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点评 > 关键词  > 网络直播最新资讯  > 正文

网络直播初体验:不做网红不赚大钱 因监管不停换平台

2016-02-01 09:45 · 稿源: TechWeb

文/周小白

“最开始没法理解,后来试着直播之后觉得挺好玩的,尤其是跟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如果期间有陌生人进来就是意外惊喜。”小胖如此向TechWeb描述她刚刚开始的直播生涯。

网络直播初体验(图片来自网络)

现在每天晚上9点到凌晨1点,小胖一得空就会拿着手机直播。她告诉TechWeb,“做直播只是因为好玩,没想过靠这个挣钱,也没想过成为网红。”

全副武装做直播

收到虚拟礼物不取现送给喜欢的男主播

小胖在生活中是个典型的女汉子,外放活泼,但在直播时却相当“含蓄”。鸭舌帽、口罩是每次直播的标配,有时干脆不露脸,这与直播平台上活跃的晒胸、晒颜、晒身材的女主播着实很不一样。

“最初是一个人太无聊,就经常看别人直播,偶尔还跟着其他粉丝一起起哄,让主播唱歌或是卖萌,后来就尝试自己直播。这也是一种释放自己的方式,怎么自在怎么来,如果像其他女主播一样,带着精致的妆容直播就太累了。”小胖解释说。

因为酷爱音乐,小胖的直播内容主要是唱歌,有时还会与粉丝互动,让他们点歌。其次就是与同事或朋友之间的聊天。小胖是个夜猫子,工作日直播主要集中在晚上9点到凌晨1点左右,周末就随意很多,用她的话说,”一早醒来就能上线嚎几嗓子“。

“直播半个月,我已经收获了16个铁杆粉丝(其中有一半是陌生人),114份虚拟小礼物,可以兑换35.6元。但是从没打算取现,我要把这些钱兑换成虚拟礼物,送给我很喜欢的一个台湾男主播。”小胖兴奋地告诉TechWeb。

一位进入直播行业两年有余,现转做主播经纪人的李小姐表示,“直播这一行收入分化很严重,没有与平台签约的主播半个月几十块钱也是正常现象,与直播平台签约的主播一部分有1000到2000元的保底收入,有的就没有,只能靠粉丝打赏。人们看到的那些月入百万的主播在几百个甚至几千个人里面才会出来一两个。”

“直播平台的虚拟礼物也是有分成的,主播与平台之间5:5、8:2分成都有,不同的礼物分成比例也不同。”李小姐介绍说,“做主播要么有颜值,要么有才艺,能让粉丝愿意给你刷礼物,没有什么特色的还是好好挤公交上班吧。”

直播平台不停换

生活直播成热点仍需警惕监管

“除了我自己,身边很多同事和朋友都被’安利’做直播了,没事了就一起聊天。”小胖向TechWeb表示,“感觉这块会越来越普遍。”

事实上,从秀场直播、游戏/电竞直播到生活直播,网络直播在时间、地点以及场景上的限制越来越模糊,尤其是随着花椒、趣播、光圈直播、来疯、映客等移动直播APP的崛起,传统的PC直播正转向移动化的全民秀。

“生活直播现在是大热点,它使得直播内容整体上都变得很丰富,斗鱼、龙珠等游戏直播平台也着重在打生活直播。”艾瑞分析师郭成杰向TechWeb表示。

“像小胖这样,或出于好奇,或出于兴趣,做直播的白领确实在增多。对于和平台签约的专业主播来说,小胖一类的主播无疑是平台很好的补充,但很难成为主流。”郭成杰介绍说,“直播平台的盈利和维系最终还是要靠专业主播。”

和平台签约的专业主播,在直播平台的推荐位置和数量上都占有明显优势。现在还萌生出专门负责培养主播的经纪公司,有的也被称为公会或家族,他们培养的大都是专业主播。TechWeb在百度贴吧搜索发现,专门的“主播吧”关注粉丝有6万多人,发帖量在49万+,“网络主播吧”的发帖量在2万+。

贴吧中的大量招募贴显示,很多公会对于主播的甄选没有标准,来者不拒,“公会和家族是直接从主播身上赚钱的,抽取主播收入分成,哪怕一个主播赚一块钱,只要我拉1万个,也能赚1万。”李小姐介绍说,“这也导致了主播的素质参差不齐,其中不乏为了吸引眼球博出位的。”

郭成杰向TechWeb表示,“视频UGC的监管向来是个大问题,尤其是直播,不像视频网站那样存在发布前的审核,直播是实时性平台,而且交互性很强,属于事后监管,发现的时候事情已经扩散。现在有很多粉丝喜欢录播,这也导致了不良内容的二次传播。要做好实时监管,无论人力还是技术,都需要相当大的投入,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TechWeb浏览映客、来疯等直播APP发现,用户在注册直播平台时,用户协议一栏都会明文指出直播禁止内容,比如禁止“暴力、露骨、欺诈等言行”,直播页面也会给出小提示,但这似乎并不能阻止出格事件的屡屡发生。

“最开始玩的是台湾直播APP17,后来因为涉黄被下架,转去斗鱼,斗鱼也因为直播’造娃娃’事件被封,现在用的是映客,可能不久之后也会被封吧,到时候再换下一个。”小胖向TechWeb表示,对此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秀色直播打造网络直播平台赋能乡村振兴新样板

    “直播助农”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渠道,作为网络直播平台,充当着重要的角色。近年来,秀色直播发起了“直播+公益”、“直播+民宿”等多种直播形式,为新兴网络直播平台赋能乡村振兴提供了有益借鉴。策划大型直播活动,助力乡村振兴秀色直播一直致力于乡村振兴与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021 年 4 月 15 日,秀色直播曾联合知名话剧团队雷剧场,在北京延庆营盘村的民宿开展了美丽乡村的采风活动,用民宿沉浸式话?

  • 一场直播掉粉百万:被“杀死”的农村网红

    三农视频博主“牛爱芳的小春花”翻车了,导火索是一场事先张扬的带货直播。10月30日,“牛爱芳的小春花”进行了直播带货首秀,销售额高达2640.8万元。

  • 严禁借网红儿童牟利

    昨日,文旅部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化市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文旅部表示,部分网络文化平台存在“儿童邪典”内容、利用“网红儿童”牟利等不良现象和问题,对未成年人价值观产生错误影响,严重妨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 人民评禁止劣迹网红复出:坚决抵制 杜绝其复出

    最近,不少网友发现,一些劣迹网红被封号后,“披个马甲”又重新复出了。言行中毫无洗心革面的痕迹,仍兴风作浪。人民网发文评论称这是对公众的公然愚弄,劣迹网红被封禁,没有一个值得同情。抵制劣迹网红并非要将其一棒子打死,但如果劣迹网红改头换面就能再战江湖,兜售的还是“熟悉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必须坚决抵制。

  • 消费主义横行,网红向左,大众向右

    无数年轻人喊着要野性不要理性,加入了各种铺天盖地的消费运动。然后作鸟兽散,奔赴下一场网红制造的消费狂欢,至于购买的是什么,反而不重要,跟风买就对了.

  • 探店果茶说网红“鲜果制茶工厂”

    谈起新式茶饮领域的新晋网红——“果茶说”,除了火遍全网、堪称“喜茶平替”的各大人气单品外,深入人心的克莱因蓝已成为它最为耀眼的品牌印记。50 年前,法国艺术家Yves Klein在米兰画展上展出了八幅同样大小、涂满近似群青色颜料的画板,“克莱因蓝”正式亮相。此后的50 多年里,时尚界纷纷推出一系列克莱因蓝单品,从服饰到箱包,甚至汽车,彻底掀起一场克莱因蓝风暴!真鲜果果茶潮动“克莱因蓝”Yves Klein相信,只有最单纯的

  • 李国庆神预言!格力申请“孟羽童”商标:要自己孵化网红

    不久前,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的一句要将孟羽童培养成第二个董明珠”让她的女秘书孟羽童意外走红,获得大量关注。对此,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曾指出,这一看就是炒作,目的就是为了直播带货,要自己孵化网红。如今李国庆的预言成真,天眼查显示,近日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个明珠羽童”、孟羽童”、羽童”商标,国际分类含广告销售、科学仪器、方便食品等,当前商标状态均为申请中。格力此举旨在自己孵化网红,目前一个

  • “百醇自由”背后,年轻人不爱网红爱工厂?

    ​风靡一时的临期食品,在掀起了一波潮流、冒出了一批黑马企业之后,似乎突然哑了火。不过,这种瞄准Z世代的新型消费模式,已经点燃了一系列连锁效应。

  • 要上市的网红集合店KKV,有人气没钱赚

    KK集团的名字,或许不为大众熟知。但其旗下的精品集合店KKV和KK馆、美妆集合店THE COLORIST调色师、潮玩集合店X11,在许多大型购物广场和商业中心都能见到。

  • 禁止劣迹网红复出!人民点名辛巴郭美美:不值得同情

    近几年,直播业蓬勃发展,圆了许多民间明星梦。但是一些劣迹斑斑的网红在被封号之后,借着改名字、戴面具等手段曲线复出了。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