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评论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B站十年回忆录:干完这杯,还有三杯

2019-06-27 08:45 · 稿源:刺猬公社公众号

B站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赵思强,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番剧也早就不是B站播放量最高的分区,早在 2014 年 5 月,它就曾被游戏区赶超,现在已经排到了第五名,播放量最高的分区是游戏区和生活区。

媒体的措辞也开始变了, 2012 年,B站还是“一个ACG相关的弹幕视频分享网站”,到了 2016 年,人民网称呼B站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年轻一代潮流文化社区’” 。

雨越下越大,把上海夏天的空气洗刷得黏黏的。世博大道到万国体育中心四百米的路堵得不行,有将近两千人在 6 月 26 日聚集到这里,为了给一家视频网站庆生。

网站的名字叫做哔哩哔哩,大家都叫它B站。今年,它十岁了。

“你会不会因为知道了B站开心一点,会不会因为在这里认识了某一个人,变得更幸福一点。”在B站七周年的时候,一位B站的用户写了这样一句话,B站的董事长兼CEO陈睿看了非常感动,站在背景写着“干杯十周年”的舞台上,他把这句话分享给了在座的所有人。

B站到底是什么?十年,人们给它贴上了越来越多的标签。

它是最大的年轻人文化社区,每 4 个人有 1 个人是B站的用户;它是中国最大的音乐创作平台之一,是中国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之一,是中国增长最快的vlog社区之一,还是中国最大的在线自学平台之一,有 1827 万人在B站学习,是 2018 年高考的 2 倍……

十年,一个初一新生到大学毕业的时间。十年走过,B站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上市互联网公司,它更是一代人记忆中重要的文化符号,是一亿年轻人一次共同的热烈举杯。

一块基石

2012 年末,罗飞大学毕业半年,有一个入职B站的机会。他是大三开始接触B站的,最早主要想看AKB48 的综艺,后来又在站里接触到鬼畜,“如果来这里工作,既能看B站,又能拿工资,岂不快乐翻倍。”

面试的地点在上海浦东,出了广兰路地铁站 1 号口往东 700 米,世和商务中心, 8 楼。面向贴满动漫贴纸的前台,左手边是办公区,大概二十个工位,坐满了,前后两个小会议室,很挤,摆上桌椅之后,几乎没有活动空间。右手边是一个三角区域,有一台PS4 游戏机,两个小沙发。

“现在这里有点小了,我们马上会再租一层,专门给运营团队。”当时的运营负责人对罗飞说。

第一轮面试通过,被告知可以二面之后,兴奋的罗飞写了十二页纸关于B站产品的想法,他面试的岗位是弹幕审核。对当时的B站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岗位。靠着在二次元社群中的口碑传播,成立三年的B站用户逐年增长,慢慢到了需要把控弹幕内容的时候。如果罗飞入职,他可能会成为B站的第一个弹幕审核员。

坐在PS4 旁边的小沙发,罗飞把十二页纸递给了运营负责人。他已经记不清这个负责人的名字,但他记得负责人看到这沓纸惊讶的表情,里面写了如何做好移动端的用户体验,如何引导用户发弹幕,怎样给弹幕添加效果等等。负责人对此非常满意,希望罗飞可以加入团队。

但最后罗飞拒绝了,工资太低, 1900 块,不足他在港湾工程设计研究院工资的三分之一。那时的B站还是太穷了。

“平安夜的噩梦”(以下简称噩梦)是历年B站拜年祭的导演,从 2011 年起,他就负责这档被誉为“二次元春晚”的栏目。但他直到 2014 年才正式入职B站, “我帮你们做拜年祭没问题,但让我辞职,还是不太行。”B站最初四位创始人之一的赤月每次来北京见噩梦,都会向噩梦“安利”一次B站,噩梦一直拒绝,他家在北京,但B站在上海,他觉得有点远。

那还是一个如果你搞不懂B站的投稿方式,在QQ群里打听一下,就可以找到B站创始人的年代。噩梦就是这样认识赤月以及其他三位创始人的,包括用三天时间,把这个“小破站”搭起来的“站长”徐逸。但他更为圈内人熟知的ID是9bish。十年前的二次元圈子非常小,几个百人的QQ群基本就囊括了所有的人,“所谓B站(管理层),其实也就是一个QQ群。”

2007 年,第一家带有弹幕功能的视频网站niconico在日本成立,这种全新的评论形式和日本宅文化一起漂洋过海,抵达这些QQ群里,成为了最初的种子,在之后的十年中肆意生长。

当时徐逸和Acfun(A站)的创建者xilin同在一个叫做“搬运九课”的QQ群里, 平时把niconico上的二次元作品上传到国内。他们是最早接触弹幕文化的一群人,这些像子弹一样飞过,盖满整个视频的评论形式,成为了区别于当时其他视频网站的最大特点。

每当你点开一个视频,大量弹幕会让你陷入一种被学者称为“虚拟的部落式”的观影氛围,孤独感被立刻充满,弹幕变成了一种神秘的暗语,成为年轻人们共同的秘密。

A站是国内最早的弹幕网站,但苦于当时A站不稳定的服务器,徐逸决定自己再做一个新的网站。那年他 20 岁,已经从大学毕业,在一家金融软件公司做策划和程序。 2009 年 6 月 26 号,一个名叫Mikufans的新网站上线了,功能很简单:看视频,投稿,发评论,发弹幕。

建站两个月后,全站的投稿数达到 300 份,等到 2010 年 1 月 24 日,网站正式更名为bilibili时,投稿数才到 1500 份。同年,徐逸离职,开始全职运营B站,和另外三个小伙伴蜗居在杭州滨安路的一间民房里。

“如果我的付出,可以为人类的未来增加一块基石的话,大概我就是为此而生的吧。”徐逸的微博简介里写着这样一句话,中二感爆棚。

2009 年的夏天,没人知道这块基石是否具备承载住一个世代的力量,十年前的bilibili,还只是一个极少人自娱自乐的地方。“当时全站最热门的视频,点击率也就一两千,而且当时具备原创能力的人特别少,一旦有好的原创视频,在首页上挂一个月都有可能。”噩梦说。

还有一个数据可以侧面估出当年B站的用户量, 2010 年 8 月 16 日,B站举办了一次站娘评选, 22 号和 33 号以 1824 的票数同票当选,当时的B站还在实行邀请码注册制度,老人拉新人,而且一个账号只能投一票,“差不多一共也就不到一万人。”

后来进入B站的人,往往称呼两个站娘为“二二”“三三”,这其实不是她们的名字,只是当初参赛时的编号,因为没有想到更好的名字,就一直沿用下来。但像噩梦这样参与过投票的老人,读法有些不同,是“二十二”和“三十三”。

一年之后,前两万名用户中的一位在杭州见到了徐逸和另外三位小伙伴,不知道他当初是否有给 22 和 33 投票,但那次见面,他送出了更大一份礼物——他投了一笔钱。

这位名叫陈睿的用户比徐逸大 11 岁,是搜狗CEO王小川高中时期的同桌,曾经雷军的手下,猎豹的副总裁和第 3 号员工。 2010 年,他接触到了B站,高强度的工作之余,他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在B站上看动漫,那年恰好经典作品很多,《Fate/Zero》《刀剑神域》《罪恶王冠》......他都在看,这是他无法和同龄人分享的秘密。

又过了三年, 2014 年 5 月,猎豹移动上市。半年之后,陈睿宣布加盟B站,担任执行董事,现任公司董事长。

网友热搜: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iPad十周年:你不知道的关于iPad的个事实

    2010 年 1 月 27 日iPad发布, 4 月 13 日iPad开售,今年是iPad十周年;十年前,移动互联网刚刚萌芽;十年后,iPad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

  • B卡位自媒体视频化时代

    去年 12 月 23 日,半佛仙人(后简称半佛)入驻B站,入驻后第一天,他就接到了商单,至今仅三个月,粉丝数飙升至 220 余万,而全站最知名的游戏up主之一“芒果冰OL”也不过 180 万。半佛说,自己到现在也没缓过来。和半佛一起在去年年底加入B站的up主不在少数,他们都同样专攻财经、科技或科普等垂直学术领域,更重要的是,多数up主都是从微信公众号“移师”到B站的文字自媒体。短时间内,冲浪普拉斯、厉害财经、IC实验室等账号都仅?

  • 中老年人B视频扫盲

    作为一个 90 后互联网弃婴,我时常在刷B站的时候,露出“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奇妙表情。为了不被 98 年的实习生嘲笑,我特意跑去B站“入站必刷”区补课。

  • 美团成立十周年 王兴发内部信:继续努力帮大家生活更好

    昨日是美团成立十周年,美团创始人王兴发布内部信称,在新冠疫情中,美团迎来了十岁生日,从 2010 年 3 月 4 日第一个团购项目上线到今天,美团走过了第一个十年。

  • 视频大战再起:B、头条对战爱优腾

    近期,B站(哔哩哔哩)被曝将有一档SS级自制说唱音乐节目上线。从公开的图片来看,该节目是养成类综艺,鼓励 18 至 24 周岁人群参与。要说其不同之处就在于,这档综艺重点在说唱选秀而非舞蹈表演类选秀。据悉,目前节目已经进入招商环节。

  • B会怎样慢慢变质?

    B站 09 年成立的,我可能是B站十年的老用户了。以前我们倒是写过一些关于B站文章,不过今天文章的大部分内容会脱离B站,写点关于社区破圈的想法。我觉得我快成为意识流写手了……

  • 别把B当“YouTube”了

    在上周美股遭遇连续熔断一片哀鸿遍野之际,哔哩哔哩(下称B站)对外发布了2019 Q4 季度及全年的业绩报告。从财报提供的详细数据来看,B站在Q4 营收方面同比增长74%,净亏损达到3. 872 亿元,同比增长102.9%;从全年的数据来看, 2019 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67. 779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 2019 年净亏损为13. 036 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 650 亿元。财报发布后,B站盘后股价一度下跌超3%。

  • 微信视频号对标抖音快手B,还是Instagram?

    我的微信视频号入口出现的很晚,前几天才出现。这几天观察了下,UI和形式比较像Instagram,内容的话比较偏向抖音。

  • B是怎样死去又活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B站用户们觉察到了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也从模糊的感觉变成了可清晰概括的现象——奇怪的“官方”越来越多。

  • B“出圈”:技术不够,运营来凑?

    伴随“出圈”,B 站一直以来被质疑的不重视技术,又被反复提及。最近一段时间,B 站火出了天际。疫情下“宅经济”崛起,B 站所推出的线上课、云蹦迪掀起热潮。2 月 28 日 B 站发布的《宅家抗疫大数据报告》显示,B 站用户观看疫情相关视频 19 亿次,UP 主创作相关视频总长度达 61218 小时,如果连续播放的话得花 7 年才能放完。

  • 中老年扫盲:B的“祖安江湖”

    ​最近,“祖安”在b站又火了。放眼望去,视频标题、弹幕、评论区到处都是“祖安人”、“祖安文化”、“祖安大舞台”……

  • B与知乎的媒体化宿命?

    在《B站会成为"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吗?》中,我做了一个设问:“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会是知乎还是B站?无论是从公共话题的参与能力,还是用户自发的传播意愿上来看,这两个社区的传播外延都在向平台外溢出。

  • 从公众号到B,“武汉日记”何以走红?

    在这场疫情中,很多的重要信息,都是我们从自媒体人的日记“窥探”而来的。2 月底,疫情爆发,上百名媒体记者第一时间直击战“疫”前线,走进医院、病房、物资捐赠等现场,获取最新的疫情动态。然而,在这个人人皆是自媒体的时代,当记者在前方“冲锋陷阵”时,缺乏新闻采写资格的内容创作者,开始按捺不住,以第一视角的日常记录向外界传输最新的“一线”实况。

  • 微信发布违规公示;王兴美团十周年内部信;工信部通报携号转网违规行为

    昨日,微信安全中心​公布了部分第三方 App违规分享行为,包括了:拉取微信关系链、诱导下载等。微信称,近期,经用户投诉和平台主动发现,有第三方 App 通过拉群、分享等涉嫌获取微信关系链的方式,来微信“串门”。

  • 搬到B的发布会,到底香不香?

    受疫情影响,各大市场在迎来宅经济的同时,也开启了全方位的线上时代。线上办公、线上教学、线上展会……当线下市场陷入停摆,一切商业都在尽可能将触角往线上延伸。线上新品发布亦然。 2 月 14 日,小米 10 线上发布会开启。这期间,其与B站联合推出了 72 小时的超应援直播。2 月 25 日,iQOO3 的发布也选择了线上, 10 小时直播在B站收割了 2205 万观看量。不止于手机领域。到 3 月 8 日,兰蔻结合女神节热点,更是发起一项极光?

  • B“亿元实盘”大佬被锤哭了

    这两天有个B站视频在群里疯传,标题是《我花了 7000 万现金买了腾讯的股票,【一亿资金】炒股实盘》。 在两天时间之内,这个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200w,UP主“华哥”跻身B站财经类顶级流量行列,比肩半佛/巫师(而这只是他发的第二个视频)。

  • B,正在变成下一个“公众号”?

    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熬夜写文案是常有的;有次照例熬夜了,第二天到中午才醒来,于是急忙起身配音、找素材、加字幕,虽说过程中总是遇到难以预料的问题,但好在电脑没崩,第一期“文字转视频”的节目按时闯进了B站茫茫UGC作品大军中。

  • B-下一个互联网流量风口

    最近几年要说最火的流量赛道,那毫无疑问是短视频。抖音现如今已是 4 亿日活的庞然大物,向来产品更新非常克制的微信,也在最近推出了视频号的功能。这让原本就已经非常激烈的短视频赛道,现在又多了一位重量级的选手。

  • “斗鱼一姐”冯提莫来到B的75天

    如果将冯提莫生日当天宣布签约B站一事,看作其个人直播生涯的一个分水岭, 80 天前离开自己发迹的平台斗鱼直播,在下一个 80 天里,冯提莫和她的粉丝似乎已然习惯了B站。

  • B、快手VS虎牙、斗鱼 如何看游戏直播的新竞争?

    2019 年的下半年对于游戏直播这个行业是又一个节点。在下半年,斗鱼在长跑超过 5 年后,在美国圆了上市梦,至此这个产业的第一阶段宣告结束,虎牙与斗鱼的双巨头格局进一步加强。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