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共享单车最新资讯 > 正文

极力撕掉「共享单车」的标签,哈啰有这个能力吗?

2021-04-26 17:22 · 稿源:资本侦探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周永亮,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谈及共享出行,人们已经没有了前几年的兴奋和激动。在经历了最初的萌芽、野蛮生长的爆发后,现在它正逐步进入成熟期。

回往过去,哈啰出行“半路杀出”,让共享单车赛道平添了几分戏剧性。2016年11月,哈罗单车(后改名为“哈啰出行”)第一辆单车登陆宁波。在当时的“百车大战”中,哈啰出行并不出众。为了避开摩拜、ofo在一线城市的猛烈“火力”,哈啰出行等第二梯队,悄悄在二三线城市布局,并慢慢站稳了脚跟。

哈啰出行真正脱颖而出,是在蚂蚁集团的“加持”下,于2018年推出芝麻信用“免押”模式。此前的2017年上半年,永安行与哈啰合并,年底蚂蚁集团又领投了哈啰总计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子弹”准备充足。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经过残酷的“烧钱大战”后,摩拜被美团收购后,改名美团单车,胡玮炜消失在主流视野;ofo则深陷“押金门”,戴威变成老赖。共享单车从最初摩拜ofo“双雄会”,最终演变成了哈啰、美团和青桔的“三国杀”。

哈啰出行CEO杨磊,成为笑到最后的人。近日,哈啰出行向SEC递交招股书,准备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哈啰出行 (2)

不止单车

提起哈啰,很多人最先想到的是共享单车,但它却极力想撕掉这个“标签”。从2018年开始,哈罗单车升级为哈啰出行,不仅是多出了一个“口”,更多的是从单车到出行的“野心”。随后,当滴滴顺风车下线后,哈啰出行趁势入局瓜分“蛋糕”。

从招股书来看,目前哈啰出行的业务主要包括两轮共享服务和顺风车服务。其中,包括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在内的两轮共享服务是其业绩主力。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哈啰出行两轮业务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5.44亿元和55.03亿元,占其营收的100%、94.2%和91%。

图片

2019年、2020年,哈啰出行的两轮车业务增长幅度达到115%和25%。这主要是由两方面因素推动:一方面是哈啰增加了电动自行车的部署,乘坐次数从2019年的8亿增加到2020年的11亿;另一方面,这也跟共享单车的持续调价不无关系。据《华夏时报》报道,2019年4月起,哈啰单车就将起步价从每30分钟1元钱上调为每15分钟1元。

不过,共享两轮不是哈啰的全部。招股书显示,哈啰出行2020年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总交易额69.7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138%。作为对比,共享两轮2020年的交易额近58亿元,占总交易额(130亿元)的44.6%。

这也让哈啰出行找到了增长新引擎。2019年和2020年,顺风车业务营收为2亿元和4.63亿元,占总营收的4.2%和7.7%,2020年同比增幅达到131%。截至2020年末,哈啰顺风车已累积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

年度交易用户方面,哈啰出行的数据也在迅速增长。招股书显示,2018年数据为1.07亿人,2019年为1.6亿,2020年为1.83亿人,总交易次数52亿次,使用平台一年及两年后的平均保留率分别为64%和60%。从关键的用户年度消费金额上来看,也从2017年的13.1元平均交易额,上升到了2020年的70.6元。

三年亏损超48亿元

共享单车经历了巨头涌入、烧钱补贴后,一直被认为是不赚钱的生意。但哈啰出行相关负责人此前曾表示,他们的单车业务在超半数城市已实现盈利。这引发了很多人对哈啰出行的兴趣。

图片

从招股书来看,哈啰出行并未整体扭亏,依旧处于亏损中。2018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的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同比增长128%和25.3%;净亏损额为22.08亿元、15.05亿元、11.34亿元,三年亏损超过48亿元;调整后净亏损为15.91亿元、7.75亿元和9.47亿元。

这明显好于摩拜的情况。根据2018年美团财报,由摩拜贡献的收入为15.07亿元,但却带来了45.5亿元的亏损。

毛利方面,因为共享赛道属于重资产行业,所以哈啰出行的毛利并不高,最近三年分别为-11.47亿元、4.19亿元和7.15亿元。其中,2019年和2020年,毛利率实现转正,分别为8.6%和11.8%。

这主要是由于顺风车业务的拉动。招股书显示,2019年到2020年,顺风车的收入为2亿元和4.63亿元,同比增幅131%;同期的成本为5900万元和8600万,同比增长仅46%。这使得顺风车业务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71%,提升到2020年的81%。

费用方面,哈啰出行2020年销售费用为3.64亿元,占总营收的6%;管理费用为7.7亿元,占比为12.7%;研发费用为6.8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11.3%。三项费用中,管理费用增幅最高,从2019年的4.66亿元增加65.1%到2020年的7.7亿元。对此,哈啰出行的解释是由于聘请了更多行政人员来支持业务扩展,以及基于股票的薪酬支出增加。

图片

对于任何尚未盈利的公司来说,现金流都是至关重要。2018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为正数,分别为2.94亿元、11.68亿元、21.98亿元,自身具备一定的造血能力。

成长焦虑

在哈啰出行背后,一直都闪现着阿里系的身影。本次IPO前,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Antfin(Hong Kong)Holding Limited是哈啰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36.3%的股份。

除此之外,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磊持股10.4%,永安行通过旗下的YOUON(Cayman)InvestmentCo.,Ltd持股7%,GGV纪源资本通过GGV(Hellobike)Limited持股6.1%。

对于哈啰出行来说,和蚂蚁集团合作意味着能够深度利用支付宝生态。招股书显示,2018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向支付宝支付了1280万元、2550万元和4400万元的“支付处理费用”。

但与青桔单车、美团单车直接背靠滴滴、美团不同,哈啰虽然也有阿里方面的资金和流量支持,但两者的关系似乎总是隔着一层。杨磊曾表示,哈啰是一家非常独立的公司,支付宝是他们的大股东,但并不是控股股东,哈啰仍然是由管理层拥有最多投票权的公司。

经历了“野蛮生长”和各城市“限制投放”期后,共享单车从跑马圈地向精细化运营转变,比拼的是运营的效率和运维的成本控制。这不是一个天花板足够高的生意,强调独立的哈啰需要新的增长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哈啰出行不断拓展业务边界,从顺风车、小哈换电、哈啰电动车,同时它还在一些城市试点酒店预定、到店团购、哈啰打车、线上广告等本地生活服务和产品。

短期来看,哈啰出行将以包括顺风车在内的四轮业务作为突破口。哈啰出行的拓展思路是:围绕用户的生活需求,以高频的共享二轮车业务作为切入口,带动低频的其他业务,进一步打开增长空间。

“高频带低频”是个典型的互联网思路,但哈啰出行要真正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一方面,哈啰出行重点突破的顺风车和打车业务,正面临较大监管风险。另一方面,哈啰正在尝试的本地生活赛道,早已是巨头林立。不仅有自己的大股东蚂蚁集团,还有深耕多年的美团,以及还有抖音、快手、滴滴等新玩家。相比之下,哈啰无论是体量还是流量都不占优势,能否撬动这个庞大的市场,存在很大不确定。

共享出行大局已定,但本地生活赛道战局又起。32岁的杨磊,要带领哈啰出行走向哪里?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