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夕阳红粉丝大型团建:一场狂欢,一地鸡毛

2019-07-24 08:41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0条评论

活动 音乐演唱会 狂欢 摇滚 粉丝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7 月 16 日,一篇质疑周杰伦微博数据差的豆瓣帖子流出。消息一出,杰伦的歌迷们自发开始模仿饭圈模式,掀开“坤伦”数据流量大战。短短几天,周杰伦在超话社区中的排名一跃成为第二,紧逼长居超话第一的蔡徐坤。在双方粉丝持续缠斗了十多个小时后,周杰伦于 7 月 22 日零点以1. 1 亿影响力刷新了微博超话记录,反超蔡徐坤。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集体狂欢与反击中,周杰伦的歌迷们“依葫芦画瓢”按操作指南做起了数据,以一种带着反讽和戏谑意味的行为艺术实现了流量的反扑。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你复盘这场狂欢,看看这场行为艺术究竟在表达什么,又在改变什么。

夕阳红粉丝团 VS 新生代粉丝团

不同的表达,相同的狂热

在这一次的数据大战中,周杰伦的歌迷,自诩为“中老年粉丝”,大多从零开始学习打榜,组成了“夕阳红粉丝团”。而蔡徐坤的粉丝ikun则是在流量圈驰名的数据生力军,以其强悍的粉丝战斗力为蔡徐坤争得并死守住了顶级流量的位置。全媒派往期推文中《星援APP消失后:流量数据造假并未停止,“轮博女工”更加繁忙》曾经介绍过ikun强大的数据制造力,足以窥见其粉丝群体力量的一角。周杰伦的“夕阳红粉丝团”和蔡徐坤的ikun成为了两代粉丝交战被选中的典型代表。

所谓“中老年粉丝”,并不真的是人口学意义上的中老年人。实际上,周杰伦的粉丝群体主要是80、 90 后的青壮年,自诩“中老年”更多的是一种复杂心态的表征。站在数据流量圈外,面对着完全陌生且看起来异常疯狂的粉丝打榜,“中老年粉丝”既体现出“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这些年轻人真会玩,热闹都是他们的”的自嘲,同时又彰显着“流量明星都是虚有其表的,只有我们这一代的偶像才是真正的实力派”的自我身份认同感。他们以“夕阳红粉丝团”为名对自我群体的界限进行着划定,与ikun这类新生代偶像的粉丝团形成对照。

“帮周杰伦打榜”操作指南

事实上,追星的狂热从来就不是哪一代人的专属,为偶像花钱买专辑和为爱豆打榜做数据本质上是一样的。

对于中老年粉丝来说,传统意义上的追星意味着要抢签名照、专辑、演唱会门票,意味着把周杰伦每一首新歌的歌词都要抄写到歌词本上还要一字不落的背诵记忆。对于新生代粉丝群体来说,为偶像打榜、投票、做数据,帮助他获得流量也就是为他赢得了关注和机会,追星的快乐就在于看着他成长进步。而追星的鄙视链总是以代际为节点在不断地向后传递着,当中老年粉丝们回想起十几年前长辈们对周杰伦的态度,就会发现这与其对蔡徐坤等新生代流量明星的“鄙夷”如出一辙。

至于为何会出现“周杰伦数据差”这样一场狂欢,归根结底还是粉丝被偶像产业规训和收编的后果,过于单一的评判标准使得粉丝活在自己唯数据的评价体系中,看不到外界更多元的信息,从而无法对其他体系下的明星形成正确的认知。

偶像完成体与养成式偶像

此外,两代粉丝不同的表达方式也反映着偶像产业的变迁。以周杰伦为代表的偶像天王时代的明星,多以一种完成形态呈现在公众的面前,是经过经纪公司包装后的完美形象,这种完美在偶像与粉丝间竖起来一道“无形的墙”,推远了粉丝的距离。

在这种模式中,偶像是高高在上的,粉丝更多的是对于偶像的崇拜与敬仰。粉丝被放在了整个产业链的最后一环,他们被视作是明星产业的单向消费者,“被动”接受着明星生产出的产品。他们购买专辑、观看演唱会,重视的是体验与享受。对于粉丝来说,多购买专辑和演唱会的门票,自己的偶像就能够有更高的知名度和丰硕的收入。

周杰伦专辑封面合集

而如今,明星产业则越来越偏向于养成式,将明星制造的过程及其生活的台前幕后都呈现在公众面前。明星通常是一个未完成的形态,是不断修炼、进化的过程。粉丝在这一过程中陪伴见证着偶像的成长,从而对人的感情更深,“粘性更强”。

这种“养娃”模式在日韩早已形成稳定的产业链,国内的偶像产业也从日韩的模式中汲取了不少经验。 2004 年开始举办的超女快男可以说是这种模式的雏形,制作方将选择的权力下放给观众,让观众来主导选拔。之后的TFboys、SNH48 等也是偶像养成的积极尝试。而 2018 年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以及腾讯的《创造101》则将偶像养成正式拉上了明星工业的赛道上。粉丝在追星的过程中就像是在完成一个养成类的游戏,参与到了偶像成长的过程中,成为了偶像炼成的助力者。

从追星到造星,粉丝与明星之间的距离和相对位置发生了变化,粉丝的行为变得更加的主动,开始逐渐参与到明星的制造过程中。

对于这些养成式偶像来说,他们还处于一个不完整形态,具备的技能、实力都有所欠缺,需要在行业中不断地磨练重塑。比起完美型偶像,养成式偶像可能并不能拿出与之匹敌的代表作,流量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更多的关注和机会,因此也就更加的重要,成为众家粉丝争抢的重点。

偶像的输出越来越多地从完全体变成养成式,粉丝的身份也发生着相应的变化,从体验享受者成为了助力参与者。新生代的偶像与明星之间的联结由于粉丝的打榜应援等参与行为变得更加紧密。对于粉丝来说,偶像也成为了自身身份象征的一部分,粉丝为偶像所做的数据最终成为了自我满足感和荣誉感的燃料。

偶像符号化

粉丝的自我满足和自我感动

在周杰伦粉丝们狂欢的同时,故事的另一方——蔡徐坤及其粉丝群体则“被动”地成为了这场行为艺术中的大反派。实际上,追溯事情的起因经过,与蔡徐坤并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因为需要一个参照物,长居超话榜第一的蔡徐坤被动成为流量的代名词,变成了大众狂欢寻找到的靶子。

周杰伦被质疑数据差的帖子

在这一过程中,蔡徐坤的粉丝“被放置”在极其尴尬的地位,整个事件中,他们弱势且缺乏话语权;相反,随着越来越多路人、明星和大V开始为周杰伦打榜,中老年粉丝们站在ikun原先的位置,他们打榜、投票、控屏,站在话语主导者C位。此刻,参与者已然不仅仅是两家的粉丝,在这场集体狂欢中,公众全然失焦——周杰伦和蔡徐坤成为两个符号,这场battle也逐渐成为作品为王和流量为王的较量以及两代粉丝文化之间的较量。

蔡徐坤粉丝对于“坤伦”大战的几则评论

此刻,周杰伦和蔡徐坤,这两个主体的缺失并没有影响到粉丝们的自我感动。他们陷入到了为偶像冲锋陷阵、殚精竭虑的情节之中,偶像具体是谁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一场中老年粉丝狂欢的行为艺术

情绪的宣泄与流量的解构

中老年粉丝的打榜行动最终以超过第二名蔡徐坤一倍数据的结果赢得了胜利。站在故事的结尾往回看,粉丝们利用打榜的游戏规则挑战了新生代偶像圈奉为圭臬的流量,用行动表明,周杰伦不需要做数据,他的影响力不需要通过数据来表现。这样一场粉丝狂欢的行为艺术并不是真的为了给周杰伦做数据,而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流量本应该是一个中性的词汇,流量明星本应是对于名副其实的高水平明星偶像的褒扬。而现在流量成为了唯一的评判标准,粉丝被困在了由数据建造的茧房之中,反而看不到流量之外的多元评价。中老年粉丝作为曾经狂热追星的一群人,可以相对冷静地旁观当下明星工业现状。这场行为艺术,与其说是为周杰伦正名,不如说是粉丝对于当下唯流量的不满情绪的宣泄。

粉丝狂欢后的迅速离场

表面上看来,中老年粉丝们用流量战胜流量,实现了对流量的解构。然而,对于流量明星的粉丝来说,打榜控评这样的战斗状态才是他们的日常。中老年粉丝涌入“打榜”场域狂欢,或许只是一场荒诞和自我满足,对蔡徐坤的粉丝们来说,这场表演和以往的战斗无异,不同的是,他们成为了被禁声的少数派。

这次周杰伦粉丝打榜行为只能算作是一次对于流量圈的观光体验,并没有真正实现对于数据流量至上的解构。许多中老年粉丝们在体验打榜的辛苦之后纷纷表示粉丝做数据的辛苦,却不知舆论聚焦点——微博超话打榜,只是粉丝为偶像做数据的冰山一角。同时,周杰伦的中老年粉丝们突然的入侵过后迅速的离场,也让我们看到刷数据和流量的世界有多疯狂,包裹在真实热度外面的数字糖衣有多失真。

今夜华筵终散场

狂欢落幕,明星流量该走向何方?

这样之后呢,明星流量又该走向何方?

周杰伦粉丝的这一场行为艺术就像一场龙卷风,突然袭来,吹完就走,只剩下满目残骸。周杰伦后援会表示不会再继续为周杰伦打榜。而“反面派”——ikun也宣布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这场狂欢的两方势力均已退场,一切喧闹皆归于寂。

两方粉丝后援会的声明

流量明星的来来去去,你方退场我方登台。这场行为艺术并没有对如今娱乐圈唯数据唯流量的现象产生任何的撼动,明星工业并没有从此河清海晏。蔡徐坤粉丝团不再参与数据榜单的竞争,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再为自己的爱豆夜以继日的做数据,并不意味着从此明星偶像再也不被用流量明码标价。

我们应该明白,粉丝做数据的行为并没有被这种“短暂入侵”冲击。只要流量还是衡量明星工业的标准,粉丝圈就还是会循着打榜、投票、控屏的秩序有组织有纪律地为他们的爱豆贡献着自己的金钱和时间,甘之如饴。

在狂欢过后,什么都没有改变,只留下一地鸡毛。

而流量的世界里,这一切并不是终点。

image.png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