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 > 关键词 > 网红最新资讯 > 正文

一位普通湖北农民的“网红路”:从10万粉丝到10人直播间

2020-04-23 08:33 · 稿源:刺猬公社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思想漪,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文叔曾靠着拍短视频和直播成为湖北恩施利川的“网红”名人,今年,当了一辈子农民的他有个新计划,做个能“卖家乡特产”的网站加直播带货。他重新捡起在抖音上尘封一年的账号,做直播,拍短视频,当“网红”。他还能像当初一样成功吗?

农民文叔曾经是个不大不小的网红。

文叔先后接受过湖北恩施利川市当地电视台、央视以及新京报等媒体的采访,时间集中在 2019 年 1 月至 4 月,那是他当“网红”风生水起时。在当地电商产业园培训的第一期直播达人中,文叔是唯一短视频作品点击量过千万的人,且可能持有这个纪录至今。

去年 5 月,他因为意外跌倒伤了腰,养了半年多病。期间,他的短视频账号暂停更新,直播生涯中断。

现在,文叔的身体休养地差不多了,这个在恩施利川当了一辈子的农民有了新计划,他想做个能“卖家乡特产”的网站,做直播带货。于是他重新捡起在抖音上尘封一年的账号,做直播,拍短视频,当“网红”。

与此同时,淘宝直播在 4 月 6 日启动“村播计划2.0”,计划为湖北省提供村播培训 2 万次,孵化培养 200 名网红新农人, 20 个全网知名网红。

整个 4 月,文叔都在为准备直播、建网站折腾。互联网世界的记忆只有“ 7 秒”,网红代有新人出,他在抖音的账号粉丝从巅峰期的将近 10 万,降到了不到 6 万人。

文叔有点忐忑,大家还会记得他吗?

重新回去当“网红”

文叔重新选择做直播,当网红,这一切始于他想建一个网站。

在文叔的规划中,这个网站能卖利川特产土鸡蛋、米酒和山药的网站,也能展现利川的历史与风景,可他自己不懂电脑,农村的家里也没有电脑这个物件。

文叔只有小学学历,不懂这些时新的东西,一遇到大事,比如出外地或者直播时,经常穿着那件灰色的 100 多元的西装。他的上门牙掉了两颗,说话有点漏风,一张口,方言味扑面而来,他喜欢以”我们农民“打开话匣子。

我跟文叔视频通话时,他穿着那件西装正在利川市的一个卖地板砖的朋友那,他称之为“谈合作”,具体细节不便透露,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但一谈到“网站”,他就皱了眉,一脸犯难。

文叔是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县级市)的一个普通农民,平常守着 4 亩多地过活,里面种着水稻、玉米和土豆,作物一年一熟。谁指着靠种地挣到钱呢,土地之上,只解决衣饱。

利川距离武汉 670 多公里,这里山地、峡谷、丘陵、山间盆地及河谷平川相互交错,水土肥美,风景秀丽,“有利之川”——利川之称即来源于此。

但也因为地形复杂,这里的很多村落“鸡犬不相闻”,交通不便,产出的农特产品只能运往附近卖掉或者自家消化。

后来,文叔干脆找了个技术“合伙人”,“合伙人”在北京,有自己的工作,只能在业余时间帮文叔做网站,文叔打包票, 5 月份就能看到成果。

网站的具体名称还没确定,但已经有候选了。此前,文叔已经在网上注册了两个公司,拢共花了 4000 多元,一个叫“利川市智慧民生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是 2016 年就注册的;另外一个叫做“利川文化和旅游产业协会”。

按照他的设想,有了这个网站,说不定将来可以把家乡的土鸡蛋和山药卖到北京的“新发地”和各大超市里,尽管他并不清楚外阜的产品进入这些地方需要哪些门槛和手续,以及面临着怎么样的激烈竞争。

“我想的是线上和线下互动,虽然有点复杂,但尽力做吧。”文叔在 2019 年冬天来过北京“考察”,去了新发地,还走进超市看,他觉得北京卖的东西比不上自己家乡同类产品的质量,比如鸡蛋和山药。

他跟我说,山药不就是看淀粉含量嘛,我们这边的淀粉度要比河南高很多,因为我们这边的气候,温度低,湿气大,山药在土壤里温存的时间长,所以利川的山药含有的维生素很高,吃起来很香甜。

可惜,文叔发现北京的超市里有很多河南产的山药,在品牌名称和产地上,并没有“利川”的字样。

以前卖不出去特产是因为交通原因,现在利川高速公路也修了,高铁也通了,不愁运输,就缺少一根连接市场的线了,他觉得这根线是互联网,比如做个网站或者做直播、拍短视频。

“为什么不去开个淘宝或者京东店呢”。我问他。

“我们农民不是很了解,我又不会搞,开淘宝店这方面我没熟人。”文叔回应。

利川市里已经有 10 多个商家表达了兴趣,他们把商品名称、价格给文叔,怎么销售,看文叔的本事,卖多少,就赚多少差价。那些商家往往开通了京东、淘宝等等网店,他们不介意多一个销售渠道。

就算网站建好了,没有浏览量,也是件挺愁人的事。没人点击,就卖不出去货。文叔想到,他认识新华网大数据部门的一个人,或许可以一起合作,帮帮忙。

文叔以“认识很多朋友”自豪,他自称认识北京某些著名的特型演员,这些演员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扮演中共早期领导人。文叔还和他们吃过饭,喝过酒,在饭桌上一起唱过歌。

在以往的直播里,某些观众的名字前挂着利川某汽修厂或者家具厂等头衔,文叔总是说,“你们那个什么总,我很熟的,以前一块吃过饭”。

在他的设想中,在直播间推广网站和卖货应该会取得不错的效果。整个 4 月,他都在为准备直播、建网站折腾。

可互联网世界的记忆只有“ 7 秒”,他在抖音的账号粉丝从巅峰期的将近 10 万,降到了不到 6 万人。

农民VS网红

文叔是本地人, 52 岁,居住在利川市都亭街道办事处下的柞木村,他们家族住在这里已经有七八代人,文叔的父母都是农民,生了 5 个孩子,文叔是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家里有十几亩田,父母靠着种地和卖菜养大了 5 个子女。

家里太穷了,文叔读到小学就辍了学,去地里干活,放牛。 1992 年,文叔结婚。到了 1998 年,妻子给他生了双胞胎,两个男孩。文叔想,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文叔想出去打工,但没有路费。他和妻子两个人去县城打工凑路费,两个人肩挑手拿,一天之内,把5. 3 吨煤挑上了县城农业银行的 9 楼,挣了 100 元。

那是农历的 1998 年 8 月 20 日,可能是文叔一辈子记得清的为数不多的日子。

他打的头一份工是在手表玻璃厂给手表玻璃抛光,抛一个一分钱或者一分二或者一分五,报酬取决于玻璃的难度,难度最大的,抛 2000 个,也才不过 40 元。

工作是两班倒,一班从早晨 8 点半到晚上 8 点,另一班接班。他在那个工厂干到了业务经理,文叔说,能吃苦是他的一个本性。

孩子大了,十三四岁,上了初中,正值叛逆期,需要好好管着。文叔结束了在深圳的打工,回到了老家,那天是 2004 年的腊月二十六,是文叔记得清的另外一个日子。

回到了老家,除了种地,文叔只能去打零工,他干过的活计很多,比如去工地干活,开工程车;后来,又干批发,倒腾百事可乐和日常的卫生用品。

后来,孩子去上了大专,又当兵,一个当了解放军,一个是武警。离开两个孩子,文叔和妻子也做不了批发的生意,人手不够,不过孩子不用他操心了。

文叔终于可以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他去注册了中国志愿者,去做公益;两年前的 2018 年,文叔还在老家卖保险,他在朋友圈经常转发类似《保险,为什么越早买越好,今天才知道真相.....》《老婆给老公算了一笔抽烟的账,第二天老公决定买保险》的文章。

也是在那年,文叔花 3598 元买了一部VivoX27 的智能手机。此前,他用的是中兴的老年机,用了七八年,那是他在深圳打工买的,花了 500 多元,相当于他的半个多月工资。

在家人的指导下,文叔在那部手机装上了微信、抖音、微视和全民小视频等软件。

文叔的抖音账号  截图自抖音

文叔年近半百,头不晕,眼不花,也不抽烟,就喜欢喝点酒,吃点肉食。还很有精神,他很喜欢尝试新玩意。

2018 年 4 月,利川市里一个名为“利川电商产业园”的人找到文叔,想签约文叔,拍短视频,搞直播。文叔想,自己正好喜欢表演,何况每月还有 3000 多元的工资拿,就去了。

文叔成了那个电商基地第一期培养的网红。

跟文叔同去的还有他的侄子土家辉(网名),同村的丫丫(网名),两个都是 20 多岁的小伙美女,“利川网红基地首期重磅IP人物”海报显示,那期学员,这个产业园至少重点培养了 6 位有人设的“网红”。

海报中,文叔的网名叫做“农民文叔”,人设是“能说会道的农民大叔”,“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是文叔的签名。

文叔感受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新鲜冲击。

尽管文叔并不了解这些背景,在文叔探险互联网的那几年,互联网短视频巨头抖音和快手都在急速下沉,极力扩张用户群体;而拼多多倚靠下沉和社交裂变,在 2018 年迈入纳斯达克,市值超过互联网老炮京东和百度。

2019 年 1 月,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启动"村播"脱贫计划,帮助 100 个县 1000 位农民月入过万。到了今年的 4 月,这个计划变得更庞大了,淘宝直播将与全国 100 个县域建立长期直播合作,帮助培养农民主播,通过 100 场以上贯穿全年的脱贫主题活动,实现全年农产品销量超 30 个亿。

农民似乎成了互联网领域里的香饽饽,互联网巨头瞄准“三农”,似乎想要掘开这个蕴含着商机、流量与用户数据的巨量市场。

文叔不明白这些互联网巨头和自己的关系,但他感觉到一个新世界在自己面前打开。文叔只觉得高兴,自己虽然老了,但总算还有点用。

网红,“网哄”?

利川电商产业园坐落在利川市南环大道西段的池河村边上, 4 层楼,环绕在葱郁的绿色植被之中,分外显眼, 2017 年 12 月,这个建筑面积约 12000 平米的产业园正式运营。

2018 年签约后,文叔早晨 8 点上班,下午 6 点下班,上班的内容很简单,要么写脚本,要么拍短视频,发布在抖音的账号上。时不时也有培训,但文叔使劲回忆,说自己没接受过什么培训,可能是培训别人了。

文叔上传的第一个作品是在 2018 年 11 月 21 日,他穿着土家族的民族服饰,花花绿绿的,坐在山坡上,说:“我们听得最多一句话就是,你要懂事,你要出席,你要早点结婚,你要挣钱,你要成功,但是,我们听得最少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开心。”

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长辈对一个后辈说话,语重心长。

第一个短视频的点赞量是 519 个, 21 个留言和 32 个转发。在网红基地的学员中,成绩还算不错。

在抖音上, 文叔也有学习的对象,一个是作家杜子建,被称作“微博营销教父”,一个是主持人涂磊,号称是“中国首席情感导师”。文叔喜欢他们的“正能量”话语,自己也能说话,为什么别人说话就有人看,而自己说话就没人看呢?

大概是 2018 年 12 月的时候,文叔终于获得了一千万的点击和 20 多万的“红心。

视频中,文叔拿着一根稻草说:“一根稻草,扔在地上,就是垃圾;如果与白菜捆绑在一起,就是白菜价;如果与大闸蟹绑在一起,就是大闸蟹的价格,我们与谁捆绑在一起,这很重要,这故事说明,一个人与不一样的人在一起,也会出现不一样的价值”。

文叔的抖音作品  截图自抖音

土家辉和丫丫也有自己的特色,一个是探秘手工艺人的新青年,丫丫则是“苗家山村女孩”,他们和文叔一起,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折腾出一些浪花。

偏僻乡村出了一个“网红基地”,而且还是一批农民网红。采访接踵而来,利川地方台的,北京的,中央媒体的,一股脑全来了。

记者们拿着录音笔,或者话筒,反复问文叔,你以前做过什么,为什么要做短视频和直播,你收获了哪些?

就连利川市里请文叔吃饭的人都排着队。人家开业,请他去,有饭店为招揽生意,也让他撑场面。

政府里的领导也喜欢到这里“视察”和“指导工作”。在利川市政府里,文叔和有些人很熟。尽管自己开始创业并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文叔不会轻易打扰他们。

时间长了,文叔有点烦了,除了因为接受采访和认识的人多了,还因为除了 3000 多元的基本工资,文叔看不到互联网上的红票子。

观看的人那么多,但没有钱,那不是穷快活吗?

文叔一直觉得自己穷快活,从出生之后,就没富过。但事实上,文叔有一辆自己的私家车,东风标致的,价值十几万元,而且,他还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养鸡场,每天能卖 1000 多枚土鸡蛋。

每当我一提到这些,文叔总是笑呵呵地对我说,“哎呀,我们农民就是这样,你着急(赚钱)也没有用了,对不对,那就干脆开开心心的嘛”。

赚不到钱,文叔在“网红基地”继续拍着“正能量”的段子。但有些人离开了,侄子土家辉离开产业,去快手做直播,丫丫则去了浙江打工,具体是什么工作,文叔没问。

最后,文叔也走了,他觉得在产业园太“形式主义”。 2019 年 2 月,在要回了自己账号,丢下了一个多月工资之后,文叔离开了产业园。

一场只有十几个观众的直播

4 月 21 日,文叔在停播将近一年之后,在抖音账号“农民文叔”上恢复了直播,以后也会更新短视频。

第一场直播间人数在 10 人到 16 人之间徘徊。他穿着深蓝色的外套,头上盘着黑色毛巾,没有一点着急,时不时双手合在一起,作揖状,感谢大家进入直播间。

4 月 21 日,文叔开启了首场直播,直播间只有十几个人

他右手拿着一罐酒,黑色的酒壶状,文叔时不时抿一口,有人在直播间提醒文叔,直播不能喝酒,文叔仿佛没看见,径直推荐这款酒。

直播在将近 1 个小时之后结束,那一场,文叔收获了 61 个音浪,大概约合人民币 6 元钱。

文叔显得并不沮丧,要慢慢来,他有耐心。对于任何一个从庄稼地走出来的人来说,耐心总是有的,谁都知道揠苗助长的笑话。

网站建好了,也开始恢复直播与更新短视频了,未来走的方向大概率是卖土特产。

光靠文叔一个人可不行,需要招募一支团队,“合伙人”负责技术,文叔就得负责直播与卖货。但在当地,招一个主播,就得每月给四五千元的基础工资。文叔问过人,少点工资,多给点提成行不行,很多人不愿意来。

在利川,在互联网上做直播、做直播卖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文叔有自己的心得总结:关键是讲故事。所以他去收集了利川不少乡镇的故事,比如恩施的梧桐茶是因为国王梦到凤凰衔叶,治好了女儿的疾病,所以凤凰衔叶的植物被命名为“梧桐茶”。

2019 年 4 月,文叔和土家辉曾短暂在淘宝开通直播,文叔在 1 个小时之内,介绍每样特产,都能上溯到古代或者神话传说,但直播间依然只有两位数的人观看,也卖不出去货,后来作罢。

“你看过李佳琦和李子柒的视频吗?”我问他。

“我看过李子柒的,但每个人要有自己的特色,跟着别人做,怎么能行呢?”文叔说。

利川的特产很好,质量优良,一定要想办法卖出去。这是我和文叔在聊天过程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怎么能保证质量呢?

文叔说,比如土鸡蛋,我可以去养殖场看,看场主家里没有用饲料,如果有,那就不是土鸡蛋,我们就不让他用。

事实上,土鸡蛋想要被证明是土鸡蛋,蛋、土鸡、养殖基地都必须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证,还得拿到绿色食品商标和好几个证才行。

虽然在互联网平台上走红过,文叔从未觉得自己是“网红”。文叔说,网红必须做实事,能让互联网两头的人得到实惠,今天你给我打赏了 500 元,明天你也给我打赏了 500 元,但后天呢?

对于文叔来说,把家乡的货带出去,能让喜欢他的网友吃到好吃的,喝到健康的茶,才是真正的“网红”。

2019 年,文叔参加了一部名为《武陵山上的星光》的电影拍摄,在里面当演员。这部电影主要讲的是湖北利川市已故离休税务干部施星灿“南下”,扎根基层,帮农惠农的故事。

文叔扮演的角色是个农民,叫老田,正如周遭的人都称呼他为文叔,反倒他的全名没多少人注意了。

文叔的全名叫黄文胜。

文叔笑着对我说,你看,我是一个农民,走到哪里,人家都把我当农民用。就算演戏,人家也说,你还是当个农民吧。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第四届社群团购大会,同期第一场网红直播带货大会举办

    8月8是沸点天下每年的年中例会,在金九银十之前举办的货源展,帮助更多的渠道方推荐好货源,链接新渠道。第四届社群团购大会主要以货源供应链对接为主,也是以展带会的模式。第四届社群团购大会从内容上对沸点天下进行了一次提升,将分享内容进行了归类:从趋势、合规、系统化、品牌打造、运营及传播方面进行全面的剖析。这也成为2020年第九届社群团购大会内容的由来。第十届沸点会暨第四届社群团购大会时间:2019年8月8日地址:广

  • 没懂网红、个人品牌和新消费品牌,就别盲目搞直播了

    网红、直播、新的消费品牌,现在这三个词非常时髦,很多人觉得自己如果不去凑个热闹,不加入其中,自己就被时代淘汰了,或者失去了很多东西,没有笃定感。

  • 基金公司直播花样百出!理财经理成为网红

    直播在今年迎来了第二春,各种“直播+”模式上线,让不同行业都在尝试与直播发生化学反应,这其中就包括投资理财的金融行业。

  • “银发网红”C位出道 你不知道的老年直播市场

    “乐退族银发闺蜜团”、“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我是田姥姥”,直播江湖中从来不只小姐姐,像汪奶奶、田姥姥这样的高龄“网红”还有不少。他们或通过优雅的谈吐举止,或通过接地气的生活内容,展示自身风采,分享生活智慧,正在悄悄地影响着当代老年人的生活理念和方式,也改变了年轻人对老年人的刻板印象。

  • 直播电商很火,关直播什么事

    ?人们对直播电商的信心有多高涨?这个问题可能已经没办法用简单的数字来量化。以快手为例, 6 月 24 日,快手宣布将投资 30 亿元人民币与成都市政府共建“快手电商总部”——这几乎将直播电商的竞争抬上了另一个维度,在此之前流量补贴、平台扶持这两组关键词能概括所有的相关操作,天价签约罗永浩的抖音,给予的也更多是开屏、推送、运营活动等线上资源——大手笔地推动直播电商实体化,并且还由企业层面发起,堪称开天辟地头一遭?

  • 毕业就去当网红?先听听8位95后网红的口述

    据猎聘大数据研究院《 2020 应届毕业生春招求职报告》显示, 2020 年毕业生人数达到 874 万人,再创新高,其中超 7 成尚未签约。同时招聘应届毕业生企业规模同比下降22%。

  • 青海网红公路游客扎堆拍照 「逆天」颜值成网红打卡地

    【青海网红公路游客扎堆拍照】据媒体报道,在青海省格尔木市,G315 国道U型公路因其「逆天」的颜值,成为网红打卡地。游客们纷纷将车停在公路边,扎堆在道路中间拍照,可殊不知,危险就在他们身后......

  • 直播≠电商,兑吧金融直播的运营逻辑大揭秘

    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直播行业却高速发展,其中电商直播的兴起尤为快速。宅在家,看直播,从线下购物转战线上下单的模式,基本成为了疫情期间全国人民的标配姿势。近期,某财经大V和一系列明星直播带货翻车事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为什么李佳琦、薇娅的直播就能成功?而同样也拥有千万粉丝的明星带货缺屡屡翻车?这其实就要回归到直播的本质,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直播就等于电商卖货吗?并不,李佳琦的成功源自于

  • 电商直播格局的新变量:腾讯直播独树一帜

    今年互联网最热的赛道是什么?相信绝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会是电商直播。伴随着薇娅、李佳琦的一次次出圈,抖音高价签下罗永浩担当门面、明星扎堆开启带货首秀等一系列事件,直播带货的关注度也被不断推向高潮。

  • 笑铺日记直播系统助力线下商家 玩转直播电商

    近年来,随着实体店铺运营成本的居高不下商业模式正在不断改变,尤其是年初疫情影响让线下零售跌入冰点,越来越多的实体商家想要迫切转型线上另寻出路,考虑到商家的需求,开发了国内首个面向服装行业的移动应用整体解决方案的杭州衣科公司将多年来深厚的技术积淀与服务经验,向更多行业移植,推出了新一代轻量级店铺管理APP笑铺日记,为线下实体门店打开了一道开拓线上渠道转型新零售的大门。小程序打通线上线下由于笑铺日记与微信小程序?

  • 揭秘宇宙级神奇网红家族

    美国独立日当天,侃爷在Twitter上郑重宣布自己将竞选美国总统。此番发言一出,侃爷的妻子金·卡戴珊和好友埃隆·马斯克(特斯拉创始人)立刻表示全力支持,各大媒体也争相进行报道。

  • 我在淘宝“剁手”,没有一个抖音网红是无辜的

    当鬓挽青云,美目流转的唐装小姐姐忽然朝你倾过来,握住你的手,殊不知她已经攥住了几亿人的心。没错,我说的正是去年在抖音火爆刷屏的“不倒翁小姐姐”。作为一名西安大唐不夜城景区的工作人员,她让我们充分见证了“一个人带火一座城”这件事情是多么轻而易举。

  • 别上了社交直播电商的当!

    直播卖货会是这几年的主旋律,所以大家都想在直播卖货这个领域分杯羹。有想淘金的,也有想给人挖坑的。

  • 直播电商这波,抖音快手干不过淘宝

    2020 年,直播电商风起云涌,淘宝抖音快手三国杀,腾讯京东拼多多悄默默入局。这一波直播风潮,谁能笑到最后,拿下直播电商铁王座?

  • 如涵:网红经济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上市之前,如涵的盈利模式就受到了外界的挑战甚至是不看好。尽管有诸多如“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阿里巴巴唯一投资的MCN机构”等光环加身,但如涵上市之后的股价涨跌,却难言顺利。

  • 勿怕直播带货坑太多 快手发布权威直播电商增长宝典

    最近直播带货的风向有点变化,似乎整个舆论都在讨论这其中有多少猫腻,有多少水分,而当年那种神话般的感觉似乎一下子进行了反转。其实这也是风口的一个标准特征,会出来特别多的质疑和问题,也能获得很多的支持和传播,核心其实还是很多人错过了,想找找心理平衡,实际上并非如此。 固然直播带货不是人人都能爆卖过亿,但直播带货也绝不是一个凭空吹出的泡泡,有泡沫是正常的,其中还有更多值得关注和把握的机会。到底这个行业是?

  • 小电铺作客点点客公益直播间,关于电商直播他这样说

    3月点点客邀请了多家上市公司的总裁来为企业分享,如何通过“直播裂变“的全新商业模式,在2020年疫情期间顺利渡过难关甚至为企业做一次商业模式的迭代。本期,点点客邀请到了小电铺直播电商总经理张一帆先生为大家带来《直播电商精解》分享。以下是精彩观点摘录:电商直播目前来看是变现最高且交互性更高的营销场景。而淘宝类直播更侧重于从公域获取流量,近年来,获取流量成本逐年攀升,黏性也有所下降。而微信直播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可?

  • 不请明星不请网红!这家店喊了6位大妈做直播,爆卖1000万复购超60%

    最近,有 6 位北京大妈在直播间火了!她们是一批平均年龄在 50 岁左右的妈妈主播,在开播前,她们会认真穿搭,画个基础的妆。对着镜头时,她们会把美颜开最大,怎么年轻怎么来,一边“宝宝、么么哒”,一边熟练地织着毛衣,靠着“颜艺”,半年时间,她们就在直播间卖出了 1000 万的销售额。

  • 直播电商创立者如今却为生存挣扎

    ​全民皆主播,明星忙扎堆。 2020 年,整个直播圈子火得一塌糊涂。造就这样的火爆场景,直播带货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不仅解决了之前直播平台头疼的变现问题,也帮众多想要转型企业融入了线上。

  • 中国网红在YouTube爆火,靠的是什么

    #李子柒被写入小学语文考卷#、#李子柒 童年小零食#、#李子柒笋壳粽#、#李子柒海外粉丝破千万#......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李子柒的话题频频登上微博热搜,浏览量个个破亿。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