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乐视最新资讯 > 正文

Letv回来了,互联网电视的失速与还魂

2019-05-08 09:28 · 稿源:深响公众号

乐视、乐视TV (2)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响(ID:deep-echo),作者: 亚澜,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换机周期更长,供应链也更为复杂,红海之中,未来的电视行业会是怎样一番格局?

六年前的 5 月 7 日,乐视第一代电视 X60 发布,开启了互联网电视元年。而今天,在经历了极富戏剧色彩的起起落落之后,中文名变更为乐融的Letv发布了超5 系列和针对于年轻人的Y系列电视产品。

时间一晃而过,Letv从互联网电视绝对第一的位置跌落,互联网电视也经历了一段难熬的失速期。

相比于手机,电视的换机周期更长,供应链也更为复杂,在相继抛出VR、AI、IoT等概念之后,“智能”电视的窗口期还在吗?增量尚不明确的新发展阶段,电视的决胜关键是什么?传统家电与互联网公司齐发力,甚至华为也来了,红海之中,未来的电视行业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格局?

「崛起与失速」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融创文化集团副总裁、乐融致新董事长兼CEO 刘淑青今天能有底气宣布乐融电视的新品,第一个要感谢的人恐怕还是贾跃亭。

大约七、八年前,互联网电视是贾跃亭脑海中的一个想法。他想在运营商市场高推高清的付费内容,并认为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是一个比较好的出口。从大的电视趋势来看,他已经隐隐感觉到电视行业未来也许有这样的新机会。他想要做智能机顶盒和电视,基于安卓的。

但当时电视行业没有人做安卓,于是手机行业的安卓专家成了贾跃亭派遣猎头锁定的目标。这才有了时任联想集团移动互联网及数字家庭群组产品开发副总裁的梁军在 2012 年加盟乐视。

唏嘘归唏嘘,除了引入大将梁军,贾跃亭在 2012 年还做了一件重要且正确的事——拿下富士康代工。 6 月中旬,贾跃亭去台湾参加一个采购团。

此前,乐视已经和富士康联系了两年多时间,但每次都被挡了回来。在带队的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秘书长白为民的引荐下,贾跃亭预约到了晚宴期间 3 到 5 分钟拜访郭台铭的时间。

“当年乐视从2、 3 月份开始讨论要做电视,一直不敢动手,主要原因是没有代工厂支持”,梁军回忆。

万事俱备后,东风也来了。

在短暂的“OTT机顶盒”增长期之后,互联网电视的接力棒交到了智能电视手中。乐视电视打着生态大旗进入快车道。 2014 年- 2016 年,乐视电视销量分别为 150 万台、 300 万台和 600 万台。

乐视电视很长时间里都稳居互联网电视第一,以 2015 年的格局为例, 300 万的销量,是小米的两倍以上,也是酷开的两倍以上。

低于量产成本定价、生态补贴硬件、颠覆,这三个词是梁军在乐视时期的“口头禅”。但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同行业的公司心里其实都憋着一团火——突然把价位拉低,整个行业的利润被打薄。

小米的入局进一步坐实了互联网电视的低价。小米王川曾回忆雷军当年给他做电视的建议:“雷军说,我们不是一个产品能卖多高价就定多高价的公司,我们是一个这个产品能卖多低价就定多低价的公司。”

一台 40 多寸互联网电视的价格降到了千元水平,这一价格几乎与一部中低端的手机相当。在乐视小米进入电视领域后的 2014 年,创维集团副总裁、彩电事业部总裁刘棠枝公开表示,乐视、小米已拉低整体彩电价格10%。

而据奥维咨询(AVC)的数据显示, 2014 年1- 11 月彩电整体价格均价 3271 元,较 2013 年下降9%, 2014 年 6 月为全年价格最低跌破 3000 元。

“互联网企业的低价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常规的方法,但是江湖有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刘棠枝认为,花了很多的时间、精力、技术和成本生产出来的产品,生产成本是1000,结果售价只有800,无节操的低价模式是违反经济规律的。

有传闻指出,创维总裁杨东文一度主动提议,由创维全部投资,小米王川来做智能电视。但由于理念不一致,如果以小米模式做,就得按成本价销售,创维无法接受做电视不仅不赚钱还可能亏钱的模式,最终放弃与王川合作的念头。

疯狂低价维持了两年,也带来了电视行业前所未有的尴尬境遇—— 2016 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规模达到 5089 万台,同比增长7.8%。但全行业零售额为 1560 亿元,同比下滑1.8%。直白的说,这是增量不增收。

到了 2016 年下半年,电视液晶面板价格出现了戏剧性反转。上半年部分尺寸面板价格跌幅超过40%,成本降低让整机企业在价格策略上有了更大的弹性。但就在下半年,电视面板价格迅速回升。屏幕成本在电视机生产成本中占比超过60%,因此面板涨价对电视成本的影响显得格外突出

笔者当时曾与液晶显示屏全球出货量第一的BOE(京东方)有过简短交流,相关人士指出,面板价格的上涨主要是受供需关系变化的影响,随着近年终端显示产品智能化趋势加强,手机、平板、电视等各类别终端产品都呈现出大尺寸化走势。

而电视面板平均尺寸每增加 1 寸,就可以消化一座8. 5 代TFT-LCD生产线的产能。在现有产能不变的情况下,液晶面板出货面积明显增长,出货量有所下降,面板供不应求。

而事实上,除了面板价格上涨,另外的原材料也在涨价。低价策略最害怕的情况出现了:一旦成本上涨,公司来不及更改定价,亏损就难以避免了。

果然, 2016 年 11 月 21 日,乐视超级电视宣布涨价,部分产品上调 100 元,部分上调 300 元,原因是面板涨价已经超出了生态补贴能力。

截至 2016 年 10 月底,乐视超级电视总销量已经达到 900 万台

在资金的捉襟见肘中,时间来到了本应该集体爆发却实际上集体失速的 2017 年。

随着乐视债务危机爆发,乐视品牌受到严重影响,超级电视销量也一路下滑。第三方机构根据可监测数据统计,超级电视 2017 年全年线上累计销量仅为 41 万台。

似乎关于Letv的一切就要在此处戛然而止,而这对于赛道里的其他玩家来说,既是“惊天喜讯”,也是“飞来横祸”。

喜讯在于乐视的失速无疑是让出了很大一块市场份额,谁能吞下这块蛋糕,谁就能完全坐稳互联网电视的头把交椅;横祸却在于乐视生态玩法的破灭给消费者心中埋下了一颗不信任的种子:互联网电视到底靠不靠谱?

舞台交给了小米、暴风、微鲸、PPTV。

「艰难的两年」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应该用好产品占据市场,而不是用低价格冲击市场,这是互联网电视品牌走过 2017 年后得到的感性认知。

”PPTV聚力家庭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殷宇安如是总结互联网电视的症结。其所在的PPTV背靠苏宁渠道,在 2015 年推出电视产品,主打“硬件+内容+服务+电商”。但就在上个月,PPTV智能电视也全线降价了。

事实很残酷。中怡康数据显示, 2017 年中国市场彩电零售量同比下滑8.1%,是过去 15 年以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

不光是互联网电视,传统彩电巨头们也陷入了险境,除了提前布局海外的TCL液晶电视超额完成 2323 万台的销量,其他人在 2017 年都多少遇到了问题——

●  海信:主营彩电的海信电器实现营业收入330. 09 亿元,同比增加3.69%;但受电视市场低迷以及面板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 42 亿元,同比减少46.45%。

●  创维:创维数码受成本上涨32.68%的影响,净利润较之前下跌八成。

而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份额也在 2017 年从逼近20%下滑到了10%,且在之后的两年之间里负面频出——

●  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自有的智能终端品牌“看尚电视”,曝出了裁员、拖欠供应商尾款甚至内部管理混乱等负面消息。

●  微鲸去年被曝拖欠公关公司 280 万,创始人李怀宇选择离开。

●  暴风TV则因为财务状况陷入困境, 2017 年暴风TV运营公司净亏损高达 3.2 亿元。

●  联想 17TV、雷鸟、KKTV、爱芒果、风行等品牌,也大多不再积极发布新品,有些甚至完全停止了更新。

暴风互联网智能硬件销售、生产、库存均大幅减少

唯一在市场收缩中受益的,只有小米了。

同样主打性价比的小米电视接过了互联网电视的大旗, 2018 年 9 月,小米宣布二季度在国内市场销量第一。 2019 年 4 月下旬,小米在春季新品发布会上也骄傲地表示,小米电视销量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都是国内第一。

创办了创维的“彩电大王”黄宏生曾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对小米的欣赏:“小米有它独特的竞争力,它的成功确实是用最少的投资撬动大的工业产业,这是它的独特之处。”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互联网电视新“三国杀”:一场“加法“与”减法“的战争

    乐视网即将退市,互联网电视行业的江湖又多了一个出局者,7年血战,这个行业的战场上躺满了尸体和伤员,微鲸、暴风、风行、PPTV,一个个高调入局,如今大都黯然离场。这与印象中的电视行业截然不同,传统电视行业在最初期的血战后,最后剩下了创维、TCL、海信等6个品牌,之后的10几年大家基本上相安无事,各自维持住自己的地盘,跟三国时期的各路诸侯有点像。然而2013年是一个拐点,这一年酷开、乐视、小米先后入局,传统电视行业?

  • 高品质互联网电视推荐:轻奢黑科技 高端接地气

    随着基础通讯配套设施和相关互联网软硬件产品与服务的飞速发展,人们愈发认识到“理想客厅生活”所应该具备的多重要素。电视作为客厅C位也应该具备更多功能,互联网电视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荣耀智慧屏X1 系列是荣耀以五大标准为标杆推出的最新力作,凭借超高性价比,一度打破京东黑电品类新品首销最快破亿记录,受到了权威媒体以及广大消费者的肯定。荣耀智慧屏X1 系列采用4K全面屏,屏占比达到了94%,采用3D流光边框设计,机身最

  • 拉勾CEO许单单:互联网浪潮影响的不只是互联网行业

    【TechWeb】6月24日消息,日前,在拉勾2020互联网人才官峰会上,拉勾创始人兼CEO许单单以“后疫情时代的逆势与破局”为主题发表了演讲。许单单认为,疫情虽然给整体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但更高密度高质量的人才流入市场,为企业优化人员结构提供了机会。而新基建的推进,也在加速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进程,创造着大量的职业机会。未来企业赢得下半场的关键,在于人才战略。许单单表示,“相比从前,现在求职市场的人才密度和品质更

  • 上海互联网不相信故事

    在互联网行业中,提起上海,总是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作为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国内金融中心与工业中心,也是世界级的贸易结算中心,上海在互联网产业上,却始终给人一种在移动柜互联网时代落后的感觉。

  • Salesforce、Adobe跻身中美互联网20强,纳入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近日,纳斯达克中美互联网老虎指数(Nasdaq China US Internet Tiger Index,代码QNETCN)更换成分股,美国SaaS巨头Salesforce和Adobe跻身中美互联网 20 强并纳入指数。本次调样在上周五( 6 月 19 日)收盘后生效。顺应新的指数,跟踪该指数的ETF产品TTTN也已同步调整持仓股。 SaaS鼻祖Salesforce Salesforce 是SaaS(软件即服务)鼻祖,在 2000 年的时候,谷歌、微软都还在对云观望,客户更是一头雾水时,创始人贝尼奥夫(Benioff)就?

  • 互融云 互联网保理综合管理平台系统:助力企业开启互联网保理新时代!

    5 月 28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民法典在我国立法进程中具有重大意义。值得关注的是,为了适应我国保理行业发展和优化营商环境的需要,民法典将商业保理合同作为有名合同纳入到合同编中,标志着我国商业保理立法工作取得重要突破。实际上,保理作为一种新型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业务,近十余年来在我国发展速度很快。中国服

  • 币安赵长鹏:互联网时代,如何保障资产安全

    互联网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同时也给我们的“资产”安全带来了很大的威胁。所谓的黑客也许能通过互联网揭发你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银行卡盗刷,微信诈骗,让很多人陷入恐慌。在加密行业,同样有着资产安全问题。如何在区块链世界保障资产安全?币安赵长鹏将给您带来更多可选择性的答案。在区块链的世界,安全至关重要。但是币安赵长鹏发现很多普通人缺乏“安全”相关的知识和意识,这是一个需要紧迫解决的问题。许多

  • 冰与火之歌:被疫情改变的中国互联网

    每一次动荡都是流量的再分配!新冠这只黑天鹅对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对于中国互联网的诸多领域而言,这次海啸般的冲击是一次重新洗牌。

  • 中国互联网的江湖,就是从摆地摊开始

    ​2020 年初开始疫情来袭,使得很多商户和实体经济备受打击。而在疫情防控形势一片大好,各地开始逐渐放松管制的情况下,如何才能更快更有效地促进经济恢复和消费,成了最大的难题。

  • 杏璞助推全国宝妈互联网轻松创业

    6 月5日- 6 月18日,杏璞开展“助力全国宝妈互联网创业”活动取得阶段性成果,总计帮助 1681 位宝妈,利用互联网和碎片时间简单创收、轻松地在家创业。疫情当下,很多职场宝妈还没能返回工作场所,在盼来了期待已久的长期休假后,房贷、车贷、子女教育的经济压力却越来越大,很多人都陷入了一种焦虑的状态。为解决宝妈焦虑、轻松创业。杏璞霜品牌下一步将加大力度,继续帮助宝妈互联网上轻松创业。全国 4 个直辖市, 293 个地级

  • 老虎证券:互联网“后浪”靠什么进攻传统券商腹地?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陈斯文) 导语: 一季度的增长只是起点,能否冲上全能力券商的核心高地,才是老虎证券未来的长期看点。 1986 年 7 月 10 日,在马德里的一座体育馆内,中国男篮正在对阵波多黎各队。 从比赛开场,中国队的战术就打懵了波多黎各人:他们用最快速度发出底线球,拿球后全队撒腿飞跑,不等对手转过身,中国人就发起进攻;球在每个队员手里,停留从不超过两秒,以至于对手完全跟不上节奏,常常刚摆好防守阵型,进攻已

  • 万字长文——互联网广告到底是如何运行的?

    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互联网广告的基本逻辑。“它无处不在,你无处可逃。”

  • 没有微博热搜的互联网世界,有变得更好吗?

    ​如果微博是一个信息集散地,那么热搜榜就是它的传播枢纽;如果微博是一个名利场,那么热搜榜就是这个名利场中最魔幻的元素。

  • 互联网产品砸钱找代言,谁的钱才算没白花?

    曾经靠“裂变”、“地推”就能自驱生长的互联网产品也要开始“蹭流量”了。今天,越来越多的线上互联网产品也开始积极向传统实体商品看齐,尝试以品牌代言的方式,提升自己的品牌曝光和品牌认知、美誉度。

  • 中国互联网的头号伪命题:流量焦虑

    过去几年,年中大促的看点,基本上就是天猫京东在战绩上较劲,结果今年因为直播电商的异军突起,抖音、快手、拼多多、百度等等流量公司的加入,618 战场上有声量的选手好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 互联网巨头集体蹭“地摊经济”,谁能C位出道?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摊万摊到处开。开的有多么繁荣呢?仅成都就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 2234 个,允许流动摊贩经营点 17891 个,增加就业岗位超 10 万。许昌、杭州也开始逐渐参与其中。因此有声音说当前互联网红利正在逐渐消失,“地摊经济”或许会对电商平台造成不小的冲击。

  • 疫情过后,产业互联网长跑有了“安全加速度”

    疫情虽然还在持续,但其衍生的数字化成果已经开始显现。传统行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步伐,据iiMedia(艾媒咨询)发布的《 2020 疫情期间中国餐饮外卖市场商户专题研究报告》显示,疫情发生后,以线上作为主要战场的餐饮商家占78.0%,较疫情发生前增加了63. 1 个百分点,其中不乏有火锅等传统意义上无法“外送”的餐品。除了餐饮外,云会议、云教学、银行零接触服务更是借助疫情的影响,快速完成用户习惯教育。产业互联网正在疫情的催化

  • 互联网人的“地摊经济”:一场盛大而虚假的营销

    新时代的互联网人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风口,不管是 O2O 还是比特币,自行车或者直播,哪管它是不是真风口,能飞起来就行。现在,互联网人们有了新方向——摆地摊。管你是 985 还是 211,创业公司或者百亿大厂,在这个燥热而烦闷的 6 月,你要是还没摆过摊,根本不足以在深夜谈人生。

  • 我们用互联网思维发现了地摊经济里的财富密码

    这两天, “ 地摊经济 ” 这词在不经意间被顶上了微博热搜。开放摆摊的消息一出,小贩群体瞬间就出了圈,复苏的 “ 路边摊 ” 文化重新夺回非机动车道扛把子的光荣称号,卷土重来。

  • 阿卡索以“互联网+教育”形式 推动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

    两会开幕以来,教育再次成为了人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在此前新华网推出的全国两会热点调查中,“教育公平”稳稳占据榜首,是网友在两会期间最关注的话题。 教育作为社会进步发展、民族振兴的重要基石,国家一直以来都很重视教育的发展。在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将“公平”与“质量”作为教育的发展重点: 2014 年“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 2015 年“促进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 2016 年“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