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模式 > 关键词 > 剪映最新资讯 > 正文

月入10万,一个模板2千万人用,我在剪映做短视频模板师

2020-11-06 08:27 · 稿源:新榜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新榜(ID:newrankcn),作者:松露,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前段时间,抖音被漫画特效视频刷屏,吸引了一众红人大V们的参与。其中,一种从真人影像过渡到二次元漫画的视频表现形式更是数千万人的“抖音同款”。

其实,这些用户都是使用“张拾一”发布在剪映上的视频模板来制作的漫画脸视频。截至目前,这条模板的使用量已经达到1756.6万,获赞25万次。

像“张拾一”这样专门制作视频模板的人,就是视频模板师。他们活跃在各类视频剪辑平台上,为不会剪辑的用户提供小白可用的视频创作工具,也是那些一时不知道做什么视频内容的人的灵感源泉。

视频模板师究竟是怎样一个群体?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商业价值?这个行业是否有发展前景?我们以剪映为例,对话了几位剪映模板师,结合观察试图为大家呈现出这个新业态的模样。

一条爆款模板=千万人的抖音同款

据Quse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短视频用户规模持续走高,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软件的第二大网络应用。截至到今年9月份,短视频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8.59亿。

图片来自QuestMobile

庞大的用户群体意味着视频生产者规模的迅速扩张。视频生产的门槛不断降低,成为人人可参与,手机解决了拍摄的问题,网速带动了内容的传播,解决后期剪辑问题的视频工具App也应运而生。

“剪映”就是视频工具赛道上的典型代表,在短视频浪潮下出现,解决6亿日活抖音用户视频剪辑问题,一度跃居为2020年秋季“视频工具”赛道的第一名,9月月活数达6253万

图片来自QuestMobile

表格因过长经过部分内容精简

有了平台,也就有了视频模板师们的舞台。

成为剪映模板师之前,张拾一在一家公司做过抖音号运营,他会拍照、会摄影,也会做简单的卡点视频。

今年1月份,正在策划个人短视频IP的张拾一看到剪映正在招募模板创作者,想着正好为个人抖音号积累粉丝基础,便报名参与,“当时每天前10名报名进群有奖励,我是第11个进去的,所以后来就取名张拾一”。

剪映账号:张拾一

为了制作模板,他换掉了64G内存的旧手机,专门购置了一部128G的新手机,还特地买了个iPad Pro。不过很快他发现手机已经足够支持各种操作,且随时随地可使用,比iPad更方便

刚成为模板师时,张拾一在剪映上上传了好几条卡点视频,那时候平均每天使用量1000多次。到后来,他逐渐熟练各种风格视频,日系、可爱、治愈、卡通等等,单条模板的使用量也上升到几万、几十万,再到几千万。现在,“张拾一”的剪映粉丝数已经达到33.2万。

他很高产,有时候灵感来了,一天可以做五六条。每次制作模板时,张拾一会先找抖音上的热门音乐,再找素材,然后着手创作,“找好音乐后我还会在剪映搜索是否已经有人做过,如果有我会去看他们的内容类型,是不是有待优化和改进的空间”

在剪映上粉丝超过33万的模板师“暴躁小枫”,也创作过千万使用量的视频模板。

今年年初,他在剪映上发布了“爱情公寓片头模板”,用户只需要导入人像照片和修改文字即可制作同款。这条模板使用量达到2276.2万,获赞140.8万次,因为太火爆评论区被代做视频的生意盯上,出现了很多类似“代做视频,2元/5元一个”这样的评论。

“暴躁小枫”从2016年就开始接触视频创作,从长视频到短视频,从PR、Final Cut到剪映,最后扎根在剪映上是看中了它的免费、无门槛易上手属性,以及自带丰富资源库。

他在模板创作上已经摸索出了一套经验,比如一般在中午12点或者下午5点时发布模板,因为这是很多人的休息时间;比如模板的封面做得好有机会带来更多流量;再比如能成为热门的短视频,基本上在20秒钟内被安排了很多内容、梗和槽点

与其他人有准备、有基础地“入行”不同,今年6月刚从高中毕业的“流年酱”做视频模板前,则是一个短视频新手。

2019年12月,还在念高三的流年酱才第一次下载抖音,看到别人在发视频,也想自己发一条,于是下载了剪映。不过,忙于学业的他在暑假前几乎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手机。

今年6月19日,流年酱才在剪映上发布第一个模板作品“闭上眼都是你”,灵感和画面都来自于一部他很有共鸣的讲述校园暴力的动画电影《声之形》。令他意外的是,这条流量爆了。目前,“闭上眼都是你”的使用量已经达到531.3万,获赞近70万。

后来,流年酱陆续发了几条视频模板,都是二次元动漫风格。他喜欢动漫,尤其喜欢新海诚的动画电影,看了之后总是觉得很治愈、很快乐。

流年酱对待模板创作态度很佛系,流量效果一般也没关系,因为对他来说,第一个模板火的时候也没想过会火,所以无论好的、坏的,“什么结果都可以承受”

平台奖励,月薪十万?

当作品流量稳定后,所有创作者都在面临的同一个关键问题:怎么赚钱?视频模板师也不例外。

据了解,在剪映上,模板师最关键的变现形式是来自平台官方的奖励。平台会对每一个模板进行评级,评级维度包括点赞、抖音转化等多个方面,最高等级为S级,根据等级不同,平台将会给予模板师不同的奖金。

张拾一的“漫画脸”就是一个S级的模板作品。

他告诉我们,自己平均下来每个月通过模板获得几万元收入,每条模板作品的平均评级可以达到B级及以上。

“剪映目前能给我带来不错的收益。我参加过剪映官方的奖励任务,也获得了收入。现在计划利用这些收益在短视频方面做更多其他尝试。”

像张拾一这样通过视频模板创作来获得稳定收入的模板师不在少数,剪映账号“国民龙凤胎”的号主杨小雨也是如此。

剪映账号“国民龙凤胎”

几年前,为了孩子和家庭,杨小雨辞去了工作,成为一名家庭主妇和宝妈。家里的大部分收入都靠丈夫在大学门口经营的大排档,但因为疫情被迫停摆。0收入,家里没存款,还要养两个孩子,整个家庭背负着很大的经济压力。

杨小雨一直有玩抖音的习惯,今年年初,她逐渐熟练了用剪映编辑视频。5月26日,被邀请成为剪映创作人后,杨小雨开始尝试发布模板视频。截至目前,“国民龙凤胎”作品中热度最高的是在七夕发布的“长相伴”主题模板,使用量达到306.3万。

成为剪映创作人第16天的时候,杨小雨收到消息说能够获得创作收益,每周结算一次,她想着每个礼拜能有700元就已经很满足,可以补贴家用了,没想到月收入两三万元,“真的太惊喜了”。

拿到这笔收入后,杨小雨除了给孩子买玩具、给妈妈生活费,还给自己买了一个稳定器、一个架子和三块幕布,她觉得自己应该在模板创作上再多花点心思。

剪映每周都会公布剪映创作人收益榜单,杨小雨会专门研究榜单前几名的模板师在做些什么、怎么做的,还会“临摹”一二来提升自己的剪辑技巧。她告诉我们,从6月份开始到今年9月份,已经获得了近3万元的创作收益

据介绍,为了吸引更多创作者来到平台创作视频模板,剪映还在近期开展了首届创作人招募大赛,打出了“10万月薪签约”模板师的话题,引发了热议。

除了来自平台的创作奖励,广告合作视频和课程售卖也是模板师常见的商业化方式。

“暴躁小枫”不时能收到来自品牌的广告合作,邀请他定制商业化视频模板。他告诉我们,每个月至少有一个广告合作单,有时候更多,收入最高可达10万元。他的存款也因此不断累积,一年下来有150万元。

一些模板师也会根据个人所长开设视频剪辑培训课程,不过在剪映平台上已经上线了专门的“创作学院”分区,提供大量基础技能免费教程内容,要想通过知识付费实现稳定商业收入,模板师必须要思考差异化路线。

剪映“创作学院”

从目前的反馈来看,虽然这两种都是可行的变现方式,但并不是适用于所有的模板师。很多模板师需要紧跟热点、不断制作短视频用户爱用的视频模板,他们几乎没有固定的作品画风,也没有强IP人设,有时候什么火就做什么,“暴躁小枫”就调侃自己像是个工具人。

因此,他们的个人品牌形象塑造、以及和粉丝的粘性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以此为基础实现稳定商业化收入的路线还未成熟,如若能在达到一定量级后建立付费社群,实现C端流量的留存与转化,或许会有更大潜力

“工具人”的更多可能

有人好奇,制作视频模板难吗?门槛高吗?

这个问题很难有统一答案。在我们接触的这些模板师中,既有全职主妇,也有刚结束高考的18岁少年;有人会拍摄懂剪辑,也有人像是一张白纸。

短视频的迅速发展不仅让视频生产门槛降低到“一键生成”,也让视频模板生产不再只是专业人士才能干的专业活。在“暴躁小枫”看来,视频模板师的门槛高低很难衡量,“人人都可以做模板师,不过做得好不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也因此,在短视频领域进入存量时代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视频模板师这个行业,试图从视频生产力的基础“生产工具”上挖掘更多新的机会。

张拾一发现,现在做模板要比其他人更快、更优质,且能做出不一样的效果,“因为很多时候你找到的音乐在剪映里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

为了避免出现相似的内容被重复制作太多次的情况,剪映还上线了“消重率”这一功能,如果一首歌已经被制作过模板,其他创作者再做一个相似版本则有可能不会被推荐。

对包括“剪映”在内的视频剪辑工具而言,它们的出现虽然是为了解决创作者生产工具问题,帮助更多人更快进入短视频行业,但又不仅仅只是一个创作工具。

它们同样拥有大量创作者,以及大量精彩视频创意。当度过初期扩张阶段,在剪映这些平台上的模板师必然会趋于专业化,成为抖音等平台灵感源泉,并持续为内容平台培养和输送许多专业创作者。生产力和生产工具将在这里全部得到实现。

张拾一已经明确要将制作剪映模板作为自己日后的主要工作,他想通过剪映树立个人品牌形象,再借助剪映和抖音的打通关系孵化个人短视频IP,“我决定在短视频行业深耕,这个行业有不同领域,一块做好了,就可以往下一个方向转”。

用户关注创作者剪映账号后,

剪映会自动跳出引导关注抖音号的提示

但“暴躁小枫”还有一些不确定,他将模板师作为自己未来道路的备选项,也正在计划对自己的模板作品做些优化,比如更新更勤一点,制作上再多打磨些。他说自己还在赌,不知道这个可能性的概率有多高。

而在几个月前,杨小雨就已经在剪映的调查问卷中写下:“我希望做一个全职的、全日制的剪映创作人。”

她记得曾经托认识的宝妈介绍工作,却因为大专学历很难找到合适且满意的。做视频模板这份工作对她来说,时间自由,有收入,还能记录孩子的日常。她现在还教自己的闺蜜如何做视频模板,“我想她们也成为创作者,也都能多一份收入”。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短视频正在“榨干”老年人?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近六旬、迷恋“靳东”到近乎疯狂的阿姨,她自称和“靳东”一直密切联系,“靳东”很喜欢她,不仅公开向她表白,还说要给她五六十万去买房子。为了和“靳东”结婚,她选择奔走外地,放弃现在的老公和家庭。

  • 人人都刷起短视频,音频行业“失声”了?

    2019年的秋末,无意间点开了一档播客节目的郝悦然,先是被主播们温柔的声音吸引了,随后被他们谈论的主题和交流的氛围所感染,点开简介看见那句“生活再丧,也不要和世界失去联系”,便迅速订阅了这档播客。

  • 短视频+深阅读,趣头条大胆布局

    日前发布的《 2020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首度公开了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和产业规模。截至 2020 年 6 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 01 亿,短视频已成为用户“杀”时间的利器,短视频以人均单日 110 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了即时通讯。可见,短视频不再只是娱乐,而已经与各领域叠加、渗透,不仅对整个视听行业,甚至对国民经济都将产生影响。无论是成长速度还是市场验证而言,“快”,这是外界对于趣头条的共识,在手握趣头

  • 短视频里的“假靳东”与他们的生意经

    “我相信,我会跟靳东结婚的。”很意外,这不是某个饭圈女孩的激情表白,而是来自一位年过六旬的阿姨在深思熟虑后的发言。在这位阿姨口中,靳东已经在某短视频平台对她全网表白,而她也表示愿意嫁给他。

  • 全民拥抱短视频的时代,长视频平台如何夺回用户?

    “平台管理水平低下,盈利模式老旧,部分创作和营销走上邪路。新冠不过是一口最容易坐实的黑锅。”在 10 月 13 日举办的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现场,湖南广电集团董事长、芒果超媒董事长张华立在演讲中并没有大谈今年芒果tv的成功,一上来就聊起了当下长视频平台的的困境,甚至认为“长视频行业面临诞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危机”。

  • 超火引擎HiiFire,短视频和直播之外的商业引擎

    已经融资三轮,估值15亿美金,总融资超过5000万美金的独角兽超火引擎HiiFire,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亚洲,正在席卷全球网红KOL市场,给死气气沉沉的直播和短视频商业市场带来新鲜血液。正如这头怪兽的豪言:让全球每个网红都成为一个经济体。作为互联网行业中的一匹黑马,超火引擎HiiFire又有哪些行动呢?实现社会共同富裕,超火引擎HiiFire势在必行超火引擎HiiFire正努力解决一些社会问题,挖掘数字技术的社会和经济潜能,确保更多人受益于一?

  • 那些短视频平台的“银发网红”们

    最近,一则六旬老人“痴恋”假靳东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引起网友热议。从嘲笑到心疼,从心疼到理解,从匪夷所思到深入思考,网友的心理发生了很多起伏。在这些起伏背后,我们也关注到了一个现状:老年人在短视频平台上越来越活跃了。

  • 除了“假靳东”,我们盘点了5种“短视频骗流”方式……

    ​近期,一条用明星靳东的公开视频或照片做画面,配上其他声音引导用户关注、点赞的短视频剪辑内容,在近期成为了一场新闻的主角。

  • 短视频里的互金广告,藏着大厂盈利的新秘籍?

    互联网金融又一次热闹了起来。一边是拆分于京东的京东数科、平安金融科技“独角兽长子”陆金所,先后官宣启动IPO,即将登陆科创板和美股,一边是爱钱进、爱财集团等多家互金公司走到了破产清算的边缘。

  • 短视频平台之争,谁来奇袭Z世代?

    视频创作者们总是在「立FLAG」与「打脸」之间反复。一边是年轻人对视频内容的嗷嗷待哺,一边是头秃生产者的激情创作。在整个内容行业从图文向视频的迁徙浪潮里,已经有年头、有话语权的传统图文创作者常常会被视频制作的门槛劝退,又往往摸不到年轻人的喜好脉搏,偶尔试水效果也不佳,这一拉一扯里,弃视频者是多数。

  • 城市奶爸比小镇爸爸更爱发快手母婴短视频

    10 月 11 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 2020 快手母婴生态报告》系快手首次系统盘点平台母婴生态发展情况快手泛母婴人群达 7500 万精准母婴人群 2500 万万粉以上母婴主播月直播时长超 10 万小时十万粉以上母婴主播人均月直播场次超 27 场每 3 位快手母婴作者就有 1 位在快手获得收入8 月快手母婴商品订单数较 1 月增长553%快手上母婴商品的三四五线城市女性买家占70%城市奶爸比小镇爸爸更爱发快手母婴短视频与其他省份的男同胞相比?

  • 深扒短视频中老年骗局:被“马云”骗钱,误信偏方进ICU

    哈喽大噶猴,5G冲浪第一人果酱妹(bushi)又来了。前两天刷微博,果酱妹见到一网友的妈妈误信了抖音上治疗肾结石的偏方,想让有肾结石的爸爸试一下,网友一生气就发博控诉抖音。之前,网友的妈妈已经试图给爸爸尝试“白醋泡大蒜能治新冠”、“干树根能治偏头痛”等食疗方法了。(突然觉得爸爸有一丢丢可怜?)

  • 短视频平台 Quibi 不到上线半年就宣布关闭

    据 The Verge 消息,总部位于好莱坞的短视频平台 Quibi 今年 4 月在苹果 App Store 上架,当时还吸引到迪士尼、华纳等企业投资。然而不到半年,Quibi 宣布将关闭服务并出售企业相关资产。Quibi 由曾主导迪士尼和梦工厂旗下动画的迪士尼影业前集团主席 Jeffrey Katzenberg 创办,今年 4 月在北美市场上线,虽然正逢疫情封锁期间, Quibi 计划的“移动优先”策略却未能得到用户的喜爱,上线首日获

  • 老匡:遍地都是短视频、直播创业,真正的机会在哪?

    ​显然,要说服各位主动放弃所谓的风口与红利,太难了。从众效应是如此强大,使得大家可以直接无视“风口形成的原因”与“背后的赚钱逻辑”。反正身边的朋友在搞,我必须搞,你说什么,随意。

  • 印度农妇拍小视频月入2万,全靠这款短视频APP。

    如果你现在身处印度街头,可能会看到一位印度女孩正举着手机录视频,又或着是对着手机载歌载舞。那么她很有可能正在使用一款像极了抖音的APP「VMate」。

  • 阿里文娱COO戴玮:对长视频稳定投入 重点发力短视频、直播

    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开幕式暨主论坛在成都举办,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COO戴玮发表题为《坚守价值高地 满足用户对精神文化需求的新期待》的演讲,强调阿里巴巴会在文娱领域“全情投入”,决心、信心和耐心始终不变。他从精品原创、技术赋能和生态联动三个方面阐述了平台赋能美好生活的探索和实践。戴玮表示,优酷是阿里文娱的核心业务,也是阿里集团Double H(健康和快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

  • 左手短视频,右手啄木鸟,小红书要抛弃KOC了吗?

    ​上周六,微博上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声讨小红书的活动,起因是众多博主发现自己的合规笔记被小红书判定违规,且申诉失败。博主们激烈的言辞之间,纷纷将矛头指向了小红书于一个月前推出的「啄木鸟计划」。当晚,小红书在官方微博发表了声明,声称是因「误操作」导致错误打标发生,已在紧急修复,用户可在APP内进行申诉。

  • 抖音被曝拟单独赴港上市!谁会是短视频第一股?

    ​据直播观察报道,字节跳动正考虑推动抖音业务单独在香港上市,高盛等多家投行已与字节跳动沟通承销事宜。对此,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但还没有最后确定。

  • “朱一旦”幕后导演出走,短视频头部IP陷入“内容焦虑”?

    ​10月16日,《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导演张策在微博宣布离职,不再继续担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策划、导演、编剧、配音。当天,朱亘发文支持张策创业,并表示双方不存在任何矛盾,新视频正在创作中。

  • 国庆档电影,都去短视频平台开辟宣传战场了?

    经历了半年多的疫情压抑,电影行业终于在国庆档迎来了爆发,以历史第二的票房成绩,强势宣告了电影行业的复苏。如此票房佳绩,离不开国庆档优秀电影的支持,尤其是《我和我的家乡》、《夺冠》、《姜子牙》、《急先锋》、《一点就到家》这五部电影,从所有在映电影中脱颖而出,成为 2020 年国庆档电影的代表。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