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会 > 关键词 > 投资最新资讯 > 正文

东湖之声:武汉互联网的环境、创业、投资

2009-07-13 10:58 · 稿源:www.027zhan.com

时间:2009.7.5 14:30-16:30

地点:东湖边

参会人:mull,刘瑜, 叶凯华,赵洪良,王金松,孟建兵,何铭

身份介绍:

Mull:原【武汉5G评论】发起人

刘瑜:原【武汉互联网每周聚会台北路】发起人

叶凯华:【创友网】发起人

赵红良:武汉站长站站长(中国娃娃)

王金松:【超级天使投资网】发起人

孟建兵:【UFO天使投资网,创友网】发起人

何铭(主持人):掌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天公作美。武汉“东湖之声”第一次评论活动,于阳光灿烂下开始,于雷鸣暴风中进行,于雨过天晴后结束。作为武汉新一代的互联网评论活动,“东湖之声”开始发声了。

第一次活动评论主题:浅谈武汉互联网的环境、创业、投资

何铭:我们“东湖之声”评论活动主要是为了推动武汉互联网以及IT行业的发展,在谋求发展的诉求下,就是我们要对自己有足够的认识。只有在认清楚自己之后,才可能谈到发展。所以我们今天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向自己开刀。至于这个刀开的怎么样,这个刀够不够锋利,就要看在座各位的水平了。

武汉的互联网环境因为众多因素在全国版图中一直处于边缘化,创业成本相对低廉这一优势的反面其实体现了少被大家关注的问题:人力成本低的反面是初级人才泛滥而多年行业经验的职业化团队缺乏;办公楼租金低的反面是你不可能像北京、上海在午餐间就分享到成功同行或者VC有价值的交流;IDC费用低的反面是你很难找到能提供南北互联、稳定专业托管服务的主。

我们今天评论的话题有点大,就是武汉互联网的环境、创业、投资。因为我们都知道,互联网包含很多的方面,而在座的各位可以说是各个层面的活跃者和精英。所以我们刚好可以从各个层面进行评论。我们今天的评论可以就此来展开。

一开始呢,还是想请刘瑜来给我们大家讲几句。因为毕竟类似于这种评论活动,无论从经验上还是从对互联网的认知方面,刘瑜在武汉可以起到带头作用。

刘瑜:刚过去的6月21号的光谷软件园武汉站长大会,我谈了一个主题,其中的第二条。就是【谈必须有稳赚的项目】这一块。无论是哪个城市,或是哪个网站,做网站的目的,分两种:一种是公益,一种是赚钱。但是纯公益的,是属于国家来做的。个人做的也有,但是很少。所以公益不是我们这次谈话的主导。我们谈互联网的发展不是谈公益怎么搞,而是谈赚钱怎么搞。

所以我们首先要谈这个项目,是不是赚钱的项目。我也不知道6月21号的光谷软件园武汉站长大会,我那个话题在武汉是否受欢迎,但是这个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事实。实际上,就是好的项目难寻。赵红良前天也找过我,谈的是一样的话题。就是如果别人给你10万块钱,你怎么去干。你就是需要拿个方案出来别人能够信服你。其实我就是觉得这个过程都已经很难。我只是从赚钱的角度来说,如果你这个项目是不赚钱的,你就是费了再多的心思,意义也不是特别大。

一个草根的互联网创业者,或者创业团队,你做的这一块定位不够精准,而且说这个项目是不能够立竿见影,我觉得这个项目不一定是个好项目。如果你的网站赚钱来源只靠广告,迟早要打消这样的想法。除非是流量非常大的网址站可以靠广告,其他的网站靠广告,应该来说是比较悬的。也许一些专业性的,你比如说举个例,痛风,你把“痛风”这个网站做的很好,而且这个专业领域你做的最好,也许你能靠广告。如果说你不能在一个专属的领域做得非常好的话,那么一般的广告这块也不是你的盈利模式。

我想给武汉的草根创业者或创业团队一个好的建议就是,要选一个好的项目,稳赚的项目。这样再下手,才下的有的放矢。

补充一点,上次6月8日在首义路的聚会,那次就有一家07年开始做的第一黄金网,他做了没两年,这个网站就赚钱了。最高的收入大概是每个月有十几万,当然他是有着很强的传统资源的支撑,但是从侧面说明稳赚的项目定位确实重要。不在乎你的经验又多丰富,有的时候你有经验,你没找对方向,那也是空谈。这个力打到空气去了。这个刚才只是补充个例子。

何铭:既然谈到赚钱,那么接下来请王金松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给我们大家分析一下吧。

王金松:那我就说点个人的浅见吧。说实话我并不是对武汉的互联网非常的了解,但是也接触过很多的互联网的站长,还有很多以公司模式在做互联网的。我就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下吧。第一个从获得投资的网站这样的一个角度来说。比如说pplive的姚欣,以及嘟嘟。其实就武汉的投资环境来讲的话,不仅仅是互联网方面的,包括传统行业来讲,都是非常差的。你看他们这两家,拿了投资以后,都把总部搬走了,就是不在武汉,放在了别的地方,比如北京,上海等。仅仅只是把研发部以及技术部放在武汉。当时我跟华工创投的人接触的时候,据说当时姚欣找过他们,希望他们能投资,但是当时因为版权的问题,后来就放弃了。结果呢,pplive获得投资几轮下来,已经上千万美元了,现在准备IPO了。其实武汉并不是没有好的项目,而往往是由于这方面、那方面的原因,错过了一些好的机会。我也相信,今天或者是明天,武汉会有这种能够做大做强的互联网项目,但是武汉有这样眼光的投资人太少了。成功案例少,成功的投资人少,所以陷入了了这样的一个恶性循环中。

刚才我是从拿到投资的网站做了一个分析,没有拿到投资的网站我来分析下为什么?从最近在我的网站上注册的项目来讲,大概分析几个名字,时尚拼吧网,武汉司机网,这样的项目一听名字,就不可能做大做强。这就是为什么武汉的这种小企业,他本身与外界交流的意识就不强。他往往是从自己的这样一个定位,或是这样一个区域,去考虑我要去做一个什么项目,比如说武汉的某某网。我做了赚钱或是做好了我再把它改成中国某某网,再到全国去推广。但是这样往往很难。因为一开始定位局限了,就不可能做到很强。你吸引不了人才,吸引不了技术,就更不用说资金了。在武汉做互联网有他的先天的限制。然后在政府这一块,又没有特别的政策支持。包括这个房租,税收优惠,投资。这其实是一个系列问题,并不是单纯某一个环节。所以说这是武汉互联网行业不强的一个原因,它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并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因素。所以我觉得其实,武汉的互联网如果想真正做大做强的话,就必须得靠我们自己,靠我们自己去联合,去进行资源的优势互补,或者说是叫做整合。大家三五家拼在一起,我们做个什么项目,才真正有可能是做大做强。

何铭:你的意思是武汉好的项目还是有很多的,只是没有被发掘出来。

王金松:也许就像hao123的李兴平一样,他在哪猫着呢,默默做着他那样一个网站,偷偷的赚钱,但是这我们谁都不知道。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信息都是不对称的。我们不可能去掌握武汉市这16万家中小企业的所有信息,以及他每个月的变化情况,这样是不可能的。就像你们刚才提到的那个第一黄金网的,我就不知道。

刘瑜:像刚才他说的这些情况还是很有一些。比如说像武汉这边有一个网站,叫聆听网,他专门是听的资料。你比如说你每天在上下班坐公共汽车,你听到公交上的广告会觉得很烦人。如果说你在自己的手机或mp3上下载一点聆听网的东西,有可能是小说,有可能是评书,其实我也很喜欢听评书的,三国啊,什么样的我都听,你把它下载下来之后,她那个网站就是关于这种各样的评书呀,相声呀,或者是中央电视台昨天的新闻呀,你可以在聆听网上下载下来听,他都是听的资料。收费模式很明确,下载一次多少钱即可,这个是很赚钱的又很简单明了的模式。

王金松:我举个实际的例子吧:我是从06年认识武汉新动态培训学校校长,他就基本上每3个月到6个月跟我打一次电话,那个何萌怎么样啊,谁谁怎么样呀,他们有没有什么赚钱的网站啊,你给我推荐推荐,所以说武汉还是真的有愿意投资互联网的投资人。武汉新动态培训学校校长他说他有个朋友,最少可以投资五百万,最近他可能看中了武汉的天网(手机软件下载)的项目,想让我帮他引荐一下。

何铭:实际上从王金松的资源角度来说,投资人实际上是存在的,项目也是存在的,只是有很多好的项目没有被发觉出来。

王金松:投资人有钱急,就像你刚才说的那个丁磊手上拿着十个亿现金,放在银行里面,他要是真的看上某一个网站了,去跟他谈,也许真的就像那个hao123给收购了。像现在那个史玉柱、陈天桥都推出了巨人计划、18计划,都是以那种天使的名义,高薪,期权,股权,去找一些好的对应产业链上的项目。

何铭:这么来说的话,实际上是信息通道的问题,就是我们如果想让武汉互联网发展起来的话,就必须把这种信息能够让它互通。

刘瑜:还有一点就是:我只是提个问题大家来讨论啊,就是武汉有很多互联网的从业者,它不知道天使投资所占的角色,你们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比如说像有很多人找你们去了,什么人可能都有,可能一千个一万个项目当中很难看上一个好的,因为这种失败率来说,很多人放弃了这种想法,这是其一,还有一种就是,你也可以谈谈什么样的项目你们会投资,这个也是对寻找投资人的草根创业者树立个目标,他们知道要达到什么样的状况,或是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去洽谈投资。

王金松:我再举个实例吧,我还是喜欢以实例说话。我现在和华中科技大学EMBA的副会长孙总合作运营超级天使投资俱乐部,他原来是做矿山和地产起家的,现在身价也差不多有过亿了,他投了两个网络方面的项目,这个项目为什么能过打动他,其实那个项目他们怎么去忽悠呢,我可以做第二个支付宝,然后孙总投两百万人民币,一年半过去了,什么也没有,网站也没有做起来,用户也没有起来。因为失败的投资案例是占大多数的。我们大家听到那些成功的投资永远是凤毛麟角,所以我举的是个失败的案例。我说的实在点的,就是投资人是非常现实的,我投200万进去,我希望三到五年后变成两千万甚至一个亿,那么什么样的项目能够打动我呢,就是要有想象力,比如说我做的项目是支付宝,支付宝一直都是一支独大,对不对,如果这个行业的第二或第三,有可能起来的话,那确实有可能上市。

刘瑜:就是你会投资这样的项目?概念性的项目?

王金松:不是概念性的项目。是指有可能打破现有的一种商业规则的项目。比如说能够做到行业前三。

何铭:这方面mull有什么意见?

Mull:我一直在做各位的倾听者。听完后,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互联网是个过于吸引人的活,一直如此。武汉投身于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从来没有减少,倒似乎越来越多了起来。武汉有很多很有钱的人、有很多有实力去做天使投资的人,但是这些人90%都是做传统行业完成原始资金积累的,于是造成了这些人90%都是不懂互联网的,像王金松刚才讲到孙总这样的案例。但这些人呢,他们不懂互联网,但都是又以为“互联网是一个能够非常迅速积累财富的一个行业”。比如,沃尔玛能够获得成功,要用大几十年甚至接近百年,但是亚马逊可能只要五年就可以做到了沃尔玛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的规模。这些有钱、有实力的人他们看到了成功的结果,所以他们认为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也产生了很大的投资兴趣,但是呢,他们因为不懂,所以也导致了投资失败率是90%。大批传统的天使投资人因为并不深入了解互联网,所以“你说你要做第二个支付宝,他们知道是什么,你说你要做第二个百度,他们也知道你要是什么”,偏偏但这些所谓“要干第二个支付宝的创业者99%都会失败”。所以我觉得其实是确少一个机制、或者说是这样一个平台——就说能够帮助传统行业的天使投资人去分析一个互联网项目到底怎么样,并且能够获得投资方的信任,同时呢,也能够帮助创业者去找到投资者的这些信息,帮助创业者去评论他们自己的项目。缺少这样一个中间平台,就是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能够信任的这样一个机构。当然这个机构,要在互联网这个领域的话,必须是对互联网非常有研究的一个机构。这样既可以避免投资人的投资打了水漂,同时呢,又可以让更多的投资人更能够信任并且理性的来投资互联网这个领域。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每多一个投资的失败案例就会让下一个人拿到投资更难。

我认识的在武汉做互联网成功了的人(或者说赚了一些钱的人),如果再让他们去做天使投资,这种人首先非常非常少,即便有的话,他们也可能会去选择一些传统行业,而不选择互联网行业了。因为他们自己通过七八年甚至上十年的努力,从互联网行业赚了点钱,会觉得非常累,他们再去做天使投资,他们很有可能就会去做传统行业,觉得实业更实在些,。另一方面,我觉得武汉的互联网创业者跟北京,上海,深圳,或者是杭州去比,这种可比性并不太大。我还是会喜欢把他们跟厦门比。其实厦门这个城市跟武汉,大概在96年,97年的时候,他们的发展初期是差不多的。不管是IDC的资源,还是资金这一块,大家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厦门整个城市的人口就只有一百多万(武汉到今天已经有一千多万了),所以厦门的互联网公司,他们没办法只做本地市场,环境逼着他们从公司成之日起就他们着眼全国,比如厦门的基础网络服务公司,他们去拿域名的顶级代理,然后向全国发展代理商。而武汉是什么呢,武汉是找厦门拿代理,然后在武汉本地找客户。就是这种定位,就注定了武汉做不大,或者注定了你最大会是什么样的规模。而你定位如果成一个全国的市场,不管你是做企业市场还是做个人市场,至少会为你以后做大提供一个基础。当然很多人因为自己的实力、经验、资金等各方面的问题,他没有办法去做全国市场。这也是一个对武汉的创业者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

何铭:说到创业者,凯华在这方面是比较有发言权了。

叶凯华:听了这么多前辈说创业的话,谈到投资,融资,项目。我个人认为互联网创业者最重要的三点是:一要有眼光、二要有胆量、三要有坚持、四要会花钱,很多创业者不会花钱,拿到钱都花输了,不懂花钱,都亏了。我认为创业者要赚钱,先做生意,先不要去想着做事业,做伟大的梦想,做公司。做公司是很好,但你先要会做生意,做生意的人在商言商,要以盈利为目的。如果要做奉献,做慈善,可以,但这不是你做的事情。过去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做了很多慈善的事情,经常免费去演讲,免费去分享,免费去帮助很多人。很多人都在说我不对,确实如果我现在站在当时的角度来说,我马上就要收费,我绝对不会说免费。马云说的,免费是最昂贵的。对自己也是很昂贵的,你拿昂贵的东西去给别人,你一样会很穷。

今年中国700多万大学生毕业,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毕业后还有300多万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不是他们无法找到工作,是因为中国产业链出了问题。作为一个小企业,你要知道你这个企业的产业链构架是怎么赚钱的。像我做创业网,我不仅是为了一个点上赚钱,我要在一条线上赚钱,我要持续的赚到钱。就像刚聊到不好的一个词语,就是忽悠。你忽悠别人一次,不算本事,持续忽悠才厉害,我是这样理解“忽悠”2字的。创业其实跟恋爱有关系,恋爱从相识到相知到恋爱。恋爱过程中都有分手的,就想投资一样,你投资跟人合作,合作有分开了,经过几次筛选,最后分开了。

Mull:我再谈一下我的看法。叶凯华说得很好,在武汉,特别是互联网这个行业,创业的话,我个人认为有两个方向最容易赚钱,第一类呢就是依靠裙带关系,但这个前提是你必须有这个关系或者你能够去建立起这种关系。面向武汉或者湖北用户区域化经营的互联网项目对于本地背景、资源、关系的依靠程度其实已经提高到了很多创业者不可忽视的层面,这一鸿沟绝不是那些技术或者市场高手可以轻易跨越的。不少草根创业者经营此类项目的败北,主因往往是其本地背景、资源、关系的裙带不够到位或者不如竞争对手强大。绿坝出来后,大家应该都明白“官场的赢利模式与草根创业者们心中所想只能分位而论”。第二个方向是什么呢,就是像私服、流氓软件、买卖流量等等这种运维型的,这一块不好多谈。以上这两种方向是在武汉做互联网的,最容易赚钱的,然后在这两个方向以外的中间这个方向,很多很有理想、很有热情,然后朝着自己认为都认为是很正确的方向,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去做,这个方向上是很难的,失败率是非常高。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们去阻止更多的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人,阻止他们立即创业,建议他们先去上班多积累资源等待时机成熟。第二件事就是我们去发现、扶持一些真正有发展潜力的,真正好的初期项目,虽然这种项目肯定很少很少,但是只要有了,我们就要尽力去扶持这样的项目,让他能够具备做大的这种潜力。我们做第一件事,就会去说服很多大学里想要创业的大学生们,这里面100个99.5个都会失败,亏的可能就是家里的血汗钱,或者是朋友的血汗钱,你会给家里或者朋友带来经济的负担,也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负担。几年之后回来想,如果这刚毕业的几年你去上班了呢?你可以积累自己的人脉、资金、资源,至少你不会给家里带来经济负担。等待更适合的时候再创业可能会更好。呵呵,可能我的观点有一些另类。

刘瑜:mull的想法很有意思,结合你先提到的。我认为一些天使投资在投一些项目的时候真的是盲目的,我觉得有必要有像“东湖之声”这样的一个平台,让传统行业的投资人们可以听一下我们这边的意见。比如说刚才王金松说的“第二个支付宝”。第二个支付宝是谁你知道吗?至少是QQ的财付通吧?至少是生意宝吧?那都排在前面去了,你怎么可能去做成第二个呢?

王金松:但是很多投资人他只知道支付宝,而不知道什么财付通啊之类的。

刘瑜:所以啊,我的意思就是说类似的这种情况以后要尽量的杜绝。因为这次失败了,也许以后这一位天使投资者就不会再投互联网项目了。这是一。

第二点,我对于“做什么第一第二第三”其实不感兴趣。如果说就我来看的话,创业者感兴趣的不是第一什么的,而是你做这个东西做起来之后你会有多大的市场。

如果说,一个互联网站,我这里把它比喻成一把伞,我这把伞的销量,因为我有我的特殊功能啦,比如说我这个伞它不容易掉,有几种特殊的功能,而且可以在自行车某某方面,其他伞无法替代,一把伞的利润就是三五块钱,但是如果说在全国,推广了我这种伞,这种伞的市场很好之后,那么这个伞的市场潜力来了,我相信,如果说把这个项目演变成互联网的项目的话,而别人想投资互联网这一块的话,是有可能进的来的。不是说我必须做成像支付宝这样的搞一个,或是说我这是全国第二个QQ ,他这个第一第二来说意义不大。我觉得我们这个平台能够为这个天使投资商能够提供就是我们这里不该谈的什么第一第二。要谈的是这个东西,他真的是怎么能赚钱。而且可以把它分析出来。

再比如说:我这边开发了一个软件,这个软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让你的电脑能够在什么时候帮你就自动开机了,你早上去上班你不用开机慢慢搞,什么时候他可以干什么,什么时候,你中午下班了,他自动的发起铃声,你们公司这块都可以听到。或是中午,什么时候放点轻音乐,全部都自动的,不需要你去设置的;或是你今天有个什么会议要参加,他自动弹出来或是有个什么文件自己打开了。如果说是这个软件,我可以说的是几乎对所有用电脑的人都有帮助,帮助程度不一样,我觉得这样分析了市场,让别人投资,这种可能性比较大的投资,经过了一个评估之后才能够通过。

如果说什么项目都投资,那别人说个概念,说的理想很大,但实际上不可能实现的,比如说我刚说的这个软件,开发出来不可能,而且每个人用的方法不一样,这也许成为可能,也许不成为可能,这只是我的一个描述。

Mull: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能够满足用户某一方面需求的这种产品。

刘瑜:恩,而且还要能够实现啊,就像刚才那个第二个支付宝不可能实现嘛。

叶凯华:投资人不只一个人投钱,他投了之后还有很多人跟他投钱,因为他能有趋势,没有过大的风险他肯定愿意去投。

刘瑜:我对成功的概念对成功的理解可能不太一样。你比如说:我认为的成功就是赚钱,你赚钱多少都是在赚,这是一。

第二个,不是你以拿到风险投资或天使投资为目的,这只是其中创业中的一个过程,是对我这个的一个辅助。

刘瑜:我们这个平台是起的一个公允的判断,而不是一种偏好性。我是这样的感觉,我不知道mull是怎么看的。

王金松:我再来插一句吧。就是3月份我们请过一个创投的老总过来讲投资。他当时讲的有一句话,我在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吧。就是“创业者和投资人关注的焦点有一个很大的差异。那么创业者往往关注的是创业的过程,而投资人关注的是结果。就像刚才刘瑜提到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这个东西会不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一个影响。但是投资人关心的是,你要我这个200万,你怎样去说服我,这个200万能够在3—5年能够变成2000万甚至一个亿。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差异。

刘瑜:这个你还没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就拿刚才那个软件为例,我说我这个软件能够为电脑带来什么作用,如果我是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话,我会跟投资方描述这个市场情况,用户量大概会有多少,大概的销售策略是什么样的。我说的这个项目就是互联网已经存在的项目,而且我也看过这样的项目,为什么呢,它能够解决这么多人的问题,也许这个几亿的电脑用户或者互联网用户不会人人需要,这里面只要有1%的人需要,有一百万人需要,这个量并不算大,那么这一百万人当中,如果说这个软件它能够买出一百多块钱,这个还是很可观的,仅仅通过互联网销售的方式就能够卖出一些,更何况还可以通过其他的一些方式销售。

王金松:其实作为投资者,我们挺反感这样的一个比喻的。这就好比说是以16亿人口说事。就是有1%的人,一个人每个月在我这花1块钱,就能够挣1600万一样。因为打个最现实的比方,如果我是投资方,去听你讲那个项目,听到你那个软件要怎么样去设置,那个8点怎么样,9点钟又怎么样,他就很烦了。因为像这种四十多岁的投资者,他连短信都不会发,你说要是要他通过一个手机去设置一个什么东西,他烦都烦死了。

Mull:刘瑜所说的只是一个举例。他所说的意思就是去做一个很简单的,能够满足用户某一方面需要的这样一个产品。

王金松:我举这个例子就是像刚才说的第二个支付宝的例子,投资者在没有看到有成功案例之前,他会对你的项目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Mull:所以,互联网的创业者们除了向投资人讲清楚这一点,就是“我要做第二个支付宝”这一点以外,还要讲的一点是“为什么我可以做第二个支付宝”。这点很重要。

王金松:恩,这比你单独去描述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更重要。

Mull:比如说投资人坐在这里,谁都可以过来跟我说“我要做第二个支付宝”。但为什么你能做的了呢?你要说的我信。第二点很难的。

何铭:因为在座的还有两个人。刚才凯华说你创业比较晚。但是实际上在这里有人比你更晚。你实际上是已经走在创业路上了。我们还有2个刚开始在互联网领域创业的人还没有发言,我们还是先听下这两位的意见吧。

中国娃娃:对于东湖之声,刚开始时,我们说的都是武汉互联网。我觉得我们的视线应该更开阔。不能局限于武汉。我们应该更多的能反馈到外面的信息。(窗外霎时传来一声雷声)刚说到这里外面打了一声雷,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寓意。我在湖北很少去外地,第一次是去参加北京的站长年会。给我反馈到的信息,让我思索到的就是在武汉这一块,在互联网这一块我们不能仅仅局限于武汉。为什么呢?我在做站长访谈的时间比较多,我一开始是在外地,在本地的时间比较少。但后来我把我的眼睛缩回来了。缩回来之后我发现在我们武汉,缺少比较优秀的站长,不能这么说是缺少真正拿得出手的网站。武汉互联网站长,他的身份就不是一个站长。他可能扮演的角色很多,比如说一个公司的老板。但是我在外面的话,他们草根化,亲民化,感觉就是一个团队的站长,一个主心骨站在那里。但是在我们武汉有很多的都给人虚,漂浮的感觉。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感受。上次聚会,从十堰,从襄樊赶过来的站长,我从他们的角度感觉到的是现在互联网的增长的曲线是最上面的,是竞争最激烈的。但是实际上他那个边际分化,他那个长尾增长最快的实际上是最下面的。刘瑜大哥跟我说过武汉包括做IDC的竞争太激烈了,你可以把你的精力放在线下,下面的二级城市。因为大家都是在抱着武汉在做。如果曲线一下,先做下下面的市场,也是可以一做的。

我想说的第二点是在我们湖北有一个谷城社区,是襄樊的。他们站长比我大一点。叫骆小龙。他现在是靠的汉江网在做。他那个网站也是一个论坛,在我看来是发展的比较好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可以考虑去做一些下面的二级城市。当我们都把眼光放在一级城市的时候,这个市场被众多人稀释了。

Mull:虽然我也不是十分看好中国娃娃所说的准备在武汉着手基础网络服务的创业项目,但是我觉得这也是目前你唯一能做的。

中国娃娃:其实我有很多迷茫,但是如果不做的话,我会一直迷茫下去。第二点我是从团队专业的角度来说。我就就举一个例子,就是有一个www.xkq.com。武汉的,是做网吧媒体的。你们都说做编辑不专业,我觉得我们武汉在专业化方面缺乏这样一个环境。大家都是几个草根在那里搞,团队要职业化,专业化,才能做出规范的东西来。网吧新媒体,现在在全国排名第二,准备超越第一。他们老大规划,每个月IP多长时间长,半年要做到多少,就是他的一个目标。他们所有的都是非常专业的职业编辑,什么IT168,IT世界过来的专业编辑。我跟他交流了,他就说我们这些草根站长很多不专业,还有很多团队也是不专业,其实要打造一个专业的团队还是我们需要好好思考和学习的。(窗外雷声轰鸣)

第三个我想说的是在武汉有众多的老站长,但是缺乏交流。默默赚钱的也有很多。上次聚会去了吴晓明是大武汉www.dawuhan.com的,还有520music玫瑰,武汉酒吧,武汉娱乐网www.wh98.com。他们都是老站长,做了7、8年了,个人做站,一直做到现在,也坚持到现在。我觉得他们个人来说,的确做得很好,但是我觉得他们与外界很好的交流沟通,上次聚会请他们参加说实话我是费了很大的心血。那个吴晓明就说,我是从来不露面的一个人。上次是在我强烈要求下才去参加的。我跟他说,可能你不知道我们交流的意愿。每次交流可能每个人都各怀鬼胎,各有各得想法。但是我觉得公允来说,大多数人都是渴望交流的。包括今天我们这样一个平台。我跟他说可能以后一段时间,还会有一批老站长还是个人在做。但是未来的话,一个人,特别是年轻化的来说,一个团队的组件是非常的关键。我们之后遇到的每一个项目,对团队的专业化,以及合作性交流性是非常关键的。我上次聚会是写的open,开放的。这是我访谈过的那么多的站长,接触过的那么多人的一个渴望。每次聚会大家都说了蛮多。但是到最后大家能记录下来的,还有真正能见到效果的都比较少。每次聚会,包括换一个链接等等,如果PR值不对等,那么其实大家也都不愿意去做。在座的人中,可能我是没有什么经验的,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把自己的心掏出来跟大家交流。我希望能更多的学到你们身上的经验。你们都是有过很多经历的人。我在想在以后的这个平台的工作中会遇到很多的问题,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我愿意倾尽我所有的力量去做这个事情。这就是我今天所要说的,第一个例子是那个谷城社区,就是做地区化的,边际化的。第二个是网吧新媒体的,他们是一个专业团队,这是我以后,包括每个项目都必需的。你仅仅看项目不行,任何一个项目,没有好的团队不行。任何一个坏的项目,可能有人就把他做好了。第三个就是说老站长那边,还有我们能够动用的资源那一边,我们都应该把他发动起来,积极的交流和互动,合作。

何铭:接下来我们这里还有一位互联网的创业者,我们请他来跟我们大家分享下吧。

孟建兵:我个人感觉做互联网的人都比较喜欢自由,比较松散的一种生活,包括我个人也是这样的。个人站长最开始做网站的话,就是一个想法,然后觉得这个很过瘾,很有意思,或者是他有一点小创意,然后他就开始做了。但是他不知道这一点点创意要想把它做好的话,后面会涉及到很多东西。如果单纯从个人角度来讲可能觉得做的还可以,但是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完善的。我个人觉得还是需要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做会比较好。就好像有很多人,他们做的都是一样的网站。这个时候他们可以一起组建个团队。1+1肯定是大于2的。比如说做网址站,如果每一个站的IP有1万的话,如果联合起来以团队的形式去做就会有10万,或更多。

何铭:但是这样你有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个问题,你们的想法是把一些做相同的网站的人有一个组合,共同把它做大。但是如果组建团队的话,你们在团队里的身份角色是否会重合。

孟建兵:这个主要看大家的分工。因为刚才说了首先大家是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共同爱好,共同的兴趣作为一个出发点,也就有协商的余地。因为做互联网这个行业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如果说是要你免费给我打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要请你我也请不起,因为我是个人站长。那这时候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就可以合作。

王金松:我听说有一个事情,不知道是否属实。就是说在中国90%的个人站长年纯收入不超过1000元。

刘瑜:这个是肯定的。这个比例有可能更高。

孟建兵:我觉得很多个人站长需要一定的扶持,建议“东湖之声” 做成为一个IT评论(IT事件,互联网模式,网站分析,武汉互联网排名,湖北IDC信用排名)和投资合作(投资对接会,个人站长合作会,)平台,真正帮助武汉互联网创业者。

刘瑜:其实武汉市场的这种无序的竞争也是个问题。化龙巷是一个常州地区性的网站,他的人口差不多1百万左右。他的注册会员,我上次看到的有44万。在武汉就没有这样的一个网站。但是在武汉如果你真正去做这样一个网站了,等你稍微有点名气了,有个3、4万的会员,马上就会有很多的竞争出现了。所以导致成本的提高,这样做也做不大。

中国娃娃:其实有这样一个问题:从几千IP到几万很容易。从几万IP到几十万,这就要有一个注资的过程。这就有一种模式,是从个人到了团队。

何铭:今天谈的也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可以回过头来谈谈我们东湖之声这个团队应该怎么来做。我们可以做哪些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Mull:我们大家都看到有很多人对东湖之声写了很多寄语。其中我觉得笨伯的寄语写的是很实在的。就是我们不要去期待东湖之声一定可以怎么怎么样,我们报着一种很平常的心态来做。就比如说我们第一次选择在东湖这里来做,是因为这次相当于我们的一次创刊。所以我们把他做的正式一点。以后呢,就可以随意一点。地点就由每一期的主持人来定。也尽量的避免去花钱。如果每期我们在座的有人不能过来的话,那就请他找个人来替代出席。因为我相信通过实践的积累,比如说经过1年,2年,他的影响力会越变越大。但是在前期我们不需要去期待我们做一两期就会怎么怎么样。我相信也会有人来骂我们,说我们忽悠,我相信这种声音肯定会有。但是我们抱着这种平常心,做我们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抱着这种心态就可以了。

叶凯华:我们积极的去参与,用心分享,用心学习就可以了。我是这样认为的。这里有前辈,这里有新手,像我这样个人有一些偏见的想法,大家都可以提些建议。我可以再修炼。因为我可以在这样一个平台学习经验,可能过段时间我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又会不一样了。

何铭:我觉得我们除了作评论以外,还可以去做一些更务实的事情。比如说帮助一些小的团队去整合,或者说我们去帮助分析一些好的项目等等。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做些这样的事情。

这期的评论活动就到这里,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 重新创业一定不做互联网

    在9月25日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表示,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今天所谓成功的企业,都是 20 年或 30 年年自己对未来的判断决定了今天,马云表示,如果自己要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里面,今天的互联网行业,所有聪明人都在这个地方,今天的传统行业有聪明人,但是真不多。

  • 马云: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 重新创业一定不选这行

    据国内媒体报道,9月25日,在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谈到,如果自己今天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因为今天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行业。马云指出:未来真正的机会,

  • 中国互联网投资回报率最高的10只股票

    ​整整 20 年前,中国三大门户在同一年里先后赴美上市,开启了中国互联网公司批量IPO的时代。那一年美股先是暴涨,紧接着就经历互联网泡沫的瞬间破灭,上天入地几乎只在一夜之间。

  • 互联网抛弃了我爸妈

    国庆期间,无锡火车站一张照片爆红网络。照片中,一块牌子写着“无健康码由此进入”,专为“老人机、无微信、不会操作”的旅客提供服务,这张照片在微博上收获 10 万+次点赞,也让众多网友感叹,数字生活下的老人不应该被遗忘。

  • 互联网不会放过上海

    我去了今年的外滩大会,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谁说上海怎么没有互联网,上海现在全都是互联网。不仅有,而且上海拥抱互联网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想象。我在外滩大会上看到了上海的野心和能力,更看到了技术的绽放。

  • 我在互联网大厂做产品

    互联网做产品,不止是“赛马”与“大力出奇迹”。如果以达到月活跃用户 4 亿,作为国民App的最低标准,那么国内有微信、QQ、支付宝、抖音、快手、微博、淘宝等明星产品。

  • 云视频龙头ZOOM跻身中美互联网20强,纳入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近日,纳斯达克中美互联网老虎指数(Nasdaq China US Internet Tiger Index,代码QNETCN)更换成分股,云视频龙头ZOOM跻身中美互联网 20 强并纳入指数。本次调样在上周五( 9 月 18 日)收盘后生效。顺应新的指数,跟踪该指数的ETF产品TTTN也已同步调整持仓股。 云视频龙头ZOOM Zoom成立于 2011 年,主要面向企业级客户,为客户提供企业云视频会议解决方案。 2019 年 4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公司拥有七大产品,在移动设备、台式机、笔?

  • 十一黄金周为什么没有互联网“偷袭”战

    微信红包偷袭支付宝,占据移动支付一席之地;在线打车软件补贴大战,滴滴熬了过来;美团重金招聘恢复运力,逆袭百度外卖;抖音火力全开,魔性 15 秒短视频加上集中冠名赞助大赛,火爆全国、压制“一哥”快手。

  • 北京互联网内容产业地图

    在北京,有一种活力叫互联网;有一种奋斗叫996;有一种永远不需要睡觉的孪生工作,叫做码代码和码字。

  • 第六届“i创杯”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决赛在宁开幕

    9 月 24 日上午,由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主办,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政府、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主办的第六届“i创杯”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决赛在南京市江宁区石塘互联网小镇正式拉开帷幕。江苏省工信厅大数据产业处处长张北虹、横溪街道党工委书记王伟军、南京市江宁区工信局副局长马明星等出席了开赛仪式,决赛各承办单位代表、晋级决赛的百强选手、数十个创投机构的专家评委们共同参加了活动。张北虹处长在开?

  • 中老年人出行成难题,该如何拆掉互联网的“围墙”?

    智能手机方便吗?只要动动手指很多事情都能解决了。那家里的长辈怎么办?微信注册都是年轻人帮忙完成的,从互联网小白慢慢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是中老年人一遍遍学习的结果。

  • 区块链原生+能源互联网,新基建科技先行

    能源产业创新风潮愈演愈烈,能源互联网的技术迭代正成为全球能源产业革命的重要风向标。 10 月 16 日,“第二届能源互联网国际创新创业峰会”在成都召开。此次峰会重点关注“政策、市场、技术、投资、创新”五个方面,围绕“十四五”能源规划、“能源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趋势与路径”、“能源互联网行业投资的方向与准则”等议题进行深度探讨。 400 余位来自国内外能源互联网行业的专家与代表受邀参加,并通过中英文平台面向全球直播

  • 互联网大厂同名餐厅: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等

    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商标侵权。随后有多位网友透露,被侵权的不只是今日头条一家,其中还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字节跳动小吃店、百度超市等。

  • “上海名媛”在线拼团:互联网才是最魔幻的造梦空间

    根据刷屏文章的作者的描述,其斥“巨资” 500 元闯入一个名为“上海名媛群”的微信群。在这里,他眼界大开, 3 个人合租一个月的爱马仕kelly包, 6 个人拼单一份丽思卡尔顿双人下午茶,也可以 40 个人拼一间宝格丽酒店的顶级商务套房。攒齐 60 个人,每人 100 块凑够6000,还能共同拥有一天的法拉利。而这些拼单,目的似乎只是为了拍照发社交网络和吸引真正的有钱人。

  • 互联网大厂干了十年,为什么我最后决定去传统企业?

    如果从毕业开始就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研发,做了十年又去到传统公司是什么体验?如果这家互联网公司还经历了创业、快速扩张、纳斯达克上市、退市、被收购又是什么体验?本文,InfoQ 与香格里拉研发副总裁、TGO 会员 张宇祺进行了深度对话,听他讲述在去哪儿网的十年历程,以及感受到的互联网公司与传统企业的文化差异。

  • 巨头竞相跨界入场,互联网风口能把猪吹多高?

    “不好好学习,就回去养猪去”,一度是老师教育学生要认真读书的口头禅。一直以来,养猪都是又脏又累还不赚钱的代名词,就是这样一个遭到厌恶的行业,如今似乎又焕发了新一春,足以颠覆我们的想象。

  • “入苏”以来持续盈利 家乐福完成互联网化改造之路

    一个是寻求中国发展的线下“全球零售”,一个是成功转型的的智慧零售巨头,家乐福和苏宁易购自 2019 年 9 月“联姻”以来,一举一动皆在镁光灯下。令大众惊讶的是,二者拥抱与融合的成效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收购即实现连续盈利,且 2020 年上半年继续保持盈利态势。作为零售业两个重量级的玩家,家乐福与苏宁易购的融合受到零售行业的密切关注,“老”家乐福是否适应了“新”数字化的改造?为全国消费者带来了什么不同的体验?又为?

  • 花生日记何世全:从科技视角看互联网新锐品牌的崛起

    10月13日-14日,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广州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国际数据(亚洲)集团(IDG Asia)主办,广州市科学技术局共同举办的2020小蛮腰科技大会——全球移动开发者大会暨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再次在广州举办,大会主题为“无限·可能”。本次大会嘉宾阵容庞大,涵盖商业领袖、知名学者、国内外政府要员、顶级资本机构代表、创新创业优秀团队、科技界名主播、知名新媒体人。重磅嘉宾包括IDG资本联席董事长熊晓鸽,北京大

  • 美团去点评、斗鱼虎牙合并:消失在互联网历史洪流的玩家们

    另一件事是在腾讯的主导下,传了很久的斗鱼、虎牙合并绯闻,终于要尘埃落定了。之所以断断续续、沸沸扬扬了将近一年,却一直没有落定,原因在于当腾讯开始提出合并建议时,在斗鱼和虎牙两家公司都不存在实际障碍,双方实际争夺的地方在于“合并后公司的控制权争夺”与“各方如何在合并后的公司保留更多利益”。双方花了将近一年,来争论这些事情。

  • 拼多多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 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颁

    【拼多多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 据中新网报道, 2020 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在京召开,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拼多多)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颁全国脱贫攻坚奖“组织创新奖”。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