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MCN最新资讯 > 正文

和达人结婚,是MCN留人的最好方式?

2020-10-31 09:45 · 稿源:今日网红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今日网红(ID:zhhjrwh),作者:王小红,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好不容易培养个达人,结果达人要单飞?肥水不流外人田,要红只能自己人?

在以人为核心、有内容壁垒的短视频行业里,如何深度绑定达人或核心员工,成为大家面临的共同难题。

导演张小策是朱一旦内容创作团队的核心人物,在微博上宣布单飞后,他公布了自己最新的规划:“老婆当老板,自己当打工仔”。

再之前,李佳琦和小助理付鹏,也选择了“分手”——付鹏离开李佳琦直播间,选择了在小红书开播;而薇娅和老公关系稳定,连助播也是自己的弟妹······

要培养,就培养自己人,似乎成为行业内的共识之一。但夫妻档这样的深度关系绑定的组合,显然无法被大多数公司复制。

核心团队成员出走

枯燥的朱一旦还行吗?

在10月16日,短视频头部IP《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背后的导演张策宣布了离职信息后,不少人都发出这样的疑问。

image.png

从策划朱亘成为朱一旦,到编排剧情、设计角色和后期配音,创作团队里的导演张策,可以说是创造整个IP的核心人物。

2019年下半年,做起短视频项目的山东淄博企业家朱亘,摇身一变成为了短视频内容里一名身穿Polo衫、手戴劳力士、腿型内八的枯燥富二代总裁——朱一旦。

随后,《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凭借着短视频内容黑色幽默的风格,和“朴实无华且枯燥”、“非洲警告”等内容梗的传播,一跃成为了短视频领域的头部IP。

账号第一集内容发出后的第三天,光在抖音就涨了30万粉丝。朱一旦如今更是在抖音、快手、B站、微博多个平台都有着认可度,全网粉丝量也超过千万。

张策宣布离职的同一天,朱一旦更新了一条《这一次,我想做自己》的短视频内容。

内容中先是对以往的风格和创作模式提出自己的困惑,随后便上演了各类风格的表达,传递出“忘掉之前的荣耀,重新开始”的观点。

不仅如此,朱一旦当天晚些时候还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声明,回应外界对两人之间合作产生决裂的猜测。

image.png

表面看,张策和朱一旦还算是“体面的分手”,但吃瓜群众们的讨论却没有停止。

“夫妻这种最亲密的关系之间尚有矛盾,又何况我和老朱这种错综复杂的多层关系呢。”

10月20日,张策也发布了一条视频,正面回答了外界讨论的他与朱一旦之间有矛盾一事。

随后公布了自己离开的几个原因:1.觉得很累、压力大,失去了自由创作的快乐;2.公司的管理越来越复杂;3.人总是要向前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虽然张策直言夫妻之间都会有矛盾,但自己最后公布的未来打算是:“老婆当老板,自己当打工仔。

小红在企查查上也搜到了张策和他老婆张译文的公司——山东造梦星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造梦星”),这公司的法人是张译文,持有55%的股份,另外45%的股份由张策持有。

从公司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和所属行业来看,造梦星应该是一家会做短视频和直播内容的MCN机构。

虽然目前该事件已告一段落,但内容创作团队核心成员离开,一直是令MCN机构和行业十分头疼的一件事。

而张策选择夫妻合作,也不禁让人感慨——是不是只有夫妻这种深度关系,才能绑定比较长期的合作关系?

“人”成为“行业资产”

“再优秀、再厉害的管理,也拦不住人家单飞的心。”

一位业内人士称,不论是在背后的创作团队还是面对用户的达人,他们的内容或IP有影响力以后,自己会飘是一回事,身边也会出现很多吹捧他和邀他跳槽的人。

“辛辛苦苦从0做起来,最后他选择了离开,那我们前期的投入都打了水漂。”像张策这样核心成员出走的事件,在业内还有很多。

这是因为,无论论是达人还是导演,“人”作为行业里重要的“资产”,往往具备不可替代性。

尤其是在短视频领域,人的创意和想法很难被替代和复制,内容壁垒也很容易成为人的壁垒。

而这些重要的成员一旦离开,势必会对团队带来短暂甚至长期的影响。

前段时间李佳琦的小助理付鹏离开单飞一事,就引起了行业内外较大的关注

一些用户在社交网络上抱怨李佳琦直播间失去原有味道的同时,不少媒体还对比了付鹏离开后李佳琦直播间的流量数据,宣称他的流量因为付鹏的离去也在下滑。

而李佳琦除了要招架这些变化外,还要应对付鹏入局直播带货。但目前看来,李佳琦团队已经度过了这些影响重新上了轨道。

但换个角度,如果是美one失去李佳琦?那势必又会是不一样的局面。

当美one不具备再次孵化的能力时,或者李佳琦形成行业壁垒时,如果两者关系破裂,那么——李佳琦只有1个,美one这样的公司却可以有很多个。”业内人士kiki如是说道。

那到底要怎么才能留住“人”呢? 

在一个团队里,绑定达人或导演的合作关系的,往往是那薄薄的一纸合约,也就是用钱和法律留人。

小红此前提到过:目前行业内不少MCN机构为了为了更好的管理和管控旗下达人IP,选择签订长期合同,三年到五年已是常态,最长甚至达到10年。甚至有消息爆料称,快手辛巴收徒签订的合约是终身制的。

合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合约里的“用钱”留人。但在钱的分配上,往往又会出现新一轮的问题,很难持续保证双方的共同合作关系。

“留住头部达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和达人结婚。”

在业内能够经常听到这样的调侃,但的确,“培养自己人”却是不少机构和从业者选择的最优之路。

在业内,一些MCN机构的创始人也确实与自己旗下的头部达人喜结连理;还有不少公会,最红的主播往往是自己的另一半;或者家族创业,红了之后各种关系绑定······

那么,夫妻合作,真的能其利断金吗?

夫妻合伙,有好有坏

目前,团队稳定度稳居前列的,也的确是那些背后由夫妻或亲属团队来操持的账号。

这些账号背后的团队人员流动和变化,被亲情和利益两把大锁加固,让人不易挣脱。

对比李佳琦,薇娅背后的机构是她和他老公的夫妻店,直播间的小助理琦儿是自己的弟妹,团队其他的几位核心成员也都是自己的直系亲属,基本上不会担心直播间组合和某个人设IP的突变。

总的来说,夫妻档或亲属团队在业内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1.利益战线一致

在张小策离职一事后续中,朱一旦公司的另外一位股东,视频里的王布斯在知乎上称公司给到张小策的利益分成是30%。

而张小策老婆在评论区称,公司去年营收300多万,今年1300-1700万,而张小策分到的只有70+145=215万,其中还有100多万未到账。

而根据小红的了解,一些MCN机构给到达人的分成甚至只有10%-20%,这也是引起很多团队成员或达人出走的主要原因。

夫妻或亲属团队,会更清楚整体投入与回报,同时大家利益互通,分配上不存在太多的差距问题。

2.力往一处使,合作沟通成本低

夫妻挡,里里外外都是自己的钱,合作起来往往也不会有太多的沟通成本,大家“站在一条船上”,也能“力往一处使”,也会更具有资源优势。

例如,当李佳琦在喊要创立自己的品牌的时候,薇娅和她老公在背后早已经投资成立了多家公司,围绕薇娅打造品牌、供应链等一系列拓展性内容。

凭借着亲属团的优势,薇娅不仅做了到了团队稳定,更是在资源调度和个人发展上领先了其他人。

3.丰富账号之外的人设

此外,在内容创作上,夫妻团队或者亲属团队有着更多的创业故事与情感故事可以延伸。

这对于初创账号和瓶颈期账号有着很好的帮助,夫妻和亲属团队之间的真情流露和在原本内容之外的延伸故事线,会引发用户的好感。

像今年在抖音站内崛起的几位带货达人:小小莎老师、朱瓜瓜等,也都是夫妻档创业。其中小小莎自己做的速食牛蛙品牌,就是应用了夫妻故事做背景支撑,丰富了她带货主播外的人设时,也为自己的品牌发展有所助力。

同时,像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疯狂小杨哥、我是田姥姥、鬼哥、耀杨他姥爷、张若宇……这些夫妻、亲属日常内容也颇受欢迎,团队也能够从主IP中开发家人的衍生IP。

但夫妻档和亲属团队的优势,并不是所有机构或公会能够复制,也不是没有缺点。

例如夫妻合伙,很容易陷入家族式企业管理的弊端——很难引进高精尖人才;情感因素影响公司决策;内部管理混乱无章······等等。

又或者,绑得越深,撕起来也就越难看。

因为有了夫妻法律关系在,夫妻团队和亲属团队的分手成本变得更高。

一旦分手,夫妻档还会涉及到双方婚姻财产分配、情感等问题,处理这一系列纠纷和矛盾并非一时半会之事,不是简单违约赔偿违约金就能结束合作的。对于企业的影响,这也将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事实上,每个行业或者每个公司,都会面临着团队核心成员流失的问题。目前很多大公司,也有一些应对举措——把行业岗位职责标准化,以便能快速招到替代人才;重视内部孵化培养,以利益和入股等方式绑定······

方法千千万,背后的本质,依旧是如果留住“人”这一公司资产的问题,这也是做好一家MCN机构必须思考的难题。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那些短视频平台的“银发网红”们

    最近,一则六旬老人“痴恋”假靳东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引起网友热议。从嘲笑到心疼,从心疼到理解,从匪夷所思到深入思考,网友的心理发生了很多起伏。在这些起伏背后,我们也关注到了一个现状:老年人在短视频平台上越来越活跃了。

  • 短视频正在“榨干”老年人?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近六旬、迷恋“靳东”到近乎疯狂的阿姨,她自称和“靳东”一直密切联系,“靳东”很喜欢她,不仅公开向她表白,还说要给她五六十万去买房子。为了和“靳东”结婚,她选择奔走外地,放弃现在的老公和家庭。

  • 抖音快手「脱钩」短视频

    ​在那篇著名的《江湖再见》发表之前,王思聪曾为深陷腾讯系围剿的熊猫直播苦苦找钱,两大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也在意向买主之列。因业务结构互补,抖音、快手的接盘意愿甚至要强于其它竞争者。

  • 人人都刷起短视频,音频行业“失声”了?

    2019年的秋末,无意间点开了一档播客节目的郝悦然,先是被主播们温柔的声音吸引了,随后被他们谈论的主题和交流的氛围所感染,点开简介看见那句“生活再丧,也不要和世界失去联系”,便迅速订阅了这档播客。

  • “赛事直播+网红带货+短视频大赛”,快手体育深度赋能垂钓产业

    10月17日-19日,2020中国金华燕语湖·首届全国钓鱼人运动会(快手杯百万大奖赛)在金华市燕语湖国际垂钓中心隆重举行。在为期三天的比赛中,来自全国各地的国家级竞钓大师、垂钓红人、钓鱼高手等800多位专业钓手共同争夺两百万奖金,并举行了快手红人邀请赛。整个户外赛事期间,快手体育进行了为期4天每天8小时不间断的直播。专业级垂钓作为金华着力培养的特色产业,当地在2019年就曾成功举行网红垂钓大赛,今年6月,快手与2020浙?

  • 短视频+深阅读,趣头条大胆布局

    日前发布的《 2020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首度公开了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和产业规模。截至 2020 年 6 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 01 亿,短视频已成为用户“杀”时间的利器,短视频以人均单日 110 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了即时通讯。可见,短视频不再只是娱乐,而已经与各领域叠加、渗透,不仅对整个视听行业,甚至对国民经济都将产生影响。无论是成长速度还是市场验证而言,“快”,这是外界对于趣头条的共识,在手握趣头

  • 短视频里的“假靳东”与他们的生意经

    “我相信,我会跟靳东结婚的。”很意外,这不是某个饭圈女孩的激情表白,而是来自一位年过六旬的阿姨在深思熟虑后的发言。在这位阿姨口中,靳东已经在某短视频平台对她全网表白,而她也表示愿意嫁给他。

  • 全民拥抱短视频的时代,长视频平台如何夺回用户?

    “平台管理水平低下,盈利模式老旧,部分创作和营销走上邪路。新冠不过是一口最容易坐实的黑锅。”在 10 月 13 日举办的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现场,湖南广电集团董事长、芒果超媒董事长张华立在演讲中并没有大谈今年芒果tv的成功,一上来就聊起了当下长视频平台的的困境,甚至认为“长视频行业面临诞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危机”。

  • “大胃王”转做宠物吃播短视频:继续吃播带货?

    最近,因假吃、催吐等浪费粮食的行为,“大胃王吃播”成为舆论讨伐焦点。有媒体报道,截止今年八月底,国家网信办宣布已查处违规的吃播、“大胃王”账号,共计1. 36 万个。

  • 除了“假靳东”,我们盘点了5种“短视频骗流”方式……

    ​近期,一条用明星靳东的公开视频或照片做画面,配上其他声音引导用户关注、点赞的短视频剪辑内容,在近期成为了一场新闻的主角。

  • 短视频里的互金广告,藏着大厂盈利的新秘籍?

    互联网金融又一次热闹了起来。一边是拆分于京东的京东数科、平安金融科技“独角兽长子”陆金所,先后官宣启动IPO,即将登陆科创板和美股,一边是爱钱进、爱财集团等多家互金公司走到了破产清算的边缘。

  • 短视频平台之争,谁来奇袭Z世代?

    视频创作者们总是在「立FLAG」与「打脸」之间反复。一边是年轻人对视频内容的嗷嗷待哺,一边是头秃生产者的激情创作。在整个内容行业从图文向视频的迁徙浪潮里,已经有年头、有话语权的传统图文创作者常常会被视频制作的门槛劝退,又往往摸不到年轻人的喜好脉搏,偶尔试水效果也不佳,这一拉一扯里,弃视频者是多数。

  • 城市奶爸比小镇爸爸更爱发快手母婴短视频

    10 月 11 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 2020 快手母婴生态报告》系快手首次系统盘点平台母婴生态发展情况快手泛母婴人群达 7500 万精准母婴人群 2500 万万粉以上母婴主播月直播时长超 10 万小时十万粉以上母婴主播人均月直播场次超 27 场每 3 位快手母婴作者就有 1 位在快手获得收入8 月快手母婴商品订单数较 1 月增长553%快手上母婴商品的三四五线城市女性买家占70%城市奶爸比小镇爸爸更爱发快手母婴短视频与其他省份的男同胞相比?

  • 深扒短视频中老年骗局:被“马云”骗钱,误信偏方进ICU

    哈喽大噶猴,5G冲浪第一人果酱妹(bushi)又来了。前两天刷微博,果酱妹见到一网友的妈妈误信了抖音上治疗肾结石的偏方,想让有肾结石的爸爸试一下,网友一生气就发博控诉抖音。之前,网友的妈妈已经试图给爸爸尝试“白醋泡大蒜能治新冠”、“干树根能治偏头痛”等食疗方法了。(突然觉得爸爸有一丢丢可怜?)

  • 短视频平台 Quibi 不到上线半年就宣布关闭

    据 The Verge 消息,总部位于好莱坞的短视频平台 Quibi 今年 4 月在苹果 App Store 上架,当时还吸引到迪士尼、华纳等企业投资。然而不到半年,Quibi 宣布将关闭服务并出售企业相关资产。Quibi 由曾主导迪士尼和梦工厂旗下动画的迪士尼影业前集团主席 Jeffrey Katzenberg 创办,今年 4 月在北美市场上线,虽然正逢疫情封锁期间, Quibi 计划的“移动优先”策略却未能得到用户的喜爱,上线首日获

  • 老匡:遍地都是短视频、直播创业,真正的机会在哪?

    ​显然,要说服各位主动放弃所谓的风口与红利,太难了。从众效应是如此强大,使得大家可以直接无视“风口形成的原因”与“背后的赚钱逻辑”。反正身边的朋友在搞,我必须搞,你说什么,随意。

  • 阿里文娱COO戴玮:对长视频稳定投入 重点发力短视频、直播

    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开幕式暨主论坛在成都举办,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COO戴玮发表题为《坚守价值高地 满足用户对精神文化需求的新期待》的演讲,强调阿里巴巴会在文娱领域“全情投入”,决心、信心和耐心始终不变。他从精品原创、技术赋能和生态联动三个方面阐述了平台赋能美好生活的探索和实践。戴玮表示,优酷是阿里文娱的核心业务,也是阿里集团Double H(健康和快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

  • 左手短视频,右手啄木鸟,小红书要抛弃KOC了吗?

    ​上周六,微博上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声讨小红书的活动,起因是众多博主发现自己的合规笔记被小红书判定违规,且申诉失败。博主们激烈的言辞之间,纷纷将矛头指向了小红书于一个月前推出的「啄木鸟计划」。当晚,小红书在官方微博发表了声明,声称是因「误操作」导致错误打标发生,已在紧急修复,用户可在APP内进行申诉。

  • 抖音被曝拟单独赴港上市!谁会是短视频第一股?

    ​据直播观察报道,字节跳动正考虑推动抖音业务单独在香港上市,高盛等多家投行已与字节跳动沟通承销事宜。对此,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但还没有最后确定。

  • “朱一旦”幕后导演出走,短视频头部IP陷入“内容焦虑”?

    ​10月16日,《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导演张策在微博宣布离职,不再继续担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策划、导演、编剧、配音。当天,朱亘发文支持张策创业,并表示双方不存在任何矛盾,新视频正在创作中。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