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媒 > 关键词  > 同性社交软件最新资讯  > 正文

从耿乐到马保力:同性社交软件 Blued的魔幻2020

2021-08-12 17:40 · 稿源: 站长之家用户

image.png

2020 年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憋坏了的基友们都在干啥?

答案可能是:打开小软件,看直播,打赏。

数据显示,社交隔离最严格的 2020 年第一季度,单个Blued用户直播娱乐平均花费为 1010 元,相比之下, 2018 年和 2019 年全年的单用户年度花费,也不过 1279 元和 2059 元,这种热度,让Blued的月度活跃用户(MAU)也比上年同期增加20%,达到 600 万。

对 2019 年就准备上市的Blued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也不全是

“你哭了吗”

在创始人耿乐的计划中, 20 岁的“蓝城兄弟”会在 2020 年二三月上市。不料疫情打乱了一切,由于交通遇阻,现场活动也受限, 4 月的路演只能从线下改为线上。

线上路演期间,投资者无非是关心盈利模式和业务数据,和线下无异;偶有人对他个人生活感兴趣;某些戴有色眼镜的外国投资人,则会问一些政策问题。不过耿乐更相信面对面交流的效果,他抱怨线上路演“感染力不够强”。

另一个难题是“何时上市”。机会不等人,但 2020 年意外不断: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美国疫情爆炸式蔓延,加上做空盛行,导致中概股集体遭遇污名化……疫情期间用户爆发增长的利好,在一点点被销蚀掉。

不过,耿乐运气还算不错,同行的试水扭转了市场的悲观情绪。 2020 年 5 月 8 日,金山云通过“云敲钟”的形式登陆纳斯达克,当日股价大涨40%。随后, 2020 年 7 月 8 日,Blued母公司蓝城兄弟也通过云敲钟在纳斯达克上市,当日股价大涨46.44%。

某种意义上,在“充满魔幻、机遇和惊喜的 2020 年”,全世界的基友把小蓝抬上市了。

后来,很多媒体问耿乐:“上市那天你哭了吗?”

哭了也不能让人看到。上市当晚,有个投资人在董事群向耿乐道贺:“恭喜耿乐,全世界同性恋都在买你家股票支持你。”耿乐向《GS乐点》回忆道,这让他瞬间泪目。

耿乐回到办公室,招呼大家,包了两家烧烤店,一边庆功,一边看股价,每涨一轮,大家就欢呼一次。

不过,即便小蓝成了“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依然有基友不知道耿乐是谁,甚至不知道Blued是什么。

“Blued是什么?”

上市后,耿乐去了一趟杭州。

在杭州,朋友热情邀请他参加一场基友聚会。他去了,发现这是一场典型的年轻人聚会:一人过生日,叫了一些朋友,朋友又叫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再叫朋友……于是一大群不怎么认识的人分成几堆,热热闹闹地吃饭喝酒聊天,但没有一个人认出耿乐。

几个有礼貌的年轻人来敬酒,朋友介绍说:“这是Blued的创始人耿乐。”他原以为中国的同性恋都应该知道Blued,也应该听说过自己,然而这些年轻人的第一反应是:“Blued是什么?耿乐是谁?”

震惊之余,耿乐随机找五个人做了个现场调查。结果发现,只有一个人用Blued,两个用翻咔,另外两个用其它社交产品。

其实早在 2016 年,耿乐就曾找翻咔(彼时还叫Aloha)谈收购,但并未成功,从那时到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谈判一直停摆。

直到 2020 年 12 月,双方才走到一起。在这起中国LGBT社交行业最大的收购案中,蓝城兄弟以2. 4 亿元现金收购男同社交App翻咔。此前三个月,小蓝还宣布收购了女同社交产品LESDO。

十年间,同志社交圈的项目,或发展缓慢,或转型,或没撑下去,或与Blued合并。粉红经济创业潮热闹一时,又归于平静。

游戏结束了?并没有。Blued的MAU(月度活跃用户)也只有中国性少数人群总数的10%,而粉红经济的竞争远远溢出了同性边界。“真正能打败你的一定不是同行。”在耿乐卧榻之侧酣睡的,是陌陌,是探探,是抖音。为了装直男,有人下载探探当同性恋软件用,有人用抖音直播,互相看对眼了加个微信好友。因此Blued也开始搞产品矩阵,搞内部黑马大赛,好项目就给钱孵化。

但多数粉红经济创业者大多还盯着同性社交的一亩三分地。“太内耗了。”耿乐向《GS乐点》感慨,“别人做得很好的领域,已经没有机会了。大家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更多新鲜事儿上,你要满足同志群体的独特刚需。”粉红经济仍然有很多需求可以发掘,Blued自己开始筹备面向男性群体的互联网医疗业务,很快将在几十座城市推出问诊和送药服务。

image.png

image.png

会议室

至于“耿乐是谁”,不止是杭州聚会上年轻人的疑惑,很多Blued的用户也相当迷惑——在小蓝的招股书、财报新闻和官方通稿中,“马保力”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以至于上市当天,不少基友看到消息还很诧异:“小蓝这是换老板了吗?”

给自己起一个化名,曾是初入圈子的同性恋的必备技能。在伴随了他 20 年之后,“耿乐”正在逐渐用回本名。

从耿乐到马保力

虽然微博还在用“淡蓝耿乐”,微信昵称还用“安全超人”,但与几年前相比,耿乐的社交信息和对外形象都已大不相同。

以前,耿乐在社交网站发信息很随性。有人敢说一句他和Blued的不好,或者骂小蓝用户是“low”,他立刻怼回去。十年来,他在微博、朋友圈都没少跟人打口水仗。

因为在社交平台多次“不当发言”,公司公关屡次要求接管耿乐的社交账号,双方因此吵得不可开交。但后来,耿乐的好友列表越来越多元化:媒体人、投资人,还有不少公司CEO和政府人士,林林总总四五千人。虽说耿乐自认不是名人,但公司的发展需要他重视人设。“以前不开心了就自拍一张哭鼻子照片,大家一起happy了又发party照,实在太幼稚了。”

这位上市公司CEO的社交信息流越来越收敛:把微博锁定为半年可见,把微博和朋友圈当作“传递信息的工具”,当作蓝城兄弟官方公告板,除了发公司新闻就是晒娃。他发公司信息是想向人证明,这家同性恋创立的LGBT公司,越来越受大众认可;晒娃则使更多直人朋友接纳他,甚至有朋友跟他小窗,除了赞娃,还想让他多发点。

耿乐也不再因为一言不合,就跟人网上对线。上市后有圈内人评论说小蓝用经济手段影响社群,他不辩解;他在公司装了很多大电视,接上后台留言簿,一些骂耿乐,骂他家人和孩子的留言,公司同事都能看到,他也不生气。

“耿乐”这个名字和毕露的锋芒,都在随时间远去,社会人马保力则怒刷存在感。

不过,敲钟上市前,耿乐还是任性了一次——品牌部给他布置了一项任务:为上市仪式写一篇演讲稿,但交稿后双方吵了起来,“都要成一家上市公司了,他还只谈情怀,一点也不行业。”同事抱怨道。最后,他坚持带着原稿登台演讲。

但在用“淡蓝”官方微信发布演讲稿时,品牌部还是用了个一板一眼的标题:《马保力在蓝城兄弟上市仪式上的致辞》。

其实他本可以继续做耿乐——创业最好的归宿是把公司卖掉,最难的是上市。他偏偏走上了最难那条路,成为很多人眼里“同性恋的代表”。

“弱势群体”

如今,人们往往将Blued视为“全球最成功同性社交软件”,但“最成功”背后的难,只有耿乐自己知道。

在一次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耿乐曾和一家草根短视频的创始人湖上泛舟,当得知耿乐的创业项目是同性社交时,对方叹了一句:“哎呀,我们服务的都是弱势群体。”

事实上,“弱势”的不光是LGBT群体,还有耿乐自己的公司。

2014~ 2017 年,LGBT Friendly是媒体入门级的政治正确,这也是Blued发展最快的时期。但Blued的成功,只靠“媒体友好”远远不够。耿乐总结的经验是:要接受监管,合法合规,不碰红线;要获得更多社会认同;要具备融资能力、管理能力,保证用户满意度。

这三条中,最容易突破的是商业化,最难的是获得社会和监管的认同:尽管有友好的媒体报道,Blued依然被骂“土”,依然被骂“有病”,这就是现实。不过,耿乐说,上市之后,质疑和谩骂都少了不少。

与官方的良性互动,也是一种难得的能力,对粉红经济创业者而言尤其如此。多数人看到Blued门口挂着“北京市先进集体”的牌子,大概不了解这个称号的意义。用耿乐自己的话说,“全朝阳区也没几家”。

耿乐不觉得自己是外界眼中那种“长袖善舞”的人,政府需要了解和接触LGBT群体,需要做防艾工作,体制内的经历,让他更懂得如何与之做链接。

家庭稳定,公司成功上市,外界青眼有加……耿乐具备了“幸福生活”的所有要素,但他还是觉得孤独。

那是一种不能说,说了也没人懂的感觉。

以前只需要面对几个机构投资人,现在无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是他们的股东,公司要发展,要融资,耿乐要照顾股民感受,股价涨了股民开心,跌了股民都骂,CEO说错话还会影响股价……困难掣肘更多了,但耿乐不再因此失眠,不会写一篇文章,大半夜发给同事求安慰。同事夸他抗压能力变强了,他说:“那是,我得给大家挡枪踩坑。”

其实他总嘀咕别人看不到自己经历的痛苦,或者没办法让别人看到。但又时时给自己打气,“相信所有的成功都有理由”。

以前团队小,遇到不开心的事儿,大家吃饭喝酒还能找耿乐,毫无顾忌地吐槽“那谁谁特别讨厌,天天不干活儿”。现在不行了,早年吐槽的老友们,都过上了各自的生活,或者有了男友,或者有了家庭,无暇聚会,或者干脆喝不动了。即便喝,也不带他,否则大家都拘束,吐槽效果也适得其反。“吐槽会影响我的判断,我也许会拿掉他。”

image.png

北戴河团建

image.png

淡蓝网时期

这让很多人变得谨慎。大家对耿乐的称呼日渐尊敬:以前叫“老马”,熟悉的直接叫“哥”,现在都叫他“老大”“老板”。没办法,这是职场。

或者是一种连创业同侪都不理解的感觉。

耿乐倒不怯,因为在过去这些年,外界各种尖锐问题,他已回答过无数遍。

如果说耿乐这两年学到了什么,大概就是:对“孤独”这事儿已没那么在意。因为很多CEO和他一样,多数时间都在忙工作,独来独往惯了。

世间CEO大抵如此。

尾声

淡蓝十五年站庆时,耿乐再也联系不到“湖南老哥”了。

“湖南老哥”是一个淡蓝用户ID,早在 2007 年,他就给还在秦皇岛的淡蓝团队捐了 2000 元,这笔“巨款”,是淡蓝团队当时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

因为在秦皇岛创业,“湖南老哥”自称“海哥”。大气的海哥在捐款之后,约淡蓝团队吃饭,席间拿出 5000 元,说:“作为一个秦皇岛人,更应该支持本地网站。”

从耿乐到马保力:同性社交软件 Blued的魔幻2020

耿乐没要,但海哥和淡蓝关系日渐紧密。淡蓝最困难的时候,他直接给耿乐拿了 2 万。对淡蓝团队来说,海哥一出现,就意味着大家能改善伙食了,聚餐喝酒K歌。团队成员过生日,站庆,他都不落下。

2009 年 4 月,淡蓝团队整体搬到北京,行李七七八八打包了两大卡车。海哥则开大巴车送淡蓝团队。来北京的第一个 7 月 15 日,耿乐按老规矩回了一趟秦皇岛,海哥在酒吧门口挂了一条横幅,大书十个字:“欢迎耿乐回归家乡指导”。

接下来几年,耿乐越来越难约到海哥。一次饭后K歌,海哥一曲终了,不辞而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2015 年站庆前夕,原在嘉宾之列的海哥人间蒸发,电话停机,无人知道他的去向。

2009 年,耿乐决定到北京发展的时候,曾兴奋地跟海哥说:“我要去北京,我要征服大都市。”海哥意味深长地笑了:“我是不敢想啊!”

“当时海哥可能感觉我在说大话,他不太相信我们能在北京发展很好。”耿乐回忆到,“即使现在联系不到海哥,他也一定在关注着我们。现在我很想跟他说,我不但在北京站稳了脚跟,还在全中国发展得很好,还在联合国的防艾大会上发言。我们在走向国际,我们上市了。”

支持小蓝,然后又悄悄消失的,又何止海哥一人。他们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支持,默默看着耿乐和他身后的一千人,一起改变几千万LGBT群体的命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均为站长传媒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对本页面内容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相关信息仅供参考。站长之家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页面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站长之家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点击查看反馈地址)。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依规核实信息,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陌生人社交软件的广告文本是如何打动年轻人的?

    有相关论文研究表明,目前主流的社交恋爱交友软件的用户群体中,75%用户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也有70%的年轻人在面对问卷调查时表示曾有接触过相关软件[1]。可见,陌生人社交软件的用户群体以年轻人为主,当众多软件都想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分一杯羹时,有效的广告设计就成为了它们发展用户群体的重要路径。

  • 罗永浩吐槽苹果文案没文化 网友从截图发现社交软件Soul:本人澄清

    关心着子公司”发展的罗永浩,今天中午(11月16日)更新微博,吐槽苹果宣传iOS 15的官方文案真是没文化。网友讨论时注意到截图中出现了社交软件SOUL的跳转信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大家跟评soul最成功的一次营销”、这条微博信息量巨大”。显然,罗永浩并不想让大家误会,他紧接着贴图澄清,内容显示刚才的手机截图是从朋友圈看到的,而非自己的手机。不过,SoulApp官微已经转发并写道谢谢罗老师,今晚就带上同事们去您直播间”。?

  • 坚持对智能BI的探索,思迈特软件Smartbi用实际行动投资未来

    有这样一句广为人知的名言:在汽车没被发明的年代,人类只想要更快的马车。显然,科技的创新可以更好地满足人类的需求,就像汽车的发明一样。而在当前,AI无疑是的科技创新的风口。大家都在谈AI,好像一家公司如果不和AI联系上就会落伍。但实际上,真正的AI落地应用又有多少?又能创造多少价值?这种忧虑有一定的道理,但任何科技的创新都会经历一个萌芽、发展、成熟、衰落的过程。在萌芽和发展阶段,大家都在探索,在失败中总结经

  • 思迈特软件:专注BI,把产品打造到极致

    “早些年,我国BI行业可以说被国际厂商长期垄断,而国际市场更不可能有本土厂商的立足之地。”吴华夫回忆起 2011 年的国内BI市场:Cognos24%、BO24%、BIEE16%,再加上MSTR、Microsoft等等,市场上似乎已经没有国产BI的立足之地。或许是宿命吧,吴华夫从 2001 年走出大学校门起,就在广州一家软件公司做起了BI。十年磨一剑的他,在 2011 年站在命运之轮面前,继续选择了BI。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之所以坚持选择这个方向,完全是因为“

  • 迪斯尼文字转语音TikTok语音疑禁掉“同性恋”等词汇

    TikTok用户已经证明,迪斯尼的文本转语音TikTok语音 --旨在听起来像火箭浣熊(《银河护卫队》角色)--会拒绝大声读出gay(男同性恋)、lesbian(女同性恋)或queer(酷儿)等词。不过这一决定似乎已经被撤销--现在,用户可以让语音读出这些词,但对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目前还不清楚。然而,这一变化是最近才发生的--The Verge证实语音不会说这些词,但在周一下午的后续测试中,它又开始支持了。TikTok没有对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

  • M1版MacBook曝出bug:一个软件占了26GB内存 频繁死机

    自从去年推出M1芯片之后,苹果的MacBook笔记本已经大量使用自研芯片,性能很强大,甚至比桌面级的x86芯片还要强,今年的M1 Pro及M1 Max更是创造记录了,甚至GPU理论性能都抵得上RTX 3070显卡。M1系列芯片性能强大的一个原因跟苹果的设计有关,那就是苹果采用了统一内存架构,将内存与CPU/GPU统一起来,但是现在也被发现了内存泄露的bug,导致MacBook Pro版笔记本经常死机。据Macworld网站主编Michael Simon所说,他的M1版MacBook P

  • Phil Spencer:希望丰富Xbox休闲和社交类游戏

    微软的下一笔大型游戏收购可能会针对更广泛、更休闲受众的公司。在 Paley International Council 峰会上,Xbox 掌舵者 Spencer 接受彭博社报道时表示,收购并没有“配额”,关键在于是否合适。不过 Spencer 表示希望 Xbox 上有更多的休闲和社交游戏。Spencer 表示:“我们希望 Xbox 提供各种类型的游戏,我们有 Roblox,我们有Minecraft,我们有 FIFA 和 Fortnite,但我们希望继续投资于更多的社交、休闲内容”。自 2018 年以来,?

  • 与 VMware 一起助力云原生,探索 Kubernetes 软件包管理的未来

    随着 DevOps 的成熟,在其概念和思维方式的指导下也衍生出了 DevSecOps、AIOps、SecOps、GitOps 等开发模型。GitOps 是其中的一个,该模型旨在使开发人员能够使用 git 创建 CI/CD 流程来自动化多云和多容器编排集群的开发和运营。在 GitOps 开发流程中,包管理是持续交付过程中的重要环节。Carvel 项目是由 VMWare 开源的一套云原生开发工具集,提供了一套遵循 Unix 哲学的工具来帮助开发者将应用构建和部署到 Kubernetes 集群。每

  • 基于Bumble还能创新?Z世代社交App获120万美金融资

    文章发布后,笔者将会在下一周为文章内呼声最高的 App 出一期专稿,包括但不限于产品测评、市场分析的深度稿件。另外,也十分欢迎和期待广大读者朋友们分享出你发现的“宝藏 App”,和我一起成为一线社交/泛娱乐产品观察者和挖掘者。

  • BlackMatter勒索软件营运者称因地方当局压力而停业

    BlackMatter勒索软件背后的犯罪集团今天宣布计划关闭其业务,理由是来自地方当局的压力。该组织在其 "勒索软件即服 "门户后台发布的一条信息中宣布了其计划,其他犯罪集团通常在这里注册,以获得BlackMatter勒索软件的使用权。这条消息是由vx-underground信息安全小组的一名成员获得。BlackMatter勒索软件背后的犯罪集团在其中表示,由于某些无法解决的情况,以及来自当局的压力,该项目被关闭。48小时后,整个基础设施将被关闭。?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