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庭审透露出了ZeniMax与Oculus的恩怨

2017-01-22 09:18 稿源:VR乐趣网  0条评论

ZeniMax与Oculus的恩怨已经由来已久,这次的庭审更加是透露出了他的那些恩怨情仇,双方为何到如今这种紧张的局面了,且听分析。

随着Oculus和ZeniMax在2012年的合作谈判破裂,事情便开始变得不可收拾,而ZeniMax已逐渐成为Oculus的一个危险。据了解,Oculus的联合创始人布兰登·艾瑞比今天会在美国达拉斯出庭作证。

艾瑞比指出,Bethesda Softworks的董事长曾经把Oculus的团队称作“kids”(小屁孩),并威胁如果Oculus不签署合作协议就禁止当时的id Software技术总监约翰·卡马克负责任何跟VR相关的工作。(注:Bethesda Softworks为ZeniMax的子公司)

在2012年11月的谈判中,ZeniMax要求获取Oculus 15%的股权。

此次20亿美元的诉讼案主要围绕着到底谁开发了Oculus RiftVR头显背后的技术,而在今天的庭审中,Oculus的辩护律师正在努力建立艾瑞比的技术能力和背景。

他们深入挖掘了艾瑞比早年对游戏和计算机的兴趣,以及他在大学最终是如何选择了专攻电子工程领域。艾瑞比正在大学中认识了Oculus的首席软件架构师迈克尔·安东诺夫,随后两人中途辍学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两人成立的公司Scaleform后来在2011年被欧特克(Autodesk)以超过3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Oculus的律师指出,对软件关注导致艾瑞比希望为Oculus招募各种非凡的人才,比如开发了首款《吉他英雄》控制器的团队的成员之一Jack McCauley;机器人和计算机视觉专家Steve LeValle;以及一名为Oculus开发定制传感器技术的工程师。

通过说明Oculus拥有专门的工程和编程人才,Oculus的辩护律师试图证明卡马克只是Oculus的一名顾问。辩方同时还拿出了电子邮件,证明卡马克本人曾说过Oculus的代码和实施方法比他自己的解决方案更优异。通过这一切,艾瑞比和Oculus的辩护律师强调了Rift的开发过程中根本不涉及任何一条来自ZeniMax的代码,因为Oculus开发的全新传感器根本不兼容卡马克于2012年在保密协议下分享的任何东西。

辩方还试图使用艾瑞比与当时id Software的董事长Todd Hollenshead和当前id Software的创意总监Tim Willits之间的来往邮件,以进一步说明当时ZeniMax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对Oculus使用《狂怒》或《毁灭战士 3 BFG版本》 (注:时任id Software技术总监的约翰·卡马克在2012年曾通过一款VR头显样机展示了改良版的《毁灭战士3:BFG》,后来Oculus使用这些游戏作为测试)。Oculus辩护律师同时强调,这一切都是在2012年下半年向他们分享了艾瑞比完整的媒体演示时间表,以及Willits本人亲身体验过设备之后发生的事情。

这些邮件数量在2012年9月达到顶峰,当时艾瑞比向Hollenshead提议,提供2%的股权以交换卡马克担任Oculus的技术顾问,以及种子轮或A轮融资时提供额外的投资者股权。

但当时ZeniMax对该提议不屑一顾,而是提出换取Oculus 15%的不可削减股权,艾瑞比指出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因此,艾瑞比、安东诺夫和Bethesda Softworks的董事长Vlatko Andonov在Bethesda进行了会面(艾瑞比说Vlatko Andonov以“丰富多彩的”个性而闻名)。但他们没有达成一致的协议。艾瑞比指出Vlatko Andonov当时十分盛气凌人,并曾经一度告诉Oculus的三名创始人说:“You guys are just kids, you should be working with us”(你们只是小屁孩,你们应该跟着我们混)。艾瑞比继续作供称,如果Oculus不签署协议,“他们将不会让(卡马克)负责人参与跟VR相关的工作。”

在盘问中,ZeniMax的律师清楚地表明,该公司认为15%的股权将作为卡马克对Rift的贡献。ZeniMax认为卡马克对Rift作出了非常关键的贡献,包括技术协助、以及头部和颈部建模。

ZeniMax的律师然后深入谈论了当时的“id 5人组”,这五名供职于id Software的员工后来加盟Oculus。他们在法庭上呈了一份来自卡马克的邮件,该邮件列出了当时的id Software的员工,并说明了如果这些员工离开,卡马克“不会感到意外”。

随后他们还向法庭上呈了一系列的其他邮件,包括Oculus的联合创始人Nate Mitchell和艾瑞比之间的通信,ZeniMax的律师指出他们接触了当时仍为id Software工作的员工,从而导致当时的id 5人组离职加盟Oculus。但艾瑞比反驳了该律师对此次接触的解读,他指出这只是一次平常的拜访,之后是因为这些员工告诉艾瑞比说在ZeniMax接管id Software后他们工作得十分不开心,然后会面才变成了工作面试。(注:id Software于2009年被ZeniMax收购)

原告拿出了在扎克伯格出庭作证前,艾瑞比和扎克伯格两人在WhatsApp上的通讯记录。艾瑞比的信息显示“We need to sync before your depo”(在你作证之前我们需要通一下口风),ZeniMax认为这是他们两人试图串通的证据。

ZeniMax在结束盘问之前引述了Oculus的一张白皮书,包括以下的致谢章节:

“我们希望感谢约翰·卡马克,天地的缔造者(当然还有《毁灭战士》)。”

ZeniMax的团队认为,这是一个相当明显的宣言,即Oculus认为卡马克的贡献是Rift获得成功的一个关键元素。

今天的诉讼仍在进行。YiVian还将继续更新这个故事。这种美国联邦审判预计将持续两个星期。

昨天的庭审更多的是关于Oculus的另一名创始人帕尔默·拉奇。这是自去年9月份特朗普事件以来他的首次公开露面。(注:拉奇当时资助了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非官方团队,该团队以嘲讽希拉里·克林顿而闻名。再注:美国科技圈、包括硅谷普遍厌恶特朗普。)

昨天的消息主要围绕着在缺少卡马克的帮助下,拉奇是否有能力靠自己开发出Oculus Rift。

在星期二,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透露了更多关于Facebook收购Oculus的信息。在上周,ZeniMax盘问了卡马克关于他在离开id Software并与拉奇一起工作之前从id Software电脑中拷贝部分代码的决定。

总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市的ZeniMax于2014年5月份起诉Oculus,声称这家VR初创公司窃取了他们的商业机密以开发Oculus Rift头显。在诉讼发起前ZeniMax还公开指责卡马克向Oculus提供技术支持。Oculus回应说会驳斥这些说法。

根据ZeniMax的诉讼,Oculus的联合创始人兼Rift发明者帕尔默·拉奇,以及6名前ZeniMax雇员根据ZeniMax多年前进行的研究和开发的版权代码,这一价值数以百万记美元的资产进行自己的开发。

已被Facebook收购的Oculus否认了所有这些指控,并表示此次诉讼是因为Facebook收购了这家公司,而ZeniMax将其视作“捞钱的机会”。

拉奇、Oculus Rift、卡马克和ZeniMax旗下的id Software的关系错综复杂。你可以阅读更多YiVian报道的文章以进一步了解此次事件。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