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 > 关键词 > 新媒体最新资讯 > 正文

那个写出5000万爆文的小编裸辞了 | 新媒体人的职场挣扎与突围

2019-10-22 09:22 · 稿源:新榜公众号

社交媒体 新媒体 开会 合作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王雅文,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不要大声责骂年轻人,他们会立刻辞职的,但是你可以往死里骂那些中年人,尤其是有房有车有娃的那些。

去年,日剧《大叔的爱》中这句台词刷了屏。继“佛系”、“秃了”之后,这届 90 后又多了一个标签——裸辞。今年 6 月,智联招聘发布的《 2019 职场人年中盘点报告》显示,90.4%的人上半年动过裸辞的念头。从 70 后到 95 后,这个比例逐渐提高。

想归想,行动的终究是少数。新媒体入行门槛不高,大多数人做了两年,都会感到疲倦。做内容的,有的丧失了表达欲,有的已经对阅读量麻木。做运营的,有的宁愿出去单干,也不愿再打工。裸辞看起来潇洒,但这些人面临的,是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未来。

多久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交得起下季度的房租吗?能否维持 6 个月以上的生活?躺家里一个月,人会不会废掉?动过裸辞念头的人,都会默念上述问题。得不到肯定的答案,厌恶损失和风险的人们,大多会选择维持现状。

我们找了 6 个行动派。他们中有的已经找到目标,开始向下一站出发。有的成了资深裸辞专家,进可劝朋友别裸辞,退可安慰崩溃的前同事,但自己手上这盘棋还没整明白。他们出生于90~ 95 之间,裸辞时间从 1 个月到 1 年不等。

没那么多波澜壮阔的故事,但从中你或许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以下内容整理自采访者自述。

楠瓜,山东, 91 年

对百万阅读已经麻木了

我是今年 8 月正式提的离职,但实际上 6 月就开始休假了——老板慷慨地给了 2 个月带薪病假。回来之后,我还是决定裸辞。因为我知道:我其实是讨厌写作的,我的下一站也不会是新媒体。

圈内很多人知道我,是因为 2017 年 9 月的一篇爆款。这篇图文经过两天传播,阅读量达到惊人的 5000 万。老板当即宣布,奖励我一笔巨额奖金和一台最新款iPhone。自那之后,我迎来了自己新媒体事业的巅峰期。

鼎盛时期前,是一年的蛰伏。我 2016 年 6 月刚来公司时,曾因阅读量差而焦虑痛苦,每晚回家都要哭一场。这种情况在 2017 年得到缓解,我开始写阅读量 500 万的爆款。 2018 年 3 月,我又写了一篇类似的文章,传播不到 12 个小时,就已经有 10 万点赞,不过后来被限流了。

我慢慢地陷入了一种“尖子生的焦虑”。身边开始有人说“你就是运气好”,我也恐惧自己写不出来了。去年 5 月,我从台湾旅游回来,还是觉得好焦虑,上班头天晚上,我就坐在马桶上哭——我真的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第二天,我翻出好久之前看到的一个视频,写了篇主题是“成年人世界的心酸”的文章。本来是二条,后来缺稿就放到了头条,没想到爆了,三千万阅读。后来,我又零星出了几篇百万阅读的爆款,但内心再也掀不起一丝波澜了。

以前我写东西还很真诚,有特别想表达的东西。比如那篇 5000 万阅读的爆款,我当时边写边流泪。到了今年,我每天看一样的素材,甚至写宠物等搞笑内容,都笑不起来了。一刷公众号文章,就觉得哪哪都是套路,有些爆文我一看就知道,它就是抓了什么点起来了。

就是感觉麻木了。再加上我当时身体出了点小问题,就萌生了裸辞的念头。现在回想起来,我有点误解三年前的招聘启事,它描绘得很好,但我向往的其实是我笔下那些人的生活,而不是去写他们的生活。

离职当天,我取关了95%的公众号(当然不包括新榜)。我好几个朋友都裸辞了,现在我们一有时间就会去海边。以前做新媒体时,连夕阳都看不上,现在可以看日出。

前几天,我刚去布艺批发市场,看布料。我喜欢猫,但找不到合适的猫窝,所以想自己开淘宝店,卖宠物用品。我负责文案这块,家里有亲戚开了几十年工厂,老公也是做淘宝天猫的。我还找了几个朋友帮忙做设计。虽然现在没有收入,但我相信未来一年,我会挣得比去年多。

可能有些盲目乐观,但我从小就相信“吸引力法则”:只要你心里一直想着一件事,并且为这件事付出行动,哪天你心驰向往的事,就会慢慢向你靠近。

小张,北京, 91 年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平凡”

2014 年毕业后,我大概做过五份还算长的工作,每次都是裸辞。

我是新闻系科班出身,一开始在北京两家媒体做记者,中间去了外地一家BAT做公关,去年回到北京,又陆续待了两家媒体。

我从BAT离职,并不是因为讨厌这份工作。而是当我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兴趣时,就很难去做一份成就感不大的工作。虽然公关也是在策划内容,但要围绕具体的产品,每天和运营、技术打交道,就不再是媒体人眼中的“创作”了。再加上我是在大公司,螺丝钉的感觉很严重。

所以后来我又选择回北京当记者。这时我才深刻体会到,媒体行业有多衰落。我那时候经常说:“我们两年前还不是这样写东西。”媒体的选题方向、生产方式越来越自媒体化,到处都是观点和情绪,我们这些坚守传统新闻主义的人,一下子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迷茫的我,先后换了两家媒体,依然无法改变现状。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我一个月压了四五篇稿子没发。原因是大家觉得没达到发稿标准,但其实谁也不知道标准是什么。我再次陷入“不知道写什么”的焦虑中。

今年 4 月,我第五次裸辞了。辞职后头两个月,我忙着结婚、旅游,生活相对充实。回来后正好有个机会,可以去某一线大厂做公关。HR已经发了口头offer,我也动身去那个城市了。但后来突然HC缩减,谈好的工作丢了。

7 月,我回到山东老家,赋闲至今。刚回家的一个月,生活节奏还是乱了。彻底闲下来,就容易失去短期目标,彻底放纵。最夸张的时候,我曾抱着电脑,看了一整天综艺。

生活的确有问题,但工作并非唯一的解决方案。我本身比较自律,当记者时就不拖稿。这两个月,我已经回归到田园诗式的生活:每天阅读、写作和锻炼。

我尝试用计划取代目标:不要求一周更新几篇公众号,而是想到什么就写下来。运动不是为了减肥,而是享受每天打卡的成就感。

这段时间,我想得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认识到自己的平凡。以前我总跳槽,其实有点自以为是和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能做成很多事情,只是当前的环境限制了我。但随着年龄渐长,我发现不是这样。能力的提升是有限度的,我不会从一个普通的小张,突然变成一个特别牛X的小张。

还有一点,我逐渐意识到,工作和兴趣可以分开。我看了一本书,里面提到“能力嫁接”一词:出于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需要,我们潜意识里会把整体分解成局部,将不同事物划分类别。最典型的是我们的知识体系,被认为划分成不同的学科。其实这些能力是互通的。

我的启发就是,工作和兴趣其实没必要划分那么清楚,本质上公关(工作)和写作(兴趣)也是互通的。相比之前,这次裸辞 6 个月,我还有个心态变化是:不由自主开始反思之前做的事是否有意义,开始思考人生方向对不对。

我身边的人都在25~ 30 岁之间,我每次都劝别人不要裸辞,但最后人家还是裸辞了。而且原因跟我一样,并不是因为不想做这个工作,而是处在一个奇怪的点上,就是要辞职,而且辞职后会迷失方向。

这时,我就会想起朋友的一篇文章。她说: 27 岁是成年人的第一道坎。过了 27 岁,如果还活着,就要学会面对生命的失意和无序。

我现在的目标,比半年前要清晰很多:至少明确自己不想做记者,也不想在北京待了。我陆续在看工作机会,其实没有很顺利,但心态好了很多——长远地看,人这一辈子要工作几十年,即便闲一两年也没什么,更何况我只闲了几个月。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