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在贩卖细菌焦虑?“Sharklet”究竟是何物?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iFeng科技(ID:ifeng_tech),作者:郑媛,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核心看点:

1、罗永浩对凤凰网科技等媒体表示,计划要在明年为Sharklet谈成5- 10 家品牌进行生产合作,并且业务发展和融资同步进行,本轮融资已经启动。

2、即便因为债务问题差点“坐硬座”到北京开发布会,但是他表示自己过得很好,每天努力创业、还钱,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为了)还债。

3、一位医疗产业基金的投资者告诉凤凰网科技,一个新技术如果不能解决刚需问题,只是锦上添花的作用,定价权非常有限。

小野落幕,鲨纹登场。

在噱头十足的 7 天预告后,罗永浩带着这个“与手机无关”、“与电子烟无关”的发布会重回公众视野。

12 月 3 日晚,罗永浩身着黑衬衣,在充斥着段子与起哄的“老人与海”发布会上,发布了一个不算严格意义上产品的产品:Sharklet鲨纹技术——一种从鲨鱼皮获得灵感的仿生抗菌工艺。

罗永浩坦言,这场发布会本质上是一个To B的招商大会,而他作为Sharklet公司合伙人的角色为其抗菌技术站台,也顺手留下联系方式寻求与更多厂商的合作。

罗永浩称Sharklet有“造福全人类”的技术,现场还发布了锤子科技投资的Level8 品牌与Sharklet合作的抗菌箱包。一边谈造福人类,一边上线产品“恰饭”,这很“罗永浩”。

从为小野电子烟站台,到成为Sharklet鲨纹科技的“首席忽悠官”,罗永浩几度“变身”。这个被他称之为“会造福全人类”的抗菌技术,能快速实现商业化并填上罗永浩此前的债务深坑吗?

起底Sharklet:理论上“会造福全人类”?

鲨鱼皮齿、微结构、仿生学、物理抗菌,从这些屡被提及信手拈来的专业词汇看来,罗永浩似乎从一个手机和电子烟科技的“讲师”,摇身一变成为了生物学、材料学的交叉学科公开课“讲师”。

在这场观者甚众的发布会上,罗永浩做了三件事:介绍一家被中国企业收购的美国科技公司——Sharklet;推广一种技术——Sharklet物理抗菌技术;表达一个诉求——寻求B端厂商的合作。

罗永浩在发布会上表示,Sharklet的技术将应用于医疗用品和生活用品的表层,能够在不改变产品原有成分和性能的前提下达到95%的抗菌效果。而之所以称之为Sharklet鲨纹,是因为该工艺灵感来源于鲨鱼皮肤的肤齿结构。

该项技术属于美国科技公司Sharklet,公开资料显示,Sharklet公司在 2007 年成立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生物科技园, 2017 年被中国杭州的一家医疗器械投资基金公司Peaceful Union收购。

罗永浩在此前为小野电子烟的烟嘴寻找相应的抗菌工艺时发现了这家“宝藏”公司,在发现其技术的“伟大”之后,起初他提出以入股的方式成为这家公司的股东,但是在后来受邀加盟,成为了公司合伙人之一。

目前罗永浩自称Sharklet鲨纹科技的“首席忽悠官”,官方头衔为全球合伙人,负责 Sharklet 技术相关产品设计研发和全球品牌宣传工作,此次发布会便是罗永浩作为全球合伙人的合伙“首秀”。

至于这项技术究竟能带来什么,罗永浩的回答是,在理论上“会造福全人类”。

在Sharklet科技公司的官方网站显示,公司依靠表面纹理抑制细菌污染的技术,通过注塑、浇注、压印等工艺,改变材料表面的微结构而不改变材料本身,使产品表面由规则排列的特殊超微结构组成,这些超微结构能抑制细菌黏附、定植和形成生物膜。

      

       普通材料(左)和Sharklet材料(右)表面纹理的区别 (受访者供图)

根据Sharklet鲨纹科技技术总监徐斌杰介绍,在Sharklet的表层结构下,物体与细菌的接触面积小。其次,该压印并没有化学杀菌技术,但是特殊的仿生结构能够控制致病菌量的扩张,更不容易导致感染。

通俗的说,公司模仿了鲨鱼皮的皮齿结构,经过 10 年的探索,研究出了这种使特殊超微结构之间的缝隙不超过 2 微米压印技术。细菌在“掉进”不到 2 微米的缝隙后,难以继续繁殖,从而实现物理抗菌的效果。

罗永浩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前沿的抗菌技术,但是其 10 多年的漫长的商业化之路也令人费解:如此前沿,为什么没有得到商用。

罗永浩以马桶盖、静电复印技术、晶体管从诞生到推广为例,表明了商业化的长期性。新技术的普及是一个需要耗费大量资源的事情,而他自己乐意成为这项技术推广普及的首位“站台人”。

技术应用:万物皆可“Sharklet”?

既然要为“Sharklet”站台,那么这项技术做出什么了产品?

在这场发布会中,罗永浩在贩卖一种“细菌焦虑”——但凡陷入这种焦虑,从医疗产品到日用消费品,万物皆可“Sharklet”。

他面向无固定对象、全部品类、几乎所有产品的生产者、消费者,推销一个新的消费观念,创造一个消费需求。

罗永浩指出,除了陶瓷、金属、玻璃等特殊材质,一切接触到人体的、可能成为细菌温床的任何产品都能通过这项技术,实现95%的抗菌效果。

在他的演示中,从医护产品、到公共领域的马桶盖、门手把,到母婴产品的奶嘴、咬胶,再到数码产品、体育用品无一不是这项技术的应用范畴。

他尤其指出了Sharklet在医疗器械中的应用。他指出,所有的医疗消毒方式都只能杀死绝大数细菌,而没有被杀死的细菌会变成超级耐药细菌。而鲨纹的抑菌机制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从发布会的信息能够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虽然万物皆可“Sharklet”,该公司已经达成商业化落地的产品有“鲨纹导尿管”,罗永浩在现场介绍道,鲨纹导尿管是原有导尿管十倍左右的成本。

此外还有锤子科技投资的远行客抗菌箱包,目前还在预售阶段;与筷子厂商“双枪”合作的抗菌筷子将在明年上市。

就在上个月Sharklet与电子烟生产制造商蜂窝工厂宣布达成供应链合作,并将技术运用到电子烟生产过程中,但是该项合作并没有在发布会被提及。

商业化之困:Sharklet不是刚需问题的解决方案

与竞争激烈的电子烟、智能家电、手机制造领域不同,罗永浩这次似乎的确站在了一个前无古人的领域——物理抗菌。

一位从事抗菌业务的企业高管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目前在全中国提供抗菌技术的公司有 200 多家,多以纳米银抗菌技术为主;另外大约有十来家所用的是氧化锌杀菌技术;从事这种物理抗菌的公司并不多见。

罗永浩将Sharklet无法快速商业化的原因归咎于高额的生产成本。但是,除了成本之外,技术难度低、产品适用范围窄、耐磨性差的问题并没有被提及。

Sharklet鲨纹科技技术总监徐斌杰层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该技术的工艺流程并不复杂,在不需要改变原有生产线前提下,只需在模芯添加压印工序,从而达到物理抗菌的效果。但是,不复杂的工艺流程也意味着不高的技术壁垒。

另外,物理抗菌是否是最好的抗菌解决方案还有待商榷。一家注册商标为“鲨鱼博士”百益倍肯公司,其产品同样由鲨鱼皮肤获得灵感,产品在 2015 年已经投产上市,并称其抗菌率大于99%。

       

    百益倍肯旗下“鲨鱼博士”环保抗菌产品

凤凰网科技联系到了百益倍肯的总经理李君,他表示,仿生材料的抗菌性能的确在初期很有效,通过微米级的空间隔离,细菌像被困进“牢房”,无法形成可以大量繁殖的表层膜。

但是它的缺陷在于,一方面表面结构的改变很容易被摩擦掉,抗菌性能下降;另一方面物理结构凹槽一旦被极小的灰尘填满,抗菌性能会衰减。

他认为,物理抗菌是未来的技术方向,目前要实现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他表示不论如何,“大V(罗永浩)进入到抗菌领域对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一位头部家电厂商品牌技术负责人在接受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采访时表示,目前空调、洗衣机、冰箱都普遍使用银离子杀菌技术,消费者接受了成本低的服务,也不会因技术有加价意愿。

“除菌功能其实到了现在并不是什么高端功能了,在消费者那里都是标配”,另一个家电厂商品牌负责人表示道。

一位医疗产业基金的投资者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一个新技术如果不能解决刚需问题,只是锦上添花的作用,那么他的定价权非常有限。

他指出,在医疗领域产品依赖于强有力的销售渠道,这构成了技术供应商的第一道门槛。Sharklet技术的确能够比普通的导尿管更抗菌,但这种导尿管的优势并不是完全抗菌不用换,“无非就是少换几次导管的问题 ”。

另外,在消费者市场领域,Sharklet也将会面临很多竞争对手,“好的模式是先有订单再有产品,先有产品技术却没合作订单,这意味着前期会有巨大的投入,风险是很大的”。

他表示,该项抗菌工艺需要花大量去铺渠道,进行大量成本进行市场教育。厂商更在乎一项技术能否解决某种迫切刚需,而本质问题在于,罗永浩并没有解决一个刚需问题。

记者在现场体验到的产品,Sharklet材料的产品和普通产品二者在手感和肉眼没有没有明显差别,正如罗永浩调侃的那样,这项技术似乎“信则有,不信则无”。

“消费者都感知不到的产品,所以一般不会有溢价”,一位头部家电的研发负责人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如果是消费者刚需型技术,我们(厂商)一般自己都可以做。”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罗永浩此举对品牌与销售渠道是一个推进,厂商看中技术的品牌效应,罗永浩为其站台,无疑是最好的营销。但是最终能否跑出具有价值的商业模式,要看消费者是否买单。

结语

这次创业,是罗永浩首次将目光投向B端市场。

从 11 月起,他在微博寻求与瑜伽垫、冰箱、卫浴厂商多个品牌商高层建立联系,喊话乐高、博士伦、强生等品牌负责人。

在接受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等媒体的采访时,罗永浩表示,计划明年谈成5- 10 家合作品牌厂商,并且业务发展和融资同步进行,Sharklet的本轮融资已经启动。

除了这项技术本身,人们更关注罗永浩是否能够通过Sharklet翻身还债、东山再起。

一手做起来的锤子操作系统卖身字节跳动,自己被列入最高消费限制者名单,背着债务开发布会的罗永浩想必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11 月 3 日,罗永浩在微博表示他表示在过去十个月已经偿还 3 亿的债务,自己个人帮公司偿还了其中的数千万。“坚信打仗翻身没有那么难”的罗永浩,将Sherklet视为其下一个翻身的战场。

现场罗永浩也谈到了债务问题,他调侃道自己差点因为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而坐不了飞机到北京,但是“现在不管怎么样,先把钱还上”,他谈到,现在每天努力创业、还钱,“我很好,你可能想不到我非常好”。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