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系为刀俎,电信系只能是鱼肉吗

2011-11-15 09:04 稿源:高凡玉  0条评论

电信业虽然是国民经济的命脉之一,挂着明晃晃的垄断标签,散发着高利润的光环,其实对照此时的现实,那是幻觉,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电信运营商被社会边缘化的迹象已经愈发明显和无奈了。这不仅是新时期电信业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带给电信业迥然不同的市场前景,也是整个行业运行到一定成熟期面临的艰难转型,由此需要电信运营商焕发新的姿态,而不是一如既往的学做鸵鸟,对周围的事物仍然我行我素,漠视叫嚷到家门口的挑战。比如正在进行的关于宽带接入的垄断问题,电信运营商应该意识到,接下来与广电系的争斗已经从台下公开到了台上,电信系与广电系面对面的冲突不可避免。

电信业在原邮电拆分前,实实在在是垄断的行业,但有历史的原因和基本国情。自从中国联通的成立,到中国电信拆分为南北,所谓的垄断已经名存实亡,被持续的重组打破。特别是2008年电信业又一次重组以来,在移动电话领域里已经实现了充分的竞争。电信业历尽数次重组,为现代企业制度的积极实施,开创了有目共睹的典范。可以说在央企里,电信运营商的改革相对彻底和完全,在市场上形成了有效的竞争,特别是在一些业务范畴,多方的竞争已经惨烈和白热化,甚至达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对电信运营商未来的可持续运营,造成了严重的内伤。这些荒唐事件的产生,无不与过渡竞争有直接的关联,也是病态的指标考核压力下的虚假释放。表面看是三家电信运营商竞争的激烈,实际上是企业的考核导向和服务的内容与现实产生了严重的偏离。

由于缺乏行业自律,监管缺失,三大电信运营商的竞争早演变为成本的竞争。在电信业,用成本换用户,早已是公开的运营秘密,也是电信运营商无路可走的权宜之计。更由于考核指标的压力,唯指标马首是瞻,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早脱离了竞争本身赋予的积极含义,而演变为整个行业内部之间的自相残杀。特别是近几年,电信业增量不增收,利润持续下滑,电信业的黄金期早已经是昨日黄花。其实在整个社会存在严重通货膨胀的情况下,物价上涨是大势所趋,不再单单是某些行业的特殊现象。国家的各项调控措施在许多领域没有取得明显效果,物价早是脱缰野马,一路狂奔。而电信运营商却反其道而行之,各项通信资费一降再降,持续走跌。更由于无序竞争需要而制定的一些套餐,基本是免费的午餐,惠民利国,对信息化的迅速普及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令电信运营商尴尬的是,公众对电信运营商这些年来的努力却并不认可和买账,对通信资费的下降空间仍然有极大的期待和异议。

应该看到的是,电信业前期高速的发展,带给电信运营商良好的自我感觉,并且这种自我优越感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循环,使电信运营商一直陶醉在昔日的良辰美景里。即使身边发生了许多重大的变故,还如同鸵鸟,把自己掩埋在现实之外,不去正视眼前的对手。这个对手不是三大电信运营商相互之间,而是广电系的咄咄逼人。

其实无论电信系愿不愿意,与广电系的争夺将是不可回避。既然三网融合是大势所趋,广电系的觊觎又由来已久,电信系就应该未雨绸缪,做好自身的应战之举,而不是处处被动,被广电系隔三差五的敲打和试探。从运营水平来看,电信运营商在推广各自的企业品牌和具体业务而言,做到了淋漓尽致。但相对于广电系的软实力,电信系却远远不是对手。这也就说明了此次发改委调查宽带接入的垄断问题,只有电信系内部鸣不公,而更多的公众却倾向于发改委的举措。虽然电信系对此次发改委的宽带接入反垄断调查心知肚明,但还是哑巴吃黄连,只能被动的招架。即使此次的发改委反垄断调查不了了之,对电信运营商的启迪将是深远的。

电信运营商应该更清醒的认识到,做鸵鸟的日子也保全不了行业的安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谋竞争,这样的内斗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今后的日常运营中,不仅仅是企业品牌和业务品牌的运营,更要对企业的软实力进行打造和锤炼。电信运营商自身的形象提升,将上升到日常运营的一个重要环节。在企业内部的机构调整上,要适当注重相关岗位和人员的配备,对电信运营商的社会形象进行持续和有步骤的改善。否则在可以预见的时间里,电信运营商面对突发危机,还是临时抱佛脚,不能形成有效的申辩和彰显曾经的贡献,被公众继续曲解和打压。

在即将实施的三网融合过程中,电信系和广电系将要经过数轮的回合,争夺彼此行业的利益。这个过程也将有失有得,但只要有利于信息社会的整体发展要求,两个行业的得失都将不在话下,也必将会牺牲行业的利益来换取社会信息水平的提高和进步。所以在不影响整体社会信息化结构调整的布局情况下,电信系和广电系之争,也是必要和理解的。正因为这点,电信系过去的鸵鸟状态不应该再继续。

电信系也应该暗暗反省,一个只会自相残杀的行业,被外部攻陷,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面对广电系,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是电信运营商之间将要团结一致的下意识,能做到吗!如果做不到,广电系将是刀俎,电信系只能是鱼肉了。而从目前的状态看,这种比喻并不为过。广电系拥有得天独厚的喉舌垄断地位,掌控了独一无二的话语权,形成了舆论的主流导向基础,是为刀俎再贴切不过。电信系拥有肥沃的市场空间和可观的利润之源,是为鱼肉。即使三网融合真正落实之时,依据政府决策者历来的策略,以强扶弱,电信系做出自身利益的牺牲,成全广电系的可能性比较大,也符合基本国情。即使如此悲壮的结局,电信系对自身生存空间的争取,才更显行业抗争的积极意义,士可杀,不可辱!人如此,行业更如此。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