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在风投行业迅速崛起 已超越美国

2016-09-20 16:46 稿源:网易科技  0条评论

undefined

左为H-Capital Advance 中国区创始人陈小红,右为H-Capital合伙人卢蓉

网易科技讯9月20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全球最大的由女性融资并成立的风投基金不在硅谷,甚至也不在美国,而是在中国北京。掌管这个基金的是一位以前是图书管理员的女性,她非常低调,甚至在中国都很神秘。她的名字叫陈小红,她很少参加行业会议和活动。10多年来她一直不肯接受采访,直到今年夏天才同意打破沉默。

陈小红在她的公司总部接受了采访,在4个小时的谈话中,她谈到:“我不喜欢成为一个俱乐部的一部分,我相信独立,自己做决定。”今年46岁的陈小红是中国一个不同寻常的女性投资者群体的一员,这些女性投资者登上了中国风投业务的顶层,帮助推动了中国科技的繁荣。她们投资了一些中国最成功的新创公司,随着她们融资更多的钱、招聘其他女性和为下一代科技公司提供种子资金,她们的影响力也在上升。

陈小红和她的同行们以一种在美国很难看到的方式,成为中国主流的一部分。多年来美国风投公司一直被指责存在性别歧视,如一位女性合伙人就起诉KPCB。尽管遭到批评,但这些公司在提拔女性上几乎没有进步。在美国顶级风投公司中,女性投资合伙人仅占10%左右,而且只有一半的公司有女性合伙人。中国更为性别平衡些:约17%的投资合伙人是女性,80%的公司至少有一位女性合伙人。

undefined

今日资本集团创始人徐新

日益多的女性成为公司领导人,如陈小红,如京东商城早期投资者、管理着12亿美元资产的上海今日资本集团的创始人徐新(Kathy Xu),还有中国最有影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真格基金女CEO方爱之,陈小红的合伙人卢蓉(Ruby Lu),她以前曾任DCM的董事合伙人。她们的成功使更多女性进入了中国科技行业。

undefined

真格基金女CEO方爱之

中国政府估计,由女性创立的新互联网公司占总数的55%,女性企业家占总数的1/4多。而在美国,只有22%的新创公司创始人团队中有一个或以上的女性(根据图书《创新女性改变了科技面貌(Innovating Women: The Changing Face of Technology)》的作者维维克·瓦德华(Vivek Wadhwa)和法莱·迟德亚(Farai Chideya)的研究)。

undefined

早在毛泽东宣布女性顶“半边天”前,中国女性就开始有机会就业,陈小红和她的同事秉承了这种传统。在中国很穷时,女性出于生计不得不在田间和工厂劳动,并与男子一同打仗。与之对比,在办公室合作则简单。卢蓉的妈妈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当她听到女儿说在高盛进行多元化培训时她笑了。她说到:“真荒唐,工作与男女有什么关系?”

中国还未完全摆脱歧视,男性依然在政治和商业中占据多数权力岗位,在科技行业也有很多性别歧视。但中国慢慢变成世界上女性最容易成为风投资本家和企业家的地方。陈小红融资成立了新的5亿美元基金,市场调查公司Preqin称,这是女性创立的最大基金,使她管理的资产提高到10亿美元左右。Preqin的数据显示,在美国由女性领导的最大基金规模只有陈小红的一半。

创办了启明创投的美国人加里·里谢尔(Gary Rieschel)称:“中国与美国根本不同。”启明创投的9位投资合伙人有4位是女性。“在美国风投资本行业一直是男性私人俱乐部,但在中国有多得多的女性精英进入该行业。”H Capital位于北京东北角的一栋现代化大厦,可以俯瞰新的使馆区。办公室非常通风敞亮,铺了木地板和白色墙砖,墙上挂着陈小红儿子画的面目可怕机器人的素描画框,相比硅谷沙山路的公司更有休闲氛围。

陈小红同意接受采访是受她的前合伙人卢蓉的影响。卢蓉称,在帮助他人和分享胜利与失败经验上女性最有机会胜出。她们坐在颜色明亮的懒人沙发上,她们常常在那与企业家和投资者会面,桌上放着刚切好的西瓜和矿泉水。卢蓉开玩笑称:“我喜欢将所有人打到在地。”陈小红并非注定伟大,她在湖北省一个以体操闻名的城市长大,她的父母是高中老师和会计,既不富有也没有背景。但她是有天赋的学生,进入了中国最高学府,在美国获得研究生院全额奖学金,有机会获得很好的生活。

她差点失去留学机会,由于孤独和想家,她放弃了宝贵的奖学金,到新泽西罗格斯大学找中国朋友。那里唯一可选择的课程是图书馆学,她读书只能当图书管理员。陈小红称:“在我心里,我知道自己不会成为学者。”在拿到学位后,陈小红在《纽约时报》发现招聘广告招图书管理员,1994年她进入了纽约媒体商业银行Veronis Suhler Stevenson。在互联网早期阶段,她管理着装满公司档案的文件柜。她写的公司报告非常认真,不久吸引了CEO约翰·苏乐(John Suhler)的注意。

苏乐称:“她给勤奋和尽职2个词带来新的含义,比我们任何MBA同事都要好。”在美国陈小红被同事叫做XC,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国名字的顺序,她也不去纠正他们。最终苏乐提拔她负责交易。她是该公司唯一的中国女性。随着经验的增长,她的信心也在增长,她负责了45份出版和教育协议,并再次获得提拔,这次是担任董事总经理。2003年她遇到老虎环球基金的创始人科尔曼(Chase Coleman)。

最初他要求她去老虎基金投资的中国电商公司卓越网工作,结果她碰到高中同学卓越网CEO雷军,后者成为小米公司的CEO。2004年2月她返回中国帮助卓越网融资,但董事会决定卖给亚马逊。不过科尔曼还是看到陈小红的潜力,开始讨论为她推出关注教育的投资基金。甚至在她被雇用前,她就与70家公司会面。2004年10月她正式加入老虎基金。

此时时机很好,中国在改革开放,世纪之交出现网络繁荣,企业家和风投投资者都迅速暴富。但中国人很少获得金融培训,对陈小红和她的同行来说市场很大。启明创投的里谢尔称:“当中国起步时,只是缺乏人才。”2004年陈小红的首笔投资投给了新东方。陈小红的大学英语教授帮助该公司启动,她看到了中国私人教育的前景。她称:“这一代基本上都是新东方辅导的。”2006年新东方上市,1年里股票涨4倍,在老虎基金她赚得首笔财富。

科尔曼在邮件中称:“小红是非常好的投资者,她驾驭中国投资格局和了解其中奥妙的能力是无人可比的。”在京东商城处于阿里巴巴阴影下时,她就投资了京东。她认为,只要达到一定规模,京东的利润率会迅速上升,她给出的估值让科技行业大吃一惊。她表示:“每个人都认为我们疯了,每个人都认为他们会死。我们只看重潜力,电子商务是纯规模经济游戏。”

期间她生了3个孩子,她的工作习惯在西方看来即使不是无法接受也是不同寻常。她将第一个儿子带到办公室,3年来每天如此,没有请保姆,每次开会都带儿子去,他在会议桌上爬来爬去,在墙上乱写乱画。她称,带儿子可以帮助她与很多她投资了的企业家建立纽带,她的儿子常常哭闹打断会议,但这并未阻止她,这使得她能与创始人建立更为个人化的关系。

她认为女人有另一个优势:相比男性投资者她更容易告诉企业家你错了。“这么说很容易弄僵关系,但作为女人她可以这么说,他们特别尊重女性,因为这被视为慈母爱,你可以更严厉点。”陈小红树立了对年轻人施加影响的榜样。真格基金的方爱之称:“对我而言有很多榜样,无论是建立家庭还是管理基金都有帮助。”她将陈小红列为使她能同时干好工作和当好母亲的榜样之一。

现在,当这些女人在风投和私募行业崛起时,她们让更多的女性沿着她们的足迹前进。方爱之的9人投资团队有4位女性,他们投资的公司有30多家是女性创立和联合创立的。她有一个微信群,里面有150多位年轻女性风投资本家。她还是中国版“鲨鱼坦克”节目“我是独角兽”里5位评审的唯一女性。摩根大通亚太科技投资银行前主管单丽红(Sally Shan)现在是管理着370亿美元资产的HarbourVest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并运营鼓励女性企业家的大学辅导计划。

卢蓉在银行时就认识单丽红,经常在她那讲课。卢蓉称:“我们在建立一个社区,从上游有限责任合伙人、养老基金、家庭理财到普通合伙人,中国很多女性都非常胜任。”但该行业依然存在性别歧视。中国科技公司习惯找日本AV女优搞公司活动。一位本土互联网公司聘请啦啦队长给程序员额外福利。中国最大的风投公司还是男人领导,占据绝大多数合伙人岗位,虽然比美国少点。

undefined

硅谷基金500 Startups合伙人马睿

硅谷基金500 Startups的合伙人马睿(Rui Ma)表示:“说该领域是平等竞争很危险,因为特别是在科技行业,至少在经营管理层,有很大性别歧视问题。”在行业会议上她常常发现自己是唯一的女性。“我也有女性朋友,单身的、有志向的创始人、因性别被拒绝融资的人,有人直接对她们这样说。”

回到H Capital北京总部,陈小红似乎喜欢在懒人沙发上思考和谈话,她承认对女性如何发展有自己的看法。她过去常常认为,女性缺乏杰出企业家需要的广泛想象力。但现在不同,她表示:“今天越来越多的女性企业家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她们有着伟大的想象力。”(木秀林)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