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了,《英雄联盟》还会火下去吗?

2019-11-22 08:58 稿源:爱范儿公众号  0条评论

英雄联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吴启森,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英雄联盟 S9 全球总决赛中,有这么一支广告,一对情侣沉默以对,看似在分手边缘,回忆一番后发现他们有一段 LOL 浪漫史,但由于工作后就没继续玩了,感情支离破碎。

结果画风突变,LOL 出手机版了,女生喜极而泣然后拉着男生的手 happy ending。

而现在拳头(Riot Games)的状态,还处于片中女主角闷闷不乐的状态中。

上一个立 flag 说不出手游的任天堂,早已因为做手游而赚得盆满钵满;如今,另一位立了同样 flag 的拳头,也终于满脸不情愿地推出了 LOL 手游版了。

火热的 LOL 赛事,与没人玩的 LOL

「我们是冠军!」

中国《英雄联盟》赛区 LPL 已连续两年斩获 LOL 世界最高赛事的冠军,而每次能够喊出这句「我们是冠军」时,国内高校的男生宿舍,都会传出热烈的欢呼声,也只有世界杯有能力复刻这一盛况了。而微博热搜前几名,在这一刻,也会瞬间被《英雄联盟》的相关内容屠榜。

而据 36 氪报道,《英雄联盟》S9 全球总决赛在快手平台的总直播观看人数达到 7200 万。

另外,根据 Esport Charts 的海外平台统计数据显示,S9 赛事最火热的比赛是半决赛中 SKT 对战 G2,观看人数峰值接近 400 万人,差不多比上一届翻了一番。

这样的「排面」,让《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无论国内还是海外,都稳坐全球最火电竞赛事的王座。自然地,赛事的冠名、赞助那是一个纷来沓至,诸如奔驰、LV 等高端品牌均有捧场。

但在如此盛景之下,拳头却完全笑不起来,因为 LOL 的收入和热度都在走下坡路。

首先我们看到同样来自 Esports Charts 的统计数据,从 2016 年到 2019 年的 S 赛,几乎所有直播数据都在上升,但 2018 年的奖金池却已经不到 2016 年的一半,而奖金池有一部分的提成,正是来自游戏收入。

再看到 SuperData 每一年的年度免费 PC 游戏收入榜单,自从 2014 年《英雄联盟》取缔《魔兽世界》登顶第一之后,接下来三年都成功蝉联,但在 2018 年的免费游戏收入榜单中,它却下滑到了第三名,同比收入锐减 7 亿美元,这也是自 2011 年以来的首度下滑。

不过,如此一个与直觉相冲突的情况,其实也在很多人的预料之中。

拳头最后的倔强,与游戏市场的变化

《英雄联盟》的上线时间很巧,2009 年上线,2011 年全面爆火,2016 年全球月活玩家突破 1 亿大关,这恰巧是赶在智能手机全面普及之前,感受着 PC 时代最后的余晖。

再加上多年蝉联免费游戏收入的第一,给了拳头很大的勇气拒绝将《英雄联盟》手游化,并把机会拱手让给腾讯去开发《王者荣耀》。但是大人,时代变了。

正是在《王者荣耀》上线的 2015 年,由于智能手机的性能不断提升,手游可施展的空间自然也水涨船高,不再局限于小游戏或者只能站在原地砍砍砍这一尴尬场面。

《王者荣耀》便乘着这班顺风车,吃着火锅唱着歌,上线两个月,日活用户便突破 1000 万,并在 2017 年,月活用户达到了 1.24 亿,于同年 7 月突破两亿。

与此同时,在《英雄联盟》的主阵地 ——PC 平台,现象级的新游戏也不少,例如 2018 年分列收费游戏和免费游戏收入第一的《绝地求生》和《堡垒之夜》。

由于生在智能手机时代,这两款网游都没有什么「PC 平台独占」的情怀,所以早早地便推出 iOS 和 Android 版,而且不绝于此,包括 PS4、Xbox One 等主机平台也没有放过。其中,《堡垒之夜》则还推出了 Switch 版,且所有平台的数据均互通,以此成为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全平台游戏。

如果你认真看的话会发现,刚才提到的 SuperData 游戏收入榜单中,并没有区分平台,以前是有的,但毕竟去年出来的《堡垒之夜》,我们已经无法划定它到底属于哪一个平台,再去区分就显得很混乱了。

显然,PC 游戏手游化乃至全平台化,是现代游戏的基本自我修养,从 PC 时代末尾一路过来的《英雄联盟》,在今天俨然成为了「非主流」。

SuperData 首席执行官胡斯特・范德鲁恩 (Joostvan Dreunen)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无论何时我和 Riot 的管理层交流,有句话永远像圣旨一样,那就是「盈利是其次,玩家体验才是第一」。

的确,在过去的十年里,《英雄联盟》的游戏体验是越来越好。在 2014 年,IGN 将对其的游戏评分从原本的 8.0 改为 9.2;在盈利模式上,拳头也始终坚持游戏免费、英雄和皮肤收费的模式,与游戏内容挂钩的都允许使用游戏内的虚拟货币获取,让用户的氪金不影响游戏平衡性,可以说是相当理想的收费形式。

可是,10 年时间,正如开头讲到的广告片那样,越来越多《英雄联盟》的老用户开始步入社会,固定地端坐在电脑前玩上个三四十分钟的游戏,早已不是件易事儿。他们的诉求已经不绝于游戏好玩和良心的收费方式,还有一个重要的需求点:移动化。例如下班后躺在沙发上,通行过程中或者周末与朋友聚会时,这都是绝佳的游戏时间,但《英雄联盟》在这些场景都缺席了。

对《英雄联盟》的那份热爱,位于鄙视链末端的《王者荣耀》给不了,所以只能靠看直播聊以慰藉了。

亚运会,lol,赛事,舞台

但无论如何,老玩家还是想更方便地玩到《英雄联盟》,所以手游版一来,预约量破千万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英雄联盟》IP 的衍化,终于用在游戏上了

其实早在 2017 年,拳头在《英雄联盟》IP 衍化这件事情上,已有所动静。

例如推出「英雄联盟宇宙世界观平台」,更加清晰地描写了英雄联盟的故事,为后来与漫威合作推出的官方漫画以及未来的动画电影铺路;此外,在去年也打造了一支由四位女英雄组成的虚拟偶像女团「K/DA 女团」。

K/DA 女团成员 图片来自:拳头游戏

K/DA 女团的首支 MV_POP/STARS_,在 Youtube 上点击量已达到 2.8 亿,火热程度可想而知。不过,新游戏的出现,则更让我们看到了拳头的未来。

在今年 6 月的时候,拳头上线了对标《Dota 2:刀塔自走棋》的 IP 衍生作品《云顶之弈》。前者帮助《Dota 2》的核心玩家数在三个月之内上涨 23.2%;后者则在上线三个月内,月活就达到了 3300 万,加上打开《云顶之弈》需要先打开《英雄联盟》,这一并帮助《英雄联盟》打破了同时在线人数 800 万的记录,让《英雄联盟》本体与《Dota 2》一样,沦为自走棋启动器。

游戏《云顶之弈》图片来自:GameRevolution

显然,《英雄联盟》这一 IP 还满载活力。

为此,在《英雄联盟》S9 全球总决赛中,拳头一口气公布了 7 款新作,除了本体以及《云顶之弈》的手游版之外,还有基于《英雄联盟》宇宙的角色扮演、卡牌、1v1 横版格斗和经营养成类等游戏,以及一个基于全新 IP 的类 OW(《守望先锋》)射击游戏《Project A》。

基于《英雄联盟》宇宙的角色扮演游戏 图片来自:拳头游戏

如此一来,本来只有一个游戏及附属小游戏的拳头,霎时就完成了对火热游戏类型的全覆盖,让人仿佛看到了那个利用《魔兽争霸》IP 不断套娃的暴雪。

不过就目前而言,拳头的未来尚未一定就是一片光明,毕竟十年筋骨未动,这一下子要同时开发 6 款新游戏(排除纯移植的《云顶之弈》),尚能饭否?

另一方面,拳头这是首次推出手机游戏,能否把控得住游戏难易程度的设计,以及如何处理与《王者荣耀》之间的关系,也都叫人疑惑。当然,像任天堂这种新人锤死老师傅的情况,也并非鲜见。

《英雄联盟》S9 全球总决赛的主题「涅槃」,除了在给传统强队打气,或者钦定 FPX(误)但似乎同时也是在期望着自己的未来。

《英雄联盟》可能很快就会像《魔兽世界》一样,成为一代人茶余饭后的回忆;另一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又可能如世界杯那般,成为部分人每年关注的电竞赛事,即使他们不玩游戏,正如关注世界杯的也没有几个踢足球一样。

这一页将延续,但拳头也正主动翻开新的篇章,我的青春结束了,而拳头能否继续编写下一代人的青春,涅槃再起,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