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软件创新者|奇霖传媒董事长武卿受邀出席2019软件名人论坛并对话多

2019-07-02 10:55 稿源:用户投稿  0条评论

摘要:武卿:软件人当有在沙漠当中开江河,在旷野当中开道路的能力

6 月 27 日下午,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协会承办的 2019 软件名人论坛在北京成功举行,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协会会长刘淮松先生全程担纲论坛主持人,北京奇霖传媒董事长、《硅谷大佬》《环球链》总制片人、知名主持人武卿受邀出席并主持论坛“名人面对面”上半场对话环节。

本次论坛汇聚了北京软协执行会长王维航、AWS中国区生态系统及合作伙伴部总经理汪湧、石化盈科高级副总裁蒋白桦、驭势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吴甘沙、用友网络创始人&CEO陈强兵、柏睿数据董事长刘睿民、中科汇联董事长游世学、阿里云智能战略拓展部总经理李树翀、神州信息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赵巍、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中关村龙门基金合伙人王瀚轮、文思海辉高级副总裁张东蔚、 360 集团副总裁郭开森、字节跳动高级研究员刘竹溪等企业家以及专家学者、行业媒体及软件企业代表 300 余人共聚一堂,围绕“北京软件,高质量,再出发”,展开了热烈的探讨和交流。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李冠宇首先发表了“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主旨演讲;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局长王刚发表了“引领高质量发展,北京软件再起航”的主旨演讲;AWS中国区生态系统及合作伙伴部总经理汪湧以“云服务加速软件创新与业务变革”为主题,介绍了云服务对软件创新的影响及带动业务变革;石化盈科高级副总裁蒋白桦以“工业软件支撑传统制造业智能化转型”为主题,在石化盈科创新探索工业互联网转型方面,分享了最新经验;驭势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吴甘沙以“以AI驾驶重塑人类生活方式”为主题,从无人驾驶应用现状等角度,介绍了AI驾驶产业的最新发展状况及技术前瞻;用友网络CEO&总裁陈强兵以“云服务激活企业数字化”为主题,分享了从企业软件到企业服务2. 0 的发展进程。另外,北京市经信局信息化与软件服务业处处长尤靖发布了《 2019 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报告》,详述了 2018 年度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产业全景、人才、资本及产业协同等各方面发展状况。

论坛“名人面对面”环节是软件名人对话交锋的精彩桥段,北京软协执行会长王维航先做了题为“致敬软件创新者,展望软件未来”的报告,报告详细梳理了北京软件的创新历程和代表性人物,并展望了软件的十六大发展趋势。

而后“名人面对面”环节举办了两场软件名人对话,一场是由奇霖传媒董事长武卿主持的主题为“创新的软件人”对话,邀请了“中国在技术国际标准实现突破”的代表柏睿数据董事长刘睿民、“语音识别技术领域专家”中科汇联董事长游世学、阿里云智能战略拓展部总经理李树翀、神州信息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赵巍参与,名人们就前沿技术创新实践、创新趋势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讨论。

另一场对话由著名IT互联网评论家、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主持,围绕“新全球化”主题,资本代表中关村龙门基金合伙人王瀚轮、文思海辉高级副总裁张东蔚、 360 集团副总裁郭开森、字节跳动高级研究员刘竹溪等企业家,就新的国际形势下全球化业务进展、面临的挑战、新的探索与尝试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讨论。

以下是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主持的“创新的软件人”主题对话精彩文字实录:

嘉宾:

1.jpg

2.jpg

3.jpg

一、嘉宾及公司业务介绍

武卿:今天第一个环节,请大家各自用一分钟的时间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和公司业务。

刘睿民:我是柏睿数据创始人,我们主要做分布式内存数据库和流数据库。

游世学:我是中科汇联董事长游世学。今年正好是北京中关村软件发展的第二十个年头,也是中科汇联发展的第二十年。我们公司的主体业务是做搜索和人工智能语音、语义核心的研发。和讯飞相比,我们的业务更偏向于语言的处理。

李树翀:我做过行业研究咨询也做IT媒体,现在是阿里云智能战略拓展部总经理。阿里云目前是中国最大的公共云服务的供应商。

赵巍:我是神州信息的赵巍,主要负责金融研究院的工作。神州信息在行业中是一个有着 30 多年发展历程的全能的IT服务厂商,从集成,软件,服务,到量子通讯,我们提供全产业链的服务,服务的对象主要有金融,政企,智慧城市,农业运营商等一些高价值的客户,我们志在将神州信息打造成一家以科技金融为抓手,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技术支撑的金融科技公司。

武卿:我是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前央视《焦点访谈》《新闻调查》的调查记者。 2015 年我创办了奇霖这家视频传媒公司,视频制作是我的老本行,但我们拍摄的领域主要是科技领域。创业三年,我们深耕于硅谷、以色列等全球科技创新高地,拍摄不同领域的在全球排名前十的大佬的故事和人生智慧,同时大量地观察和学习硅谷、以色列等地规模较大的科技企业。下面请大家介绍一下在各自的创新实践中取得的创新成果,或者是分享自己创新的动力。

二、嘉宾介绍在各自领域内的软件创新成果和创新动力

1、李树翀:前沿软件技术创新

李树翀:阿里云之所以可以成功,不光是因为我们广告做得比较多,而是在国内,我们在技术特别是软件创新方面做得相对比较好。我们在中国是第一家真正按照公有云平台化的模式去搭建云计算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目前阿里云作为全国最大的公有云服务供应商,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的产品和服务。我们最擅长的是跟数据智能相关的一系列标准化、平台化的产品和服务。此外,因为云生态是比较大的,分层次的一种创新方式,因此作为一个特别开放的平台,它可以很好推动行业协同,同时释放整个行业创新的能力和潜力。

我们将SaaS开放出来,从而搭建了中国最大的云市场,目前平台上已经沉淀了超过 500 款的SaaS的产品和服务,我们也将自己平台的技术和能力与行业结合,包括城市大脑、工业大脑,物业大脑。从理论上来说,将我们的平台技术和数据能力以及行业知识相结合,就可以形成这样的生态体系。而且我们做的不是简单的产品,比如说,不管是我们的工业大脑还是城市大脑,它们都是以开放的方式去做,将我们底层所有的资源,包括算力,算法,模型工具全部开放出来,这样所有具备行业知识的企业、创业者都可以去创新。比如说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我们的平台上线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已经有几十款工业APP产品托管到平台上来了,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

武卿:阿里云和谷歌和亚马逊相比,分别有什么优劣势,您大概对比一下。

李树翀:目前在中国和亚太地区,阿里的市场份额要稍微大一些,但我们的整个商业模式都是基于平台型的,和他们非常类似。我们将IT资源平台化、服务化后开放出来服务分层的创新,从而实现云资源集约化的运用和管理,包括成本的节约,管理与安全的集约。这种分层次的创新可以大大降低软件行业在应用领域的创新的门槛,加快创新速度,释放创新潜力。

在中国市场,基于数据和数据智能的创新是我们的优势,另一个优势就是我们一直在尝试将我们的底层IT平台技术和数据技术与行业相结合,如城市大脑,包括工业大脑这些产品,这是AWS、谷歌、苹果等企业目前还做不到的。最后一个优势是,不论是城市的计划转型还是行业的循环转型,我们都更加懂得中国当下数字化转型需求。

武卿:谢谢李总的分享!

接下来我有个问题想请教刘总: 2016 年我们非常深入地拍摄了全球第一家大数据公司Palantir,这是全球大数据行业的第一个独角兽公司,当时我采访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Joe Lonsdale,采访前后我研究这个人和他所在的大数据行业长达四个多月。所以我也想听听我们中国的大数据行业中的领军企业,你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事情?有什么特别棒的创新的成果,特别是 2018 年和 2019 年崭新出炉的成果。

2、刘睿民:软件与实体经济融合应用创新

刘睿民:我有点惊讶,在行业之外居然有人知道这家公司。 2017 年,在Palantir的邀请下,我曾参加过一次它的内部研讨会,会议主要的目的是探讨双方的合作。但后来因为美国政治环境的因素,双方的合作没有实质性地推进下去。 911 事件发生后,Palantir公司就从国防这些领域做起,他们通过改变自己私有的数据库底层软件,极大提高了数据检索、数据挖掘的准确性,这也是它为什么能够成为独角兽企业的原因之一。

后来我回到国内以后,看到国内现状,在跟很多软件行业的人讨论时,我提到为什么软件行业做得那么辛苦,我认为是因为我们的软件集成都是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在别人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东西,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价值链上最重要的一块被别人拿走了。我对此感受非常深,之前我在华盛做过很多系统,虽然单子看着很大,但大量核心的核心软件都是甲骨文、SAP这样的大型公司,在行业以外可能没有人听说过这些公司,Palantir也是一样,它们都是隐形的独角兽公司,永远只在最重要的地方出现。

两个星期前我在韩国开会,真正地将我们国家 30 年来在数据库领域唯一一个国际标准给敲实了,按照我们提交的速度,明年它就可以作为数据库标准当中独立的章节发布了。其实 2014 年我就提出这个标准了, 2015 年公司真正开始做,但因为最早参加这个会的时候我讲的都是英语,美国人以为我是美籍华人,所以当数据库的标准提上去以后,国内标准化司员马上和我确认国籍。

武卿:国籍的问题这么重要?

刘睿民:因为涉及到提案人来自哪里,这个标准就从哪个国家出。当时确认国籍以后,相当于确认了标准是由中国的提案人来写,这仅仅是第一步。我们做到 2017 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转折,就是今年我们国家数据库终于要制定国标了,之前我和他们提议要制定自己的国标时,他们认为我们的国标就是NC,但NC的缩写是美国。

武卿:您刚才说我们终于要做这样一个标准了,你们是第一个做的,应该祝贺一下,这并不容易。因为这几年拍硅谷,拍以色列的时候看了很多科技企业,我觉得中国的科技还要继续努力。您刚才说过军用和民用系统,您现在是以民用为主,还是或多或少会有点军用的东西呢?

刘睿民: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美国很多系统都有军用的部分。我们现在的系统基本上就是民用,它们在信息化数据,包括在大量的工业互联网项目当中,已经开始落实了。如果这些系统以后能用到军用方面,我会非常高兴,因为这毕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技术软件,我希望它们能够在整个国家的建设当中起到一些作用。

武卿:接下来问一下赵巍总,在金融科技领域,神州信息非常有名。去年我们在中美以三国集中拍摄制作了大型跨国报道《环球链:区块链真相调查》,每集 30 分钟,一共 12 集,这里面就谈到区块链将来可能可以应用在很多领域,我最看好的就是区块链在金融方面的应用。所以很希望您从金融科技创新这一块,或者是从你们公司的亮点这块来谈一谈。

3、赵巍:基础软件自主创新

赵巍:现在很多银行都在试用区块链,我们也在参与银行区块链工作,但目前区块链在银行还没有大面积的使用,大家现在还在探索路程中。

另外谈到金融科技创新。

第一,我们是行业标准的参与者和制定者。我们是ITSS运维服务、国际标准组的组长单位;我们参加银监会十二五和十三五的规划;我们还在参与金融科技标准制定的相关工作。神州信息发布的新一代银行IT应用架构Model Bank4.0,经过近 10 年的创新发展,已经成为指导中小银行IT建设最佳范本。

第二,坚持自主创新,引领市场发展。长期服务于金融客户使得公司对市场变化、趋势发展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我们所有的金融IT产品都坚持自主创新,而且一直引领着市场发展,如分布式技术体系的建立,银行IT架构创新,“开放银行”的创新等。

第三, 我们有着多个行业信息化建设的丰富实践和深厚积累,并拥有着极丰富的行业场景。公司在政府、税务、农业、电信等行业拥有着丰富的行业信息化实践和积累,因此,我们能更好地将金融科技与其他行业的场景(如税务、农业)相融合,实现基于税务、农业、运营商的大数据风控,更好地服务行业客户,服务小微金融。

第四,金融科技生态的构建,离不开产业链的开放、创新和合作。构建金融科技生态的前提是自身的开放和包容,与产业链中的各方合作,共同创造价值。

武卿:游总,软件化智能产品大概是什么概念,您先给大家解释一下,再说一下你们创新的亮点。

4、游世学:软件化智能产品创新

游世学:在我们所有的沟通交流中,作为信息承载的最后都会是文字和语言。那机器如何去理解它们,这是我们一直研究和发展的方向。比如说我们从前做搜索,可能百度做互联网搜索,我们做企业搜索,后来为了让机器更好地理解更多的文本、内容和语言,我们就不断进行尝试。 2016 年,央视播出了我们和清华大学以及社科院通过的第一个图灵测试,当时我们实现了如何让机器理解人之后能够去写,而且能把诗词写出来。后来我们又和清华、中科院、九歌一起,在一些软件创新上又做了其他一些尝试和努力。

武卿:非常感谢游总。我觉得创新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拿我们公司来说,虽然是视频媒体公司,做内容不做技术,但我们依然觉得这不容易。我理解的“创新”就是,我们既不重复自己也不模仿他人,这意味着要吃苦,要不断进入陌生的领域去啃难啃的骨头,要不断学习新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创业首先一定要创新和创造,否则按照我这个偏见它就不是创业。

接下来每个人两分钟的时间,谈一下大家在创新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或者是困惑,以及解决的方法是什么。

三、嘉宾分享创新过程中的挑战、困惑及解决方法

1、金融科技代表赵巍

赵巍:我们在创新中的困惑、挑战主要来自于大企业病,公司干部都躲在自己的舒适区。神州信息有 15000 人,光是金融科技人员就有 4500 人。

我认为解决方案有:

第一,打破舒适区。每年进行组织结构调整一次,有时候是半年一次,避免出现懒政、不作为的现象。

第二,干部轮岗。我经历过从项目总监、交付总监、公司 6 个解决方案部总经理等干部岗位,还负责过整体解决中心总经理、公司副总裁、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等。

第三,各级领导班子务虚会。通过开放式讨论,寻找业务、管理、技术创新的机会,不断挑战自己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和目标。

那在神舟组织内部,我们如何形成“创新”的文化和价值观?

第一,公司设立最高奖,创新突破奖。业务模式的创新从分销,集成,软硬分拆、软件服务,量子通讯、物联网、金融科技等方面着手,神州信息始终紧跟时代与技术发展的脉搏,不断在业务模式上创新。

第二,各个部门设置“创新奖”,奖励那些在具体工作岗位上,以提升交付效率、产品质量为主要目的的中小型创新活动,每半年一次。

第三,文化价值观的传导。神州信息的核心价值观就是“责任 激情 创新”。创新也是神州信息业务长期保持稳定增长的动力,是神州信息血液里流动的根本基因。

第四,新鲜血液的补充。每年我们都要招聘 400 多名应届毕业生,通过补充新鲜血液不断强化创新的基因,并对“新英”提供五年的长期关怀和职业辅导。

第五,以创业者为本,不让创业者流血又流泪。

武卿:我曾经大概看过 2 万多次的这种失败的企业的报告,最后发现他们不是死于贪婪就是死于舒服或者是经验。

2、云计算代表李树翀

李树翀:我不是创业者,所以我只站在某些角度来谈对创新的理解和看法。

创新分很多维度,首先最重要的是思维和理念上的创新,所谓创新就是要做之前没有人做过的,或者不存在的才叫创新,它不是在平台化,网络化,服务化,突破理念方面简单的修补。我们现在在和很多合作伙伴,包括客户交流的时候,发现最大的成本就是达成共识成本。他们如何理解你的项目,这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是做软件,做IT就要持续创新。阿里从写第一行代码到现在,都是自己做。他们没有用开源的产品的技术就写成这样的云操作系统,并构建出几百个标准化的基于云的产品和服务,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见技术创新很重要。另外,做IT的人,做技术的人,不要就技术谈技术,不要把技术创新放在太高的位置,而是要从应用场景出发,看看我们的技术,包括我们的技术取得的成果和用户之间能不能碰撞出火花。

第三个维度,打造一个创新的生态是推动软件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为什么国产操作系统一直比较难做?其实很多年前阿里云OS系统就已经商用并装到手机上了,但最后由于生态方面的不足,系统终究没能够走到今天。所以我认为在做技术创新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能够构建一个服务于未来创新的大的生态体系。技术创新要实现多维度创新,把技术创新和客户模式创新以及商业创新结合,最后是生态领域创新。

武卿:您最后一分钟提的关键词是“生态”,说明在这方面有痛点。在中国,大部分人谈的都是商业模式创新,所以 2016 年的时候我就想将科技创新推到更高的位置,我认为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同样重要。

李树翀:技术永远只是手段和工具。举个例子,一个企业数字化转型不在于你是不是用了云计算或AI技术,而是这些技术是不是很好地服务了你的创新,包括商业模式的转变。

3、人工智能代表游世学

游世学:我代表中小企业来谈。中小企业创新是非常难的,九死一生,就像是你开着一辆小轿车,要将它变成一架飞机一样,这就是中小企业创新难的地方,因为它涉及的问题很多。在这些困难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确定创新方向,方向很重要,如果方向错了,可能就彻底完了,方向对了才会有好的人才、资金。

武卿:我看过一份硅谷的报告,了解到硅谷主要的创新推动力就是中小企业甚至是一些小微企业,这是有数据支持的。

游世学:小企业会有很多创新的想法和一些产品,但大公司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之后,可能会直接挖走,拿走。这对小企业来说,不仅需要承受自身创新的压力,还要承担防止大公司去“抢”的压力。一个中小企业的创新能够活下去,并且能够真正地创新成功,应该说是一个蝶变的漫长过程。

武卿:刘总让我们中小企业主现在特别地有感慨,但是别忘了小企业往往smart!以色列是一个弹丸小国,因为腹背受敌,内外部挤压而常常处于一个高度警惕和警觉的状态中,所以他们的大脑能够进化地很快。

4、大数据代表刘睿民

刘睿民:可能我的经历有点不同,所以我的感受有些不一样。我们是做基础软件的,如芯片,平面操作系统,数据库,这是三个最重要的部件。为什么 30 年了,我们做不出一个像样的数据库来?刚才大家提到了模式创新,包括技术是手段。恰恰是因为这种思维——技术是手段,所以大家不会去死磕。

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出在教育。数据库的理论在教科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只不过是在英文教科书上。我们到现在都没有一本中文教科书教人们如何去做数据库。

刚才提到以色列、美国硅谷这些创业公司,他们大多都是由很小的团队组成,在技术上他们要做就做到极致,而且可以坚持十几年来只做一件事。 4 年前,我曾经见过一家小公司,只有 4 个人,它做的芯片有 256 个盒。我觉得这是一种死磕的创新精神,就像我们发现了罗盘,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被人超越了;我们发明了火药,但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元素,所以被别人打败了。所以我认为技术就是要靠死磕才可能产生奇迹。

教育也是如此,它的传承不能靠某一个人特别聪明,去解决一些问题。我现在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会一些东西,但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没法传给他。我如果天天教育一个人学数据库,过了三年他说要做金融,我会觉得很可惜。斯坦福毕业的学生搞数字库, 5 年才进门, 10 年才算是一个熟手,这是需要坚持的。但归根到底是人才出问题了,因为有人想做这个东西,也有人做出了这个东西,他们想传下去,但传不下去,因为没人能做,或者说没人能坚持探索这个东西,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尤其是贸易战发生以后,我们突然发现自己连CPU、芯片也搞不定,操作系统也有问题,数据库也是一堆麻烦,前段时间开源软件也被打击了,否则大家可能觉得还能用用开源,但开源一样可以断供,包括标准,类似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标准不掌握怎么跟人家抗衡,人家做生态就是靠一堆标准。所以某种程度上,我们的教育也好,人才也好,都存在一系列的问题。我们现在碰到的这个问题,尤其是在做基础软件的公司,问题尤其突出。

武卿:我过去做调查报道,最基本的思维就是批判性思维,在这么一个公开的场合去做批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中国人总是以和为贵,所以我觉得这段分享非常珍贵。

软件行业和我们传媒业比,还是苦得多,但是依然要坚持。去年我去以色列的隐基底基布兹参观的时候,发现那里真的让人吃惊:一边是死海,一边是荒山野岭,光秃秃的。但是在基布兹里面,却是花红柳绿,鸟语花香,有一百多种植物栽种在这里。以色列人在这方面真的得了。他们就像《圣经》里面说的那样,真的是在沙漠中开江河,在旷野中开道路。所以,祝愿软件人也拥有这样的能力。感谢大家!掌声献给他们。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