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og元年,没有爆款

2018-12-29 09:07 稿源:新榜公众号  0条评论

拍照,短视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来源:新榜(ID:newrankcn)  

作者:糖三角

“Vlog是一种很小众的记录生活方式。它的覆盖面很有限,也许只有美食、旅游、时尚美妆学习等几个领域。总体成本很高,并不值得我去尝试。”

在国内某知名MCN公司高管小沅看来,近年被媒体吹爆的Vlog不算一门有前景的生意。

人人都可以拍Vlog,但并非人人可以成为Vlogger。

成熟团队能在几小时内完成一条抖音视频,而Vlog则要花数倍于抖音的时间和成本。根据小沅估计,目前市场上美食类Vlog的单条成本大约为1~ 2 千元,旅行类Vlog则高达3~ 5 万元。

因此,在我们问她如何看待Vlog这个风口时,她说:“其实风根本没吹起来,媒体写写而已。”

Vlog元年,没有任何一条Vlog成为刷屏爆款

今年初,各大平台纷纷将注意力转向Vlog。 9 月 18 日,微博Vlog官方发出Vlog召集令, 30 天内发布过 4 条以上Vlog,就有资格申请微博认证的“Vlogger”,享受相关的社区优惠扶持。 11 月,B站发布 30 天Vlog挑战,完成挑战的UP主同样可以得到一系列奖励。

这些平台行动吸引着嗅觉敏锐的内容创业者,加上欧阳娜娜、王源等明星的光环加持,戴森、飞猪、OPPO等超级广告主的入局,让 2018 年被造势者称为“Vlog元年”。

但黑色幽默的是,回顾全年,没有任何一条Vlog成为刷屏爆款

不少人读过无数篇相关文章,却从未看过任何一条Vlog。媒体描述与现实之间的割裂,让Vlog成为遥远的“幻想乡”。

Vlog扶不上墙,短视频却在今年井喷。

2018 后半程,短视频已经打破 15 秒的局限,开始向3~ 5 分钟进军。「华农兄弟」「野食小哥」「手工耿」「多余和毛毛姐」等人纷纷以 3 分钟以上的短视频爆红。

这些视频普遍时长3~ 7 分钟,内容以记录和分享日常生活及爱好为主

同样 10 分钟以内,同样记录生活,这些短视频红人是否就是Vlogger?他们的作品是否属于Vlog?

在视频内容多样化、形式多元化的今天,短视频红人与Vlogger的界线正在逐渐模糊。

读到这里,你或许可以思考一番:「华农兄弟」是Vlogger吗?为什么?

Vlog=Video log(视频博客),是比短视频更长,更倾向于记录日常生活的视频形式。

这样的网络定义使许多人陷入了一个误区:Vlog和抖音的区别只有时长。

不抽奖的Vlog一周只能得到 20 几次转发

“Vlog领域里最大的头部还不到一千万粉丝,而且其他人根本跟不上头部的质量。头部越少,这个领域就越小,赚的钱也就越少,赚不到钱,那这个领域就根本不能算是一个风口。”

小沅的话尽管有些残酷,但变现模式不清晰,总体流量不够大,的确是Vlog的两大硬伤。

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愿意相信Vlog是短视频之争的关键后半场,甚至认为Vlog能再次颠覆视频观看习惯,缔造全新商业流量洼地。

这不免有些过于信赖新品类的势能,涉嫌守株待兔。

打开某位国内一线Vlogger的B站专栏,我们可以看到他近 10 期Vlog的播放情况。这 10 期Vlog跨越了 3 个月,内容覆盖街拍日常、美食、出席活动、网友互动等多个方向,但平均点击仍然仅有1. 3 万。

如果纯粹以流量计算,和抖音、快手上动辄百万观看的短视频比,作为头部用户,这个成绩只能算差强人意。

去年五月,J君发布他第一条Vlog。坚持一年多后,他微博拥有 110 万+粉丝,最新一条Vlog在一周内获得 5200 余次转发,近 1700 条回复。这个成绩在Vlog圈可谓优异。

但其实J君早在人人网时代就已经开始运营个人IP,对于持续输出意识的他而言,成为Vlogger只能算一次业务转型。

另外我们观察到,不少职业Vlogger在发布视频时都有同一个习惯:在微博发布视频后加入转发抽奖,奖品从上万元的iPhone XR到价值数百元的旅行纪念品不等。

当观众养成习惯后,一旦脱离奖励,Vlogger的境遇就有些尴尬。

下图来自某位微博近 10 万粉丝的Vlogger,平时他含抽奖的Vlog可以获得 400 次以上转发。而在最新一条Vlog中,他宣布不再抽奖,只写了“关注我并转发表示你喜欢我的VLOG”。

——两星期后,这条Vlog的转发只有 23 次。

这个圈子的流量,恐怕远没有围观群众们揣测的那么大。

明年是新浪微博十周年, 2009 年,新浪推出“新浪微博”内测版,通过明星绑定和话题营销逐步成为第一话题平台。根据2018 Q3 财报显示,微博净营收4. 602 亿美元,同比增长44%,月活用户达到4. 46 亿,其中93%为移动端用户。

微博上线三年后,微信公众平台上线,六年的时间,微信公众平台贯彻了他们的slogan: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微信公众号前所未有地激发了内容创作者的创业热情,帮助一群擅长文字创作的人,分享了流量的红利。从写文章到成名、变现,从未像这样直接

继微信公众平台以后,又过三年零几个月,抖音上线。

纵观中国移动互联网十年,严格来说,只有这三大巨头成功创造了稳定流量池。

根据《新榜&卡思数据 |2019 短视频内容营销白皮书》显示,中国短视频平台总月活跃用户破 5 亿,三四线城市渗透率更高,进入 2018 年Q2 后,尽管增速大幅放缓,但行业进入平稳期。

数据来源:火星营销研究院数据分析和整理

正因如此,小沅才更愿意把资源All in在产业趋于平稳,总体格局基本形成的短视频中。在她管理的数十个短视频团队中,只有一个美食博主在尝试制作Vlog。她坦言Vlog的变现形式很不清晰,能够进行植入的空间“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