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评论 > vlogger最新资讯 > 正文

拍武汉的vlogger:封城1个月,他们记录过爱与悲伤

2020-02-21 08:27 · 稿源:新榜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  小白,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到明天,武汉封城整整一个月了,全网都在关注这座陷入寂静的城市。

在海量的新闻报道与各方消息中,有一类视频在微博、B站等网络平台上受到了极大关注,获得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播放量,这些视频出自身在武汉的普通人,他们以vlog(视频日记)的形式记录着这个几乎停摆的城市,以及生活在其中的百态众生。

我们采访了其中两位——张竣(「食贫道」导演)和蜘蛛猴面包。

VLOG

截至发稿,张竣制作了 18 条vlog,微博播放量全部过百万,其中 3 条超千万;蜘蛛猴面包共发布了 12 条武汉日记, 11 条播放量过百万, 1 条过千万。

他们都说,拍武汉是为了呈现真相。

张竣:每个人都很拼,没有人会刻意害谁

大年初一入江城

车站检查员问:你想好了没有?

大年初一,张竣告别父母妻儿,坐上了从北京到武汉的高铁。出站时已是夜里九点多,检票员说:“你进来了就出不去了,想好了没有?

张竣是央视特派武汉报道疫情的记者之一。在网上,他有一个更出名的身份:微博粉丝超 500 万,B站粉丝 86 万的美食博主「食贫道」,也是粉丝口中的“饼叔”。

这是张竣第二次来武汉。 2018 年,他曾因公务来武汉大学讲课,工作间隙也没忘发挥美食博主的特长,早拍热干面、晚拍小龙虾。张竣记得,那时世界杯刚结束,武汉的夏夜很热闹,充满了市井气息。

这次来是冬夜,下着雨,街道上空无一人。

入住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张竣第一件事是掏出手机点外卖。一方面是因为真的饿了,另一方面是想拍一条vlog,记录疫情对当地商家和民众的影响有多大。

两天后,这条名为《武汉深夜还能点外卖吗?的视频被同步发布在B站「央视新闻」和「食贫道」账号下,截至发稿,累计播放量 107 万,弹幕里有粉丝惊奇:“叔居然是央视记者???”

用美食博主的直觉拍疫情下的武汉

食物最容易获得认同感

在做美食自媒体之前,张竣曾在央视《东方时空》做过调查记者、战地记者,还担任过央视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2018 年,张竣开始尝试新媒体,和朋友一起做起了正能量硬核美食自媒体「食贫道」。

「食贫道」在B站上传的武汉vlog

在张竣拍摄制作的数十条武汉Vlog中,食物也有很强的存在感:逛超市看是否还能买到零食;煮 300 个元宵送给一线工作者;采访给医院做盒饭的小姐姐;“考察”方舱医院食堂伙食如何……

“有很多同学都说我在武汉做的也都是跟吃有关,说我就是个美食博主,”在接受新榜采访时,张竣说,“其实不是。是因为我们想找一些大家在认知上容易获得认同感的东西。比如说你拍方舱医院食堂,大家知道这个菜到底怎么样,但我如果去方舱医院做一个药剂相关的视频,大家没这个认知。”

探访百步亭和方舱医院

尽量避免透露记者身份

到达武汉后,除了拍摄,张竣时时刻刻都在关注微博、朋友圈里的信息。传言中争议很大的百步亭和方舱医院,张竣都去实地探访过,拍摄了《去百步亭给 82 岁老爷爷送菜 跟拍居委会工作的一天》《广场舞?读书角?方舱医院里的病人每天都干啥?等Vlog。

大部分拍摄并没有刻意的设计和准备,张竣都是一个人直接“杀”过去。实地采访时,他尽量避免透露自己央视记者的身份,也不会提前交代对方要问什么,“因为我要保留被采访者的情绪。”

拍方舱医院时,张竣问了医护人员一个问题。

“在网上,你方舱医院干啥,或者不干啥,都有人骂,你看这些网上言论的时候,你委屈吗?

“我没有时间去看这些评论,”对方笑得有一点无奈,“我觉得各种评论我都不在意,我们只要发自内心地去帮助他们。”

在张竣看来,网上之所以有很多流传很广,最后却被澄清的消息,并不是因为网友更愿意相信谣言,而是因为一开始信息相对少,大家又比较焦虑。

“这是一个看不见的病毒,也不知道会传播到什么程度,只能尽可能的把潜在病患先全部隔离,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好像也没有那么多地方、那么多医用物资、那么多医疗人员,这是一场很难打的仗,但实际拍的时候就会发现,大家都很拼。如果把前因后果全都看了之后,可能会发现很多问题是工作量极大或者其他原因导致的,如果我们的信息及时跟进了,大家就会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

闲下来时,张竣也会去看B站弹幕,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帮他怼“杠精”和“键盘侠”的留言,“能让大家相信我,呈现一些真实的信息给大家,还挺有成就感的。”

在紧张的环境中

传递轻松情绪和幽默感很重要

无论是深夜在酒店房间一边撸串一边大喊“奥利给”,还是对着方舱医院正在锻炼的男患者脱口问出“这位猛男你来几天了?”,张竣和很多人印象里的央视记者不太一样,他的武汉vlog也跟充斥着空旷街景和苍凉情绪的同类视频截然不同。

“之所以你能在我的vlog里看到这种轻松和幽默感,是因为我在努力去发掘这样的情绪,希望大家在紧张的环境中,能看到一种让他们觉得松弛的东西。对这种正能量的传递,大家可能印象会更深。

在众多拍摄过的对象之中,张竣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送盒饭的小姑娘。正月十五,央视报道组煮了 300 个元宵,送给一线工作人员。

“我去给这个小姑娘送元宵的时候,她说今天已经送了几百份了,不需要元宵。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有人给她送过元宵,结果她说没有。我当时反应过来,她在下意识里都是在替别人考虑,”张竣回忆道。

“有时候你可能在网上看到一些消息会非常气愤,会怀疑,但是我们会告诉你说,因为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去营造一个更好的环境,没有一个人会去刻意害谁。”

“不是说我是一个积极的人,”张竣说:“我只是一个更尊重事实的人。

蜘蛛猴面包有些画面虽然很沉重,也是一种对历史的记录

封城第一天的武汉

人们的表情有一种茫然的冷静

在接到封城通知时,影视工作者蜘蛛猴面包已经快一周没有出门了。封城之后,他决定走出家门,看一看封城之后的武汉是什么样子,拍点东西,顺便做些采购。

封城第一天,整个城市突然变得非常空,非常安静。街上只有环卫工,偶尔还能见到一些拖着行李箱的人,不知道是刚回城,还是没来得及出城。大部分人都戴了口罩,没戴口罩的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他们的脸上有一种茫然的冷静。

蜘蛛猴面包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生活会受到多大的影响,但作为一个武汉人,他意识到封城是一个重大的事件,作为一个影视工作者,他希望通过自己拍摄和记录画面,让大家看到真实的武汉现状。

所以,从 1 月 23 日起,蜘蛛猴面包开始拍摄和制作《封城日记》系列视频,并发布在同名账号上。

是vlogger也是志愿者

在记录,也在提供帮助

封城之后五六天的时间里,蜘蛛猴面包大概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白天做志愿者、拍视频,晚上回家导素材,通宵剪辑,争取在第一时间把视频发出来。直到朋友提醒,说他那几天进入了一种“不正常的应激状态”,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有点透支了。

封城第二天,蜘蛛猴面包通过微信群加入了志愿者组织,成为第一批开车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

“当天接了一个医生,她说他们晚上就吃泡面。大年三十对中国人来说是很很重要的一天,但她说得时候特别的轻松,也带点无奈。”

除夕夜那天晚上,蜘蛛猴面包和一位同样不能和家人团圆的朋友吃了一顿特别的年夜饭。那天晚上,他失眠到凌晨五点,早上六点半又出发去接医护人员。

「蜘蛛猴面包」在B站上传的武汉vlog

在蜘蛛猴面包的vlog中,出现的最多的就是帮助别人的人:志愿者车队,上门喂猫的快递小哥,为医院提供免费援助的酒店……

见过坚强

也见过绝望无助

除了接送医护人员,蜘蛛猴面包还做了另一件事:送药。

因为网传克力芝(一种药物)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效,有外地网友希望赠药,但因为武汉封城,希望联系当地志愿者帮忙送药。

一开始,蜘蛛猴面包很谨慎。因为并非专业人士,他担心药物是否有问题,与赠药网友反复确认,直到看到有医务工作者求药时,才决定同意送药。

在刚开始拍摄封城日记时,蜘蛛猴面包接触的主要是志愿者,所以前几集的内容充满了积极、温暖的故事。后来在志愿送药时,他慢慢接触了越来越多患者家属甚至患者本人。

“我记得有一个人,她的老公是医院门诊部的医生,患了重症已经住院了,那天她找我拿药的时候,我看她的状态很积极,没有特别的沮丧或怎么样,她还表示特别感激我,”他回忆道,“看到之后就觉得她特别坚强,心里会觉得特别的沉重。”

他也目睹过撕心裂肺的崩溃。“有一位在送药时认识的女孩,他爸爸几天后去世了。我后来去了医院,她在门口哭泣,很无助。”这段视频也被他拍下来,放在封城日记第 11 集,“那些画面虽然很沉重,也是一种记录,对历史的记录。

在蜘蛛猴面包看来,疫情之下,武汉人呈现出了另一面。

“以前大家觉得武汉人很直爽,不跟你拐弯,不跟你来任何虚的。有的时候在生活里面遭遇一些不顺或什么的,他会用那种比较狠的语气说话,其实也就是一种纾解。”

“但是这一次疫情里面确实看到了武汉人真的很团结、很热烈,他们表现出来的积极的温暖的力量,我觉得很热血。”

在《封城日记》第 5 集,蜘蛛猴面包去拍摄了为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所的酒店,在那里,他问一位志愿者:“有没有感到害怕、恐慌?”

“肯定有害怕,肯定有恐慌,”志愿者回答得很干脆,“但是我们不能跑啊,我们不能躲啊,我们毕竟是武汉人,这是我们的城市。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