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媒 > 关键词 > 能链最新资讯 > 正文

能链获D轮融资:能源互联网“独角兽”浮出水面

2020-07-15 10:42 · 稿源:站长之家用户投稿

企业的动态发展的过程,也是资本市场对其价值发现研究的过程,企业本身的价值也反映在资本对企业本身的态度上。比如,对于优质标的,投资方会多轮跟投,看好企业未来价值。

7 月 10 日,能源数字化服务商能链(团油/快电/能链云)完成D轮 9 亿元融资。这次能链集团融资由中金资本旗下基金领投,小米集团跟投,C轮资方愉悦资本、KIP中国、蔚来资本等跟投。

能链获D轮融资:能源互联网“独角兽”浮出水面

据悉,去年 11 月,能链获得由愉悦资本、蔚来资本、KIP中国投资的C轮1. 1 亿美元融资,此次D轮融资完成之后,能链创下能源互联网领域最高融资记录,并且成为首先进入D轮的能源互联网企业。

资本市场活跃的背后,作为有着深厚国资背景的能源数字化服务商,以数字化、商业化为触达,能链正在引领一场能源行业的升级与变革。

能链完成D轮融资之后,能源互联网“独角兽”浮出水面

“能链通过技术中台,以互联互通形式提升供给效率,是互联网在能源业的价值体现。”中金资本联席总裁单俊葆对媒体表示。能源数字化领域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水大鱼大”。这一点从能源互联网独角兽能链的扎实的业务规模上得以直观地体现。

能链获D轮融资:能源互联网“独角兽”浮出水面

从 2016 年成立, 4 年间能链构建起一张覆盖至全国 1700 余座城市的油电一体化能源数字化服务网络。能链集团旗下团油连接全国 2 万余座加油站,快电连接 40 万余根充电桩,覆盖 4 亿车主。在To B服务方面,其SaaS产品已经服务万家加油站。

一直以来,如能源等传统行业积累的资源难以数字化和显性化。作为一家深耕能源领域的科技企业,能源互联网独角兽能链的实力也一直潜伏在水面之下,实际上,能链如此广泛的用户覆盖,堪比美团、拼多多、滴滴等To C互联网小巨头。

今年 6 月 30 日,创业黑马揭晓2020“新基建”产业独角兽TOP100 榜单,能链(团油/快电/能链云)入选。自此,潜伏在水下已久的能源互联网“独角兽”逐渐浮出水面,能链集团的资方背景也逐渐为外人所知。

据相关资料显示,能链股东结构多元,其中不乏国资背景企业参透。比如D轮进入的中金资本,以及此前注资的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南山有限合伙)、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和日照市财金投资集团等。此外,愉悦资本、蔚来资本等国内一线投资机构均为能链投资方。

多家国资背景企业参投能源互联网独角兽企业,也体现出“资本市场国家队”开始关注能源互联网赛道。对于能源互联网独角兽企业来说,与国资背景企业的合作也有利于对能源行业的纵深拓展,毕竟国资力量仍然是能源领域的主力。

互联网商业的本质,是渠道,连接人与人(微信)、人与货(淘宝)、人与服务(美团)、人与资源(能链)的渠道,做的是资源整合匹配,以及供需链接。这样的底层逻辑下,不仅诞生了BAT这样的巨头,也诞生了如字节、美团、滴滴、能链等独角兽企业。

如果以连接“人、货”的广义电商为范畴,那么以能源互联网独角兽能链的体量,则可排进国内“电商平台”前十位。

从供需的角度来看,美团、滴滴等都是做平台,链接供给与需求,透过现象看本质则不难发现,能链的能源数字化解决方案其中离不开平台化链接供需的本质:作为首家能源科技独角兽企业,能链以团油和快电为流量中台,以数字化为技术中台,通平台化的方式赋能能源行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平台化的供给核心在于两点,一是能不能规模化供给,二是能不能提高效率。能链作为事实上的能源数字化“供需平台”,一方面整合规模需求,另一方面整合游炼厂、油库,和中游加油站、电桩运营商等能源供给端资源,提升供能源需链接效率。

换句话来说,能链在做的,与微信、淘宝、美团等To C互联网企业在做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赛道不同,后者做的是万亿规模的C端零售、服务领域,能链在做是十万亿级规模的能源领域。

此外,不同于淘宝、美团的是,能链的平台化链接在于打通B端、C端双向供需通路,不仅做B端连接赋能,也同样做C端服务,以用户为中心,在B2B2C的商业生态下,深度链接、调节能源领域的供需关系。

水大鱼大的能源领域既然能够诞生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巨无霸”企业,能源互联网领域潜伏者独角兽级别的企业也自然不在话下。

实际上,在B端服务体系完善的美国,像能链这样的能源数字化服务商早已登陆二级市场。 2010 年底,美国能源支付服务提供商FleetCor(NYSE:FLT)在纳斯达克上市,截至美国东部时间 7 月 8 日,FleetCor市值达到 253 亿美元。

FleetCor以能源产业支付节点切入,以专业化的信息服务,为客户提供增值功能和数据。针对成本管理、结算服务挖掘客户潜在价值,从而建立起自身的商业生态。

目前,数字化与产业互联的浪潮下,国内的能源互联网行业不断深入发展,在国内,能链作为唯一一家年化GMV达 500 亿、并完成D轮融资的能源数字化服务商,则有望成为中国版的FleetCor。

数字化“上云”解决行业痛点,能链云如何重塑行业价值链?

对于能链(团油/快电/能链云)来说,D轮融资之后首推“能链云”业务,或许是其成为中国版FleetCor的关键一步。

能链获D轮融资:能源互联网“独角兽”浮出水面

此次D轮融资后,能链宣布升级全新战略,推出能链云业务,旗下团油和快电组成的流量中台,升级为“能链云”平台,致力于通过云服务为加油站和充电场站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据悉,能链云将基于团油、快电的十亿级流量基础,以SaaS与AI、EIoT等技术推动数字化新基建在能源产业落地。

就能源市场来说,中国是全球能源消费第一大国,整个能源消费市场每年有 3 万亿的市场规模。在万亿大赛道存在结构性的空白的发展契机。对标FleetCor诞生背后的欧美市场,亦存在这样的机会出现一家能源消费终端服务平台,以此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和效益。

在业内看来,能链云的战略布局,以能源数字化服务商定位提供产业云解决策略,具有极强的产业链纵向延伸及横向拓展能力,这种通过全产业链布局数字化上云的模式,将驱动能源业开启云时代,引领产业上下游数字化转型升级,促进能源消费回归零售本质。

如此,能源行业为什么要数字化上云?

外因是政策推动,内因则是能链云能够解决行业痛点,推动行业数字化效率升级。

去年 8 月份,国务院深化“放管服”改革,明确表示扩大成品油市场准入。这一系列宽松政策,给成品油零售市场和企业释放积极信号。今年两会期间,工信部表示将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促进新能源产业发展。

除了政策上的推动,能源行业的痛点也亟需通过数字化的方式解决。

一方面,传统能源产能过剩,供需双侧市场分散、数字化水准不一、供需匹配效率低下;另一方面,能源供给侧结构性矛盾突出,能源结构转化亟待深入,能源供给侧改革进入深水区。如今,数字化提效成为各个行业的共识,以数字化的方式解决能源行业痛点,投射在应用端就是能链给出的解决方案:能链云。

数字化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实际上,能链在做的是构建起一条“数字主线”。PTC在其发布的《企业数字化转型白皮书》中提出一个“数字主线”的概念:

“利用数字化技术,覆盖产品全生命周期与全价值链,构建数物融合、贯通产品研发、制造、营销、运营和服务等各环节的数字化数据流,为企业各个层面提供实时的数据分析和决策支持。”

映射在能源领域,所谓“数字主线”就是以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化技术为触达,构建能源产业数字价值链:打通产业上下游数字化链接,重塑能源产业上下游价值链条。

比如,以能链云为数字化中台,赋能加油站等前端节点数字化转型,以提升前端的运营效率,在能源企业运营管理的中间层,提供支付营销、零售管理、财务管理、供应链管理和油品质量管理一体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实现油品溯源化、流量平台化、供应链可视化和质量保险化。

“能源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说深化能源改革是‘解开一把复杂的锁’,那么像(能链云)这样的解决方案就是开锁的钥匙”。该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数字化在能源行业的不断落地,能源领域或将迎来一场“质变”。

“质变”能否最终发生仍需要时间去检验,但“量变”却无时不刻都在进行。

比如,在能源产业上游,能链云以搭建数字化技术中台的方式整合炼油厂、发电厂供应资源,以加油站、充电桩网络,结构性整合能源供给。在产业下游,以数字化的服务链接C端需求,通过 4 亿垂直用户的广域覆盖,形成“需求公域流量池”,进而整合供给,匹配供需。

在能源结构转换上,基于数字化上云的解决方案,能链云立足能源产业,以大数据云热力系统为支撑,以数字化的城市选址、智能建站、品牌升级、供应链服务等为着力点,帮助加油站、充电桩场站等升级为一体化综合能源服务港,深入推进新旧动能转换与产业结构,从而以数字化的方式,推动能源供给侧改革深化。

长远来看,能源行业作为一个关乎国计民生的支柱产业,其万亿价值空间可谓巨大。随着能源数字化的深入,能链的企业价值也将持续释放。可以预见的是,在数字化的长期主义哲学下,未来能源领域的价值空间也将到达新的高度。

免责声明:“站长之家”的传媒资讯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我们不鼓励任何形式的投资行为、购买使用行为。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