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手看“二次元”虚拟直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快手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赵思强,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目前国内的虚拟形象在内容端仍然存在巨大缺口。虚拟形象的内容运营不仅需要运营方的持续输出,产出内容,更需要在运营上花精力,撬动粉丝能动性,扩大内容影响力。

刺猬公社 | 赵思强

4 月 23 日, 25 万快手用户观看了一场“前所未见”的直播。 49 分钟的直播时间里,一个牙齿微凸,大眼圆脸的3D动画版小和尚摇头晃脑,收获了接近 65 万的点赞。这是快手首次在二次元直播上做出尝试,也是国内短视频平台首次推出“虚拟形象直播”(以下简称虚拟直播)服务。

“我感觉在看动画片呢。”评论里有人这么说。

在外界的印象中,快手可能并不是一个二次元氛围浓厚的平台,和其他平台相比,在二次元领域的动作也并不多,最引人瞩目的可能就是去年收购了弹幕视频网站Acfun。

但实际上快手拥有大量的动漫合作方,毕竟无论对于哪种类型的IP,短视频平台在今天都是必须要拿下的传播阵地。快手的二次元垂直分类,实际已经涵盖了国内外知名IP、新生代原创IP,更有动画制作、漫画连载、手绘、cosplay、配音等多元化泛二次元内容。

从快手的角度来讲,二次元内容是丰富平台内容多样性的重要板块,尤其近两年泛二次元概念的出现,让二次元内容覆盖的用户范围急速扩张,用户对二次元内容的接收程度变高,很多新的内容形态亟待开发,这对于快手来说,都是非常值得去拓展新方向,此次推出虚拟直播,就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虚拟直播可以算作是虚拟偶像在社交网络时代的一个重要分支。早期的二次元虚拟偶像,比如初音未来,洛天依,主体其实是一个音乐制作软件,相当于是提供了一个躯壳,具体的内容由每一个粉丝进行填充,所有人的合力造就了这个虚拟偶像最终的形象。

而一个虚拟主播其实是由真人扮演,在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这种形式产生的虚拟偶像人设形象固定,符合社交网络的传播环境,能够很好地和观众互动,并且在商业变现方面的表现也更好,所以在近两年发展迅速。

Cyber-Agent数据显示: 2017 年 12 月Youtube上虚拟直播Top50 频道登陆人数为 162 万人,而在 18 年 6 月这一数字翻了 5 倍,达到 825 万人。全部的虚拟直播频道关注人数合计已经达到 1089 万人,全体虚拟直播总播放量为 6 亿 9000 万次。

从商业角度看,虚拟直播对于动漫IP来说,极大地缩短了变现路径。动漫IP的衍生开发始终是非常长线的过程,只有当内容积累到一定程度,获得足够影响力之后,进行下一步的开发才能保证不会“赔本”。像是此次在快手上直播的“一禅小和尚”,虽然在快手平台上拥有超过 700 万粉丝,但实际的变现途径只有广告一种方式。

就算是单纯的虚拟主播投入也不少,与传统经纪公司包装艺人一样,虚拟主播要经过形象的设计,如人物性格、爱好等,选取适合的声优,录制视频,运营推广......每一步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所以对于许多二次元机构来说,无论从哪条路走,发展初期很难找到合适的变现渠道,不过直播的收益是即时的,并且直播的过程本身也可以成为调整IP形象的试验场。当快手这样大体量的平台入局,无疑能在商业变现上给这些机构提供很大的帮助。

相比较国外,国内的虚拟直播整体仍处在非常初级阶段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有两个难点还没能很好的解决: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内容。

和真人直播不同,虚拟直播对技术的要求非常高,如果不能保证现出来的虚拟形象足够自然,就很难让用户产生亲近感。但想要实现良好的直播效果,专业的动态捕捉设备、面部表情操控系统工具等是必备的,这需要高额资金、多位工作人员合作进行操控调试。

然而太过复杂的操作,也提高了虚拟直播的门槛,变成了只有专业机构才能做的事情。在如今手机成为主要信息消费终端的环境下,如何仅使用一部手机就能实现捕捉2D人脸特征,驱动3D面部表情变化也自然成了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

在快手之前,国内已经有一些二次元平台开始入局虚拟主播赛道,比如克拉克拉就将虚拟直播作为平台的主打方向。去年年末,克拉克拉还联合数十家企业联合发起成立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就是要投入在技术研发上。而快手长久以来在人工智能、直播技术领域的积累,使其在虚拟直播技术的开发上具备了天然优势。

“虚拟形象直播项目融合了快手在AI技术方面多年的积累,技术上包含人脸检测技术、人脸关键点识别技术、面部表情识别技术、3D人脸重建技术,并融合了移动端深度学习推理引擎,使得算法可以高效率执行。渲染方面使用了自研的渲染引擎,针对移动端进行了优化。”快手相关负责人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解决技术的难题之后,第二步就是如何利用这个虚拟形象生产优质的内容。直播只是生产内容的一种形式,更重要的还是究竟应该怎样去运营好一个虚拟形象IP。

目前国内的虚拟形象在内容端仍然存在巨大缺口。虚拟形象的内容运营不仅需要运营方的持续输出,产出内容,更需要在运营上花精力,撬动粉丝能动性,扩大内容影响力。

目前运营较好的大部分还是头部的动漫IP,基本都是依靠已经非常成熟的内容作品,进行二次开发。比如《狐妖小红娘》的女主角涂山苏苏、《秦时明月》中的高月公主以及《阴阳师》人气式神“大天狗”等。

这其实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这意味着处在腰部的形象仍没有找到合适的渠道实现突破。更纯粹的,以人格化IP形式呈现的虚拟形象的价值没有得到足够的开发,而一个好的人格化IP,其实是拥有非常大的商业价值和想象力的。

例如被戏称做“人工智障”的第一个虚拟主播“绊爱”,就是依靠其明快强力的吐槽主持风格,在不到一年时间内Youtube视频频道拥有超过百万粉丝,推出了绊爱等Vtuber的日本公司Activ8,也获得了来自Gumi等投资机构的 6 亿日元(约 3700 多万元人民币)融资。

对于不同量级的IP来说,虚拟直播能够起到的作用不同。对于已经拥有一定影响力的IP,虚拟直播技术对IP的真实还原会让粉丝对IP形象的存在有更清楚的感知,增强互动感。这无疑能够帮助IP巩固自身形象,加强粉丝粘性。

对于那些还未获得一定影响力的动漫IP来说,拥有了直播这样一条路径,则可以挖掘出很多弯道超车的机会。因为直播时的形象实际是由真人扮演,要比通过作品塑造的形象更加真实,也更接地气,形象的人格魅力可以更直观地发挥出来。

配音演员图特哈蒙做过一次虚拟直播,回忆起来,他说:“当我真正直播的时候我想,我该表演是我自己还是该表演里面的那个人,渐渐的我觉得我演他比演我要好玩,因为我们配音演员是要表演一些别人。”

“虚拟形象如果有了生命,我们和他之间会有什么样的互动,一个好演员在后面做的事有很多。这个角色会不会长大,会不会生病,会不会经历生命中的变故,甚至会不会死亡。这一切都可以伴随着我们,虽然是虚拟世界的一个虚拟形象,但是就像我的朋友一样。”图特哈蒙说。

这其实才是虚拟直播应该达到的比较理想的状态。当技术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如何让更多普通人参与到虚拟直播中来,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拟形象的保护下,展现另一个自己,生产出更多真人无法表达的内容,才是让虚拟直播破圈的关键所在。

在这个方面,快手在用户量上是没有问题的,但由于目前还刚刚起步,合作方还多是比较成熟的二次元机构。不过快手实际拥有相对完备的直播生态,无论高粉用户还是低粉用户,男女老少都可以直播,这其实对于虚拟直播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内容宝库。

如果在未来,快手能够通过发挥自身技术和平台优势,实现让每个普通用户都可以打造自己的虚拟形象,让更多的人在二次元的世界打造出另一个自己,必然会急速降低整个行业的门槛,推动整个行业快速发展。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