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点评 > 关键词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B站的野望:成为帝国,还是生态?

2020-05-04 09:55 · 稿源:进击波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进击波财经(ID:jinbubo),作者:进击波财经,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哔哩哔哩大战略:成为帝国 还是建造生态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B站想建立帝国 还是塑造生态


2020 年初,中国老一代互联网巨头最能打的只剩阿里系和腾讯系,两者风格迥异。

阿里系投资基本坚持控股,再不济也是前三大股东,腾讯选择另一种方式布局,通常是成为孵化器,和被投企业捆绑,输送腾讯这艘旗舰的每一分养分。

B站是一个特例,同时接受两大巨头资金,却没有受到太多干扰。

波波今天就仔细为大家拆解一下:B站管理层和它的投资版图。

老规矩,点赞投币收藏,加转发朋友圈安排上,波波也已经入驻B站,账号如下,求关注!目前还是一个卑微的新人,救救孩子吧!

(求关注)

B站管理层自创立以来十分稳定,主要包括三人,创始人徐逸,互联网老兵陈睿,个性少女李旎。

徐逸本人十分低调,B站账号9bishi,同时也是圈内大佬,公开信息不多,目前主导B站社区文化氛围建设,以及内容质量把关。

陈睿出身金山系,猎豹移动三号员工兼联合创始人,和雷军是老同事,经历金山软件和猎豹移动两次IPO。

因为自身对二次元和ACG文化的热爱来到B站,目前统筹一切管理事务和战略方向。

2014 年李旎和陈睿同时加入B站,对二次元兴趣并不大,主要是认可价值观,当时团队只有 40 多人,目前主导运营和最重要的变现板块,成功破圈的跨年晚会就是李旎团队主导。

三人共同构成了B站核心管理层铁三角。

由于采用双重股权结构,核心管理团队投票权超过80%,核心团队的稳定是B站能够长期保持战略、深耕内容服务好年轻用户的基础。

2020 年 4 月索尼投资B站,入股后前六大股东分别是:陈睿14.22%、腾讯12.59%、徐逸8.30%、阿里6.80%、正心谷创新资本5.57%,索尼4.98%。

B站的触角,已经伸向了整个ACG产业链。

包括动画漫画版权、IP和衍生产品开发、ACG周边产品贩售、电子消费、影视剧纪录片、音乐游戏、MCN孵化和在线教育等等。

B站业务有四大板块,核心是UGC视频和版权内容(动画、纪录片和电影电视剧等等)

其次是直播,引入冯提莫。第三是二次元电商哔哩哔哩会员购,一系列线上线下活动,第四是最赚钱的游戏联运业务,既是最早上市时的推动力,也是当下最大的现金流来源。

和优爱腾类似,B站也有大会员体系,年费价格在 148 到 168 之间,购买后可以抢先观看版权内容。

剩下的就是一些孵化中的板块,比如电竞俱乐部、MCN孵化机构、电竞俱乐部BLG和二次元社群等。

根据天眼查的查询,哔哩哔哩作为投资机构,目前合计进行了 78 次公开投资,我们将这些公司大致划分为四类:

科技互联网 8 家、旅游服务 1 家、文化娱乐 57 家、游戏 13 家。

上一篇文章波波分析了很多UP主。这一次我们选择十多家B站相关上下游企业,尽可能详细地逐个解读。

(部分被投资企业 数据来源:天眼查)

波波将这些企业分为上、下游。

上游内容制作:动画公司,如七灵石、艾尔平方、艺画开天、翼下之风、绘梦、海岸线。网易漫画、鲜漫动漫、日更计划这样的漫画公司。

音乐类公司有度文化、米漫传媒、禾念信息。

影视企业云集将来、狮林影视、中影年年、潜影文化。

下游周边贩售、线下活动:游戏类企业哔哩哔哩电竞,线下漫展运营方魔都同人祭、BiliBiliyoo和猫布丁文化。

自媒体三文娱和白鹅纪,手办潮玩ACTOYS和IPSTAR潮玩星球等等。

B站创立时名叫Mikufans,是一个以V家虚拟歌姬和相关作品为主的弹幕视频网站。

当时内容主要以搬运优质动画番剧、鬼畜区调音和各种二次创作为主,动画板块必然是压舱石。发展壮大之后,B站把触角伸向各个领域,试图把握内容创作的主动权。

(最初的B站)

这也是向业界和投资者证明,B站不只是一家视频网站,而是一个庞大的ACG综合企业。

从大环境来看,日式动画产业是一个耗费人力巨大,且不怎么挣钱的行业,工作强度很高,薪水却很低。

动画方面,B站有两条路:一是不断花钱海外优质动画版权,二是加大原创力度,可以是内部孵化动画公司,也可以是外部入股和收并购。

七灵石、艾尔平方、娃娃鱼、海岸线、绘梦、艺画开天这样的业界一流动画公司,都在和B站深度合作。

动画产业的本质,就是压榨每一个环节的工作人员,进行最大程度的产出。如果是2D手绘动画,主要矛盾就是企业员工的效率和资本回报率。

(一部成功的动画背后 是无数血与泪)

二次元动画每一帧理论上都是由画师手绘而成的,达到每秒 24 帧就可以“骗过”你的眼睛,让大脑认为这是动画。

这就意味着从业者必须画出每秒 24 帧甚至以上的画面,动画才能流畅,否则就就变成了PPT展示。

2020 年,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观众,对于影视剧和动画、动画电影的口味都越来越重。各种套路狂轰乱炸之下,也基本免疫了,优质的内容如果没有精良的制作和宣发,不能造梗和传播,很可能无法获得新一代观众的喜爱。

在这个大前提下,七灵石动画努力的方向就是建立中国动画的工业化体系,实现长线发展。

2019 年初七灵石获得B站千万级A+轮战略投资,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B站坚持长期投入优质国创动画,二是站内用户粘性强,这些都和七灵石的优势相吻合。

动画产业和好莱坞工业化电影类似,都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去作画。

七灵石此前已经承接了海量的日本动画名作的制作,包括《LoveLive!》、《EVA》、《攻壳机动队》、《进击的巨人》、《火之丸相扑》、《茜色少女》等等。

(来源:七灵石官网)

长期的合作带来的不仅是口碑和声誉,也让团队更加默契,建立起高性价比的动画工业产能。

日本的大量外包工作,为七灵石带来现金流,下一步就是协同自身和外部团队,共同创作优质原创动画。其内部在制作原创作品时,会将企划、编剧、导演、Layout演出、原画、3DCG、后期摄影等核心环节掌握在手中,非核心加工环节外包到东南亚等国。

在研发和搭建2D动画工业体系的过程中,3DCG的引入、后期摄影的开发、团队成熟度的上升,都使得整体效率提升,保证七灵石最终作品的质量,让市场接受,一个良性循环就这样诞生了。

在题材选择方面,七灵石涉足的原创作品,都是已经在日本被验证过,但在国内由于技术、市场接受度、变现等方面问题,而无法有效实施的题材。

比如科幻机甲美少女题材《斗神姬》,对标日本ACG老牌IP《超时空要塞》系列,《无限少女48》对标日本国民偶像动画IP《LoveLive!》,两个IP知名度很高且受众购买力很强。

提出优质企划后,七灵石会选择最低成本的验证方式---推出漫画来试探市场,如果反响良好再继续进行后续动画开发。

如果漫画、动画都被市场接受,七灵石重点挖掘项目变现和运营,包括国内外发行权、玩具、真人电影和游戏开发。

这种模式和日本老牌巨头东映、日升类似,两者成立时间都超过 70 年。工业化体系完善、业务和现金流稳定,团队有持续创作能力,所以能在不断推出优质动画IP的基础上保持盈利。

和七灵石类似的还有艾尔平方、绘梦动画、娃娃鱼、海岸线和艺画开天,都是希望掌握核心科技,做出属于自己的原创动画。

波波还想和大家聊聊艺画开天这个逆风翻盘的异类,B站和艺画开天联合,试图承包国内最难动画化的一部作品:《三体》。

(来源:B站)

大刘的《流浪地球》改编电影让郭帆一战成名,成为中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也给后来者无数压力,无论是电影还是动画。

艺画开天像所有独立动画工作室一样, 2015 年成立的时候只是一个小作坊,十几个人都是科班出身,没有商务、营销,靠着兴趣做出了全网走红的《疯味英雄》系列动画。

这部动画是暴雪旗下知名IP《风暴英雄》的同人动画,主创团队将自身无限的热情投入其中,借用原游戏很多的梗,但故事内容全都进行原创,每一帧充满诚意,画风精良动作流畅,剧情全程无尿点,豆瓣评分一路冲到9.1。

2017 年,艺画开天将此前商业化运作的《幻镜诺德琳》停更,全身心投入到全新原创动画IP《灵笼》的开发中去, 2019 年 7 月 13 日《灵笼》上线B站后迅速屠榜,大量自来水观众慕名而来,截止 2020 年 4 月 22 日,总播放达到 1 亿次,追番人数391. 4 万,评分9.1。

(灵笼 来源:B站)

2019 年 6 月 26 日,B站十周年活动上宣布,《三体》动画版将交由武汉艺画开天负责制作,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个极其烫手的山芋,观众会认为做得好是应该的,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做的烂直接喷到制作公司全员自闭。

这就类似《哈利波特》系列的电影化,如何平衡原作小说党、动画党、科幻迷和普通观众的观感,是最困难的事。

说完了动画我们再来说说漫画和音乐,两者的重要程度仅次于动画,比较重要的公司有网易漫画、鲜漫动漫和日更计划。

2017 年 12 月,日更计划获得 4000 万A轮融资,洪泰基金领投,联想之星、Bilibili、君联资本、宋城演艺、松禾资本和九合创投跟投。

创始人梁钟文曾经说过,漫画行业当下流行的是短平快创作思路,解决了产能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创作问题。

日更计划采用类似出版社的模式,和漫画工作室、创作团队合作,提供稿费和资深漫画编辑指导,一次性签下大量优质作品,统一进行运营。

这种创作模式类似日本集英社,漫画起家的日本老牌ACG企业,尤其擅长漫画制作。日更计划目前专注于漫画创作领域,大部分作品以免费阅读、全平台分发为主,做的是一种to B生意,力求覆盖到最广的精准用户。

(集英社讲述漫画创作故事的漫画:爆漫王)

与漫画最相似的产业链是网文。

它们的相同点是都需要爆肝创作,网文作者日更6000(头部知名作者可达上万字)字起步,漫画作者除了要拼命画,还需要考虑编剧、美术、分镜、角色设计和产能不足,所以和平台对高产能要求,天生就是冲突的。

即使是日本、欧美大神级漫画作者,受到自身技术和阅历的限制,大部分只能掌握 3 种以内的画风和故事类型。培养一部超级爆款漫画,需要极大的资金、人力投入,以及时间的验证,与商业变现天然冲突。

脱胎于布卡漫画的日更计划,分家之后独立融资,为创作者提供高于行业平均的稿费、更广的选题范围和更自由传播渠道,让作者和平台具有更高的议价能力。

除了日更计划, 2018 年 12 月,网易漫画APP、网站和漫画版权、使用权益被B站纳入囊中,网易漫画目前有超过 2 万部作品, 600 多位国内外独家签约漫画家。

从业务线上来说B站扩充了库存,从战略和资本层面上来说,没有网易漫画,对B站很重要。

漫画之后就是音乐,包括原创音乐、音游、虚拟歌姬和音频社交。

2020 年 4 月,有度文化获得B站数千万Pre-A轮,它是国内最有名音乐物语企划《时之歌Porject》出品方。

所谓音乐物语,就是一种来自日本的叙述方式,套路是原创歌曲和PV打头阵,歌词和画面塑造角色、讲故事、描述世界观。在这个基础上做衍生,知名IP《阳炎Project》就是典范,衍生出了小说、动画和漫画。

随着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歌姬在中国的走红,二次元圈子越来越多人开始痴迷声音和音乐。

最早的音频类企划都是以同人社团的形式展开,《时之歌Project》创始人是一名音乐制作人,创立之初就建立了完整的内容创作和运营体系。

《时之歌Project》在物语音乐IP方面已经推出 34 首原创音乐,B站账号粉丝32. 9 万。

(时之歌Porject)

2018 年以授权形式推出手游,B站开启独家预约,首月全平台流水高达 2100 万元。 2020 年已经衍生出了原创动画,承接团队是澧泉文化,一个成立于 2017 年,团队规模 70 人的年轻团队。

时之歌以音乐切入二次元受众,积累初始粉丝后进行动画、手游、小说、衍生剧的创作。变现道路早在创立时就已经设定好了,也是学习了前辈们的模式,并且辅以成熟的商业化操作,比如日本知名虚拟歌姬IP初音未来。

目前中国最知名的虚拟歌姬IP,可能不是初音未来,而是洛天依。

虚拟歌姬能唱歌,核心技术来自全世界最大乐器制造商日本雅马哈,开发的VOCALOID虚拟歌声合成技术。V家软件使用界面很简洁,类似钢琴作曲,只要输入音调和歌词,即可输出歌曲。

洛天依在中国又上海禾念信息代理,是日本V家进入中国后寻找的代理商,关系类似于日本女团AKB48 和运营SNH48 的丝芭传媒。

2012 年 7 月上海禾念推出首款中文V家声库和特色形象洛天依,次年推出第二款声库和虚拟形象言和,同时进行V家校园活动推广,进入全国 70 所高校,累计参与人数 50 万人。

(达拉崩吧 X 薛之谦 来源:B站)

3 月末B站刷屏的周深演唱版《达拉崩吧》,就是一首洛天依、言和原唱的歌曲。

VOCALOID声库凭借一己之力将过去很多电子乐爱好者、DJ聚集了起来,成为优质的作曲者。目前洛天依原创歌曲曲目已经超过 1 万首,成名作之一《权御天下》B站播放量超过 670 万,二创作品超 1000 支。

除了传统的音乐和音游,二次元音乐电台也在崛起,比如猫耳FM。

2018 年 11 月, 36 氪独家报道B站全资收购二次元音频社区猫耳FM(M站),估值 10 亿人民币。

M站成立于 2014 年,是一个专注于 ACG 相关内容的二次元音频社区。内容包括有声漫画、广播剧、电台等泛二次元声音内容。目前已经和腾讯动漫、网易漫画、有妖气、布卡漫画达成合作,共同开发有声漫画。

其实M站 2015 年就获得了来自B站领投的 1400 万Pre-A轮融资, 2017 年获得来自IDG、零一创投、明势资本的数千万A轮, 2018 年青锐创投又投资了B轮。

B站接盘,合情合理。

ACG最重要的动画、漫画、音乐产业说完了,咱们把目光转向三次元,聊一聊影视行业。

B站观众热爱纪录片且口味繁杂,各种类型都能接受,这是已经被验证过的。曾经刷爆全网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就是一个例子,从B站爆红,拓展到了主流社交媒体,带来的回报远超预期。

早在 2017 年 12 月,B站就公布了纪录片“寻找计划”,提供启动资金和精细化运营,帮助优秀纪录片团队快速成长,B站用户已经成了纪录片创作者绕不过去的群体。

B站以战略融资的方式,和云集将来深度捆绑。

云集将来旗下IP众多,已经充分证明了自身实力。比如《跟着贝尔去冒险》及续作《越野千里》,《本草中华》第一、二部,《水果传》第一、二部,《超级亚洲》《激荡中国》《生命里》《追眠记》等纪录片,展现出团队在人文艺术、政治经济、商业财经、自然地理、美食生活、宇宙探索、社会现实等多个垂直领域,都有极强的制作能力。

云集将来脱胎于上海SMG集团,是专业科班出身,相比之下狮林影视的主理人,UP主吃素的狮子,粉丝 150 万,就是把兴趣爱好转变为职业的典范。

(吃素的狮子)

1992 年出生的狮子,大学没毕业就开始了B站UP主之路。以鬼畜视频闻名B站,自身有着专业视频制作的功底,也会剪辑和特效,为后来的创业道路打下良好基础。

狮子的公司有 16 名左右员工,初创时期从浦东迁移到宝山,租下 1400 平米办公室,搭建自己的摄影棚,在更好的环境里创作更好的产品。 2017 年 4 月狮林影视正式成立,全盘公司化运作,旗下两档节目《梗百科》、《狮乐园》火热连载中。

B站的生态圈、用户和内容消费习惯,让一批有能力的UP脱颖而出,甚至成立公司进行团队化创作,聚集一群有趣的人,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儿,这是水到渠成的。

我们再看中影年年,是一家成立超过 10 年的老牌3D动画公司,创始人钱晓宇从事动画产业近 20 年,经验丰富。

因为看到了 2015 年横空出世的《大圣归来》和《画江湖之不良人》,将整个动画行业推到资本风口,于是中影年年顺势推出《勇者大冒险》,同名手游月流水达到 6000 万。

钱晓宇在一些采访中提到过,中影年年将3D动画制作看做一个技术+艺术的结合,每一个流程都进行工业化,好故事和好技术结合,才能诞生优秀作品。它们自主开发了灯光渲染引擎,大幅提升了效率,还申请了国家相关专利。

高产能和高品质,让中影年年脱颖而出。

无论是动画、漫画还是音乐产业链,基本都基于B站平台进行传播,线上流量见顶之后,就是收割线下流量的时候了。

线下漫展属于重资产、重运营、吃力不讨好的行业,赚钱真的不多,但可以聚集大量人气和口碑,也是商业化变现的重要道路,模式已经被ChinaJoy验证过。

B站已经拥有了自营的BW、BML、BML-VR等多个大型线下活动,接下来就是扶持全国各个地区的中小型漫展团队了。

魔都同人祭和猫布丁文化就是这样的线下漫展企业,前者主要运营Comi Cup 魔都同人祭,后者主要承担四川成都的COMIDAY同人祭。

Comi Cup 魔都同人祭团队自 2007 年,就和复旦大学沸点漫画社合办,至今经历十多年风雨,在上海乃至全国ACG爱好者中口碑极佳,并且促成了多个类似团队的诞生,每年有超过 4000 多个画手、团队参展。

(B站自营漫展 Bilibili World)

距离上海 1950 公里以外的成都,也有自己的专属漫展成都同人祭CD,每年两届,是目前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的非商业性、非盈利性同人展会。

线下能够挖掘的商业模式,除了漫展还有电子竞技,比如DOTA2 和LOL的顶级联赛,资本也早已组团布局了电竞产业。

根据公开资料,知名战队基本都已经有了赞助商。包括IG(王思聪)、EDG(合生创展)、WE(Sky李晓峰、裴乐、香蕉传媒)、ES(PDD刘谋和武汉旅游局参股)、V5(何猷君)、JDG(京东)、LNG(李宁)和RW(华硕)。

B站二次元生态和传统视频网站最大的区别在于,传统的优爱腾就像工具,用完即关闭,没有想追的剧就老死不相往来,而B站有弹幕评论转发三连,社区讨论交流氛围浓厚。

所以,优爱腾即使加了弹幕播放器也没太大用处。

一个优质的社区的形成,需要两大关键因素,一是非常强的社交关系链,其次是优质的、持续产出的内容,可以是搞笑、沙雕的、也可以是正经、专业的,优质内容足够多的社区,或许成长路上会遇到非常多的困难,但我始终相信,它们是不会被埋没的。

一个企业从 0 到 1 是创始团队的努力,从 1 到 100 是团队的扩张,从 100 到 1000 就是整个团队管理方式的变革了,既有管理层的理念升级,也有新老员工的磨合、企业文化的建设。

尽管B站目前员工数量超过 2000 人,拉钩上招聘的职位超过 320 个,仍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前方征途依旧是星辰大海。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B站CEO陈睿回应“B站变了吗”:B站已经不是一个小网站,有变化也有不变

    凤凰网科技讯 (作者/郑媛)6月26日消息,在BILIBILI十一周年发布会上,B站CEO陈睿表示,在跨年晚会之后,明显能感受到B站的影响力在扩大。对于“B站变了”这种说法,陈睿也在发布会上作出了回应,他认为,“B站有变化,但在越变越好,B站的属性和内容的竞争力是不变的。”陈睿在发布会上阐述了B站的变与不变。陈睿认为,第一点变化是B站的用户的变多,在第一季度B站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72亿,但是B站的用户属性没有变化,新增用户?

  • b站弹幕没了为什么

    在B站上发的弹幕有时候为什么没了,看不到自己或者其他人发的弹幕,这是怎么回事呢,这里我们来了解下B站弹幕无法显示出来的原因,以及解决方法。

  • b站竖排弹幕怎么发

    B站视频里的弹幕要怎么才可以竖着发,让弹幕竖直的出现在视频上呢,只要进行以下几个简单的操作就可以把弹幕变成竖直的状态,下面是具体的操作步骤。

  • b站几级能发高级弹幕

    B站上看视频或者直播的话,几级可以发高级弹幕,发送高级弹幕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要求,以下我们了解下有关B站高级弹幕发送的具体要求条件。

  • B站成立十一周年变了吗? 陈睿首谈B站的变与不变

    【TechWeb】6月27日消息,6月26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成立十一周年,在B站快速“破圈”的今天,外界提出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B站变了吗?在B站成立11周年的直播演讲上,B站董事长兼创始人陈睿首次对B站发展过程中的变与不变进行回应。在陈睿看来,B站最明显的三个变化分别是:用户变多了,根据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B站月度活跃用户达1.72亿,是3年前的3倍,5年前的10倍。B站已经不是一个小的网站了。UP主数量变多了,截至今年第

  • B站11周年 CEO陈睿:未来要让中国原创动画游戏受世界欢迎

    今日是哔哩哔哩十一周年生日,在B站 11 周年演讲活动中,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指出了B站三个方面的变化。首先,B站的用户变多了。第二个是UP主变多了。第三,内容品类也变多了。

  • B站后天开播四大名著电视剧 网友:我是来看弹幕的

    中国古典长篇小说四大名著,简称四大名著,是指《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按照成书先后顺序)这四部巨著。四大古典名著都有着极高的文学水平和艺术成就,细致的刻画和所蕴

  • B站喜迎十一周年庆 CEO陈睿:要让中国原创动画、游戏全球受欢迎

    大家消遣时光的时候,有多少人喜欢刷哔哩哔哩(简称B站)的?6月26日,B站迎了来了第十一个年头,CEO陈睿提出了三大使命,未来将让中国原创动画及游戏受到全世界的欢迎。今年B站十一年周年的活

  • B站变了?B站没变

    这是B站最新品牌短片《喜相逢》中反复强调的一句话。与演讲加混剪的《后浪》、歌曲MV形式的《入海》不同,《喜相逢》的情节感更重一些,讲述了一个“老二次元”与“现充”相亲、几番提及B站都未能安利成功的“悲催”故事,吞吞吐吐的样子令弹幕大呼人间真实。

  • 哈弗全新车机系统发布:集成B站腾讯车联 车内也能刷弹幕

    随着汽车智能网联技术的发展与应用,车机系统也越来越智能、娱乐功能更加多样化,可玩性也更高。日前,哈弗官方宣布其新一代智能网联系统,将集成腾讯车联TAI3.0功能,同时B站也将以小场景的形

  • B站不是中国YouTube

    ​B站不是中国YouTube,B站也不必是中国YouTube。5 月底B站发行可转债电话会,老外问陈睿,“B站是中国的YouTube嘛?”

  • b站三怂是谁

    B站网站上传闻有着“三怂”的UP主,这几个UP主分别是哪几位呢,为什么他们几个人被称作是“三怂”,这里我们来看下B站三怂的UP主介绍。

  • ​巫师财经退出B站

    6 月 14 日,B站财经类知名UP主“巫师财经”在其公众号发文称将退出B站。巫师财经称,自己此前从未有过任何商业化操作,近期在B站做的视频效果反馈不及预期,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退出B站自己将会重新开始。

  • 巫师财经出B站记

    “资本永不眠”,巫师财经最喜欢的这句话,恰好解释了他目前所做的一切。2020 年 6 月的第二个周末,从B站白手起家的Up主巫师财经,宣布他和B站分道扬镳了。从入驻,盛开到离开,巫师财经这朵“后浪”,在B站上只翻涌了不到九个月。

  • B站up主怎么赚钱

    B站的UP主是怎么赚钱,在B站发视频的UP主成为很多关注的对象,他们是怎么通过B站来赚钱的呢,这里我们来一起看下B站UP赚钱的几种方式。

  • B站将发射视频卫星 具体是怎么回事

    6月1日,今天哔哩哔哩视频网站发布消息,将在 6 月中旬在酒泉发射一颗bilibili视频卫星,发射全过程将进行全程的直播,哔哩哔哩视频卫星或将成为国内首个由互联网公司定制的用于科普的视频遥感卫星。

  • “自然生长”的直播,正成为B站的利刃?

    B站的内容生态还在不断嬗变中。作为一个依靠PUGC视频内容而为人熟知的平台,B站虽然早在 2015 年就有了直播内容,但相关业务一直处于相对“放养”的状态。在 2019 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还表示,直播不是B站对外竞争性的业务,是B站内容生态的自然延伸。

  • 巫师财经退出B站 B站晒出合作协议:已完成盖章和签字

    今日,针对“巫师财经退出”一事,B站公布了与巫师财经的深度合作协议,B站称该深度合作协议已完成盖章和签字。同时,B站还公布了与巫师财经的邮件沟通记录。

  • 进击的B站,矛盾的社区产品

    互联网创业者们都有着一个共识。那就是在互联网浪潮里,有两件最难做的产品,第一件是社交,第二件是社区,而这一度导致互联网社区产品想要做大与做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伪命题。

  • B站这场科技大会,没有“中间商”

    大学一年级的雷军,在武大的图书馆借了本书,名叫《硅谷之火》。看完书以后,他激动得不得了,在操场上一遍又一遍地走,立志要办一家伟大的公司。如今他已步入中年,是国民级品牌小米的创始人,但他继续奋力向前,“硅谷之火”仍未燃尽。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