实最有力量,我相信各位自有判断。

作为个人观点,这里也转发一篇个人观点,池骋今天下午发文《为什么「今夜 90 后“必须死”」?》,标题语气是重了,但文中提到的担忧是确实存在着的。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