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坚果手机最新资讯 > 正文

坚果想念罗永浩

2020-10-21 09:34 · 稿源:深燃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燃(shenrancaijing),作者:金玙璠,编辑 :魏佳,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没人记得老罗吗?”“没有罗老师是没灵魂的!”

在这样的弹幕背景下,坚果又开了一场没有罗永浩的发布会。

10月20日,时隔一年,头条系旗下新石实验室再次更新了坚果的旗舰产品坚果R2,推出了坚果手机结合Smartisan的TNT go扩展本。

2019年初,字节跳动(以下简称字节)正式收购锤子科技商城、手机业务,原坚果手机团队同样加入字节跳动旗下,更名为新石实验室,由前锤子科技坚果手机负责人吴德周担任总裁。按照官方的说法,坚果手机团队基本还是原班人马。

去年10月,这个团队正式发布了并入字节后的第一款手机坚果Pro3。今年,听说坚果5G新机即将发布,有资深锤粉对此表示“要哭了”。发布会现场亦有观众评价,“气氛非常活跃,现场充斥着鼓掌和‘牛X’的呼喊”。

从研发周期判断,这一代和锤子的产品线已经没有关系了,一部迟到的5G手机,一款TNT go扩展本(带键盘的便携12寸屏幕),能让苦等一年的锤友满意吗?失去了老罗加持的坚果手机还剩多少关注度和利用价值?

抛开产品本身不谈,数码圈人士和资深锤友的一个共识是:从前的锤子和现在的坚果,一直小众,从未出圈。而字节这家公司,对于做手机这件事没有情怀和执念。一年半过去,加入字节大家族的坚果过得如何,未来将如何被“改造”?深燃与多位业内人士和锤友聊了聊。

这很锤子

这场发布会前夕,数码爱好者陆甲对深燃表示,“没有一点期待”。坚果团队当晚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不论是产品还是其它角度“都没有什么亮点,整体中规中矩”。

外观和配色,对于锤友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手机全身上下都有坚果Pro3系列的影子在,尤其是黑色款以及绿色款,准确的说,锤子和坚果的精华(指外观设计/配色)都在。

QQ截图20201021093227.png

图片来源:坚果手机微博

相对于老锤子,(可能)只有两点“创新”,一个是前置挖孔屏,一个是坚果R2的纯白色。可惜的是,前者几乎是今年主流安卓手机的标配,后者倒是让大众眼前一亮,直播中不少弹幕在说“要抢白色”,官方的说法是,这可能是全球唯一的纯白色全面屏手机,但在数码圈看来,纯白色,这很像魅族17。

从硬件来看,安卓旗舰机该有的配置都有了,高通骁龙865、双模5G网络是2020年安卓旗舰的标配,90Hz的曲面屏设计,配备第五代大猩猩玻璃,以及在安卓阵营不算快的55w快充。堆料不易,陆甲称“看来坚果R2是拼了”。

相机一直是锤友的痛点。抱着对新品的期待,高高在朋友圈表示“如果坚果新品的拍照摄像还和Pro3一样,就换子公司(指苹果)产品主力机了”。

大底传感器和高像素在近两年成了手机拍照的硬件标配,坚果R2也走了同样路线,升级了四摄,主摄是三星1亿像素传感器,加上800万像素长焦镜头、1300万像素超广镜头及500万像素微距摄像头,并且支持3倍光学变焦、30倍混合变焦、全新HDR算法、8K延时摄影等功能。

接下来是Smartisan OS,这是不少人喜欢锤子手机的原因,在这个环节,坚果分别致敬了老罗和苹果

全新的8.0版在UI界面上延续了此前的简洁风,功能应用方面,感知光影(通过方向、天气、环境光等外接参数改变UI的拟物风格)、大爆炸、图钉、一步功能都有进一步更新。

在图钉2.0部分,“做手机不挣钱,交个朋友挣钱了。”坚果手机产品经理朱海舟借着吐槽喊话了罗老师:未来将会持续交朋友,希望和罗老师(罗永浩)的直播间达成深度合作。

而坚果介绍的后台保镖(监控后台开启录像、录音等)功能,苹果iOS14已有。

资深锤友宁昊从第一代T1手机还未面市、room刚刚发布时就开始使用Smartisan OS了。“我被这个系统套牢了,就只能一直使用它。”他告诉深燃,这个系统和普通安卓系统的使用习惯差别很大,包括胶囊在内的很多细节性应用,一旦你有了强烈的使用习惯,是很难戒掉的,只能继续换锤子新机。

价格公布环节,直播间的弹幕明显多了起来。4499元的起步价一出,“手机不错,价格拉胯”的留言比比皆是。宁昊表示,能预见到这个价格放到市场上,一定不会被接受。事实也是如此,不止一位受访者称,即便是资深锤友,也很难为这信仰充值,毕竟对于大多数的实用派而言,这个价位的选择空间太多了

整场发布会最大的看点是升级后的TNT操作系统,以及推出首款TNT go扩展本,有线版1999元,无线版2999元。后者简单说是一块带键盘的便携屏幕(12寸),可以通过有线或者无线连接坚果手机,成为TNT系统扩展设备,设计类似于Surface,技术类似于苹果的Sidecar。


QQ截图20201021093354.png

图片来源:坚果手机微博

对此,陆甲的第一反应是“想不到,锤子还在发展显示器”。最早一版的TNT在2018年推出时,罗永浩过高的赞誉与语音控制及交互等技术的不成熟形成了鲜明对比,发布会展示环节bug频发,这才有了如今直播弹幕中“理解万岁”“别吵我、不要影响我使用TNT”的梗。

罗永浩在大众语境里的形象并不是单一的,比如资深产品经理判官自称“是罗粉,但是锤黑”,与老罗神似,TNT的外部评价一样两级。

观看发布会直播的宁昊,当晚的心情跌宕起伏,他形容自己“讲到TNT时,非常提振士气”,因为这是他当晚最大的期待点。他作为一个TNT系统的重度用户评价道,很多问题解决得非常有针对性,尤其是办公方面的需求。

陆甲则不看好TNT go扩展本,理由是对手都是巨头级别的,而且价格还实惠,目前的坚果显示器是以卵击石。

宁昊的订单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整体而言,发布会虽然没有老罗,但能看到老罗非常浓郁的影子。在宁昊眼中,不论是风格的延续,还是UI等审美的坚持上,都是锤子的延续。

他决定真金白银支持,在直播结束一小时后,抢到了价值8299元的Smartisan TNT大满足套装。

坚果手机的剩余价值

“头条来蹭发布会了”,伴随着这样的调侃弹幕,整场发布会的压轴环节是剪映产品经理上台发布应用,这是抖音官方推出的一款手机视频编辑工具。锤友方方称,也是这个时刻,他恍惚了,“锤子已经和老罗没了关系”。

去年初,罗永浩卖掉了锤子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从字节手里换了1.8亿元,当然,这个研发团队,不包括罗永浩。有不少声音认为,锤子手机的影响力多来自创始人罗永浩,坚果的品牌价值等同于罗永浩,也就是说,罗永浩值多少钱,坚果IP就值多少钱,没了罗永浩,坚果价值的缩水程度可想而知。事实上,字节接手这个烫手坚果的价值何在,一直争议不断,尤其是手机属性的价值。

和产品层面的两级评价不同,不论是数码圈人士还是资深锤友,至少达成了一致:从前的锤子和现在的坚果,一直小众,从未出圈

对于坚果团队近两次的新品发布会,判官的评价是,“在社交媒体上基本没有被讨论和提及,没有什么声量”。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孙燕飚提到,苹果发布iPhone12时,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被采访不停,但坚果这次几乎没有采访,他认为这基本上代表了媒体关注度。

论影响力,在路甲眼中“根本就没有”,从锤子科技诞生到现在,他没发现哪个同行品牌主动去探讨和评价过锤子科技的产品,关注者才会讨论,但人数极少,多为手机圈KOL、锤粉。判官也认为,判断一个手机品牌的价值,不能只看科技圈或发烧友的反应,还是要看实实在在的出货量。“当让大家用真金白银去投票,就无比诚实,无比直面自己的内心。”

锤子在工业设计上的创新一直让官方或锤友引以为傲,支持的声音认为,虽然没有被自己发扬光大,但其实是被其他的手机厂商在模仿中超越了,这是能证明坚果价值的。

手机产品其实是工业设计、结构设计之间平衡的结果,以及与硬件、供应商、成本这些方面互相妥协的产物。陆甲也表示,单纯讲工业设计是不负责的行为,销量和口碑更能证明一切。一位锤子前员工告诉深燃,锤子团队强迫症般的设计需求,其实很难在关键技术上有建树,自己就是因为这一点离开的,“这两者的因果关系可以颠倒来看。”他提到。

日前,罗永浩在接受《人物》采访时也回应称:工业设计对手机销售的用处没有那么大,特别是交互专利,很容易被对手绕过去,不像通讯协议这种硬专利是绕不过去的;至于UI设计上的提升,则对商业意义不大。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推测,前锤子几代手机加起来的出货量或不到500万台。“而在中国手机市场上,现在赛马赛出来的华米OV都是上5000万台的出货量,出货量不到1000万台的手机品牌几乎没太大声响,比如魅族、联想、酷派,都归为‘其他’里的‘其他’,何况锤子。”

作为一直以来的小众品牌,锤子面临的阻力可想而知。判官认为大多数用户的内心OS是“没有必要(购买小品牌)”,因为小众品牌的不确定性太高。多地的手机渠道商也告诉深燃,坚果手机太小众了,根本卖不动,再加上罗永浩离开,这个品牌就很难有关注度了。

宁昊承认这一点,使用小众品牌手机是有风险的,严重级别高到担心这个品牌随时可能死掉。日常的问题也有,锤子应用商店里支持TNT的应用一直以来也不多,他担心适配的应用越来越少。

不过令他惊喜的是,坚果团队在当晚发布会公布了组建TNT开发者联盟的意向。单就这一点,就打消了他的一部分顾虑。“对于开发者来讲难度不大,对于平台来讲还能兼容,用户也能很高体验的去使用更多不同类型的产品。”他说。

另有一点共识是,大多数受访者不认为字节收购锤子团队的目的是转型做手机。一方面,互联网圈在手机上经历了太多失败,BAT都直接或间接做过手机或room,其中阿里最重,也想开发自己的鸿蒙,已经做到OS这一层,但结局我们都看到了。另一方面,业内已有共识,手机是一门性价比不高、利润率低的生意,而且行业早已过了群雄逐鹿、新品牌辈出的年代,市场愈加集中,华米OV四大国产巨头一直牢牢霸占大半份额。

即便是对字节收购锤子看好的陆甲也认为,前期的坚果很难搅动国内稳固的手机市场,没有用户轻易去尝试一个一向很小众的手机品牌。但他相信,坚果的后续发展前景可期。

字节准备怎么消化坚果?

字节如何谋划坚果,可能是比坚果本身更受关注的问题。

一派声音认为,字节锤子手机团队,意在谋求5G互联网的超级入口,半路接手锤子,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风险和成本。

孙燕飚提出的方向之一是,字节或走内容设计的路线,比如借坚果推出互联网应用的VIP套餐。

因为背靠字节,让一部分人对坚果未来前景的判断是“不会太差”。陆甲表示,此时的坚果就像字节的钓鱼竿一样,将来会源源不断地给字节提供丰富的鱼,他认为,甚至存在一种可能性,如果资金充足、技术到位,参照字节跳动现在的体量,坚果未来还有可能成为华为、荣耀、小米等主流手机品牌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这种说法建立在对字节公司的认可上,比如产品发展和逻辑的循序渐进,以及在APP分发和搜索流量上的优势。如果照着这个脉络寻迹,字节的确扣动了“搜索”扳机,也收购了不少相关软件。

但站在坚果和用户体验的角度看,路甲称,字节可能只是把坚果当作一个字节系APP应用分发平台和流量搜索聚拢平台,那对于坚果而言就比较危险了。

孙燕飚对深燃分析,方向二是,字节看上的是三屏(手机、电脑、电视)互动下手机的中枢地位,而基于前辈华为“云手机”的发展方向,字节此时携坚果进场可以抢先入局。

字节更长远的打算是,把手机作为一个做硬件的入口或是更具想象力硬件的入口,对于硬件小白字节而言,硬件到底怎么做,能给字节的互联网带来怎样的帮助,需要一个产品去试探、落地

关于入口论,判官称“手机/room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是过时的观点。入口应该是用户离不开,而且绕不开的,他更倾向于认为,移动互联网没有入口,非要说有入口,那也是超级APP。“现在任何一个手机品牌都无法成为入口,因为可替代性太强,现在大家打开手机以后都是直奔某个应用去了,不会在手机或room层面停留过多。”他称。

王超亦表示,如果这样看,抖音已经是一个互联网入口,字节为何还要舍本逐末再做出手机设备?

不过以上方向,目前在水面上均未看到字节有大动作。对此,一位接近字节的业内人士表示,吴德周(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带领的这个硬件团队,目前最头疼的,也是急需去做的事情是证明团队对字节是有价值的

上述人士坦言,因此在这一阶段字节不会投入太多资源支持,也很难说团队在字节内部有多高的地位。

判官的看法对于坚果团队而言可能略显残酷:这笔买卖对字节而言是花钱买一种可能性,是这个互联网巨头众多分支领域的尝试方向之一,暂属实验性质,也不会投入太多资源。“花1.8亿买一个现成的团队,这笔钱也就是一款手机的研发加备货的成本,对字节来说非常划算。”

但话说回来,即便当前看不到太好的前景,判官认为,保持一定程度的更新,对于团队和字节都是好事。

对于坚果团队而言,团队能继续做硬件,说明至少在内部还没放弃,还希望多跑几个产品周期。

而身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短期来看,字节有资金有团队,现在不用投入过多资源,就能在硬件维持一些存在感,不但可以丰富产品线,对估值也不是坏事;长期而言,因为手机是消费类电子产品里难度最高的,一个团队能做手机,那做其他硬件也不是问题,现在保持更新的做法可以让团队保持手感

“这个团队对于字节的意义也就到这了。”综合来看,判官判断,相比之下,字节做教育类硬件倒是更有可能。“有可能进到罗老师的老本行。”锤友孙晓调侃道。

发布会末了,音乐响起,歌词唱起“永远不会背弃你”,特别鸣谢名单出现“罗永浩”三个字。孙晓给深燃发来几个字:坚果特别感谢龙哥,给我整哭了。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