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移动互联网最新资讯 > 正文

神话、造假、宫斗、绑架 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覆灭始末

2019-01-10 09:10 · 稿源:腾讯科技

网秦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来源:腾讯深网

作者:马关夏

从始于微末的创业,到风光无限的上市,没有人能想到,网秦会在登陆纽交所后的七年间,接连遭遇流氓软件、数据造假、机构做空、创始人反目、绑架等离奇剧情。这一系列危机和内斗将网秦推向了一场无休无止的消耗战,如今,宫斗的疑云还未消散,这场闹剧便要以退市收场了。

2018 年年末,危机缠身的网秦(现名凌动智行)收到了纽交所的摘牌退市通知。几个月前,创始人林宇宣称被现任董事长史文勇绑架的罗生门尚未尘埃落定,这家曾经头顶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光环的公司,再次以不幸的方式重获外界关注。

但最初,这原本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

移动互联网第一股

1991 年,少年林宇和史文勇一同考入福建浦城第一中学,在校成绩名列前茅的两人成为好友。 1994 年高考,林宇考上北京邮电大学,史文勇则进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林宇和史文勇先后于 2003 年和 2005 年获得博士学位。

2005 年,当时已是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的林宇,在一场论坛中受诺基亚工程师启发,看到了手机安全的重要性和前景,于是创办了专注移动安全业务的网秦。不久后,他拉来了高中同学史文勇入伙。

现在看来,林宇当时创业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在移动安全尚处空白的时候开始做手机安全让网秦从一开始就站在了风口上。

但创业之初的条件颇为艰苦,由于业务模式没有可参考的样本,拉不到投资,林宇和创始团队只能租用北邮附近的废弃幼儿园作为临时办公室,这种情况一致延续到 2007 年网秦获得投资后才得到改善。

在移动互联网的塞班时期,智能手机市场远没有现在成熟,通过大量预装以及对防护病毒重要性的大肆渲染,“网秦手机杀毒”和“网秦安全”逐渐积累了第一批用户,收入也节节攀升。

网秦最终于 2011 年 5 月在纽交所上市,市值4. 75 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也创造了中国公司从创立到上市用时最短的纪录,还被当年的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可以改变人们未来生活的十大创新企业之一”。

然而表面风光的背后,却早已充满争议。

边制毒边杀毒的质疑

2011 年 3 月 15 日,就在网秦上市前夕,央视“ 315 晚会”曝光网秦与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串通,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扣话费、发短信,并强制用户消费,央视称网秦的杀毒软件是“流氓软件”。

在曝光中,央视提及用户购买水货之后,飞流软件会自动安装,然后在用户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下载数据,在默认安装一些软件后会出现手机故障,并且会删除其他安全软件,只有网秦可解,但用户需要通过网秦交费更新病毒库后才能正常使用。

更糟糕的是,央视调查后发现,飞流和网秦根本就是一家公司。网秦不仅是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更是在后续直接完成了对飞流的收购。外界开始质疑网秦唱“双簧”,一边制造病毒,一边强迫用户升级病毒库以查杀病毒,从而借此牟利。

舆论对网秦产品的评价也几乎一致为负面。许多网秦的用户反应这款软件经常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下载,而且无法卸载,要想卸载基本职能刷机,可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虽然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用户普遍健忘,但是大家对于网秦的记忆却格外深刻。网秦要从纽交所摘牌的消息传出之后,有网友发出疑问“是那个专门做流氓软件盗话费的网秦吗?”多年过去,网秦的黑料还没能洗白。

因为舆论对网秦软件的众多指责,当时林宇曾在出席各种公开场合时都带上黄色安全帽,他还在一次发布会上给到场所有人发了一顶安全帽,以这种行为艺术的方式表示会保护用户隐私。

不过林宇的这顶安全帽并未让他赢得用户的信任,网秦反而因为陆续曝出的数据造假问题而深陷被做空的泥潭。

数据造假 浑水做空

2012 年Q4 的财报显示,网秦全线产品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到2. 83 亿。但彼时,中国互联网网民总数才刚刚突破 5 亿,至于移动互联网那就更少了,如果网秦的数据属实,意味着中国一大半网民都是网秦的用户。

第三方数据平台也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赛迪顾问同期的报告显示,奇虎占了中国移动安全市场的主导地位,份额超70%,没有提到网秦;FJE Research的报告则显示,网秦在中国的安全市场份额最多只有3%左右。

数据造假风波给做空机构可乘之机,2013 年 10 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在最新发布的一份长达 81 页的报告中称,网秦的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

浑水指称网秦严重夸大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称其所占份额仅为1.5%,而不是网秦自己报称的55%;网秦的中国付费用户人数仅为不到 25 万人,而非其声称的 600 万人。

浑水在报告中用词激烈,认为网秦整个公司都是一个大骗局,大量营收系虚构,其收购活动很可能涉及诡异交易或贪腐,公司价值为零,并将网秦评级为“强烈卖出”。报告一出,网秦股价在 1 个小时内腰斩,超过50%的跌幅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有意思的是,浑水当时给出的目标价低于 1 美元,现在看来可谓一语成谶。

网秦当然没有坐以待毙,但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财务数据,亦或是早前被央视披露的“流氓软件”问题,网秦都无法完全证明自己的清白。据界面报道, 2014 年 4 月,网秦又被曝 2013 年第四季度营收造假,当时内审负责人CFO韩颖迫于压力离职,随后股价暴跌32%。并在此后一路下跌。

就在网秦遭遇风波的 2013 年,林宇在一次访谈中被问及“公司两位创始人如何协调”的问题时,搬出了谷歌、微软、雅虎等外国科技公司的创业故事,他说“最可能成功的技术型公司就是两三个同学创办的,因为他们之间的信任是超出商业价值的,即便出现分歧也可以通过沟通去解决。”

林宇说的自然没错,但公司蒸蒸日上时未见龃龉,风雨飘摇时却拔刀相向,林宇和史文勇这两位老同学的友谊没能经历起风雨的考验,友谊的小船很快被利益所吞噬。

各执一词的宫斗大戏

“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涉嫌从 2016 年 11 月到 2017 年底绑架我 13 个多月,期间我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我死里逃生,很幸运被北京市警方解救。”

2018 年 9 月 10 日,消失近两年的林宇在微信朋友圈晒出立案告知书,控诉自己遭史文勇绑架虐待。再度回到公众视野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 150 多斤、已经发福的中年胖子了,瘦得形销骨立。

林宇当时向腾讯《深网》讲述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 2005 年他创办网秦,第二年邀请史文勇加入; 2014 年 12 月,史文勇伪造其签名,自己被辞职; 2015 年到 2016 年 8 月,史文勇利用两人的友谊拒不归还公司、鸠占鹊巢; 2016 年 10 月,他发现史文勇在当年 1 月伪造其签名转走北京飞流78%的股份, 11 月初,与史沟通无效后准备上诉; 2016 年 11 月 10 日晚自己被绑架;直到 2017 年底才被警方解救。林宇还指控史文勇挪用上市公司现金、低价贱卖上市公司资产。

同一天,网秦发布人事变更公告,林宇重组董事会,管理层大换血,史文勇本人及与他亲近的亲属和员工遭到清算。

史文勇也迅速回应,他拒不承认林宇的指控与此次董事会重组,称林宇造谣撒谎、恩将仇报,并控诉林宇开假董事会、发布假新闻、强行接管公司,还无中生有的诬告他。

随后的一段时间,双方自说自话,除了林宇最初在朋友圈晒出的立案告知书,谁都没有出示证据,这起狗血的夺权大战直到目前仍是罗生门。而受此影响,此前 8 月 24 日已经跌破 1 美元的凌动智行的股价随后持续下跌。

林宇和史文勇的反目其实早有端倪,这场闹剧本质上是双方利益矛盾公开化的结果,而公司遭遇黑天鹅成为两人彻底决裂的催化剂。

自 2013 年 10 月 24 日遭浑水做空后,网秦股价从25. 9 美元的最高点暴跌至 8 美元左右,多次被股东集体诉讼,加之公关策略的一再失误和高管的接连出走,林宇和史文勇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在一个接一个的自救心动失败后,林选择带领公司以私有化名义退市,史却希望保留上市公司,双方路线的不同又加剧了矛盾。

2014 年 7 月 30 日,网秦公告其收到贝森资本的非约束私有化收购要约,但随着CFO韩颖因财务造假案辞职,林宇因卷入芮成钢案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后,史文勇先后代替了两者的位置,成为网秦的实际控制人。 10 月 28 日,网秦宣布拒绝贝森资本的私有化邀约。

史文勇成了暂时的赢家,但双方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2014 年 12 月,网秦宣布其董事长兼CEO林宇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职,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位,史文勇接任董事长一职,与史文勇关系颇好的许泽民被提拔为联席CEO,网秦彻底落入史文勇之手。

不过,林宇在此前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表示他是被辞职的,“史文勇找了他的亲属代替我在辞职声明上签字,但是我其实一直没有辞职,只是他代替我辞职。帮他伪造签字的亲属是网秦的董秘,是他太太的姐姐。”

2015 年初,林宇曾短暂地回到网秦,但没有任何职务。林宇曾对腾讯《深网》表示他当时多次要求史文勇归还公司,后者每次都答应随时将公司移交给他,却从未兑现,并且他还在 2014 年 12 月借给史 700 万美元。但史文勇则称林宇离开是为了另起炉灶做互联网游艇项目天心无限,自己曾借给林 500 万元现金。

2016 年 5 月,网秦宣布 50 亿出售旗下游戏业务飞流移动,实则欲借壳王子新材上市,工商信息显示,史文勇持有飞流移动79.34%的股权,林宇曾是其历史股东。林宇控诉,其中78%是史文勇伪造签名窃取的,但史文勇的说法是林宇要求分配利益,而且狮子大开口。利益分配的分歧,让两人的矛盾彻底激化。

林宇此前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说“ 2016 年 10 月,我发现史文勇在 2016 年 1 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又伪造我的签名,把我在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 2016 年 11 月初,因为跟他沟通无效,我就请了律师,准备给他发律师函走法律诉讼。”

“ 2016 年 11 月 10 日晚上 11 点多,也就是“双十一”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回家快到小区门口,突然间五六个人从身后把我头蒙住,然后抬上车就带走,从此我就被拘禁了 13 个月,直到 2017 年底被解救。”林宇自称遭到绑架和非法拘禁,而且认为正当他要提起诉讼时突然被绑架,因此史文勇嫌疑很大。

当消失两年后的林宇带着被绑架的故事,戏剧性的重新回到公众眼前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网秦已更名为“凌动智行”,股价从他离开时的 8 美元跌到 1 美元以下,面临退市的危机。更讽刺的是,这家由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已经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痕迹,在多家媒体的探访中,凌动智行的员工甚至不知道林宇其人。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中国互联网投资回报率最高的10只股票

    ​整整 20 年前,中国三大门户在同一年里先后赴美上市,开启了中国互联网公司批量IPO的时代。那一年美股先是暴涨,紧接着就经历互联网泡沫的瞬间破灭,上天入地几乎只在一夜之间。

  • 垂直生鲜平台“奇麟鲜品”,荣获 “中国互联网行业优秀服务商”!

    2020年10月,在全国开展的互联网行业优秀服务商调研推选活动中,奇麟鲜品所属公司“德众星晖”经审核被推介为“中国互联网行业优秀服务商”,成为获奖名单中少有的“互联网+生鲜”企业之一。此次评选活动由中国质量认证监督委员会与中国企业信用评估中心,广泛听取行业资深专家、高校学者和资深从业者的意见建议,先后组织召开多次研讨会进行专项研讨,并经过网上公示,最终产生的结果。生鲜互联网是目前中国市场增长最快的行业之?

  • 腾讯手机管家诞生十周年,管窥半部移动互联网安全史

    在今年 7 月以前,格雷厄姆·伊万·克拉克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直到他策划实施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推特黑客攻击案。 格雷厄姆通过假冒推特员工的身份骗取了服务器后台入口,随之利用推特后台的一系列漏洞,黑掉了包括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巴拉克·奥巴马、乔·拜登、杰夫·贝佐斯等多位政商大佬的推特账号,并通过这些账号诈骗获利近 12 万美元。 但在短短两周后,他就因为自己拙劣的黑客技术操作留下了太多“后门”而

  • 互联网抛弃了我爸妈

    国庆期间,无锡火车站一张照片爆红网络。照片中,一块牌子写着“无健康码由此进入”,专为“老人机、无微信、不会操作”的旅客提供服务,这张照片在微博上收获 10 万+次点赞,也让众多网友感叹,数字生活下的老人不应该被遗忘。

  • 互联网不会放过上海

    我去了今年的外滩大会,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谁说上海怎么没有互联网,上海现在全都是互联网。不仅有,而且上海拥抱互联网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想象。我在外滩大会上看到了上海的野心和能力,更看到了技术的绽放。

  • 我在互联网大厂做产品

    互联网做产品,不止是“赛马”与“大力出奇迹”。如果以达到月活跃用户 4 亿,作为国民App的最低标准,那么国内有微信、QQ、支付宝、抖音、快手、微博、淘宝等明星产品。

  • 云视频龙头ZOOM跻身中美互联网20强,纳入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近日,纳斯达克中美互联网老虎指数(Nasdaq China US Internet Tiger Index,代码QNETCN)更换成分股,云视频龙头ZOOM跻身中美互联网 20 强并纳入指数。本次调样在上周五( 9 月 18 日)收盘后生效。顺应新的指数,跟踪该指数的ETF产品TTTN也已同步调整持仓股。 云视频龙头ZOOM Zoom成立于 2011 年,主要面向企业级客户,为客户提供企业云视频会议解决方案。 2019 年 4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公司拥有七大产品,在移动设备、台式机、笔?

  • 十一黄金周为什么没有互联网“偷袭”战

    微信红包偷袭支付宝,占据移动支付一席之地;在线打车软件补贴大战,滴滴熬了过来;美团重金招聘恢复运力,逆袭百度外卖;抖音火力全开,魔性 15 秒短视频加上集中冠名赞助大赛,火爆全国、压制“一哥”快手。

  • 北京互联网内容产业地图

    在北京,有一种活力叫互联网;有一种奋斗叫996;有一种永远不需要睡觉的孪生工作,叫做码代码和码字。

  • 约2成网民月收入在1000元及以下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全文查看下载

    【约2成网民月收入在1000元及以下】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 46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 40 亿,较 2020 年 3 月新增网民 3625 万,互联网普及率达67.0%,较 2020 年 3 月提升2. 5 个百分点。

  • 中老年人出行成难题,该如何拆掉互联网的“围墙”?

    智能手机方便吗?只要动动手指很多事情都能解决了。那家里的长辈怎么办?微信注册都是年轻人帮忙完成的,从互联网小白慢慢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是中老年人一遍遍学习的结果。

  • 自由职业者“圆领”平台,用自由工作模式推动互联网经济发展

    随着互联时代的发展,“互联网+”也带来了国内近百分之50%的就业率。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互联网工作者也被大众称之为“白领”,而所学互联网知识却未有互联网公司的人却被纳入到自由求职工作者群体中。今年兴起凸显的“圆领自由求职工作平台”走进大众视野,圆领自由求职平台,只针对拥有互联网专业知识而且热爱工作自由的人群。因此这类人群也把自己称之为“圆领”。9月12日,圆领正式改版上线,通过构建集平台、工作台、社区为一?

  • 互联网大厂同名餐厅: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等

    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商标侵权。随后有多位网友透露,被侵权的不只是今日头条一家,其中还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字节跳动小吃店、百度超市等。

  • “上海名媛”在线拼团:互联网才是最魔幻的造梦空间

    根据刷屏文章的作者的描述,其斥“巨资” 500 元闯入一个名为“上海名媛群”的微信群。在这里,他眼界大开, 3 个人合租一个月的爱马仕kelly包, 6 个人拼单一份丽思卡尔顿双人下午茶,也可以 40 个人拼一间宝格丽酒店的顶级商务套房。攒齐 60 个人,每人 100 块凑够6000,还能共同拥有一天的法拉利。而这些拼单,目的似乎只是为了拍照发社交网络和吸引真正的有钱人。

  • 互联网大厂干了十年,为什么我最后决定去传统企业?

    如果从毕业开始就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研发,做了十年又去到传统公司是什么体验?如果这家互联网公司还经历了创业、快速扩张、纳斯达克上市、退市、被收购又是什么体验?本文,InfoQ 与香格里拉研发副总裁、TGO 会员 张宇祺进行了深度对话,听他讲述在去哪儿网的十年历程,以及感受到的互联网公司与传统企业的文化差异。

  •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 重新创业一定不做互联网

    在9月25日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表示,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今天所谓成功的企业,都是 20 年或 30 年年自己对未来的判断决定了今天,马云表示,如果自己要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里面,今天的互联网行业,所有聪明人都在这个地方,今天的传统行业有聪明人,但是真不多。

  • 马云: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 重新创业一定不选这行

    据国内媒体报道,9月25日,在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谈到,如果自己今天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因为今天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行业。马云指出:未来真正的机会,

  • 巨头竞相跨界入场,互联网风口能把猪吹多高?

    “不好好学习,就回去养猪去”,一度是老师教育学生要认真读书的口头禅。一直以来,养猪都是又脏又累还不赚钱的代名词,就是这样一个遭到厌恶的行业,如今似乎又焕发了新一春,足以颠覆我们的想象。

  • “入苏”以来持续盈利 家乐福完成互联网化改造之路

    一个是寻求中国发展的线下“全球零售”,一个是成功转型的的智慧零售巨头,家乐福和苏宁易购自 2019 年 9 月“联姻”以来,一举一动皆在镁光灯下。令大众惊讶的是,二者拥抱与融合的成效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收购即实现连续盈利,且 2020 年上半年继续保持盈利态势。作为零售业两个重量级的玩家,家乐福与苏宁易购的融合受到零售行业的密切关注,“老”家乐福是否适应了“新”数字化的改造?为全国消费者带来了什么不同的体验?又为?

  • 花生日记何世全:从科技视角看互联网新锐品牌的崛起

    10月13日-14日,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广州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国际数据(亚洲)集团(IDG Asia)主办,广州市科学技术局共同举办的2020小蛮腰科技大会——全球移动开发者大会暨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再次在广州举办,大会主题为“无限·可能”。本次大会嘉宾阵容庞大,涵盖商业领袖、知名学者、国内外政府要员、顶级资本机构代表、创新创业优秀团队、科技界名主播、知名新媒体人。重磅嘉宾包括IDG资本联席董事长熊晓鸽,北京大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