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规模内测“朋友”,绿洲和脉脉该当心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园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腾讯版“人人网”——“朋友网”在最近迎来了回归。这次,四叶草的logo被腾讯从网页移植到了App上,新的产品叫做“朋友”,目前正在App Store进行着规模不算小的内测。

“朋友”App 界面 随机截图

此前不久,腾讯先后上线了多款社交类App,其中包括视频社交产品“猫呼”、“恋爱社交”产品“轻聊”、主打记录生活的“有记”以及虚拟形象社交产品“卡噗”等等。此次“复活”的朋友,也被看作腾讯重建新型社交产品矩阵计划的一部分。

但现在,社交产品的创新思路和矩阵化打法越来越明确,留给人们的想象空间不算太多。对于“朋友”而言,它最大的悬念是“能在新型社交产品的竞争中走多久?”

“糊里糊涂”的“朋友网”

朋友App的“前世”——网页版“朋友网”上线于 2008 年 8 月,曾用过“QQ校友”、“腾讯朋友”等几个名字,是一款继承了QQ社交关系链的熟人社交产品。

9 年后,这款产品走入了死胡同。

“朋友网”界面,注意几乎同样的四叶草logo

 图源:百度百科

2017 年 8 月,腾讯正式宣布“朋友网”停止运营。其实早在 2013 年 7 月,朋友网的官方微博就停止了更新。自媒体《娱眼科技》报道称,从 2013 年 7 月起,朋友网团队就告解散,“只维护,不运营”。目前,朋友网在百度仍能搜到,但它的域名www.pengyou.com已经无法打开。

朋友网上线时,就被腾讯赋予了对抗如当时日中天的人人网的职责,减少自家核心产品QQ/QQ空间的用户流失。但这款产品一直被外界评价为“做得不如人人网”,更像是一个植入QQ空间的QQ空间:不光网页设计和QQ空间高度相似,用户数据(相册、文章)都来自QQ空间。唯一的区别是实名化

在当时,腾讯依托QQ的熟人社交链“赋能”朋友网,做一款成功的熟人社交产品在理论上完全有可能。后来爆发的微信,正是借助QQ现成关系链的导流,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朋友网”却失败了。用户、关系链、内容,什么都不缺,崩塌来得似乎快了一些。一个非常明显的硬伤是,这些资源都不是朋友网本身的积累,几乎都是从QQ导流过来的。朋友网“复制粘贴式”的发展虽然立竿见影,来自QQ的馈赠,早已在命运中标好了价格:

朋友网上没朋友,再加上用户不想用一款“重复”的产品,造成了恶性循环。最终,腾讯选择放弃实名社交的尝试,一心一意做好微信和QQ。

“朋友”瞄准绿洲、脉脉、探探

但在最近,情况开始有了变化。七麦数据显示, 2019 年是社交产品推出最多的一年。仅头条、阿里、百度、京东、微博等巨头,就先后推出5、 6 款产品;巨头们参与投资的社交产品就更多了,范围涵盖校园社交、声音社交、图片社交等多个细分赛道。

社交巨头腾讯在接近年底时,通过产品矩阵进行了“集中回应”。这一批产品,也在瞄准年轻一代的独特社交喜好。腾讯想要用这种“广撒网”的式,贴近到各种细分场景扎下根来,直接和其他新锐社交产品争夺Z世代用户。

腾讯也一直在为这一天进行“技术储备”。最近一两年,QQ一直承担腾讯社交试验田的角色——社交产品的许多新玩法,往往是先在QQ试验验证的。比如,QQ群中的+ 1 刷屏按钮和群友匹配,你画我猜和成语接龙红包,都能在最近推出的社交产品中找到影子。

“朋友”App中不仅有来自QQ的成熟玩法,在主要的功能设计上,还体现着绿洲+脉脉+探探的多重人格。

“朋友”App 界面 随机截图

“朋友”图片信息流的展示模式,和此前由微博推出的“绿洲”神似。他们都采用单张大图模式,而不是类似朋友圈、微博的九宫格模式。这种模式带来的用户体验也更加直观,俨然一个腾讯版“清爽社交圈”

另外,“朋友”的智能匹配玩法很像探探。用户在选择了取向、爱好等标签后,就可以进入用户池,探索并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人,并且可以“直接聊”。

“朋友”App 个人信息认证界面

不过,想要进行智能匹配,必须经过腾讯官方的认证——学生要上传校园卡,企业职员要上传工牌照片。不通过则不能进入匹配,想要完整体验“朋友”的功能,必须以实名制社交的身份入场。

这种上传证件认证的方式,比之前的实名制社交产品人人网严格得多,更像职场社交产品脉脉,用户须提交能够证明职场身份的材料,才能完整体验其主要功能。

在用户上传职场真实身份的同时,腾讯也因此获得了一个完整庞大的职场人脉圈。“朋友”同样也能用实名社交的关系网,做起一个包含职场社交功能的产品。

“四叶草”这次会是幸运草吗

一个不算确切的统计表明,每一万颗三叶草中,才有一颗代表幸运的四叶草。在同样大浪淘沙的社交赛道中,“朋友”App的四叶草logo,能给它带来多少好运呢?

从产品完成度来看,“朋友”App比当年的朋友网好了很多。虽然“朋友”App刚刚上线,用户不算多,但都是实打实“慕名而来”的,内容也都是用户原生而非简单的数据移植。即使有一些其他社交产品组合拼接的痕迹,“朋友”App还是形成了各个场景之间较为顺畅的衔接和闭环。

“朋友”的官方公告

但“朋友”并不是一款有创意的社交工具,像是“实名制的探探”加上从微信独立出来的朋友圈的深度绑定。这次,腾讯拿着成熟的“货架产品”排列组合,攒了一个集各种社交模式的聚合体出来,总体上看新意不多。

“朋友”App面临的另一个不利因素是,它虽是腾讯自家产品“天生显贵”,但不像上一个实名制社交巨头人人网那样,有更强力的“群众基础”。

2019 年 10 月下旬,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报道了新版人人App在App Store上线。之后不久,新版人人App的下载量就一路冲到了App Store社交榜前五。“朋友”则缺乏这种“情怀牌”可以打,需要像微博的“绿洲”那样,先经历一段平缓的用户量爬坡期。

“朋友”App们的另一个挑战是,国内社交市场的总体体量已经见顶。

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国内社交用户规模在 2019 年Q3 达 11 亿,行业渗透率97%,但用户规模增速仅为2.3%。这意味着,在国内获取新增用户已经很难了。社交领域的争夺战,已经进入对存量用户的瓜分模式。

在这个大背景下,从细分场景中争夺用户、发展潜力更大的Z世代年轻用户,已经成为社交巨头和创业者的共识。腾讯的“不甘人后”,显然还是想在这块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不下牌桌”,保持前沿存在。

目前,以四叶草为logo、“重新来过”的“朋友”是不是真正的“幸运草”还不能轻下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朋友”不会是是腾讯社交矩阵中的最后一颗棋子。腾讯的入场,也标志着Z时代社交战役的玩家们基本到齐。过不了多久,更值得人们期待的戏码就将上演。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