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经验 > 巴菲特最新资讯 > 正文

巴菲特:能建立护城河的科技公司,非常有价值

2019-05-05 15:00 · 稿源:猎云网

问题二十九:伯克希尔是否应该多投资一点领先的科技平台公司?

芒格:“也许吧(maybe)。”

巴菲特:我和芒格不会冒然进入一个新领域,仅仅因为别人告诉我们要这么做。我们喜欢护城河,喜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公司,如果科技公司确实能建立护城河的话,会非常有价值。但我们还是不会自己来投资看不明白的科技股,我们可能会雇佣 10 个完全专注于新领域的人来投资,因为他们更熟悉这一领域。

问题三十:激进投资者很难对伯克希尔发出反对声音,总会是如此吗?

巴菲特称,在他死后,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让投票控制权获得稀释。巴菲特大部分股票会捐给盖茨基金会。巴菲特承认任何结果都可能出现,但相信伯克希尔作为一个集团模式,会证明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集团模式的好处会显现出来,那时,没有积极型投资者可以改变。

问题三十一:伯克希尔旗下住宅与汽车保险公司Geico的竞争对手。

巴菲特:唯一的竞争对手是Progressive保险公司。两家企业都资质良好,但两家的共同点是想要争着打败另一个同行业竞争对手State Farm公司,也许未来五年或十年就会见分晓。

伯克希尔主管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Ajit Jain 表示,Geico的优势在于营业费用率(expense ratio),而Progressive公司的优势在于保险赔付率(loss ratio)。不过两家公司正在缩小差距。

问题三十二:怎么复制你们的成功?

巴菲特:我会做非常广泛的阅读,尝试了解哪些生意是我有更多的专业知识和理解能力,也许会和我的竞争对手有些不一样。我也同样会看哪些行业是我不太理解的,然后建立我自己这样的投资组合,也要找到现在我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芒格:现在最常规的方式就是慢慢地收窄你的专业范围,实现精细的专业化。

问题三十三:在评估公司价值的时候,投资者可能将对环境、社会和监管(ESG)更加倾向,伯克希尔是怎么衡量这些指标的?

巴菲特:我们并没有参与准备这样一个跟ESG相关的报告。我们不想去在报表中问我们的六十多个子公司,都成立一个个团队去做所谓的ESG。希望我们的经理能够做正确的事情,给他们非常大自由度去大施手脚。我不会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在准备这样的报表或者ESG评价上面取得更好成绩。

问题三十四:如何进行新能源方面的部署,特别是在伯克希尔能源公司方面?

主管伯克希尔所有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Greg Abel被巴菲特点名发言。Greg表示,伯克希尔能源业务已经专注于投资在爱荷华州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目前正在寻求更多在美国西部的公用事业公司投资机会,不过目前这些项目发展缓慢。例如PacifiCorp公司在 2008 年就规划增加更多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直到目前才开始建设第一期。

问题三十五:为什么不把伯克希尔多余的钱拿来投指数基金?

巴菲特:如果我们在2006~ 2007 年做这类事情,那么就不会在2008~ 2009 年有大动作了。都投资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场的冲击,变得不够灵活。这在未来可能也是适用的。芒格称,对于持有大量现金这点,我们做的显得更保守,这样做是合适的。伯克希尔不会犯哈佛基金那样的错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投资。

问题三十六: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以及是否未来在中国投资新业务?

巴菲特: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在没有中国新的扩大开放政策时,我们就已经在接触中国了。伯克希尔已经在中国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做足够,未来 15 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的部署。

问题三十七:监管者和政客如果运作银行会不会比资本家做的更好?

巴菲特:自从伯克希尔进入保险业以来,这个行业就一直受到监管,这是个好事。保险业是先把钱交给别人,然后别人对未来做出承诺,银行业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形下,不介意监管的存在。

问题三十八:自动化是否会侵蚀人力工作?

巴菲特:如果对一个 200 年前的人说,有90%的农业岗位将被消灭,对方会觉得糟糕透顶。但是时代总会变化,企业想尽办法提高效率,可能用自动化来取代人工,但美国的经济制度总能找到机会来雇佣更多人。这个系统过去运行良好,以后也会继续下去。

问题三十九:对英国和欧洲的看法。

巴菲特:过去在欧洲做的交易太少。不管退欧结果如何,希望在欧洲做成交易。

问题四十:海外市场投资会不会对你们未来发展有更多好处?

巴菲特:当时很多人建议我要买国外公司,我当时也访问了这样的一家公司。如果我们真的了解这个业务,这个行业,也对运营和经营这一业务的人没有质疑的话,也许我们就会去做。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做这样的一种小收购。钱不是问题。我们可以杠杆化,然后卖掉,赚很多钱,成功赚得更多,失败也可以捞一笔,但这不是我们运用的公式,我们的收购不是遵从这样的宗旨。

问题四十一:为什么伯克希尔投资经理Todd和Ted的业绩不如标普 500 大盘?

巴菲特:截至 3 月 31 日,两位投资经理,一个人的业绩略微超过标普500,一个落后于标普500。他们每人负责 130 亿美元的资产管理,他们比我做的更好。我并不知道是否可以超越标普500。只知道会把股东的钱和自己的钱同等对待,会把自己的财富和伯克希尔业务绑定,对于任何可能会大幅损害价值的事情都会警惕。如果伯克希尔单独持有股票,那么表现会不如标普 500 指数,因为两者面临的税收不同。

问题四十二:伯克希尔财务报告一些业绩数据为什么越来越少?

巴菲特:如果把很多的细节都告诉你的话,也不见得你就会有兴趣,所以今天我们的股东要知道,到底是谁在主导和部署配置这些金钱和投资,我们讲的东西已经是非常重要的了。

问题四十三:巴菲特和芒格是否有过冲突?

巴菲特:个人冲突吗?如果我们知道是伯克希尔的还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冲突。芒格先生跟我,也许大家不相信,六十多年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争执,当然我们有在某些议题上的不同意见,但绝对不会争执。出于定义的争执是什么,可能是情绪上面或者生气等等?这种我们俩之间不会发生。因为查理比我更聪明,他觉得因为某些事情生气的,导致情绪波动等不值得花费时间。

问题四十四:伯克希尔大量现金怎么用?

巴菲特:伯克希尔的确有大量现金,做小型收购是可以的,我们有这样的能力。但我们收购一家大公司需要长期的考察,三五年时间太短。未来伯克希尔会将现金大量用于慈善事业,我们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我自己已经将很多个人资产用于慈善事业。

问题四十五:是否担心特斯拉进军车辆保险业务?

巴菲特:对于保险业务来说,更担心之前提到的最大竞争对手Progressive公司,而不是任何其他的车险公司。现在用远程信息处理越来越普遍,数据很重要,汽车公司在这方面不会影响到保险业,但网购车会是竞争对手。新车保险毛利率6%,已经没有太多盈利空间。特斯拉等企业的进军会是对手,但不会摧毁整个汽车经销商的业务。不是颠覆性的威胁,但的确会形成威胁。(此前据路透社在 2017 年报道,特斯拉公司与美国利宝保险公司合作,专为其美国电动汽车提供汽车保险计划。)

问题四十六:一位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提问,世界变化节奏更快而且在不断进步,是否应该持续拓展自己的能力圈,还是说保持能力圈不变,但面临资产缩水的风险?

巴菲特:如果你能持续扩张能力圈当然要这么做,我大概也是这么多年拓展了一点,但是你不能强迫拓展的进度。

问题四十七:为什么觉得西方石油是那么有吸引力?

巴菲特:要买西方石油并不是我们曾经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一件事情我们可以这样做,非常好的机会。这些人他们都了解我们怎么运营,了解我们的投资能力,了解我们对什么业务感兴趣。才来联系我们,让足够有能力的人来处理这个事情,非常高效地把这一笔交易做下来。我就说他们星期一晚上十点开这个会,周二早上开始进行宣布,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就有这样的效率。

问题四十八:你们是怎么进行风险评估的?

巴菲特:我们没有一个非常清晰所谓公式做这样的事情。这方面计算其实跟保险一样,关闭保险业务,谈成保险业务时也要做这样风险计算。归根到底就是要知道你在做什么。跨过障碍,简单数学解决这个问题,对比你的收益和可能承受亏损进行权衡。就是获得奖赏是不是大于可能承受亏损,做这样对比以后会比较理性。不好意思让你失望,我们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确实没有计算风险方面董事或者共识去做。因为他们会想把我们听到数字汇报给我们,我们给他们足够权力让他们放开手脚做事儿。

问题四十九:谁是你们最大的敌手?

巴菲特:从我的观点来看,在中间业务中进行投资也有很多的竞争对手能吸引我们的投资意愿。我们还是能够一枝独秀打败许多的竞争者。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