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罗永浩最新资讯 > 正文

为何老罗、Papi酱、李诞背后的公司都选用飞书?

2020-11-20 08:52 · 稿源:刺猬公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园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后来者飞书,如何圈粉雷军、罗永浩、贺晓曦......

“我们3月份开始用飞书,5、6月份的时候,李诞写了三万字的文档发到公司大群里,讲他这几年做脱口秀创作的想法。”

说这话的人是李诞所在公司笑果文化的CEO贺晓曦。“李诞非常喜欢用飞书。”

飞书

“写3万字的工作手册发到群里,这特别不像李诞干的事儿。”罗永浩在2020年和李诞交集颇多,对此,他也直言“很震惊”。通常来讲,创意类内容的生产者,一般比较自由洒脱,不喜欢被标准化流程和办公系统束缚。但在飞书,情况开始变得不一样。

在2020年11月18日举行的飞书无限大会上,这款由字节跳动开发并率先使用的企业协作平台激起了数不清的创业者、企业家们的热烈讨论。

他们当中,有小米、华住集团、物美多点Mall等拥有数万员工、业务遍布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超大型企业负责人,也有笑果文化、交个朋友等几百号人但管理同样复杂的创意型、内容型公司创始人。但有一点是共通的:他们所在的企业,都因为使用飞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数字化能力,激发了从管理层到员工的主动精神,甚至实现了管理方式的全面革新。

曾打造过锤子便签等知名效率产品的罗永浩,更是毫不吝惜对飞书的溢美之词。

“我们深度使用过市面上所有的企业协作产品,飞书是最好的。只有我们常年做交互的才知道,要把那些细节设计好是多烦琐、多让人崩溃的工程。但是飞书处理得非常好。”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能再讲了,再说就违反广告法了。”

这距离飞书走出字节跳动、面向所有组织免费开放,还不到9个月。特别是对于创意型、内容型的公司来说,飞书对他们带来的改变,更是“震惊”了很多人。这款企业协作产品的魔力,究竟在哪里?

 2000万篇文档,有多高?

“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全体员工在飞书上创建了超过2000万篇文档。” 谢欣是字节跳动副总裁,大约三年半之前开始负责飞书项目。他在演讲中表示,这些文档如果用A4纸打印然后堆起来的话,大概和珠穆朗玛峰差不多高。对于字节跳动来说,这是一笔企业知识的积累,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字节跳动开发了飞书,也是飞书的第一个“客户”。

从北京知春路锦秋家园的一间民宅起步,字节跳动已经从几十人的小团队发展成了业务和员工遍布全球、规模数万人的国际化公司,其中面临的管理挑战可想而知。张一鸣在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的内部信中,就将“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放在了他未来关注重点的第一项。

张一鸣经常把“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像做产品一样做公司)挂在嘴边。飞书这款企业协作产品,则是字节跳动改进管理、提高效率,激发创造力的一大支柱。现任飞书总裁张楠透露,张一鸣“对飞书非常上心,几乎每天都提建议、提问题”,诸如“为什么进到某一个界面红点没有消失”、“为什么英文的字体变了”、“翻译的入口怎么找不到”这类产品细节,也会一一过问。

飞书官方网站上的一篇介绍提到,字节跳动在使用飞书后,每个跨部门项目的效率提升了24%。而那2000万篇文档,则帮助企业的知识财富和管理经验,得到了更有效、更顺畅的传承和流动。

一些规模不及字节跳动的内容型、创意型公司,在使用飞书之后的收获同样丰厚。

“我们的最大问题是大家的作息时间不一样,比如说可能有10点钟起来创作的,也有下午2点钟起来创作的,也有夜里2点才创作的。”贺晓曦认为,“和创意工作者一起工作,一定不能谈管理,只能是合作。”因此,他们迫切需要一个协同平台,“把自驱、愿景和员工的行动能力更高效地组织起来。”

因为飞书,贺晓曦和笑果实现了这个目标。他将这种现象形容为“很多小CPU的整合”。比如,李诞那份3万字文档发到飞书工作群之后,“所有的创作者都会去看,看完之后有评价,有点赞,也有线下沟通、回贴。”

笑果员工、脱口秀演员庞博在飞书未来无限大会分享时也表示,“飞书,保证你一入职就是老员工,直接进入工作状态。”

“好多时候我们明明开会聊得很热烈,但会议纪要比较潦草,再看也看不懂,之后怎么也想不起来。”Papi酱也分享了她和团队在进行创意工作中的最大痛点。在飞书的助力下,创意内容能通过文档等功能沉淀下来,基本解决了灵感流失的难题。

特别是在未来无限大会上发布的飞书会议特色功能“妙记”,让Papi酱感叹“要是早些时候出来就好了”。它不仅能将语音转化成文字,还具有语义分析能力,帮助用户短时间内了解会议的核心内容,并且生成结构化智能会议纪要。这对于很多内容创意型公司来说,都堪称一个效率神器。

飞书给企业带来的不只是提升效率、沉淀创意,更在于提升了员工工作的“爽”感。

极客公园在2020年年初就开始用飞书。创始人张鹏明显感觉到,推广飞书的过程中受到的阻力,明显比其他同类产品要小,员工在使用的过程中,工作的“爽”感出现了。

张鹏将爽感的成因归纳为两点:一是同时满足沟通、文档、日程等功能;二是交互引用降低信息同步成本。

他认为,飞书将功能的整合做到了极致,以前功能分散在不同的软件里,大家需要在多个软件之间来回切换,“像是被迫绕更大圈子做事”。这种整合,也让功能之间可以交互引用,比如在文档中@某个同事,或者插入 To do、截止时间,并且所有动作都会以即时消息的方式同步给相关人员,相关人回一个表情或者点个赞,就完成了一次信息同步。

“这一切都是没有附加动作的协同。”张鹏说。和他观点和做法相似的,还有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在小米,王川他们以飞书文档为基础,召开一种全新的办公会“飞阅会”。开会之前,大家先默读文档内容,开会时再到文档中集中讨论,能用文字评论解决的就用文字,不能用文字的再用开语音交流。甚至一些国际同事,也能借助文档参与到会议中来,规避了时差问题。

image.png

图源:雷军微博

王川觉得,飞书解决了传统会议中“人和信息的错配”,也能解决“时间和空间上的错配”,开会回归了聚焦问题、解决问题的本质。就连小米创始人雷军也公开为飞书点赞,“飞书简洁、高效,越用越顺手。”

如何打造“飞书式管理”?

对于企业的领导者来说,飞书也是一个高效的管理工具。

在深度使用飞书后的第一个星期,搜狗CEO王小川等管理者都觉得,他们比以前更“忙”了:不是要处理的事情变多了,而是到达他们面前的信息变多了。

过去,老板想要了解公司的运转情况,除非主动“下基层”,就基本上只能等下属或者员工的工作汇报。而在飞书,借助文档、日历和工作群,员工的工作流程、细节等等信息,直接在工作的过程中就能被最顶层的老板看到,而不必等专门的汇报、总结。

管理者能接触到更多信息,也能够促进管理能力的提升,比如不用再拉很多个聊天群了,不少事情在文档等功能中就能讲清楚。“我们没有使用飞书之前,什么事儿都拉一个群,很快就会拉300个群,在里面完全懵掉。”罗永浩说,“用了飞书之后,这些问题基本解决了。”

“很多信息只是同步,并不是为了等你运算和决策,但它是非常有意义的'数据',他会让你很多决策和行动更准确和有效。”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认为,飞书能够让管理者更好地掌握公司运行中的细节。而小米的王川则认为,这是帮助管理层“在听到炮火声的地方做决策”,也意味着一场规模空前的扁平化改革。

更令人惊奇的是,飞书带来的“管理革命”,其影响范围也远远超出了企业管理层。对于普通员工来说,借助飞书,自我管理、自我决策成为了新的潮流。

对于创意和内容驱动类型的企业来说,这一点尤为关键。

在飞书“信息立体化、透明化”的帮助下,每个执行层面的员工,都能在岗位上更好地认识到公司全局。比如,新进群的人可以看到群里所有的历史信息,当在文档里@某个人的时候,会自动为其开通编辑权限,上级和同事的日程、工作进度也都可以跟所有人共享。

飞书客户端中,封装了一大批工具

图源:飞书客户端

“飞书把我们对于创意管理的想法工具化了。”贺晓曦说,“它不是一个顶层的人发布任务,再收集的单线程结构,而是分布式结构。”

在这种情况下,员工可以在全面了解到公司信息的前提下进行自我决策、自我管理。“员工能体会到整个公司开放性的文化,更好、更快地激发他的创造力,知道自己要为公司做什么工作。”贺晓曦认为。

这也暗合了张一鸣引用过的一句话:“知识型组织中,每一个人都是管理者”。创意型、内容型的公司,其本质更贴近知识型组织。让每一个员工都进行自我管理,才是充分激发创意、打造更多优质内容的最好方法。

“当工具把人和信息都服务好的时候,会出现一个新现象:知识的涌现。涌现并不是被设计出来的,而是自发产生的。”对于飞书能够产生新知的魔力,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这样解释。正因如此,飞书在相当程度上更符合创意型、内容型公司的胃口。

 被工具改变的价值观

当我们将观察的视角拉长就会发现,作为企业在数字化空间的“容器”,企业协作平台对企业的改变,一定会由表及里,从沟通革命、管理革命一步步深入,最终对企业的价值观和管理理念产生影响。

这首先体现在每一个飞书的使用者身上。

“飞书是我在字节跳动这家公司工作时的创造感、成就感、贡献感、被尊重感、参与感、使命感的源泉。”

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在个人博客上写道。飞书的文档让她的思考得以沉淀,飞书的机器人bot让她知道自己被更多人看见,飞书的群聊让她觉得“上下文扑面而来”......“飞书刷新了我对工具的认知”,她说。这是一种比工作上的“爽感”更为重要的体验。

在使用的过程中,员工被企业协作产品赋予的不仅仅是更高的效率、更好的管理意识,还将产生在价值观层面上的更深远影响。对于企业来说,更是如此。

“不仅仅是我们在选择工具,不同的工具也在塑造着不同的我们。”

“工具对于一个公司组织形态、信息流转和文化的影响,其实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有的时候是潜移默化的。”

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接受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访谈时表示,“我们在产品中确实也是在帮助字节跳动落地'Context,not Control'的管理理念,它承载了比较重要的传递作用。”(Context,指来龙去脉、上下文)

在工具对价值观和公司文化的作用上,贺晓曦和谢欣的观点如出一辙。“飞书能够帮助公司文化的塑造,这个文化会隐形地推动创意者加大投入,调动内在创作力。”

他用李诞的那份三万字工作文档举例子,“所有的员工第一次进来就可以看到它,不用每次都再做员工培训了,他可以做文字评论,可以参与,知道公司是这么思考这些问题的。”

但字节跳动并不想借助飞书,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和管理模式。

“当我们把飞书这个产品推向更多的客户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个管理理念和飞书强行捆在一起。客户如果有不同的管理理念,也可以采用不同的配置,以不同的方式来使用飞书。”谢欣专门补充道。

在这次名为“未来无限”的飞书大会上,飞书发布了新的版本“Π”,还发布了飞书文档、飞书会议等新产品,打通了 IM、日历、文档、邮件、视频会议等基础应用,用开放平台衔接业务应用,并在流程体验上做到无缝集成。

“越是追求卓越的企业,越渴求卓越的工具。”谢欣在飞书无限大会的演讲中表示,“我们希望打造一款产品,能够配得上这些卓越的企业,并且和他们共同成长。”

恰如新版本的名字“π”一样,飞书不但具备丰富的工具属性,还具备开创性的创意启发能力。

它能成为一个为企业提供现代化服务的智慧平台,也能成为一个集聚企业内智慧交流的公共广场,助力企业在管理、组织、创意三方面实现创新。

谢欣说,字节跳动做飞书,短期几年内并不考虑商业化、实现多少盈利,而是着眼于长远。

有的人可能会想,那不就是烧钱吗。答案并非这么简单。

近来的一系列动作已经表明,字节跳动并不想仅限于为中国企业的营销助力,它还想为中国企业做大做强、构建现代企业制度,建设一套配得上当今时代的基础设施。

就像要想富、先修路这句朴素的道理那样,当更多的企业享受着飞书的便捷、逐渐开花结果时,作为基础设施的飞书也一定会迎来收获的那一天。

字节跳动算的是一笔大帐。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