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的社交攻略:如何用有趣的灵魂,去搞定好看的皮囊?

映客 (2)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熊剑辉,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能得到它的认可,正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积目的宝藏

10 月 28 日,港交所“直播第一股”映客“欣然宣布”:以 8500 万美元,成功完成对社交APP“积目”的收购。积目,从此成为映客的附属子公司。

实际上,直播行业今年并不好过。以熊猫直播关停为标志,一批中小直播平台解散退出;连“直播之王”映客,也录得战略性亏损 1092 万元的半年报。如此背景下,映客对积目的巨资收购,在业界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而无数吃瓜群众的疑问则是:积目是啥?

积目APP,一个定位于“Z世代”(95- 00 后)人群的陌生交友平台。它 2016 年上线,采用一种“颜值+兴趣”相结合的社交模式,以促进陌生人之间的沟通交流。

它的种子用户,是一群在潮流、时尚、艺术方面有追求、有感悟的年轻人。他们来自一二线城市,有特定的小众文化爱好。像汽车改装狂、球鞋收集控、滑板爱好者等,都是积目APP最早的忠实拥趸。

让人意外的是,在没宣传、没推广的自然状态下,积目仅靠口口相传、自发成长,日活用户数就将近百万,月度环比保持两位数增长。

红杉中国、蓝驰创投、英诺天使基金等资本大佬,迅速踏破了积目的门槛。

在中国投资界,“红杉所投,必属精品”。

积目的表现,也不负众望。 2019 年,积目在苹果APP STORE的排名最高攀升到社交类榜单前10、总榜前100,比多闪等热门应用更火爆。

但在一些人看来,映客这笔收购做亏了。

2017 年、 2018 年,积目的净利润分别是- 619 万元、- 1767 万元。在直播行业告别高速成长期、进入价值驱动期的当下,映客竟然花 6 亿,收购一家没有正向现金流、未来成长不确定的陌生交友企业。这样的交易,值得吗?

映客CEO奉佑生的答案是:当然值得!

对生在湖南、长于深山、不善社交的奉佑生来说,他从小要面对的,就是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的大山,以及难以排遣的孤独。

但凡事皆有两面。最懂孤独的人,恰恰懂得什么是好的社交产品。打造出微信的张小龙、打磨出映客的奉佑生,都是如此。

实际上,积目上线后不久,就引发了奉佑生的注意。

它黑白两色的界面,彰显出低调、潮酷的风格,蕴含着致命的吸引力;

以兴趣爱好为导向的理念,吸引着对潮流艺术有品味、有追求的青年,而不是那些目的不纯的乌合之众;

与其他陌生交友APP相比,积目的准入机制稍显复杂、不太“友好”,却避免了陌生人之间的粗浅社交;

以文化和兴趣为核心算法,志同道合的人能迅速匹配、热络关系,并稳固下来。

积目的线下文化派对更办得风生水起,像“东西南北中hiphop派对”、“积目观影团”等文化活动,极具口碑。

奉佑生意识到,这是一款极具精神内涵和文化属性的社交产品。它不暧昧、很干净,虽然小众,却稳步增长,很符合奉佑生的预期。

这种品质,在新时代的当下,具有宝藏般的意义。

奉佑生的收购逻辑,也因此明确:一是积目的数据符合评估和预期,二是与映客现有产品体系构成协同,三是积目的成长性相当可期。

而接触后映客才发现,起初,积目没有被并购的意愿。双方在长期的沟通谈判中,才逐渐慢热,最终牵手。

由此,映客向陌生交友领域,迈出了关键一步。

陌生人的江湖

段子手李诞说过:“我真的很喜欢陌生人,因为陌生人可以随意伤害。你心里难受吗?我不在乎,因为你是个陌生人。”

某种程度上,这是中国陌生交友平台的真实写照:既孤独又渴望,既喜欢又伤害。

2011 年 8 月,“陌陌”开始引领陌生交友的新潮流。与QQ漂流瓶的漫无目的不同,陌陌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分享方式,造就了线下交流的无限可能。后来,陌陌又转型“直播+社交”,确立了这一领域的头牌地位。

但 2014 年,“探探”的异军突起,让陌陌大为紧张。它“左划无感、右划喜欢”的“选妃”策略,让人大呼过瘾,用户量暴涨。

正是在陌陌和探探龙争虎斗的当口, 2016 年 4 月,积目上了线。

两虎相争,最终演变为强强联手。 2018 年 2 月,陌陌以7. 71 亿美元(现金+股票)收购探探,实现了“男多女少”的陌陌和“女多男少”的探探的强势互补。

对积目来说,这既是坏事,也是好事。

陌陌+探探,已成为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阻隔着所有想要进入陌生交友领域的竞争者。强力围堵之下,积目只能另辟蹊径,并独树一帜地定位于95- 00 后青年的文化垂直领域。

这让积目成长缓慢,却幸运避开了陌生交友产品的“真·死穴”。

2019 年 4 月,探探在安卓市场上突然被下架,陌陌的股价随即遭受重创。一时间,“比邻”、“密语”等陌生交友APP被扫荡一空。

这一次,监管风暴真的来了。

其中的问题,人们心知肚明。在这个领域,除了各种难以根治的擦边球,鱼龙混杂的生态,也使之成了藏污纳垢之地。

很多陌生交友平台,本质上就是个“看脸网”:好看的女生,一天能收获数万点赞;平庸的男生,一年只能匹配寥寥几人。在这里,要“交友”的人是少数,要“交易”的人才是多数。微商、推广、引流等黑灰产从业者潜伏其中,遭遇高仿球鞋、假烟假酒、三折话费等则是常态。

有人曾在某陌生交友APP上亲测。他先充了会员,后开始匹配,加了 30 多位陌生好友后展开甄别,结果发现:直播托、游戏托、零食托、博彩引流、影视骗子占绝大多数,有真实交友需求的只有 3 人,其中两个还是互联网公司社交软件产品经理。

这让“好用户”避之不及,“坏用户”趋之若鹜。

而在积目里,光有颜值是不够的。用户的兴趣爱好、文化偏好、生活情趣,都是重要的筛选门槛。

于是,低质用户和黑灰产从业者,会莫名其妙被驱逐、遭封号。这让很多人倍感困惑。但反过来意味着:能得到积目的认可,正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在志趣相投的基础上,系统才会通过“灵魂匹配”,为潜在好友创造深度交流的机会;为了避免一对一尬聊,还能设置在兴趣群里先聊;积目的线下活动更令人称道,以前从无交集的人群能饶有兴趣面对面互动,潮流文化、美好生活因此传递给了更多年轻人。

在监管日益严峻、内容日益规范的当下,积目的这种取舍,被映客视为最宝贵、最强大的竞争力。

映客的新疆土

而映客的雄心,也不仅限于直播。

2018 年 7 月 12 日,映客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映客 3700 的股票代码,被奉佑生赋予了全新寓意:“3”代表三岁的映客,“0700”则是腾讯的代码。

映客要对标的可不是虎牙、陌陌这些同行,奉佑生心中有自己的星辰大海。

上市后的映客,大动作不断。

2018 年 10 月 24 日,马化腾在知乎上发出第二个“灵魂之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映客的答案是:5G、AI(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注定成为改变人类社交方式的颠覆性技术。

为此,映客持续不断投入2. 35 亿,研发出主播动作AI识别、AR(增强现实)人物PK、低延时合唱等全新技术。

像超低延时合唱,实现了5G场景下延时在 50 毫秒之内,为映客首创;主播动作AI识别,大大加强了直播智能监管力度;VR、AR加速落地,则给娱乐直播带来更多样、更丰富的形态。

这样底层的核心技术,当下,它或许仅用于直播娱乐;未来,它在远程教育、实时医疗、VR办公、MR工作协同中产生的价值,将是颠覆性的。

技术上有底气,产品上映客才敢于“下饺子”。

从中老年社交的“老柚直播”,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语音交友平台“不就”;从下沉市场的“一米直播”,到海外社交产品“YiAmar”……映客构筑的,是一个全方位社交产品矩阵。

比如一米直播,就号称直播中的“东北特供”,兼具东北式轻社交属性:你完全可以一边看直播,一边跟好友远程“唠嗑”。

对内有定力,对外有突破。

声音社交产品“YiAmar”,投放中东、主打海外,瞄准18- 35 岁的中青年,通过发声音卡片交好友。

而放到映客社交产品的大版图来看,人们最终发现:收购积目所要填补的,正是“陌生交友”这块重要的产品拼图。

这体现出奉佑生对行业发展的认知:产品有生命周期,但大娱乐没有周期。一个公司要保持长久生命力,就必须要在主航道上不断延展,才能跟得上年轻人、跟得上新时代。

而海外市场,已为积目的未来,提供了参考样板。

2017 年 8 月,美版“陌陌”Match Group曾向陌生交友应用Bumble,提出4. 5 亿美元的收购报价。

当时,Bumble的用户突破千万,是美国第三大约会应用软件。面对未来广阔的前景,Bumble拒绝了Match Group的收购。

两年后,Bumble的估值冲破 10 亿美元。

而作为美国陌生交友的龙头老大,Match Group在纳斯达克上市 3 年、暴涨 10 倍,市值已突破 200 亿美元。

距离Match Group,积目或许相去甚远;但成为第二个Bumble,积目并非没有可能。

眼下,积目日活将近百万;今后,在映客加持下,达到Bumble的千万量级将是大概率。而积目的文化、时尚属性,确保了用户群品质更高、变现能力更强、发展空间更大。

中国的陌生交友市场依然广阔。陌陌与探探联手后曾表示:两个平台的月活加起来,甚至都没法满足一半的市场需求。

映客与积目联手闯入的这块新边疆,虽群雄并起,却未有垄断王者。它既可以纵向深入,沿着小众领域垂直发展;又可以横跨国界、冲出海外,朝着未知的国度推进。在当下,唯一能够限制它们未来的,或许只有天空和想象力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