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死亡”谷,2019年创业者要铭记的7大要点

2019-02-12 15:32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创业,互联网,媒体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 2 月 11 日报道(文/周佳丽)

“不疯魔,不成活,创业就得燃起来。”

--《燃点》导演关琇

2019 新年伊始,一部创业纪实电影《燃点》把所有的创业情绪推向了高潮。遗憾的是,局中人总是无法预测自己的最终命运。

2018,注定是动荡不安的一年,谁能想到彼时的燃点却成了此时的冰点。导演关琇在影片宣传中说道:“你要是不燃起来,肯定没戏;但你烧起来也不一定有戏。”

影片中意气风发的戴威,却在一年后带着ofo一齐走进了至暗时刻;被千万人追捧的锤子科技尽管经历过“起死回生”,却依旧躲不过宿命,正摇摇欲坠,濒临死亡。

但因果使然,在尊重失败的前提下,追溯过去一年里陨落的创业案例,又有哪些失败的姿势值得大家引以为鉴呢?

泡沫终将会破灭

案例:所有行业,以“区块链”为例

“我感到恐惧,这个泡沫将在几个月内彻底破灭。”

--神州数字CEO、Goopal Group创始人孙茳涛

2018 年的第一棒热火,当属区块链。在众大佬的倾身呼吁后,区块链一瞬间成为“弯道超车的最后机遇”,区块链+也被各路创业者写进BP,期望这一“万能神药”能为项目带来融资。

上帝要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从被狂热追捧到一地鸡毛,区块链仅仅用了一年。数字货币纷纷暴跌,投资人损失无数,项目方跑路,维权事件天天上演,区块链终究被扣上了“骗子”、“圈钱”、“割韭菜”等一系列露骨又真实的标签。

区块链大佬杨宁曾掷豪言,要用区块链颠覆BAT。而在朋友圈刚晒完自己买下的两个酒庄,却转而假装受害者。在他说出“我被割了”、“后悔进入币圈”等言论之后,蒙在区块链上的遮羞布终于被揭了开来。

目睹了行业的疯狂,神州数字CEO、Goopal Group创始人孙茳涛曾深感恐惧,“面对区块链所呈现的形势一片大好的盛况,我却高兴不起来,甚至对当下的疯狂状态有些恐惧。”

从互联网到区块链,每一个新兴技术的发展都存在一个泡沫期。只不过,区块链的泡沫消散得太快了。而在这个周期里,作为散户的普通公众,身处食物链的底端,在暴跌逃亡中,最终沦为被踩踏者。

花无百日红。非理性的急速发展必然导致泡沫的大量滋生,但最终都会破灭。在创业的过程中,创业者应对所有新事物保持理智,心术不正、破坏行业的行为必将受到社会的严惩。

就像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所说的那样: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

权衡好产品方向,正向的价值观不能丢

案例:短视频、直播答题、电商

“段友出征,寸草不生。”

--广大段友

五年 2 亿用户的内涵段子还是死在了没“内涵”。而这个凝结了大量用户的口号,在现在看来更是讽刺。

2018 年 4 月 10 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督察“今日头条”网站整改工作中,发现该公司组织推送的“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和相关公众号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引发网民强烈反感。

与此同时,为维护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清朗互联网空间视听环境,依据相关法规的规定,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专注技术的张一鸣似乎从一开始就忽略了内容审核的重要性,从而造成了“内涵段子”的灭亡。正如他在致歉信中表露的那样:“我们片面注重增长和规模,却没有及时强化质量和责任,忽视了引导用户获取正能量信息的责任。”

实际上,自 2018 年 4 月以来,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内容领域进行了集中整顿,短视频行业成为整顿焦点:B站整改一个月、 56 视频等短视频平台永久下架、直播答题遭强监管……

成也内容,败也内容。在内容和用户数量都快速膨胀的过程中,创业者对内容的标准和价值观的判断成为了内容行业更加需要关注的问题。

一下科技创始人兼CEO韩坤在旗下短视频平台秒拍和波波视频重新归来时反思:“当秒拍和波波视频成为一些互联网负能量视频的藏身之所时,我们却还在为数据增长而兴奋。直到主管部门一声棒喝,才让我们幡然惊醒。”

除了内容,电商领域也未能逃得过监管的“手”。由于在网上售卖相关违法违规商品、出版物及其他印刷品,北京网信办等 5 部门约谈京东,责令其全面整改。

从“算法没有价值观”到“价值观出现偏差”,若是走错了路,有的还有机会认错改正,有的只能将战果付诸东流,销声匿迹。

因此在创业这条路上,创业者应引导正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监管下合理地研发产品,尊重公序良俗。铤而走险,不会善终。

to C,而非to VC

案例:无人货架、共享单车

“一场游戏一场梦,梦醒全是伤心事。”

--原友盒便利武汉分公司市场负责人

无人货架的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在经历了 2017 年的疯狂布点, 2018 年可以说是无人货架的集体大逃亡。融资受阻、大裁员、公司跑路、无人补货等负面新闻频发,一路高歌猛进的办公室无人货架骤然降温。

故事的前半段,资本和创业者双双狂欢,入局者不断。据不完全统计,仅 2017 年下半年,无人货架行业至少有 50 多家创业公司涌入这片蓝海,十几家头部玩家的融资总额就已经超过 30 亿人民币,获得了有经纬中国、IDG创投、蓝驰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以及阿里、腾讯等巨头也相继入局。

赛道热得发烫,竞争也异常残酷。花最少的钱获得更多优质点位,以赢得投资方的青睐和认可,成为玩家们的着重发力点。一方面,由于进场的成本低、模仿容易,拼点位数量和质量成了很多玩家追逐的利益点;另一方面,用华丽的数据来展示市场运营的成果,以获得资本加持。

过了高潮,资本却纷纷离场,独留众玩家收拾残局。“去年的今天,无人货架在资本眼里就是一个香饽饽,太抢手了,很多企业都拿到了钱,如今一落千丈却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位重庆无人货架玩家曾对猎云网回忆道。

“行业最火时,大家都犯了一个错误,单纯认为我的点位多,这场仗就赢了。其实不是这样。”原友盒便利创始人兼CEO陈惠鲁总结。

经纬中国董事总经理钱坤对无人货架作出反思,企业拿到钱不是去修炼提高内功,而是将钱用到疯狂扩张上,导致了竞争的无序。“资本的热潮导致了大家不太注重商业上的运作,让这个行业烂掉了,其实它是个被资本毁掉的行业。”

回过头来看,当初腥风血雨的共享单车,又何尝不是与资本狂欢、拿到新资金就立刻肆意扩张的无人货架,如出一撤。

2018 年 5 月 18 日,小鸣单车终于倒下,成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例。对此结局,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人金超慧认为,小鸣单车的策略太过激进,疯狂造车,资金紧绷,又有竞争胁迫,一旦储备不足,很容易出现断崖式的崩塌。

雪上加霜的是,当押金难退的消息被用户获知时,用户会为了不发生财产损失而纷纷退押金,企业本身现金流就不足的情况下,用户的行为会导致企业现金流的极速缩水,形成恶性循环。

而今,无人货架已落幕,众玩家被迫转型;共享单车风光不再,终局似已在眼前。前车之鉴,盲目扩张、自我造血能力不足、行业洗牌是大部分企业倒闭的主要原因。

“我经历的这一切,反映出资本市场的焦虑,中国式创业的焦虑,还有人性的焦虑。”在接受锌财经的采访中,果小美前创始高管陈芸如是说。

的确,在资本疯狂的 2018 年,一味地寻求融资已经不再能撑起一家公司,没有清晰而稳定的盈利模式,项目终将再时代的浪潮里面临淘汰。而一个好的模式在得到市场验证后,也将被凯觎者快速效仿复制,如果不能率先走到顶部,中部企业也会有淘汰的风险。

无论如何,在资本和市场都狂热的时候,创业者更应守住商业道德的底线,沉得住气的创业者加上成熟的商业模式一定会获得更多的机会。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