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颜滤镜:造福中国女性的伟大发明

2019-08-05 16:04 稿源:航通社公众号  0条评论

美女,主播,陪玩,直播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书航 8 月 5 日发于北京

“乔碧萝殿下”因为在直播中没有及时遮挡脸部,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年龄。她后来自己承认这是炒作。这事过去已经一星期了,所以我想聊聊一切的起点——在直播过程中可以遮挡和改变容貌、声音的滤镜。“乔碧萝殿下”事件体现出,女性用来让自己(比真人)更美的软件,实际上已经具备了“易容”和“伪装”的能力。当 50 多岁的阿姨看起来、听起来都像是 20 多岁的女孩子的时候,实际上这已经是换了另一个人。

有报道指出,直播平台对女主播的招募要求,因为各种软件的辅助,已经变成了只要是“活的,女的”就可以。[1]这些技术的出现本身并不意外。随着深度学习的推广,“男扮女装”(Gender Swap)的 Snapchat 实时滤镜,以及 deepnukes 这样给照片“脱衣服”的个案都在涌现。

只要不是很多人用,这都属于无需担心的个别行为。真正令人恐慌的是,如今女孩们使用这些虚拟化妆术“伪装自己”,并不带有道德上的犹豫或愧疚,或其它任何心理上的阻碍。她们还积极要求厂家开发和完善这些功能。以至于,支付宝推行刷脸支付的时候,因为没有开启美颜功能而被女性吐槽 [2]。

理论上,支付宝是可以用下面这种逻辑来实现的:在摄像头识别和后台处理中仍采用真实的人脸,但在前台加一层滤镜,让女性看到的实时的脸庞,就是她们眼中理想的自己。

——如果说这不叫自欺欺人,那什么才算?

男与女的共谋

“乔碧萝殿下”事件之后,很多主流媒体的评论,还是希望多点真诚,少点套路,不要互相欺骗。只是这些对基本道德的要求,总是挡不住另一边的需求如潮水般涌来。可以想见,如果某个直播平台不提供此类技术,或技不如人,平台上的主播和观众难免会迁移到别处。

对美颜、伪装、塑造虚拟形象的需求,多少可以被看作是男性和女性的共谋。全社会共同塑造了一种以年轻可爱和标准脸型为美的审美观,几乎任何年龄的男性和女性,都在共同守护并不断自我强化这种观念。

就男性而言,他们为“乔碧萝殿下”们付出金钱、时间和精力,乃至于产生性幻想的前提,都是在视频当中伪装出来的那个美女的形象;以至于真容暴露之后,送钱最多的人直接销号,有观众认为这是一种诈骗。不过,既然对方本来就没承诺自己是多少岁,这也只是男人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平台对“乔碧萝殿下”做永久封禁,对方坦率承认炒作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大大破坏了平台与观众之间的默契。

任何同质化的网红脸主播,都可能会被后来的观众质疑其容貌的真实性,进而让他们犹豫是否要付出感情、时间和钱给平台。观众对平台乃至行业的信任危机,比单独一个主播的问题要严重得多。

不过男性方面说到这也就可以了。相比男性,女性才是这个美颜盛世最忠实的维护者。女性要让自己看起来更美,并不完全是所谓男人对女人的压迫——而更多是她们内部进化的结果。

有人说“女为悦己者容”,现在女人是因为自己喜欢美,所以才选择各种方式去变美。表面上看来,这是进步,增加了女性的自主,不再唯男性马首是瞻。但实际上,她们还是屈从于同一套单一的审美标准;而且因为没有了男人作为假想敌,她们没有了“不努力变美”的借口。

很多女人对外观都维持一套严格的标准,这并非双重标准,她们自己也严格遵守着。而且,同性之间的比拼往往是越来越严格的,甚至已经到了男性觉得不必要的程度。

例如明明一点都不胖的女孩,为追求不合理的瘦身,最终变化为暴食症患者,以催吐的方式自虐,成了可怜的“兔子”。这样的情形,如果说目标是取悦男人的话,只能说是南辕北辙。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